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命危險!

「開快點!快把吳少送到醫院!」

特保阿星急切地道。

聞言,司機連忙加快了車速!

沈勇來到木峰前面的時候,迎面看到了滿身泥土的李蛋。

「李蛋!你這是怎麼搞的?怎麼滿身都是土啊?」

沈勇問道。 三小隻剛開始時,還是熱情,勤快的好孩子,他們認真的幫老樹精打掃衛生,收拾山谷,對山谷里各種不文明行為,加以約束,如:

長羽錦雞,以後你們不能再住老樹精爺爺的頭上了,把他這裏搞的太臟,而且你們捉蟲子很不認真。

現在我們在山谷中,給你們劃分了新的住處,你們錦雞都搬到那邊住,這邊由乾淨衛生,又努力愛吃蟲子的玉酈鳥住。

別回來啊!回來讓解蘭揍你們!充當打手的解蘭在旁邊示範性的舉了舉小拳頭。

長耳兔,你們可以在樹精爺爺的樹軀下面打洞住,但要注意講究衛生,同時注意不要把樹精爺爺的樹根搞壞,樹根是爺爺身體的一部分,就像你們身上的毛,如果再搞壞一根,就讓解蘭去拔你們每個兔子身上十根毛!拔毛愛好者解蘭在旁邊拿出一個很大的老虎鉗子!

……

三天以後

「熊伯伯,我覺你住的山洞有些潮濕啊!你看需要不需要,我們幫你把洞裏的寒冰草,清出去一部分?

這玩意長多了,很影響你的身體健康啊!啊?這是你最喜歡的零食?可這得多冰嘴啊!而且老吃冰的東西傷胃,要不你留下些年份短的吃,百年以上的,我都幫你清理清理!

啊?不行,那我們幫你把年份短的間間苗,這都擠在一起,太影響植物的生長!」

「靈姨,靈姨,你看門你前,這幾棵竹子太擋你出門看風景的視線!我們今天來幫你移走!什麼?這是名貴的清泠竹,不能挖!

可是你看這竹子,實在是長的太雜亂了,一點也不好看,要不我把大的挖了,留些小的慢慢長大,一天一個樣,看着多有成就感啊!什麼?你就喜歡大的!那好吧!我們就挖幾棵小的好啦!」

「樹精爺爺,樹精爺爺,你前幾天說,想想要不要給我吃五百年以上的果子,你想好了沒有?還有那天,我們幫你打掃衛生時,發現的玉神果,那是草本的果子還是木本的果子,是什麼味道啊?」

一周后

「那個長羽錦雞,我們不是已經在山谷里,給你們錦雞划活動範圍了嗎?你為什麼老是越界?這次不能再通融了,教三根羽毛的罰款,長一點,好看一點的啊!如果羽毛短了就罰三倍。」

「七葉流珠草,你怎麼跑到這裏長了?不是給你指定生長地點了嗎?什麼?那個地方太陰,你們七葉流珠草喜陽。

昨天劃分地盤的時候怎麼不說?你這是無組織無紀律啊!罰款,交五粒百年的果實吧!什麼百年的沒有,只有三十年的,也湊合吧!交了就把地方給你調整過來!

解蘭你過去幫他看看地方。夏秋,你去催催長耳兔,他該交在樹妖爺爺身軀下築洞的地皮費了!」

十天後,薛楠從長臂猴王處被老樹精、熊霸、靈狐請來喝茶。

「薛家小友啊!你喝喝這茶怎麼樣?這可是正宗的高山雲霧靈茶,喜歡的話帶些回去喝啊!

我們叫你來有什麼事?沒啥大事,我們就是想問問,你們在山裏呆這麼久,是不是該回去了?啥時候回去,我們好給你們送個行!啥?這事得你大兒子做主,那你不早說?浪費我們的茶!」

第十一天

「解易小友啊!這幾天你在猴王那邊過的還好嗎?我們看你都瘦了好多,猴王他太不照顧會孩子。

以前他在當聯邦軍隊王級機甲師教官的時候,總喜歡仗着自己是神念師來壓迫別人的精神力!

什麼?你這幾天在他壓迫下也突破到神念師了?挺好,挺好,這個解家小友啊!離家這麼久有沒有想媽媽啊?

昨天解蘭說他想嬤嬤了,我給他準備了一百隻菀獵鳥讓他帶回去,送給他嬤嬤吃,他嬤嬤不容易啊,把他教育的這麼有禮貌!」

解易:……

第十二天

五人離開了山谷。

「喲,易哥,你看他們多熱情啊,把我們送出去這麼遠!」

「那是他們怕你們臨走時,把他們山谷里的靈草全拔光,監視你們呢!」

「哦!」

「喲,哥,你看樹精爺爺給我送了二百個果子,都是五百年以上得,他說是果子裏能量太大,讓我一個月吃一個」

「那是他怕你幾天吃完,再來找他要!」

「哦!」

「喲,易哥,你看路邊的長羽錦雞在含淚看看我,一定是捨不得我們走,我去安慰安慰他!」

「那是因為,你把他尾巴上的羽毛都拔禿了,他在心疼他的羽毛!」

「哦!」

「哎喲,大兒子,除了老樹精送的茶葉,熊霸和靈狐還送了百芷花蜂蜜和玉顏靈花!真大方啊!」

「那是因為他們在送瘟神!」

「哦!」

「看來這一年,我們都不能再來蒼南山做任務了,特別是三小隻!」解易沉重的說!

