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雖然曾經因某種原因而被帶入別的國家,可當他一切恢復以後更需要的是回到自己的國家,龍帥自然是明白這一點了,可眼前的選擇性已經完全不由他們所掌握。

御傑嘆了口氣,突然想起了那個城市,他一直都想去的城市,那種回憶只能讓他痛苦,大家都注意到了御傑的表情,文志宇看著御傑,道:「是蕾嗎?」

小心!婆婆來襲 ,道:「不,我只是想」

御傑已經估算到自己要離開那個城市,或許要離開這個國家,可他還是想見一下那個女孩,也許是太小沒有什麼經歷,御傑甚至連正看蕾一眼的勇氣都沒有,人與人都不相同大概都還是經歷的太少吧。

「難道還想在失去一個王刃大哥嗎?」張鵬竟然已經在大家沒有察覺的情況下站到了門口處。

這句話雖然勾起了封雲的傷心之處,可也深深的讓他再次體會到了那種失去朋友的感覺,張鵬推了下眼鏡走了過來,道:「現在我們還是安全的這一點你們可以完全放心,如果不安全的話只怕我們早遇到麻煩了。」

文偉很不以為然的把雙臂放入胸前,道:「請不要用這種肯定的方法來保證我們的安全。」文偉說這句話時都是閉著眼的,這對人來說是不禮貌的,不過大家能從他的話中聽出一點火藥味。

周小小兩手托著下巴趴在了桌子上,道:「那我們還是走吧,真是沒辦法了。」一臉無奈的表情,小嘴一苤眨巴著兩隻精靈般的大眼。

封雲道:「我們儘快離開這裡,我們的目標仍然是埃及,難道大家沒有現嗎?我們越是怕危險,危險就越會出現,與其這樣到不如我們主動去尋找危險,就是因為膽小讓我們失去了王刃大哥,我不能在失去任何一個人。」

御傑搖了下頭,道:「我必須回去一次。」

文志宇驚訝的望著御傑,道:「你瘋了嗎?你回去的話不是等於送死嗎?」

御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我必須回去一次,我應該找到蕾。」

張鵬看著御傑的樣子,似乎非去不可,又道:「現在去那裡的確很危險,我到是有一個辦法,你如果有她的地址和照片我可以讓方進博士派前去把她接到這來,這樣對大家也有好處。」

大家聽后隨吾人成此法甚好,可心裡都是認同的,周小小點了下頭,說道:「這個辦法確實不錯,把她接到這裡來,這樣你們也可以在一起了。」這句話剛說完御傑突然轉過憤怒的臉注視著周小小,想要說些什麼,卻無從開口,文志宇看此也站了起來,心中也擔心御傑會做出什麼來。

張鵬雖然只比他們大上幾歲可他的經歷卻要比這裡所有的人都要豐富很多,看著他們的樣子張鵬能理解在他們這個年齡的情況,然後道:「現在我只能告訴你們,你們已經不是一般的人,你們不能和常人比,你們更不能用常人的方法來考慮這些事情,你們能理解我嗎?」

大家看著張鵬都搖了下頭。

文偉最終還是站起身來,咳了下,然後道:「我們根本不夠團結,我們這個樣子根本什麼也做不到。」說完轉身向外走去,看文偉離開的背影御傑什麼話也沒說,轉身也離開了,只剩下封雲等人在屋子裡呆坐著。

周小小則抓著文志宇的手一句話也不說,那表情似乎被剛才的御傑嚇壞了。

御傑獨自走在街上,竟然已經把剛才的心情完全忘卻,出現在腦海的竟然是模糊的蕾,哪怕只是個背影御傑都能興奮許,可遠遠不是這樣,御傑不斷的想著自己以前的事情,自己曾有多少機會可以向蕾表白,可是卻沒有那種勇氣,而時間飛逝,蕾的樣子竟然已經模糊了,這些回憶讓御傑有些後悔又有一些惋惜,只希望這都還不晚,伸入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個破舊的照片出來,想起這個照片御傑自己都能笑起來,是笑自己的蠢笨。

那個時候蕾因為照了一張自己認為並不好看的照片,所以便將其丟棄,而被丟棄的照片正好落到了御傑的身上,這一切可能都是湊巧,御傑喜歡在那裡徘徊,那昨樓他很熟悉,可他怎麼也沒想到會有蕾的照片落下來,儘管照片已經被褶皺過。

不知覺中御傑已經走到了市區邊上的一個山腳下,御傑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繼續向山上走著。

