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瑩瑩本來是打算去廚房收拾一下的,可剛一進門,就又聽到了那個求救的聲音。

“救救我!救救我!好冷,好冷啊!”

這一次,周瑩瑩不僅僅聽到了求救的聲音,還聽到了那個聲音說自己好冷!

與此同時,周瑩瑩還覺得自己的背後像是出現了一陣陣的冷風一樣,嗖嗖的,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要不是周瑩瑩“身經百戰”,這種事兒經歷的太多,肯定早就嚇暈過去了。

“你是誰?”周瑩瑩弱弱的問着。

想着既然這次對方都說出來好冷了,那八成是能多說一些話了,自己問清楚了,也就能早些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省的這麼煩。

“好冷,我好冷啊!”那個聲音又一次響起,只是這次沒喊求助,只是說他現在有多冷。

周瑩瑩這會兒也被凍得渾身打哆嗦,再就是,原本熟悉的廚房,漸漸變成了一個空蕩蕩的,還有些昏暗的房間。

這讓周瑩瑩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不多會兒,房間裏的溫度又降低了一些,周瑩瑩藉着昏暗的燈光,發現這居然是個停屍間!

ωωω▪ тtκan▪ co

這是什麼情況?那隻鬼好好的,爲什麼要把自己帶到這種地方來?難不成,這隻鬼就在停時間裏,出不去了嗎?

貌似也還真的有這種鬼,他們因爲一些原因,魂魄就跟身體分不開,最後魂魄就只能被鎖在身體裏面,別說是投胎轉世了,根本最後就只能跟着骨灰一起,長期困在骨灰罈裏面!

這傢伙用這種方式來求助,還弄出這種場面來,不會也是被困在身體裏出不來了吧!

周瑩瑩帶着這樣的疑問,開始在停屍間裏四下看着,想知道那傢伙到底是在哪兒,要是這會兒能找到,能幫個忙,那也算是幫自己積功德了。

只是,周瑩瑩轉悠了一圈兒,也還是沒發現有什麼屍體。

這地方雖然是停屍間的樣子,但是很明顯,那邊的大櫃子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屍體,不然那些櫃子也不會全都敞開。

周瑩瑩不明白了,如果說這裏根本就沒有什麼屍體,那這個求救聲是來自於哪兒的呢?總不能是這個櫃子找自己求救啊!

這個想法讓周瑩瑩覺得好笑,但是轉念又一想,還真的很有可能呢!

如果說那隻鬼被什麼東西困住了,爲什麼不能是被櫃子困住了呢?或者說,這房間裏的任何一樣東西,其實都有可能困住那隻鬼,讓那隻鬼出不來。

這就跟一個人走錯了路,之後說什麼也找不到出口是一樣的。

爲了搞清楚那隻鬼到底是在哪個方向,周瑩瑩再次四下看了看,還嘗試着問了一句,“你在哪兒?”

想着要是那個傢伙開口了,那自己大概就能找到那傢伙的方位了,也就能知道那傢伙到底是被什麼東西給困住了,也就有了簡單的辦法了。

然而,當那個聲音再次出現喊冷喊救命的時候,周瑩瑩發現那個聲音居然是從一堵牆裏面出來的!

這怎麼可能啊!這好好的鬼,怎麼可能會被困在牆壁裏面?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肩膀上忽然被誰拍了一下,周瑩瑩被嚇的渾身一哆嗦!

就在周瑩瑩轉身的一瞬間,剛纔還冰冷的停屍間,瞬間變回到自己家的廚房,還有就是,拍肩膀的人也不是被人,就是張昊天!

“你怎麼了?好好的怎麼會在廚房裏亂走?”張昊天覺得奇怪,自己剛纔明明看到周瑩瑩走進廚房,本來以爲周瑩瑩要做廚房做什麼呢,結果看着周瑩瑩在廚房裏瞎轉悠,還做出一些奇怪的動作來。

“我,我……”周瑩瑩被嚇的驚魂未定,定了定心神之後,才把剛纔的事兒全都說給了張昊天聽。

張昊天覺得奇怪,擰着眉頭問着周瑩瑩,“停屍間?”

這好端端的怎麼就又扯到停屍間了?難不成,還要去停屍間看看嗎?

“是,就是停屍間。”周瑩瑩心有餘悸,那個停屍間真的是太陰暗了,看着就覺得很滲人,要不染,張昊天拍肩膀的那一下,也不至於把周瑩瑩嚇到那種程度。

“奇怪了,那傢伙難道是在停屍間裏?”

