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御醫老前輩,你這次不惜折損真力的救治我朋友,我們本來就無以爲謝了,這火雲靈芝就算送給老前輩當見面禮了,還望老前輩笑納!”軒轅楓由衷的俯首拜道。

“哦,哈哈哈……!”御醫老前輩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而後緊接着又道:“年輕人你心中仁義我自是知曉的,但是這火雲靈芝放在我身上不會起到什麼作用,反而是浪費了這稀世奇寶,倒是跟着你會有更大的作爲的,所以說能力越大責任就相對越大,年輕人,因此這個還是你留着好了!”

“那好,那晚輩就遵命不如從命了!”軒轅楓說完也接回那火雲靈芝收進了無相錦囊內,收好又對那御醫老者道:“御醫老前輩,照這樣下去我的朋友會不會早點醒來呢?”

“嗯,你們切莫心急,待我查探一下她的脈搏!”御醫老者說着隨後便上前幾步來到還在昏迷中的易天蘭身旁,伸手向她的脈搏處一壓,片刻便又伸了回來,“嗯,很好、很好,照這樣的恢復下去過了今晚應該就能醒來了!”

“什麼,過了今晚?”易天雪這時興奮的幾乎快要跳起來了。

“呵呵,嗯,老朽估計不錯的話,會是這樣的!”御醫老前輩爽朗一笑道。

軒轅楓這時卻是出乎意料的在御醫老者說完後,當即向他俯首一拜道:“御醫老前輩,正所謂大恩不能言謝,請您務必告知崆峒印的所在,我們會竭力全力的拿到它從而救得貴國的姽嫿聖女!”

“是啊,還請老前輩明示!”易天雪也是緊接着軒轅楓的話言道。

“這……!”御醫老前輩不知爲何的話到嘴邊卻又遲疑了,也許其中有着許多無奈的事情了。

“御醫老前輩,您就別猶豫了,我們這次來能遇上你們也算是我們之間的緣分了,同時也請您相信我們,我們一定視爲自己的事情來做!”這時紫玉兒在御醫身邊決然的言道。

“呵呵,這位姑娘你嚴重了,老朽怎麼會不相信你們呢?只不過那珍藏崆峒印的地方如今也成了煞域的藏寶閣,雖然他們不知道里面有崆峒印,但是他們的寶物他們也是守護的相當嚴密,只怕不好下手啊!”御醫老前輩這時無奈的嘆聲說着。

“沒關係,晚輩們小心行事就是了!”軒轅楓說着隨後轉首對易天雪道:“雪兒,你留在這裏陪着蘭蘭,照顧好御醫老前輩,我和玉兒這就去藏寶閣打探打探,只要有機會我們就下手!”

“楓大哥我也要去!”易天雪這時接着軒轅楓的話急道。

“誒不行,你若是也跟來那誰照顧蘭蘭啊,聽話你留在這裏,萬一若是半夜蘭蘭醒了,你就將這裏的事情告訴她,還有照顧好御醫老前輩!”軒轅楓決然的說着。

“年輕人不然還是我也去助你們一臂之力好了!”御醫老前輩這時也站起開道。

“不妥、不妥,御醫老前輩萬一要是半夜獄卒查牢不見你,那就打草驚蛇了!我們卻沒有事情,如果遇到獄卒盤查你們就說獸域的公主因嫌我叫嚷,遂拖出去打了;倘若在藏寶閣遇上煞族兵士,就也可讓玉兒說找煞王議事走錯路了,這樣再好不過了!”軒轅楓這時將自己的想法說給了他們,一則爲免去他們的擔心,二來就是可以在必要時這麼應付一下。 爲了能夠順利的在煞域的藏寶閣內找到隱藏的神器崆峒印,軒轅楓可算是費勁心機的在安排了,周密的部署讓大家都非常的認同,所以他們也就以這幾乎完美的計劃開始行動了,出了暗黑的地牢這時外面也已經是入夜時分了,這晚天上不僅沒有月亮,甚至連一顆星星都沒有,漆黑的夜晚也正是便於軒轅楓他們行動的大好機會了。

煞域所造的建築相當的複雜,既有西方的色彩,又有東方的玄妙神奇,高低錯落的亭臺樓閣分佈的到處都是,更有假山噴泉等人造的景觀數不勝數,若想在這鱗次櫛比的林立建築內找到藏寶閣當真的不易,不過事在人爲,軒轅楓和紫玉兒也在迂迴婉轉的閃躲中,好不鬆懈半分的尋找着。

“玉兒,這藏寶閣到底會在什麼地方呢?”軒轅楓這時和紫玉兒躲在一處假山的陰暗處,望着那一處處的堂皇樓閣所在,軒轅楓隨之鬱悶的對紫玉兒疑惑的言道。

“楓大哥,看樣子我們在煞王城的外圍,依我看來我們應該到中間的地方去找,如此重要的地方肯定是在中心地由重兵把守的!”紫玉兒隨口小聲的應道。

“嗯,有道理,那我們就向裏面走走看!”軒轅楓說着紫玉兒點了一下頭,隨後兩人便在這漆黑的夜色中不斷穿行閃躲着來回巡視的煞域侍衛,好不容易纔到了王城的中心地帶,在這裏有一處燈火輝煌的所在,而且還是分爲一二層的巨型建築,那情形簡直就像一個體育場一般,這等浩然的地方還是軒轅楓自來到無極界以來第一次所見,當真雲譎波詭!