「看樣子你現在似乎很傷心。」神記在御傑還沒有留意的情況下從御傑的衣服里爬了出來,御傑絲毫沒有搭理他繼續拿著照片向山上走著,而關於蕾的事情他也很少向別人提起過。

神記一副很不知趣的樣子,繼續說道:「難道有什麼不能跟我說的嗎?」御傑看了一眼懷中的神記,然後把照片裝了起來,找了一處空地坐了下來,把神記慢慢的拿在手中。

神記馬上就能產生一種危機感,一邊搖擺著兩隻小手一邊吞吐的說道:「你你要幹什麼?」

緣來是你:竹馬總裁,吃草麼 ,而是一陣傻傻的笑,道:「原來是這種感覺啊,現在身處異境,連見一面都如此的難。」說完這句話那笑容已經退化成傷痛,懺悔兩個大字彷彿就寫在臉上,心裡卻暗道:「蕾,如果能在見到你,我一定」

在御傑背後的山頂處正有一雙老眼注視著他,正是伊希斯,在他身旁的自然是阿瑞斯,兩人似乎一直在跟著他,但卻不曾不現,伊希斯道:「把這些孩子交給你我還真不太放心呢。」

阿瑞斯看著他那質疑的眼神,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能力被其低估,說道:「雖然他們只是些孩子我可是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戰鬥準備。」

伊希斯點了下頭,道:「塞特那傢伙在神跡上的事情處理的怎樣了?他該不會手軟吧。」阿瑞斯也有幾分質疑,道:「這件事情之曉大姐會處理的。」話此在轉眼御傑身上,又道:「七大職業的傳人,還真是有意思啊,葉揚那小子還是太低估這些孩子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御傑隱約中似乎感覺到背後傳來的動靜,轉過頭看去,自己的背後除了沙土之外什麼也沒有,仰起頭,看著遠處的山頂,御傑竟然清楚的看見了那張蒼老的臉和一個年輕人,更引起御傑注意的是這兩個人的衣服,御傑很快能想起什麼,可又不太清楚。

「他在看著我們?他現我們了嗎?」阿瑞斯轉過頭對伊希斯說道。

伊希斯很穩重放心的說道:「這個孩子已經擁有那種瞳力了嗎?」暗道:「不愧是神記的傳人啊。」

阿瑞斯似乎看出了伊希斯的想法,從那眼神里,隨後說道:「縱然是七大職業的傳人,也只不過是個孩子而已。」

伊希斯輕輕咳嗽了一下,用那蒼老的聲音說道:「看來這件事情還必須由我來親自解決啊。」

阿瑞斯呈出不滿的表情,道:「這件事情不是由我來完成嗎?」

伊希斯橫了他一眼,衰老的面孔變的嚴峻起來,說道:「現在事情已經轉變,塞特的失手已經讓老大很是憤怒,這次我不能在失手了。」兩人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山下的御傑,卻不知他們的舉動都在御傑的視線之內,神記順著御傑的方向看去,除了山上的草木土石之外並沒有特別之處,在看向御傑正自看的聚精會神。

神記旁敲側擊的問道:「你看到了什麼嗎?」

御傑這才轉過頭,道:「我看見兩個奇怪的傢伙不知道在幹些什麼。」

神記隱約中已經感覺到那股強大的力量,而且這股力量就存在於他們的附近,說道:「看來這裡已經不安全,我們還是離開吧。」

御傑掃視了一下四周並沒有現什麼,但心裡卻清楚,神記的話是不容置疑的,馬上站起身來,提防著四周,不經意的轉過頭時,山頂上的那兩個人影竟然已經不見了。

御傑在回頭時那兩個人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前,而此時的御傑早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並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伊希斯並沒有動手的意思,只是靜靜的看著御傑的雙眼,而身旁的阿瑞斯則說道:「戰神,阿瑞斯。」很簡單的五個字,可御傑卻沒有任何反映,神記的表情卻驟變,只見伊希斯走到了阿瑞斯的身前,說道:「你還是把神之碎片交給我吧,即使是七大職業的傳人也都不在有任何意義,你現在連一個歸處都沒有,這將是你最後的選擇。」

御傑根本不清楚對方的實力,但可以想象出他們的力量,說道:「神之碎片。」隨後從自己的身上取了出來,然後說道:「它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力量?為什麼每個人都想擁有它。」

伊希斯可以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在對方的手上,可是自己並沒有動手,又說道:「碎片對你來說是沒有任何用的,還是交給我吧。」

御傑緊緊抓著手中的碎片絲毫沒有交出的跡象,相反又放回了身上,道:「我沒有理由可以把這個東西白給你。」

阿瑞斯已然按奈不住殘暴的性子,挺身就要衝上前去,但還是被伊希斯阻攔下來,神記見次不由大感吃驚,暗道:「血腥殘暴的阿瑞斯竟然也會屈服於這個傢伙嗎?」

伊希斯道:「孩子,這種機會不是人人都有的,你會因為你的無知而付出慘重的代價。」說完兩個人的身影在空中漸漸的消失了,但另神記完全不懂的是,以眼前這兩個人的實力要從御傑的手中拿走神之碎片那是在容易不過了,可他們為什麼遲遲不肯動手?