“我也不知道,按說是不可能啊,那個停屍間裏是空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屍體。”

張昊天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覺得這事兒,真的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本以爲之李不忘還有那隻吃鬼的小鬼會再回來找麻煩的,可接連等了幾天,張昊天也沒等到他們的出現,這讓張昊天甚至都懷疑,李不忘是不是放棄了自己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張昊天還是覺得自己不應該掉以輕心,誰知道那傢伙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再來找自己的麻煩。

說來也奇怪,這幾天別說是李不忘他們沒來找麻煩,就連那隻求救的鬼,也沒再出現過!

這最高興的就是周瑩瑩了,至少自己能睡個好覺,逛街的時候也不擔心哪個售貨員突然來跟自己求救了。

只是,這種安靜能持續多長時間,誰也不知道。

張昊天的生活再次迴歸平靜,每天晚上去墳地上班,在那裏看上一晚上墳地,早上再下班,讓六叔接班,白天繼續看着。

之前那個全白的老人給了張昊天一些本事,張昊天也趁着半個三更的時候,找墳地裏的那些鬼過上幾招,算是切磋一下,可到這會兒,張昊天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本事還真的是夠大呢!墳地裏的那些鬼,輕易的都不敢來跟自己打!

這是一件好事兒,但是張昊天知道,這也不見得就真的是一件好事兒。

這些本事都是雙刃劍,雖然可以對付李不忘他們,但是要是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傷及無辜,之前在周瑩瑩家裏的那隻小鬼,不就是被自己傷害到了嗎?

一想到那隻小鬼,張昊天就覺得自己心裏難受,自己本來不是故意的,但是終究還是傷害到了那隻小鬼了。

在默默的嘆氣之後,張昊天開始想着要怎麼找到那隻小鬼的家屬,做些補償也是應該的。

只是,還沒等張昊天找到那隻小鬼的家屬呢,周偉光那邊到是發來了信息,說是關於李不忘的事兒,又有了新的進展。

對於周偉光這種已經離開去忙自己事兒的人,還能這麼熱心的幫着瞭解情況,張昊天真的是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這樣的朋友,真的值得用一輩子來珍惜。

還有就是,這都離着十萬八千里了,周偉光要是還想問到關於李不忘的事兒,一準兒是找了有能力的人來幫忙,這種素昧平生的關係,一準兒也是要花掉不少錢的,不然誰會無緣無故的幫忙?

張昊天心裏默默的感謝着周偉光,好一會兒,才繼續看周偉光發來的那些信息。

信息裏的內容很簡單,就是李不忘的一些資產,奇怪的是,這個資產的列表裏,幾乎全國各地的都有,並且每一次都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全都是之前的業主遺產贈送給李不忘的。

這事兒就相當的奇怪了,一個能送,兩個也還行,但是這麼多的房產,甚至還有鉅額資金,就這麼毫不保留的贈送了,真的合適嗎?

還有,之前也都想到了過了,要是一家沒有意見,兩家也沒說什麼,這麼多家的人,怎麼就沒有一個出來說個不字的呢?

張昊天想不明白,李不忘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要是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樣,那就真的是太邪門了。

周瑩瑩也看到了周偉光發來的那些內容,心裏想的幾乎也跟張昊天差不多。

“這事兒你怎麼看?”周瑩瑩好奇的問着張昊天,想知道他會不會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畢竟張昊天的腦袋要比自己的腦袋轉的快一些。

“我也不知道,但是這裏面肯定有事兒,我就在想,是不是李不忘佔據了那些人的身體,之後再把這些東西全都贈送給他,或者是,還有什麼其他的,不爲人知的祕密也說不準。”張昊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總覺得這當中還有什麼其他的事兒。

“你說,李不忘會不會是在跟那些人做一些不爲人知的交易?”周瑩瑩擰着眉頭說着。

之前猜測過,說是會不會是李不忘一直存在,只不過是借用了那些人的身體。

可一次借用一個就可以了,爲什麼需要借用這麼多?如果這個贈送的關係是一對一的,那也還算是好的,就是李不忘上一個身體,贈送給下一個,這樣他的財富就能一直保存,還會增加。

但是突然這麼多的人全都贈送李不忘東西甚至金錢,這就不是一般的贈送了。

難不成,他們中間真的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嗎?

“交易?他麼能交易什麼?”張昊天不明白了,要是那些有錢人真的來跟李不忘做交易,那麼李不忘能交易給他們什麼呢?