在這個巨大的樓閣上赫然寫着幾個鎏金的大字——藏寶閣,“找到了,就是這裏了,玉兒還是你比較聰明,還真在這王城中心地!”軒轅楓第一個興奮的差點就要喊了出來。

“呵呵,楓大哥過獎了!地上雖是找到了,只不過要怎麼進去恐怕就難了!”紫玉兒先是微笑着說,說到後來也就這麼凝眉的向那兩曾樓閣望去,這時軒轅楓也不僅在紫玉兒的神情裏慢慢的冷靜下來,取而代之的也是一種難解的無奈涌上眼眶進到煩亂的心頭。

隨着他們的眼光不難看到,這藏寶閣的外戒備森嚴當真沒有一處地方可比,裏三層外三層的侍衛將藏寶閣的門口圍堵的密不透風,看樣子別說是人了,恐怕在這裏就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我靠,用得着這麼誇張麼?”軒轅楓看着那密集的守護侍衛無奈的嘆道。

“呵呵,楓大哥我說什麼來着,一定有重兵在此守護的,嗨!”紫玉兒望着那些侍衛也是苦澀一笑的道。

“沒關係的玉兒,我們想辦法突破就是了,要知道辦法總是會比困難多的!”軒轅楓這時面上決然的說着,這麼多年來軒轅楓一直都是這樣,每當面臨自己必須要面對的危險,都積極樂觀的去想辦法,因爲他知道有時候人不都是輸給了困難,而是輸給了自己沒有戰勝困難的勇氣。

軒轅楓和紫玉兒就這麼藏在藏寶閣對面的斜坡下,各自想着如何突破重重的守衛進入到藏寶閣的方法,斜坡上面長着一排高大的樹木,這時清風吹過樹梢發出陣陣的“莎莎”聲響,聽着這風吹樹葉的聲音,軒轅楓在苦想中終於眼睛一亮的睜了開來。

“有辦法了玉兒!”軒轅楓當下面上一喜的道。

“哦,楓大哥什麼辦法說說看啊!”紫玉兒急着在他的身邊道也是輕聲說道。

“玉兒你看,我們能否順利進入藏寶閣就看它們的了!”軒轅楓手指着面前和周圍的大樹高興的道。

“楓大哥,難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些樹麼?”紫玉兒不敢相信的質疑道。

“不錯,成敗就看這些大樹的了!”軒轅楓饒有興致的說着,隨後便將他心中的計劃說給了紫玉兒聽,紫玉兒聽的一陣悅色大起,“嘿,楓大哥這可真是好主意,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我們定能溜進去!”

“呵呵,好、玉兒那我們就依計行事!”

“嗯!”紫玉兒在軒轅楓的話裏也是輕輕的應了一聲,隨後兩人就分開行事了,軒轅楓的主意其實很簡單,正是那風吹樹梢給了他提示,那就是風吹着高聳的樹稍不住的向那藏寶閣撲去,這時如果用火計的話那麼這些大樹一旦點燃,那火勢便會伸着風力向藏寶閣撲去。

如此重要之地如果遇上這樣的險情,爲保藏寶閣的周全,那些侍衛勢必會慌了手腳的前來滅火,到時軒轅楓和紫玉兒他們便可趁亂打殺兩個煞域侍衛,然後換上再他們的衣服,再加上情況緊急,想必就能通過那門前所剩無幾的侍衛了!

主意拿定軒轅楓便拿着自己隨身攜帶在無相錦囊裏的打火機,隨後和紫玉兒堆放好分別找來的乾柴,緊接着軒轅楓更不遲疑的點燃那堆乾柴,隨後那枯乾的乾柴瞬間火光暴漲而起了,這時軒轅楓又以真力催持着這火勢讓它們向藏寶閣撲去。

“火、着火了,快來救火啊!”這時守在藏寶閣門口的侍衛立刻便慌額手腳,恐怕他們從站崗開始到現在還沒有見識到這等的突發事件了,於是在害怕藏寶閣被毀的緊張下,他們已然顧不上了防守,全都迅速的跑下藏寶閣開始救起火來。

軒轅楓這時依計得逞,心中也是暗自一喜,隨後彎腰跑到那慌亂的侍衛羣中,揮手間便用無上的道法真力迅速打暈了兩個守衛,接下來脫去他們的外衣,然後自己穿上一件,隨後便拿着其中一件侍衛的外衣到紫玉兒面前輕聲道:“玉兒,你快且換上,我們這就試着混進藏寶閣去!”