御傑看著消失的兩人才鬆了口氣,神記道:「沒想到這兩個傢伙也出現了,事情越來越恐怖了,只是還搞不動他們為什麼不對你下手。」

御傑也搖了下頭,這一點也是他不明白的。

「他們字是暫時不對你下手而已,如果你們真的離開了這裡,那就沒這麼幸運了。」在他們的背後又是一個蒼老的聲音,御傑轉過頭看去,並不認識這個老傢伙,但從他身上看不出半點惡意,忙問道:「你是?」

老者笑了下,道:「我是神之碎片的守護者,火炎,如果不是伊希斯的出現我也不會在這裡現身。」

御傑聽的迷糊起來,更加不懂眼前這個老傢伙是誰。

活炎看出了御傑的表情,又道:「自七大職業消失之後,神之碎片就一直由我來負責守護,只可惜很不幸被塞特那個傢伙奪去,也是我的失職啊。」

御傑輕哦了一聲,但還是很不明白火炎的話,又問道:「前輩你」

火炎不等御傑開口便解釋道:「那天去看故友雷龍,所以才導致悲劇的生,還好落入了你的手中,其實那天提爾與塞特的戰鬥我也在場本想等他二人戰完時自己在收場,沒想到你竟然先我一步,不管怎樣只要不落入外人之手總還是好的,相信剛才伊希斯沒有出手也正是因為我吧。」

御傑似懂非懂的點了下頭,道:「這麼說前輩這麼久以來一直跟著我們。」

火炎聽菜好一陣抱怨,道:「前些日子吧,有萬藤那小子替我盯著你們,當然我也付出點代價,傳授了他一些火行之術,這些日子可慘了,尤其是你們坐飛機,要不是我異能力強一些只怕就要死那飛機上了。」

御傑吃驚的表情望著火炎都不敢相信那天這老傢伙也在飛機上,而且大家誰也沒有現。

火炎道:「先回去見封雲他們嗎,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和你們說一下,不然我也不會出現了。」

御傑一連點頭,早已經把蕾的事情望卻了,這樣也好,回憶起來總是能給人些痛苦,兩人這才一行向山下行去,御傑如何也無法想象的是,自己唯一的照片竟然掉落到了那個地方,也正是自己在拿出神之碎片的時候掉落的。

看著他們兩個人影慢慢的消失,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先前的位置上,俯下身,拿起了地上那張褶皺的照片,轉身離開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御傑怎麼也不能想到自己所住的地方管理如此的嚴格,自己費了好大工夫才把火炎弄進去。

屋裡氣氛和自己離開時一樣,只是文偉在自己之前回來了,御傑很安靜的坐到了一旁,二其後的火炎一出現無疑把大家的眼光都吸引住,封雲最為激動禁不住站起身來。

而此刻能認出火炎的僅他一人而已。

「火炎前輩,你怎麼會」封雲止不住脫口問出,還不等他說完已被火炎那爽朗的笑聲的打斷了

「小傢伙們,我們終於見面了。」

大家雖然不認識這個老傢伙,可他的名字都還是聽說過的,在升龍大6上誰能不知這位在火行上修為最高的前輩,隨後都微笑行禮。

但讓他們奇怪的是就算他們用上自己全部的力量也無法鞠下那一躬,心理暗道:前輩就是前輩,其修為果然不是一般人所能彼及的。

殊不知火炎此刻心理也暗自驚訝,想不到才短短時日不見,這些小傢伙們的功力已經到了這種境界,看來我這次可以安心的離開了。

封雲兩忙將火炎請入坐中,還未等他開口火炎便說道:「相信大家心理一定充滿了困惑,我這個老傢伙不在大6上快活,跑到這個地方幹什麼是吧?好,現在的你們已經長大該獨擋一面了,有些事情你們也該知道了。」