總要有一些值得做交易的,還價值這麼多的纔可以,要不然,那些有錢人也不是傻的,根本就不可能平白無故的給李不忘那麼多錢。

“起死回生!”周瑩瑩慢慢的從牙縫兒裏說出來這麼四個字。

張昊天忽然有了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是啊,起死回生!

這世界上,多少人希望長生不老,希望永遠活在人世間,但是這事兒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還有,要是某個人活到一百歲不足爲奇,但是如果一個人活到一百歲還像是二十來歲的小夥子,那就很奇怪了!就不用外面的人爭相報道,就說身邊的人,肯定也會覺得那傢伙是妖怪了。

所以,如果有起死回生的招數,那必然是大受歡迎的!

就好比一個人死亡了,之後李不忘要是能讓這個人在其他人的身體上重新復活了,這種事兒,對於很多商場上的老闆來說,直接就相當於延長了他們的壽命了,他們可以用更年輕的身體,做更多的事兒了!

只是,李不忘真的有這個能力嗎?

“我覺得這個很有可能,你記得嗎,之前李不忘想找回他父親的乾屍,目的不也是要讓他父親在你身上覆活嗎?這不是一個道理嗎?他們只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身體,具體是怎麼匹配的不知道,但是肯定可以找到,之後起死回生,或者說是借屍還魂,直接轉移魂魄,反正怎麼說都可以,結果都是一樣的,這種事兒,如果你去跟那些老闆說你能做到,他們給你再多的錢,也會覺得很值得的。”

周瑩瑩的一番話徹底讓張昊天想通了。 第74章你這張嘴的確該打

「視頻上面的人是她吧?」

「好像的確是她,但她不是陸總帶上來的嗎?」

「之前就說姜家二小姐和簡梓佑差點訂婚,看看這兩個人親密的樣子,只怕是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遍了。」

「你說我們陸總找什麼樣的女人不行,怎麼偏偏看上她了。」

議論聲越來越響,所有人都看著姜南初的方向。

「你們好呀。」

姜南初尷尬的笑著朝大家招了招手,她的身份可是陸司寒的女伴,絕對不能夠丟臉。

「姜小姐,液晶屏上面的人是你嗎?」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姜南初露出了錯愕的表情,轉頭朝著液晶屏的方向看去。

液晶屏上面是自己和簡梓佑當年在一起的照片,有簡梓佑向自己告白的照片,有兩人牽手擁抱的照片。

這些姜南初都認了,畢竟在一起兩年時間,不可能一點肢體接觸都沒有,但是接下來的是什麼鬼!親吻照,床照?

姜南初怎麼不記得自己和簡梓佑拍過這些照片呢!

「把這個視頻關掉!」

這是陷害,姜南初臉色十分難看。

她氣的不輕,胸口不住的起伏著,床照的事情自己根本沒有做過,但是其他人不會相信。

陸薰茵站在一旁嘴角掛著笑,看著姜南初如同小丑一般著急。

姜南初環顧一周,周圍所有人自己都不認識,她們看著自己的目光是嘲笑,在人群中姜南初找到了陸薰茵。

姜南初大步朝著陸薰茵走過去。

「陸薰茵,是你做的對不對,立刻給我把視頻關了!」

姜南初帶著強硬的口氣命令道。

「誰給你的勇氣讓你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還有我憑什麼聽你的,你算哪位?」

「啪!」

姜南初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自己真的被氣到極致了。

「姜南初,你居然敢打我?」

陸薰茵捂著右臉頰不敢相信的說,自己是陸家最寶貝的小公主,如果不是因為司寒哥,自己都不會和這種低賤的人說話,如今居然被打了。

陸薰茵說完之後,高高的揚起手就還她這一巴掌。

「陸薰茵!」

陸司寒黑著臉喊道。

聽到哥哥的聲音,陸薰茵這才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陸司寒邁著沉穩的步伐從樓梯下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姜南初的心尖上。

「哥,姜南初她打我。」

陸薰茵立刻告狀。

這時候姜南初甚至不敢去觸及陸司寒目光,那些照片他看到了之後會怎麼想呢?

陸司寒正冷冷的注視著液晶屏上面的內容。

「哥,你看到了吧,姜南初她就是一個蕩婦,這種人怎麼配進我們陸家的門!」

「呵,蕩婦?」

「對,沒錯!」

陸薰茵附和道。

「你這張嘴的確該打。」

「哥,這種時候了,你為什麼還要幫著姜南初說話,是不是給你下什麼迷魂藥了?」

陸司寒不語,看了眼餐桌上面擺放的甜點洋酒,隨後拿起一瓶紅酒,朝著液晶屏走去。

「砰,嘩!」

紅酒瓶直接砸在液晶屏幕上面,液晶屏幕碎的四分五裂。 從古至今,多少人希望自己能夠再活五百年,但是真的有誰能做到?