「為什麼啊?」

「我怕你們三個會被套麻袋打!」

三小隻:……

「沒事,兒子,正好我覺得他們太熱情,起不了鍛煉隊伍的作用,我們挑個原始星球做任務!」

解易團隊終於離開了蒼南山脈,蒼南山眾智慧生命一片歡呼!老樹精感慨的給左鄰右舍說:「小蒼蘭花這個熊孩子還得解易管,我們是管不了啊,都瞅瞅有啥好東西,隔段時間,再給解易發個樹葉快遞,這保姆費還是要付得。」

——————————

回到木納蒼南草原后,薛楠接管了四個孩子的訓練以及課業。

他把武技,以及和精神力相關的部分放到了早上,中午他增加了機甲知識,而下午,他則搬出了小型數控車床銑床,教孩子們,加工各類零件。

為了鼓舞大家學習的熱情,解蘊他們的藥劑室還向孩子預訂了一批合金葯架,用來裝藥劑瓶。

這讓幾個孩子幹勁更足,解易也興緻勃勃,他倒不是滿足於做合金葯架,他想做機甲的零配件。

他這個想法得到老爸的支撐。

「加油,大兒子,我看好你啊!以後給老爸設計個新機甲!」薛楠鼓勵他道。

解易瞟了一眼父親,這個時而著調時而不著調的老爸,這話是出自真心期待,還只習慣性的精神鼓勵?

薛楠看着大兒子懷疑的小眼神,臉上露出受傷的表情嚷嚷道:「兒子,你都是啥表情啊!你老爸從來不說假話。」

「爸爸,爸爸你昨天說我以後能成為神級機甲師是真的嗎?」神一樣的補刀手出現。

解易用鼻子不屑的「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薛楠:……

二兒子喲,你破壞了爸爸和你哥多好的一次親子互動的機會啊,不能放過你。

「來來來,花花,你看你這個動作可沒做到位,想成為神級機甲,基礎手操很重要啊!來,跟着爸爸的手勢,左三十圈,右三十圈,抬腕,旋轉,就這幾個動作,做完一百遍,再來找我!」

「哦,必須負重蹲著馬步做嗎?」

「必須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神聖之門!

海底世界!

海神宮殿!

這裏是海神神詆傳承所在所有的海神候選者都將在這裏進行海神第九考!

然而,此地卻在進行着前所未有的變化!

「海神冕上!」

這一刻,見到海神本尊的身體竟是被那這無線的龍形藤刺所洞穿,眨眼手中的權杖破碎,然後生生地倒飛出去,那海神宮殿中幾位傳承者,幾乎同時驚呼出聲!

他們沒想到這眨眼之間,剛剛還足以掌控局面的海神,竟是遭到了化骨龍神的無邊重創!

沒錯,海神宮殿也遭受了化骨龍神的突襲,沒人知道他從何而來,但卻帶着無邊的殺伐,兇殘之戰一觸即發!

視線當中,滔天藍色血霧逐漸散開,海神那略顯凄慘的身影,從其中緩緩浮現了出來。

此刻,在他左右胸脯的位置上,各有一個相當驚人的血窟窿,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穿透,汨汨鮮血,夾雜着內髒的碎片不斷從血窟窿中流了出來!

隱約之間,彷彿已是能夠看到其中蠕動的半邊心臟,而在傷口之處,恐怖的化骨龍氣更是隨着血液逆流着,阻止着他傷口的癒合。

「海神,死亡並不可怕,對你來說,甚至是個解脫!當然,我也想看看,即便是現在的你,還是不是想着救人?」

一道兇狠的話語傳來。

長老,萬道龍身之上,化骨龍神浮現,嘴角掀起了一抹譏諷的弧度,臉上隨後便湧上了略顯瘋狂的笑容。

「總有一天,你會死的很難看……」海神那冰冷的藍色瞳孔之中,充斥着怨毒!

「砰——」

旋即萬條暴龍當空掠過,化骨龍氣再度狂涌而來,那密密麻麻的黑龍骨刺暴射而出,瞬間充斥了這片天地,然後便再度地向著那下方的海神悍然籠罩下去!

海神宮殿,轟然破碎!

海神所在數千里的地域,在此刻被生生地撕裂開來,開闢的神界直接碎裂,而他,也發出了不堪重負般的哀鳴。

「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人啊……」

見到海神被如此對待,所有準備海神傳承的人,也是一個個都陷入驚恐之中,彷彿被死亡的陰影籠罩着。

「噗噗噗噗噗!」

不過下一刻,密密麻麻的黑龍骨刺,直接要將那些人趕盡殺絕!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沾染藍色鮮血的模糊劍光,又一次出現在了他們頭頂,傾盡全力,抵擋了那一次恐怖攻擊!

「哼,自身都難保了,還想着救人?神界中最為心慈手軟的海神,我都可以封你為善良之神了!」

「真是不長記性!」

隨着化骨龍神話鋒一轉,猙獰目光直接將海神鎖定,眸底閃過一抹寒意,接着便是無邊游龍,撕裂一切,彷彿萬千穿心,再度向著海神狠狠洞射而去!

穿透,只在一瞬間!

藍色鮮血迸射而開,這一次,海神直接沒有忍住,徹底跪在了地上!

雖說他的實力早已達到了一種凌駕於諸神之上的地步,但他畢竟還不是最強神,相比於吞噬了整個龍族以及無數神明的化骨龍神,他的這個層次,差距太大了。

眼下受到重創,化骨龍神每一次攻擊,他都像是服食烈性毒藥,神的氣息已經越發削弱了,可是,即便是在這一刻,他竟然還在注視着那群九考的傳承者候選人。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竟敢在這葯域得罪許家公子,要知道,在這葯域,此時的許家就如同皇親國戚啊。Next post: 池玲瓏將池明瑄好一番打趣,之後也讓奶娘抱了小世子過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