李子禮倒也沒想過要瞞她,只不過現在這裏這麼多人在,他也不太好說這個。

誰知道說了以後,鈴木園子是什麼反應。

「好吧。」

鈴木園子翹了翹小嘴,低着頭,神色有點委屈,但也沒再多問什麼。

「好啦,等回去了,你問什麼,我答什麼,把什麼都告訴你。」

李子禮想握着她的小手安慰,但又怕被毛利蘭她們看到,就沒有這麼做。

「這還差不多。」

鈴木園子臉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

第814章

叫她自己熬,他則彈琴去了。

宋三喜琴聲起,程映雪的靈魂都很舒適。

那種陶醉的美感,油然而生。

不得不佩服,宋三喜的琴技和清心曲,真的很好聽。

於是,程映雪一邊享受音樂,一邊熬著葯。

但最後,她實在熬不出宋三喜那種糊狀感覺,急的像小姑娘似的。

快哭了,急叫着:「三喜啊,你來看看嘛,怎麼這樣了嘛,我怎麼達不到你那種效果啊?」

宋三喜停止彈奏,過來看了看。

看到導師這小女生情態,不禁心裏也是頗為舒適。

成·熟、大齡的女人,都有一顆少女心的。

宋三喜微笑道:「雪導,你現在這種狀態,其實就是火候上的問題,還有攪動力度和方式的問題,攪動,應該是這樣的」

說着,又手把手的教起了程映雪。

這過程,就曖昧多了。

站在她的背後,幾乎貼著,握着她的小手,手裏是攪葯的棒子。

宋三喜沉而有力,輕重有度,順時針,反時針。

剛開始,程映雪心頭還一陣緊張。

莫名的,臉紅了。

漸漸的,適應了。

感覺到,宋三喜專心在教,沒有想別的。

甚至,以他的病情,應該有棒子杵背後才行。

結果,並沒有。

所以,程映雪收心,跟着學,好好體會宋三喜的方法,漸漸沉醉了。

不多時,藥液散亂的糊狀,形成了優美的團體。

那看上去,亮滋滋的,沒有難聞的藥味,而是葯香。

這,就絕了!

宋三喜,鬆開了程映雪的手。

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這麼幹了。

「呵!對不起,雪導,我無意冒犯」

程映雪紅著臉,搖頭一笑,「沒事的,三喜,你真厲害!」

「呵呵,謝謝,接下來,搓丸子吧!」

「嗯,好的,三喜老師!」

「哈哈不敢當啊,雪導」

「呵呵」

隨後,程映雪搓起了藥丸子。

宋三喜則在廚房裏,動起菜刀來了。

準備中午飯了。

程映雪趕緊道:「哎,三喜啊,別做飯啊!你到我家,就是客人了,我來做就行了。這家裏還沒什麼菜了,我得買些去。」

「呵呵,雪導,一樣一樣,你忙你的,我做我的,沒事的。」

結果,程映雪家裏的確沒什麼菜。

她工作忙,緊張,沒時間照顧自己生活方面。

所以,家裏也就一些麵條,點雞蛋,冰凍的肉類,胡蘿蔔和幾樣小菜,都快萎掉了。

但,宋三喜,還是廚藝高超。

切菜來的風快,啪啪的,極有節奏感。

炒法那也是一絕,色香味,什麼都有。

程映雪看着,簡直是嘆為觀止。

由心的撫著心口,如望神靈,「三喜,你簡直太厲害了。無法想像,你還有多少技能是我不知道的。你還有多少技能,是非常優秀的。」

宋三喜笑笑,「雪導,別誇了,我會飄,吃飯了。飯後,你洗澡,我要給你針灸了,上·下·其·手的那種。只有快樂,沒有痛苦!」

程映雪一聽,臉都紅透了 少帥!