要是李不忘可以幫着他們做到,那這件事兒真的是相當的划算,還什麼別墅,還什麼金錢,只要是能讓那些人活下去,這些誒絕對是超值的的!

一想到這個,張昊天趕緊拿起周瑩瑩之前放在茶几上的筆記本電腦,開始搜索着那幾棟別墅之前主人的資料,這一看,張昊天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了。

那些人本來就相當的有錢,但是年紀也都不小了,也還都有一些傳聞,說是得了癌症一類的,不可以治癒的疾病。

人最後是死了,這並沒有什麼稀奇的,但是這接班人,好多個都是莫名其妙的什麼人,有的號稱是之前領養的兒子,有的說是過繼來的,還有的,號稱是隱藏多年的小兒子之類的。

他們家的那些親生的孩子並沒有解釋過多,甚至也都承認了這些兄弟的存在,只是,這些孩子在對待這個繼位的兄弟的時候,難免有些過於尊重了,那種感覺,真的不像是在對待自己的兄弟,倒是更像是對待自己的父親!

越看那些新聞採訪,張昊天越覺得自己的想法是真的。

李不忘這個傢伙本來就沒什麼本事,當然了,除去他會利用各種鬼以外,他就是他會用鬼了,所以用這樣的方式給自己賺錢,那簡直就是太輕而易舉了!

只是,就算是知道了這個也不能確定李不忘的身份。

之前一直在擔心,不知道李不忘是不是那種一直存活在人世間幾百年的傢伙,現在雖然也還是有所懷疑,但是這些,真的不能作爲證據,要是李不忘的家族本來就有這種邪術的,李不忘學的好一些,也可以做到這些的。

張昊天的心裏忽然有些混亂了,不知道自己調查的方向是不是錯了,雖然知己知彼對自己沒壞處,可這些事兒,根本就不能成爲李不忘的弱點啊!

就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家裏的鄰居忽然打電話來,說是張昊天家裏的洗手間,漏水了!

張昊天掛斷電話急匆匆的就要往回趕,不管怎麼說,家裏要是真的出了這種事兒,終究是很着急的,要不然,這就要造成損失啊!弄不好還會給鄰居造成困擾的。

周瑩瑩本來還想喊着張昊天一起去的,可張昊天實在是太着急了,再說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兒,也就沒帶周瑩瑩,讓她自己在家,好好的看好門。

目送着張昊天離開,周瑩瑩心裏開始擔心,只是這種擔心並不是在擔心張昊天,而是在擔心自己。

那隻找自己求救的鬼,幾乎每次都是找張昊天不在身邊的時候出現,現在張昊天又不在身邊了,那隻鬼會不會又一次出現了?

就在這個想法還沒等落地的時候,周瑩瑩就已經聽到了求救的聲音了,並且還一聲高過一聲。

張昊天急匆匆的趕回家,發現自己好幾天沒回來的家整整齊齊的,顯然是被誰收拾過了。

至於爲什麼會漏水,這實際上不能說是漏水了,因爲不知道是誰打開了洗手間的水龍頭,那水一直肆無忌憚的往下淌。

張昊天關上了家裏的水龍頭,趕緊收拾殘局,在確定鄰居沒受到什麼影響之後,默默的開始在房間裏尋找着。

算下來,能做這件事兒的,肯定也就只有自己留在家裏的那隻鬼了。

果然,張昊天在臥室的角落裏找到了那隻鬼,只是這會兒,那隻鬼明顯變得相當的虛弱了。

一看到張昊天,那隻鬼都帶上哭腔了,“我還以爲我不會再見到你了!”

說着這話的時候,那隻鬼已經衝着張昊天來了。

張昊天稍稍有些尷尬的看着面前的這隻鬼,心說,自己真的差一點兒就把他給忘記了。

還有,要不是今天家裏漏水了,自己肯定還要再等幾天纔回來。

“那個,我家裏是你整理的?”張昊天好奇的問着,心說這隻鬼還真的算是不錯啊,至少要比自己之前養着的那隻丫頭好用,還能幫自己整理家務呢,真的是相當的不錯!

那隻鬼點了點頭,“我自己也沒什麼意思,也不敢出門,就只能一些這樣的事兒了,本來我還想再等幾天的,結果昨天晚上你家裏來了好幾只鬼,那些傢伙到處尋找你的蹤影,後來也發現了我,你看看,我都差點兒被他們打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