做位前輩,火炎不曾輔導過這裡的任何一個人,甚至見過他的也只有封雲一個,但畢竟他們都是升龍大6的未來,那一種關心企是言語可以形容的。

而聽完火炎剛才的話,大家已經能明白,接下來火炎要說的一定是很嚴重的事情,無不聚精會神的等待著。

火炎輕咳了下,道:「其實現在的你們已經能感覺到,無論是御傑身上的神之碎片還是小宇體中的兩種元素,都是十分重要的東西,從御傑得到神之碎片的那天起我就一直跟隨著你們,保護著碎片,而今天到此正是要向你們說明,這段時間內我會回升龍大6處理幾件事情,期間那些人一定會行動。」

「那些人」封雲張大了嘴巴,在他的記憶里葉揚已死,也就不會在有任何人會對他們產生威脅,而火炎的話已經把他之前的判斷完全否定。

火炎點了下頭,表情變的嚴肅起來,認真的說道:「在沒有擁有一定數量的神之碎片時是沒有人敢去拿小宇體中的兩種元素,御傑身上的碎片也成為了那些人最關注的東西,除了虹之外,也就只有T了。」

對於虹大家都不陌生,和提起T大家卻從來沒有聽說過,似乎也從來沒有出現過。

「T?」御傑疑問的說道。

大家都互視著,此刻的封雲突然想到了什麼,道:「提爾。」這兩個字剛出口御傑就已經清醒了,想起了那個T印記。

火炎繼續說道:「相對T而言,虹的動作比較大一點,現在為了御傑身上的這塊碎片,連伊希斯那個傢伙也出現了,看來這塊碎片虹是非拿走不可了。」

「伊希斯?」這個名字對曾在布斯德呆過的菲來說有些熟悉。

火炎不想在說下去,也許現在這些孩子需要的不是知道對手如何的強大,而是對手的弱點。

現在的大家已經能明白一些了,這些日子所遇到敵人並不是最恐怖的,只所以他們能活到現在都是因為眼前這個老傢伙的存在。

火炎看著大家仍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最終還是決定把對手的信息告訴大家,畢竟那都是無論如何也要面對,是不可改變的,他還沒來的及開口神記已經搶先道:「伊希斯被稱為魔法的始祖,擁有非凡的力量,你們幾個縱然是一起上也不可能打敗他的。」

聽到此大家把眼光都轉向火炎,似乎在等待他的確認,火炎並沒否定而是點頭,並說道:「不管如何你們都是升龍大6的未來,神之碎片放到你們身上才是最讓我放心的地方,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大家似乎都被神記的話沖昏了頭腦,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有封雲能呈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提出了壓抑在心中的好奇,道:「神之碎片究竟擁有什麼樣的力量?」

聽到這個問題火炎突然沉默了,也許是在考慮著怎麼回答,過了好久,才道:「碎片是從兩神破碎的軀體中煉取的,是唯一可以承受元素力量的載體,擁有了碎片就等於擁有元素的力量。」火炎並沒有提起遙遠的兩神之戰,可這點早在他之前張鵬已經向大家說明過,因此這句話聽來大家已經完全明白。

「它的力量足可以毀滅整個世界,將碎片托於你們之手也並非我願,實屬無奈之舉,你們也應該明白你們現在的處境。」火炎的眼光中已經透露出那種恐懼。

張鵬總能悄無聲息的出現,就象現在一樣,這些話也同樣傳入他的耳中,火炎竟然也沒有察覺,也正是因為在張鵬的體內沒有任何異能力。

張鵬道:「那前輩什麼時候走?」

[綜]刀娘教你怎麼做一只皮皮貂 ,沒有感覺到任何惡意,道:「今天。」

張鵬很從容的笑了下,道:「那我馬上去為前輩安排。」說完轉身離開了。

文志宇跟著笑道:「既然是無法避免的,那就來吧,沒有前輩我們現在說不定早死了,現在還什麼可怕的。」

御傑僅跟著道:「人都是要死的,只是早晚的問題。」

似乎大家都在自我安慰著,畢竟死亡帶來的恐懼是人類也是任何動物都與生俱來的。

能看到大家這個樣子火炎還是比較高興的,起碼自己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安慰一下自己,說道:「戰鬥中最重要的是頭腦和戰術而不是力量,希望下次見到你們的時候,你們已經成為真正的戰士。」說完大笑著離開了,大家都明白,這個老傢伙可以毫無聲息的跟著他們來到這裡自然有離開的辦法,至於張鵬的安排則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台灣已經不在安全,封雲等人只能選擇離開,這都是沒有辦法的,他們沒有什麼行李,在這之前方進自然會為他們安排好一切。

「真不知道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是盡頭。」周小小一邊邁著艱難的步伐一邊抱怨著,文志宇轉過頭看著她那張可愛的小臉,安慰道:「能跟你在一起,即使是這種日子過的也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