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過要注意,儘量不要去招惹其他四帝的人。”

“劍琴明白,帝君大人放心。”

人界江湖之中,天空忽然裂開一道裂縫,裂口處白光一閃,一枚棕色古色古香的令牌從空墜降而下,棕色令牌之上還散發着藍紅黃三色光芒。

於人界天空的另一邊,亦是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只不過從中墜下的不是一個令牌,而是一團白光,只是閃了一下就消失不見了蹤跡。

江湖之中,無名乃是成名已久的高手。

這天,他正好路過一山谷,忽然看見天空白光閃現,一枚棕色令牌物體從空而降,落入了山谷森林前方的地方。

無名全身戰力涌於腳下,疾速的朝森林前方飛奔而去。不消半個時辰,無名便穿越了森林來到了一空曠處。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低勢的凹凸山谷,山谷的正中央聳立着一座高山,高山的四周坐落着七座稍微小一點的山峯。

憑藉剛剛的目測,無名大概知道了棕色物體的位置,應該就是在正中央的那座高山上。

毫不遲疑,當下腳底戰力運轉,人已如離玹的箭朝中間的那座高山飛馳而去。不消片刻,無名便來到了最大的山上,經過仔仔細細的搜索,終於找到了從天空之中墜落的物體。

這是一枚令牌,顏色呈棕色,形狀呈菱形,中間有一個“S”形的線條將整個令牌分成兩邊,兩邊都有兩個字母,分別是“P”和“K”。毫無疑問,這就是PK令。

“PK?”

無名疑惑的念起了這兩個字母,然後喃喃的說道:“難道這塊令牌的名字叫PK令???既然如此,以後我就稱你爲PK令好了。”

好像是爲了迴應無名一般,PK令上面的棕色光芒一閃,無名震驚的發現自己的戰力好像一下子上漲了不少。這一發現可把無名樂壞了,遂把PK令當做寶貝一般供奉着。

從此以後,無名發現自己的修煉速度似乎提高了不少。由於無名戰力的提高,他在江湖中的名號越來越大,導致江湖中的一些大派對他進行剿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無名廣收門徒,創立起了PK派。後來不知因爲什麼原因,遂把PK派改成了PK族,全名就叫PK一族。

PK一族的族地便在發現PK令的那個山谷高山之中,那個凹凸的山谷被無名起名爲伏龍谷。谷中的八座大山,其中的最高山峯命名爲聖山,其餘的七個小一點的山峯分別命名爲天洞山,瓊宇山,陰陽山,玉女山,鬼谷山,地陷山和天池山。而PK令則成了PK一族的鎮族之寶,單獨供奉在聖山的一處大殿之中。

從此以後,PK一族越來越強盛,漸漸的其他門派已然不敵,各個龜縮起來不敢再找無名麻煩。

轉眼二十年即過,某一天,聖山之上供奉着PK令的大殿轟然倒塌,PK令光華耀人,藍紅黃三色光芒不停旋轉,隨即咻的飛向了天際,眨眼間消失不見。

翻身丫鬟把歌唱 ,還發出狠話說道:“要是你們三大世家找不回PK令就不要回來了。”

後來無名冷靜下來以後知道自己當時太過沖動,但是既然做了挽回好像也沒什麼用了,遂出動了四大護法與五大長老,只爲尋找那枚棕色的PK令牌。 時間飛逝,轉眼十年便過。

“哎!哎!你不知道要排隊的嗎?怎麼可以插隊?”

一座麪包店內,一個長的貌美如花的美女正對着一個帥的快窒息的男孩訓道。

那個男孩狠狠的瞟了一眼那個女孩,那女孩見狀怒道:“你瞟什麼瞟?當心本小姐對你不客氣。”

女孩旁邊的另一個女孩拉了拉說話的女孩,然後俯在她的耳邊細聲說道:“飛,你怎麼可以這麼沒禮貌呢?要注意一下形象。”被說的女孩立即反駁道:“方琳,你這是怎麼呢?怎麼可以和這個沒禮貌的人講禮貌?我歐陽飛向來是以惡治惡的高手,他插隊本來就是不對,剛剛又用眼睛瞟我,實在是罪大惡極。哼!不要以爲長的帥就可以這麼橫……(以下省略一萬字)”

“哎!”

