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我們術士界長久以來的打探,得知天羽閣有一位修爲實力強大的閣主,而且天羽閣所做的所有的事,都是這個閣主吩咐下去的,天羽閣的其他人員只不過是聽從他的吩咐罷了。

我對着天羽閣的閣主有些好奇,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修爲有多麼可怕,竟然能讓天羽閣那些人完全聽他的。

“哼,想要見閣主,先過了我們這關再說吧。”鉉衣冷哼一聲,大喝道。

鉉衣擡手猛的往下一揮,他身後那些天羽閣的人就大喊大叫着衝了過來。我們這邊陳柏同樣一揮手,所有人也都大喊着衝了出去,就這樣兩邊的隊伍衝撞到了一起,拼了起來。

終於,術士界與天羽閣的正邪之戰,開始了! 足足有三分鐘,黃剛才慢慢爬起來。擦拭著額頭冷汗,看著唐宋,吞咽口水道:「唐先生真是,神人,呵呵……」

唐宋微微聳肩:「走吧,帶我去見你們這的大佬,最好是能直接拍板的。」

「好,好。」黃剛一邊往前走,一邊慌裡慌張的掏出手機打電話,手都還在顫抖。

實在是太誇張了,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刺激的場面……

十分鐘后,大樓內的一個辦公室。

總裁的契約前妻 唐宋正耐心等著,門外傳來急促腳步聲,隨後幾個人火急火燎的走進來。領頭的是個中年男子,寸頭已經有些發白,不過還是顯得很威嚴。

實力很不錯,是唐宋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見過最強的了。當然,比陳英還是差的有點遠。

「唐先生你好,我是神戰局負責人,你可以叫我李局。」中年人快步走上來。

唐宋跟他握了手,輕抿著微笑:「抱歉,本來只是想在那邊解決,可後來發現他們沒辦法決定,所以還是親自到這邊來了。如有打擾,還請見諒。」

「沒有沒有。」李局搖著頭坐下,「唐先生真是,先前周局跟我說,我還覺得玄乎。如今真是,嚇了一大跳。想不到,這世間竟然真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武學無窮無盡,你們現在只不過是剛摸到門路而已。」唐宋說著便轉移話題,「談正事吧。我來這邊,不是因為你們給的條件不好,而是你們讓我看到了誠意。我也不啰嗦,我看過你們的武學醫院,說實話,很差勁。」

李局一怔,驚訝道:「哦?唐先生何出此言?我們聯邦國武學醫院相對來說可算是比較先進的了,畢竟現在武學和醫學的融合一直都是世界難題,到目前為止也沒有哪個國家能攻克。」

唐宋搖著頭:「其實你們走錯了方向……」

不等說完,李局豁然站起:「唐先生的意思,你已經攻克此等難題?」

唐宋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保持著微笑:「要不然,我來做什麼?你先冷靜,我先跟你說清楚。首先,我確實知道你們的難題怎麼解決;其次,我會盡量都給你們這些技術,不過我有個條件。」

「你說,你說。 總裁強娶豪奪:醉愛是你! 只要真能給武者治病……不是唐先生,你說的攻克,是哪方面?」李局感覺自己有點亂了。

唐宋停了三秒,露出笑容:「所有,包括治療丹田。」

轟!

李局腦子頓時炸了,旁邊幾人也是驚駭不已。如果連丹田都能治療,那可是真正的大技術,給世界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頭皮發麻,李局做了個深呼吸,極力壓制著內心的激動:「唐,唐先生可不是在開玩笑?」

唐宋右手一揮,桌子上出現很多書,讓眾人又看呆了。十幾本書,他是從哪裡放出來的?