蕭建康跟蕭家眾人頭頂轟隆一聲,如同遭到晴天霹靂,所以人都驚呆了。

蕭建康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得慘白,然後渾身都發抖起來,他剛才就覺得陳寧嚴肅,似乎在哪裏見過。

但是陳寧沒有穿帥袍,他根本沒有認出陳寧就是北境統帥。

此時他才驚覺,整個人如墜冰窟,手腳冰涼,顫聲的說:「完了完了,他是北境少帥……」

劉振平剛剛率領一萬戰士抵達,立即又有更多的部隊,紛至沓來。

「中海市軍區總指揮,王道方,率領三萬精銳戰士,抵達戰場。」

「天海市軍區總指揮,李子龍,率領三萬戰士,抵達戰場。」

「東江市利劍特種兵團指揮官,梁文劍,率領五千特種戰士,抵達戰場。」

「天海市武警大隊總指揮,臧亮,率領一萬名武警戰士,抵達戰場。」

……

蕭老爺、蕭建康,三井武等人,望着大批大批趕到的部隊,聽着這些部隊紛紛自報來歷。

他們一個個渾身顫抖,冷汗直冒。

甚至一些較為膽小的,直接褲襠濕漉漉的,當場嚇尿,尿騷味道在人群中瀰漫開來。

前來支援陳寧的戰士,已經超過十萬。

這他媽的太嚇人了!

蕭家那些手下,不少人都忍不住哭起來,他們現在只想回家。

陳寧望着劉振平、王道方、陶東林等人熟悉的臉孔,又看看現場把蕭家眾人包圍的水泄不透的十萬官兵戰士,有點納悶:「怎麼都來了?」

典褚也瓮聲瓮氣的說:「是呀,沒勁,我們一幫猛龍戰士,還沒有打得痛快呢。」

劉振平笑道:「有人膽敢糾眾衝擊軍事基地,企圖為少帥不利,我們擔心少帥有失,就連忙趕來支援少帥了。」

此時,現場十萬戰士,齊齊崇拜的望着陳寧,異口同聲的喊道:「見過少帥!」

十萬戰士齊吼,聲震雲霄。

蕭家眾人,彷彿耳邊響起炸雷,一個個臉色慘白,搖搖欲墜。

蕭建康臉色也非常難看,他心裏已經非常後悔,以他的身份,實在不應該親自參與這種事的,想想都是當時知道弟弟被抓,太生氣太衝動了。

他現在騎虎難下,硬著頭皮走過來,訕訕的對陳寧說:「少帥,原來是您,您怎麼不早告訴我們您的身份,還有您未穿帥袍,我剛才也沒有把您給認出來。」

陳寧玩味的道:「如此說來,還是我錯了?」

蕭建康慌忙擺手:「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如果早知道是少帥您,我們蕭家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跟您作對呀!」

陳寧點點頭:「意思是說,幸好我有點實力。不然的話得罪你們蕭家,今天就死透了。」

蕭建康聞言更慌了,平日泰山崩於眼前不驚,能言善辯的他,竟然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此時,三井武帶着他幾個手下,也狼狽不堪的過來了。

三井武舉著雙手,大聲的叫囔:「我是東瀛三禾財團的掌門人三井武,我擁有外交豁免權。」

「你們最好趕緊先放我們走,不然的話,我讓我們的大使館投訴你們。」

陳寧臉色一沉,冷冷的說:「聒噪,掌嘴!」

「遵命!」

立即有兩個猛龍戰士出列,一左一右的抓住三井武的雙臂。

典褚親自出手,揚起手掌狠狠的就抽了三井武十幾個耳光。

抽得三井武滿臉鮮血,再也不敢叫喚了。

陳寧目光落在蕭建康等人身上:「現在,是我跟你們蕭家算算賬的時候了。」

千千 這是林漠之前找人訂做的一種煙花,用來在關鍵時刻傳遞信號用的。

這也是之前遇到謝家人用煙花傳遞信號的時候,林漠受到了啟發,才製作了這種訊號煙花。

看到這煙花訊號傳出去,蠱尊的面色在瞬間變了。

他氣急敗壞地怒吼:「殺了他!殺了他!快給我殺了他!」

四周蠱尊的那些手下立刻沖了上去,全力圍攻林漠。

林漠一邊抵擋這些人的攻擊,一邊觀察著外面的情況。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一時之間,古易有點反應不過來,怎麼回事,不是死了要去上天堂嗎。Next post: 這可是下周的買菜錢,趙三哥的救濟還要等到15號才到位呢,自己總不能去開口向人家要吧。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