方琳用食指捅了捅歐陽飛,然後一個勁的給他眨眼睛,嘴中還小聲的念道:“看那邊,看那邊。”

歐陽飛不明所以, 重生之錦上添花 ,歐陽飛疑惑的說道:“琳,你捅我幹什麼?我還沒說完了,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可恨了。哎!我說方琳,你別老是對我擠眉弄眼的好不好?不然別人還以爲我是同性戀呢。”

“他已經走了。”

方琳見歐陽飛越說越離譜,立馬大聲的叫道。

“什麼?……???”歐陽飛一看那個冷傲的帥哥早已不見蹤影,頓時氣的是直跺腳。

“哎!哎!”後面排隊的大叔叫道:“你們買好了沒有?買好了就快點走,別佔着茅坑不拉屎,現在的女孩子真是沒一點淑女樣。”

當然,這最後一句大叔還是小聲嘀咕的。

“你…你…”

歐陽飛氣結,正準備對大叔進行語言上的狂轟濫炸時,一旁的方琳早瞧出不對勁,馬上拉起歐陽飛便朝外走。

“你剛纔幹嗎拉我?剛纔那個大叔實在讓人氣不過,什麼叫做站着茅坑不拉屎?真是太沒素質,太沒涵養,太沒……”歐陽飛是邊走邊對方琳發牢騷。


“唉!”方琳打斷歐陽飛的話語說道:“飛,你好了吧?你剛纔實在是太讓人丟臉了,一點形象都不顧。還有啊,你也別再對我發牢騷了,趕快去學校吧!再不快點可就要遲到了,你不會開學第一天就挨訓吧?”

“啊!”


歐陽飛怪叫道:“死琳子,不早說,快遲到了,快點啦!”

人才大學附屬人才中學坐落於S市Y區,佔地面積約五萬平方米,是S市內頂尖的三大中學之一。

人才中學天字班內,一個長的帥的不得了的帥哥正與一大羣美女海聊,這位帥哥臉上總是掛着陽光般的笑容。

他就是人才中學的第一校草——馬俊。

在這裏我不妨打斷一下,人才中學班級的劃分依次是天、地、玄,黃、甲、乙、丙、丁、日、月、星、辰十二個班。其中天、甲、日、月四班爲重點班,此四班中的學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歐陽飛冷眼盯着馬俊,嘴中冷哼道:“不就是長的帥點嗎,沒想到有這麼多花癡圍着他轉,真是丟盡我們女生的臉。”

“你在說什麼呢?”方琳把頭伸到歐陽飛面前問道。

歐陽飛看了一眼方琳冷哼道:“琳,你說那個馬俊有什麼好的?居然有這麼多的女孩喜歡纏着他,我真搞不懂,他到底有什麼吸引力?”

方琳聽後用手託着下巴,裝成一副花癡樣,嘴中喃喃地念道:“飛,這個你就不懂了吧?馬俊不僅是公認的第一帥哥,而且還是個文武全才,聽說他還在PK榜上有排名唻!這麼優秀的一個人,簡直就是理想中的白馬王子嗎。”

歐陽飛看着方琳那癡樣,就知道她中毒太深,沒得救了。

方琳忽然問歐陽飛道:“飛,你說早上在麪包店見到的那位帥哥與馬俊比較,哪一個更帥?”

“不知道。別老是問我一些花癡的問題好不好。”

“你說什麼飛,誰花癡問題啦?我個人認爲哦,早上那個帥哥帥的令人窒息,若真是要和馬俊相比,應該在伯仲之間吧!可惜啊……”

說着方琳還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可惜什麼?”歐陽飛疑惑的問道。

“可惜少看了幾眼,錯失了認識帥哥的良機。”

歐陽飛:“…….”

咚咚咚咚咚咚,咚……(此乃人才中學上課鈴聲。)

“上課。”

一個戴着一副無框眼鏡,長相頗爲帥氣的男老師站在講臺上說道:“各位同學,今天是我們天字班值得慶祝的一天,我寒風很高興與各位同學見證這喜慶的一刻。今天啊……”

“切!又來了。”同學甲暈道。

“又在那裏表演起來了,不知道他這次又要廢話多久。”同學已苦悶道。

“媽的!睡一覺先。”同學丙很直接的道。

“同學們,我寒風很高興,今天本班要迎來一位新的學生,他是一名轉校生。在歡迎新同學之前,我首先再次的自我介紹一番……同學們,拿出你們的熱情,讓我們回憶一下八年抗戰的艱辛歷程(怎麼跑到八年抗戰去了?還真是能扯。)……”

“靠!老子都睡醒了一次,怎麼還沒講完?”同學丙很不爽的說道。

“唉!兄弟,談談你昨天看A片的感受吧!”同學甲對同學乙說道。

“靠!你小子怎麼知道我昨天看A片了?”