如果唐宋告訴他們,其實這些書是趁著他們呆愣的這幾秒,唐宋利用神念製造而成,他們會更加木……

「這些對你們來說應該很重要,雖然對我沒什麼用。」唐宋微笑道,「我的條件對你們來說很簡單,開放。」

「開放?」李局牢牢握住自己的手,「唐先生的意思……」

「對,不僅是你們獨有,對其他國家也開放。」唐宋肯定的點頭,「你們可以做一些條件限制,但我不希望因為這些引起戰爭。你應該比我清楚,按照你們現在的情況,這些足夠讓你們失去平衡。我想救人,不是想殺人。」

這麼大的技術衝擊,如果不開放,一定會引發戰亂。這個世界科技又那麼發達,一旦發生戰爭,簡直是毀天滅地。

李局皺著眉頭沉思兩秒,深吸了口氣鄭重道:「唐先生放心,我可以代表聯邦國承諾,一年內開放給所有國家。當然,正如唐先生所說,我們可能會以有償的方式開放,但我代表聯邦國保證,絕不會引起戰亂。至少,我們不會做戰爭的源頭。」

唐宋頗為滿意的點頭:「希望你們能信守承諾,要不然遲早會後悔。哦對了,忘了還有個事。」

「你說。」李局的表情極為嚴肅,雖然還沒看到這些書的內容,可他知道唐宋不會騙自己。人家這麼強大的實力,根本就沒必要開玩笑。

「可能你們得給我點錢。」唐宋尷尬訕笑,「我來你們這邊,沒工作沒收入,但是喜歡揮霍,所以……啊哈,這個問題略顯尷尬。」

李局楞了一下,隨後露出笑容:「唐先生客氣了,錢都是小問題。包括身份,我也會給唐先生處理妥當。」

「那就多謝了。」唐宋鬆了口氣,「我妻子在那邊當老師,你們也不需要擔心她會對你們造成什麼影響。實在有什麼事情解決不了,可以找她,讓她聯繫我。我這人比較神秘,你們未必能找得到。啊哈,李局,我就不打擾你們研究了,回頭有什麼問題再聯繫。」

話音一落,人已經消失不見,李局豁然站起,臉頰不停的抽搐著。

很快李局又回了神,慌忙抓起一本書翻閱。看到裡邊的內容,雙眸泛起精光,顫聲道:「馬上通知他們過來,所有相關研究人員都過來。 穿越之毒妃嫁到 然後,通知聯邦……我親自去吧……」

這可不是小事情,是影響到整個世界格局,影響到整個世界武學進步的大事。

武者醫學問題一直都是全世界難題,沒人能科學的分析出丹田怎麼治療,因為內力本身就不科學。這麼多年,不知道有多少傳言,卻從未真的有人能研究成功。可現在,成果就擺在眼前。

如果是其他人,李局一定不會這麼激動,會先讓人好好研究一番再做定論。可這些書是從那個會空間跳躍的人手中得到,他知道,上面每個字都是真的……

其實唐宋挺擔心這些技術帶來的後果,一個,必定會將這個世界的發展往前推進一大步,之後武學會更加繁榮。這種帶來的後果也許是,沒人重視科技,生活水平反而會倒退。

另外就是,技術的不平衡,帶來的是無盡的戰亂和犧牲。這一點,唐宋即便是天道管理員也沒辦法掌控,一旦他們真發生戰爭,那這個世界將要重新被洗牌,甚至需要重新書寫天道規則。