“嘿嘿,猜得唄。”

“媽媽的,這你都能猜中?真他媽的牛!”

“嗯!同學們,老師我就不囉嗦了,現在就請各位同學做好準備,歡迎我們的新同學。”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快點熱烈歡迎,哼哼哈嘿。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快點熱烈歡迎,哼哼哈嘿…….”

什麼跟什麼嗎,這就是S市頂尖的三大中學之一?的確,歡迎的方式都這麼特別,居然還採用周杰倫的雙節棍。

“哇……”

全班譁然!

方琳更是小聲的驚呼道:“飛,你看,那個男生不就是早上在麪包店裏遇見的那個人嗎?他來我們學校來了,好帥哦!”

“你花癡啊?”歐陽飛不悅的說道:“真是冤家路窄,這個死插隊的,看我到時候怎麼整你。”

“大家好,我叫韓雨,從十八中學轉到這裏,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咦…從十八中轉到我們這?爲什麼啊?”同學丁疑惑的說道:“十八中也是S市三大頂尖中學之一啊!”

“靠!管他呢。”同學甲在旁道。

寒風聽完韓雨的介紹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用目光掃視了一下全班,最後將目光停留在歐陽飛的坐位旁說道:“韓雨啊,你就坐到歐陽飛旁邊吧!”

說完還指了指歐陽飛旁邊的空位。

“老師,不是吧?我抗議,我拒絕。”歐陽飛站起來大聲的說道。

“Why?”

寒風問道,順嘴還搞出一句“英格里西”。

“因爲…因爲…”

就在歐陽飛一直因爲不出個所以然時,韓雨已經在她的身旁坐下了。

“可惡!”歐陽飛皺眉道:“我還沒同意,你怎麼可以擅自坐在這裏?”

“老師同意就行了。”韓雨冷冷的說道,然後若無其事的整理自己的書本。

歐陽飛:“…….”

無語!

寒風見狀忙打圓場道:“既然歐陽同學沒什麼原因的話,那就這麼着吧!現在我來點到一下。”

當寒風又在講臺上誇誇奇談時,(作者:我幹嗎又加個又啊?)歐陽飛已經在心中把韓雨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只可惜我們的韓大帥哥對此還一無所知罷了。 下了課,歐陽飛與方琳兩人走在學校操場上,歐陽飛邊走邊在心裏咒罵韓雨那傢伙,方琳則像個小受氣婆似的跟着他。

“哎呦,這不是本校的第二校花歐陽飛嗎?怎麼好像很不開心啊?誰惹着你了?告訴哥哥我,我替你去教訓教訓他啊。”說這話的是一個長的頗對不起觀衆的男生,他是人才中學的小霸王——汪軍。此時他正擋着歐陽飛的去路,肉麻嘛兮兮的問道。歐陽飛用能殺死人的眼光盯着他,口中惡狠狠的說道“你給我滾開,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別惹我。” 逆天改變者 哈哈哈~~~”汪軍大笑道:“歐陽飛,不要用那種眼神看着我,不喜歡我嗎?啊?哈哈哈哈~~~”

汪軍這一陣大笑,他身邊的幾個小弟也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方琳見狀實在忍不住了,她對汪軍說道:“你怎麼這麼無恥了?看了就讓人覺得倒胃口。”

“我呸。”汪軍怒道:“你TMD算什麼東西,你連校花欄都沒排上,憑什麼在老子面前唧唧歪歪?當心我廢了你。”

方琳給汪軍這一吼,頓時嚇得不敢再吱聲了,歐陽飛見汪軍竟敢欺負上自己的姐妹,立馬手指汪軍怒罵道:“醜八怪,你敢對方琳不客氣的話,我絕對不放過你。別以爲我是開玩笑的,我從來不跟不是我朋友的人開玩笑。”

“哼,恐嚇我嗎?”汪軍冷哼道:“歐陽飛,你的確是本校的頂尖美女之一,但是我記得沒錯的話,你在校園校花欄上好像排在第二位了,本來老子我還想泡泡你,不過現在看你如此不識擡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住手,汪軍你在幹什麼?”

正當汪軍準備對歐陽飛下手時,一道人影疾閃而至。

汪軍方琳等人同時朝發聲處望去,只見一個長着絕美容貌的男子站在不遠處,嘴角還掛着一抹微笑。

“噢,我當時誰了,原來是第一大校草啊。”汪軍笑道。

“馬俊”方琳驚呼道,歐陽飛亦瞄了他一眼,馬俊則報以一個迷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