真不知道,自己的這種超前給予,是好還是壞…… 天堂內,夕陽西下。

唐宋坐在院子里喝茶,挺著大肚子的方怡在廚房做飯,同樣挺著大肚子的方雅則是在院子里給種植的蔬菜澆水,日子好不愜意。

「你確定,英姐在那邊不會有什麼問題?」一邊澆水,方雅一邊抬頭問道,「她在那邊正常上課了吧?」

唐宋點著頭:「應該是。放心吧,她又不是小孩子,能處理好。到是你們姐妹倆,一直都在這,確定不需要出去嗎?」

「反正我不想出。」方雅微微聳肩,「這裡雖然沒有交際,但對我來說挺好。現在我正好需要看書,而且還得修鍊,哪有時間出去?」

後邊傳來方怡輕柔的聲音:「對啊,這裡挺好,有點像古代的生活。不過,你得想辦法多弄一些食物才行,尤其是牲畜之類的,要不然天天吃素。要吃肉,還得回地球。」

這個確實是麻煩,唐宋現在能在天堂內創造各種蔬菜,創造植物,雖然進度稍微有點慢。可他現在依然沒辦法創造動物,所以現在天堂內雖然綠意盎然,可能動的就他們三個。

轟!

正想著,心神忽然顫動,唐宋猛地抬起頭看了一眼天空。神念順勢沉入眾神法寶之中,臉色微變的站起來:「我出去一趟,你們不用等我吃飯。」

還沒等方雅回應,唐宋已經閃身消失。

不多會,出現在一個無邊無際的虛空世界內。

空間被壓迫,上方不停的傳來低沉的悶響,一道道閃電撕開空間,極為刺眼。

唐宋眉頭緊鎖的看著上方,心神極為煩躁,體內所有流量都在被翻騰。

這裡是星標的邊緣,也是他所掌管世界的邊緣。出了這一層結界,外邊就不屬於他掌管了。

現在外邊明顯有東西在攻擊結界,這到底怎麼回事?

要知道,他現在可是以天道管理員的身份生存,而不是創世神。在這裡,他應該是最大的才對,為什麼還有人敢攻擊他的管轄範圍?

轟!

不等多想,天空再次傳來悶響,一道黑色光芒忽然撕破空間裂縫鑽進來。

唐宋雙眸凜然,趕忙飛身成功上去。正好落到黑色光芒下方,雙手抬起形成防護,強行接住黑色光芒。

呲呲……

黑色光芒極為強悍,不停的吞噬著他的防護。唐宋心神一顫,一邊阻擋一邊面色陰沉大喝:「何人竟敢破壞天道規則?!」

「嘎嘎,你倒是躲啊。」天空中傳來陰森的邪笑,分明就是之前那個超級高手,也就是唐宋目前最大的敵人!

聽到聲音,唐宋的背後有些發涼。這丫到底是誰,就連木靈她們都害怕,此人在明華界難不成地位和實力都超強?

不等細想,天空中再次傳來陰險邪笑:「小子,別以為以天道管理員的身份躲避,我就拿你沒辦法。嘎嘎,你要知道,天道有輪迴,輪迴就有縫隙。只要我讓你的世界輪迴,我倒要看看,你還出不出!哈哈,只要你敢以創世神的身份出現,我定讓你灰飛煙滅!」

啪啪!

說話間,天空又降下兩道黑色閃電,強大的力量衝擊著唐宋的防護罩,差點沒給擊潰。

唐宋的丹田翻騰,面色極為凝重的抵擋著。對方說得沒錯,天道有輪迴,他所掌管的世界再多也是個整體,只要是個整體就一定會有循環,這就是輪迴。輪迴過程有縫隙,而且是允許黑暗入侵,以便促成輪迴。

可唐宋沒想到對方會這麼陰險,居然使用這一招。要知道,這樣一來,對方很可能需要消耗掉他自己掌管的世界……

只聽上空再次傳來陰森大笑:「嘎嘎,小子,出來吧。要不然,我定讓你的世界崩塌輪迴,嘎嘎……」

「媽的,你真當我還要欺負!」

唐宋心頭一橫,天堂順勢翻騰,眾神法寶也跟著漂浮起來。

嗡!

上方的黑色閃電順勢被擊潰,唐宋順著閃電快速往上沖,眾神法寶奮力甩過去。

我家有個仙俠世界 「你,你竟然有眾神法寶……天道,你不公平!」

轟!

無盡虛空上再次迸發出悶響,層層能量潰散,天地動搖。

唐宋威風凜然的催動著眾神法寶,釋放著能量往上抵。黑色力量依舊在入侵,試圖撕開眾神法寶的攻擊,只是明顯打不過眾神法寶。

「哈哈,眾神法寶,小子,你等著吧,這法寶我要定了,哈哈……」

啵!

伴隨著笑聲,上方傳來悶響,隨後眾神法寶緩緩落下來。空間裂縫被重新摺疊,那個人消失了。

手握著眾神法寶,唐宋眉頭緊鎖的抬頭看著無盡虛空。這眾神法寶很厲害,對方竟然也懼怕。 帝寵之養鬼成妃 可似乎,自己也暴露了……

媽的,不管那麼多了。儘快想辦法提升實力,然後去明華界把對方幹掉,要不然以後別想有安寧日子!

這人對天道輪迴非常了解,他一定還會通過什麼辦法入侵自己所掌管的世界。雖然唐宋可以利用天道管理員和眾神法寶抵抗,可這樣不是長久之計。而且,剛才的動靜那麼大,指不定會引起一些空間已經跟著崩塌了。

沉了口氣,唐宋快速閃身回到天堂之內。方怡方雅兩人站在門口惴惴不安的等著,見到他回來,慌忙問道:「怎麼回事,剛才地動山搖的,我還以為是地震了呢。」

看兩女沒什麼事,唐宋沉了口氣,把事情大概說一遍。兩女面色頓時變得陰沉,真要如此,根本不可能安寧。

「真是欺人太甚,明明是他一再刁難,如今竟然還這麼無恥!」方雅略顯悲憤的罵著。

方怡倒是冷靜一些,擰著細眉沉思了一下,道:「依我看,你最好還是去明華界一趟。」

唐宋苦笑:「等孩子出生再說吧。放心,不會有事,你們也別太擔心。」

方怡顫動嘴唇想說什麼,唐宋微微搖頭:「如果孩子出生的時候我不在,那我還有什麼資格當爸爸?」

他既然這麼說,方怡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有些擔心。好不容易有幾天安寧日子,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結束了…… 陳柏和鉉衣都還站在原地,只不過兩人身後的隊伍都已經大喊着衝向了對方。此時,所有人的戰意都被點燃了,渾身上下爆發出力量。我也跟着術士界的人衝了出去,秦筱筱讓我自己注意一點也朝着天羽閣那幾個護法級別的攻了上去。

現在情況是,我們這邊屬於後援的人員在兩邊交手的時候退開了,留在安全的地方等着支援我們。劉宇跟着醫仙他們早已經退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們注視着這裏,眼中慢慢的都是擔憂。

而我們這邊的戰況就比較混亂了,術士界的術士和天羽閣的術士都廝殺在了一起,因爲我們人數上佔優勢,所以往往都是兩三個人一起對付天羽閣一個人這種情況,但是天羽閣那邊的術士臉上不但沒有露出退縮之色,反而眼中帶着興奮的戰意,就像是嗜血的野獸一樣。

天羽閣這些人的實力都不弱,面對術士界兩三個人的聯手攻擊,還是能抗衡的,絲毫沒有表現的處於劣勢。郭文霍他們風水一派的也趁亂退到了一旁,在戰場四周佈陣。

如果他們順利佈下陣法的話,這場戰役我們術士界將會佔到更大的優勢,很顯然天羽閣那邊也有風水術士在佈陣,我已經發現了從戰場上退出去的人,我們兩邊的想法都是一樣的。

冰窟窿、李慕顏和秦筱筱他們都在專心的對付自己的敵人,陳柏也和鉉衣交手了,他倆一對一打得難解難分,不過兩人很明顯都沒有使出真本事,都在試探對方。

術士界老一輩的前輩們也都在聯手對付天羽閣的其他護法,他們的戰鬥很激烈,使用的術法威力都很強,其他人都下意識的遠離他們的戰鬥圈,以免戰鬥的時候被波及到,得不償失。

不得不說,天羽閣的每位術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到目前爲止都能和我們術士界大軍打成均勢,要不是我們這次有人數的上的一點優勢,恐怕局面還真不好說。

大家都在爲了勝利而戰鬥,我也不能掉鏈子,開始運轉體內的內力,召出了獸璽。我往天羽閣那幾個準備佈陣的風水術士身上瞟了幾眼,打算過去打斷他們的佈陣,這樣郭文霍他們就能在前面佈置好陣法,讓我們取得先機了。

正打算衝過,一個人影突然攔在了我面前。那是一個帶着黑框眼鏡的男人,身穿天羽閣的黑色術士袍,臉上帶着陰冷笑,上下打量着我。

“你就是李啓明是吧,今天我就來活捉你,好讓閣主給我賞賜。”他舔了舔嘴脣,說道。

我冷冷看着他,控制着獸璽轟向他,我還要趕緊去組織天羽閣的風水術士佈陣,沒時間和他囉嗦,心裏只想着速戰速決。

不過這黑框眼鏡男反應倒是迅速,在獸璽轟出去的瞬間就像是預測到我的攻擊一樣,飛快的避開了獸璽,不僅如此,他還順勢朝我攻了過來。

他手上散發着黑氣,然後擡手憑空一抓那些黑氣立馬化成一把紅纓槍,紅纓槍槍刃冒着寒光,直指我的胸口。他的槍法快如閃電,如迅雷一般朝我刺來。

我慌忙轟了一道金光出去,然後閃身避開了,同時召回飛出去的獸璽。

這黑框眼鏡男不慌不忙,手中的紅纓槍一擋,便把我剛剛打出去的金光給化解了。他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朝我這裏攻來,手中舞着紅纓槍,攻勢十分犀利凌厲。

他握着紅纓槍攻過來的時候,拿出兩張黃符朝空中拋去,那兩張黃符砰的一聲,化成兩隻面目猙獰的小鬼,齜牙咧嘴的攻了過來。

想不到他不僅槍法了得,竟然還養了兩隻惡鬼級別的小鬼,還真是不好對付。我不敢大意,催動內力,然後發出自己飼養的蟲蠱,讓蟲蠱去應付那兩隻小鬼。

現在我飼養的蟲蠱已經完成了成長,戰力和以前已經無法相提並論了,用它們拖住那兩隻小鬼應該沒多大問題。

見我放出了蟲蠱,黑框眼鏡男似乎也不意外,嘴角帶着冷笑。手中的紅纓槍對着我這裏,猛的向下一劃,一道利刃一般紅光劈了過來,我大驚控制着手中的獸璽擋住了那道利刃一般的紅光。

忽然,那黑框眼睛男身形一動,消失不見了,接着他的氣息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死吧!”他陰冷的語氣從我身後傳來。

他手中的紅纓槍直接穿過了我的胸口,不過他臉上的笑容卻僵住了,因爲他刺中的只是我留下的一道殘影,要論速度的話,他絕對不會是我的對手。

我背上的金色小翅膀閃動着,然後我化作一道金光飛速的圍着他隨處亂跑動。那黑框眼鏡男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目光不停的跟着我的化身的金光使出轉動,很快他就跟不上了,眼中漸漸露出了驚慌之色。

就在他感到茫然無措的時候,我直接出現在他面前,用獸璽狠狠的轟到了他的胸口上,他長叫一聲,直接被轟飛了出去。等他砸到地上,吐了一大口鮮血,就躺在地上沒了動靜。

黑框眼鏡男死了之後,那兩隻小惡鬼表情變得更加猙獰,嘴裏發出刺耳的尖叫聲,甩開我的那些蟲蠱,直接撲向了我。這種等級的小惡鬼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根本就構不成什麼威脅了。

我嘴裏唸咒,然後對着那兩隻小惡鬼一揮掌,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就出現了,把兩隻小惡鬼直接捏在了手掌中。被巨大金色手掌捏住後,兩隻小惡鬼發出悽慘的叫聲,然後沒一會就消散了。

解決了黑框眼鏡男,我就毫不猶豫的衝向了戰場外那幾個正在佈陣的天羽閣風水術士,他們只有幾個人,我應該很快就能把他們幾個都解決掉。

我背上的小翅膀再次扇動,化作一道飛速的金光避開了戰鬥中的那些人,往戰場外趕去。

現在除了天羽閣的幾個護法能有機會攔住我,其他人根本不可能,但天羽閣幾位護法都在和術士界的前輩們對戰,根本抽不出身來阻攔我,我順利到達了戰場外。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方怡方雅兩人的肚子越來越大,行動也越來越不方便。唐宋已經沒那麼清閑了,除了偶爾去看紫晴跟陳英,其他的時間都在天堂之內,而且大部分時間都在想辦法改造天堂。

只有改造天堂,將天堂建造成一個完美世界,他的實力才可能提升。畢竟,他依靠的是創世之力,創世之力的來源是天堂。

嘗試過很多次,可唐宋始終沒辦法創造動物。儘管天堂內已經開始有不少微生物,卻始終都是生成植物,而沒辦法進化成動物。

這讓唐宋有些煩躁,那個高手一定還會再來,具體什麼時候也不知道。如果實力得不到提升,到時候不見得能擋得住對方的攻擊。

這天,唐宋漂浮在茫茫無邊的大海上,面色凝重的將神念籠罩整個天堂。

晨陽初升,天堂內一片安靜。只是,實在太安靜了,連風聲都沒有。

暖和的陽光照射在唐宋身上,讓他的心神漸漸平靜下來。

呼呼……

天堂內忽然颳起了一陣威風,海面泛起波光。唐宋腦子靈光一閃,猛地睜開雙眼。看著火紅的晨陽,遲疑了一下,眾神法寶漂浮在頭頂。

做了兩個深呼吸,周身猛地釋放出創世之力,天堂之內也順勢翻騰起風浪。

只有釋放創世之力,才有可能創造。可一旦使用創世之力,對方就有機可乘。所以,他必須得謹慎!

嘩啦……

下方大海忽然翻滾形成一個漩渦,唐宋不敢放鬆警惕,催動著創世之力繼續滲透進入海下。層層能量順著漩渦逆向滲透進入海水裡邊,牽引著那些單細胞,催生。

他想過了,直接創造高級動物是不可能的,必須得按照進化規律,要先創造一些低級的動物,比如低級的魚。

之前去混沌界的經歷也證明,這條路是對的。世界是需要進化,不可能一步到位……

轟!

沒等細想,天空傳來悶響,唐宋立即伸手握住頭頂的眾神法寶,快速閃身衝上去。黑色力量還沒來得及從空間裂縫迸發出來,唐宋已經出現在裂縫外邊,強勢的攻擊。

「哈,小子,你竟敢使用創世之力,找死!」那個高手陰狠的笑聲再次傳來,黑色力量強勢撕裂空間,試圖入侵到唐宋的管轄之地。

唐宋沒吭聲,神色緊繃的催動著眾神法寶抵抗。天堂內的創世之力從他身體迸發,不停的洶湧進入到法寶之中。

早就預料到,只要自己使用創世之力,對方就一定會入侵。但是,唐宋還是得嘗試,要不然只能等死。他就是要利用時間差,哪怕只有幾秒也足夠催生一部分低級海底生物形成。

嗡嗡……

眾神法寶頭頂的圓球忽然迸發出金色光芒,撕裂對面的黑色力量,同時拉扯著空間裂縫強行縫合。

那高手的笑聲再次傳來:「不愧是眾神法寶,厲害。嘎嘎,小子,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躲多久,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