“嗯,知道啦!”紫玉兒說着也迅速的穿上了那件侍衛的外衣,你別說軒轅楓當真算是個心細之人,在這樣慌亂的時刻居然挑到的侍衛都是和他們身裁相差無幾的,不然稍有不甚就會被人認出的。

待一切準備完畢,軒轅楓隨後便和紫玉兒向着那藏寶閣的二樓飛去了,這時出人意料的是這裏居然一個侍衛都沒有留一個,全都下去滅火了,想來這裏日常都是相安無事的,誰能想到且誰又能顧及到這刻居然是有人搞破壞所導致的,正因如此也讓軒轅楓和紫玉兒他們兩個很輕鬆的便推門進入到了藏寶閣內。

“嘔耶!”進去後掩上門,軒轅楓當先興奮的打出個勝利的手勢吼了一聲。

“呵呵!”紫玉兒看着他那像個孩子般的樣子也是高興的笑了笑,不過稍後放眼望去他們卻怎麼也興奮和高興起來了,只見這閣樓內周圍都是空蕩蕩的什麼東西都沒有,只有一面面黑暗的牆壁攔擋成了這個黑暗且寬敞之極的空間。

“我草,這是什麼情況!”軒轅楓當下一吼的驚住了,本來他還想着要在無數的寶物中大快朵頤的洗劫一下,畢竟惡賊的東西不拿白不拿,然而不想卻是這般光景。

“玉兒,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緩過勁來的軒轅楓,這時側首失落的對紫玉兒說着。

“不會的,這沒有理由啊!”紫玉兒也是納悶的迴應着。

“好,不管了,既來之則安之,玉兒我們不妨去向前找找看,那黑乎乎的地方會有新發現也說不定!”軒轅楓說着便在紫玉兒的點頭回應下向前走去,走。

好一陣子直到回頭已經看不到門了的時候,周圍仍是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沒有!

“玉兒,這裏怎麼那麼像你們獸域的迷失之地?”軒轅楓停下腳步駭然道。

“是啊楓大哥,我跟你的感覺一樣!”紫玉兒看着周圍也是對此可怖之地,也是有些畏懼的迴應道。

“不好,玉兒我們還是趕緊出去的爲妙!”軒轅楓不知是不是想到了曾在獸域迷失之地遇上的千眼蜈蚣的原因,這時也是有了些懼色的拉着紫玉兒向來路走去,畢竟未可知的危險纔是最讓人難安的,只是他們這時在想到回去已經晚了,他們不知道自己已是在不經意間闖進了這個藏寶閣的五象奇陣中。

所謂的五象奇陣就是煞域中獨樹一幟的詭異陣法,此陣以風、雨、雷、電、冰五種自然現象排布,只要進入其中一個象陣中,那麼要想出來必須得經過這五象的考驗,只不過自由這陣法以來很少有人能夠全身而退的,當年煞帝聯合其他各域攻打凡人之地兵敗,也是靠着這陣法拖住修真者才溜掉的。

這時軒轅楓他們進入的巧好是五象中的第一象風陣,正當他們欲往回走時風陣便啓動了,本來什麼都沒有的安靜閣樓內這時竟然在轉瞬間便狂風大作了起來,那颶風狂卷下,軒轅楓和紫玉兒猝不及防的被全身捲起隨後着實的砸在了牆壁之上。

“啊,噗咚!”軒轅楓他們一陣痛叫,隨後便從牆壁上滑落下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這時狂風並沒因此停止它的肆孽,一陣陣的颶風再次襲來,捲起軒轅楓和紫玉兒就像兩片枯葉一般的容易,“我草!”軒轅楓又是一聲驚叫,隨後便身不由己的向另一面牆壁摔去。

“玉兒,小心!”軒轅楓雖然很難自保,但是在這一刻看到被捲起的紫玉兒,他瞬間急了,原始的魔性血脈遊走在他的全身,那一雙眼睛驟然變紅了! 紫玉兒在狂風中偶爾看到軒轅楓如此變作這般摸樣,當真也是被嚇了一跳,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軒轅楓能換做如此的可怖模樣,這時軒轅楓橫眉下那一雙赤紅的瞳孔忽地一縮,緊接着面色一凜,隨後戟指身後喚出了莫邪寶劍。

寶劍出鞘豪光大漲,劍芒吞吐中自是不甘示弱這狂卷的颶風,軒轅楓舉劍凌空一躍向着紫玉兒飛去了,那急速的身影就像在波濤洶涌的大海拼力遊動魚兒,軒轅楓費力的穩住身形飛到紫玉兒身旁,隨後一手將紫玉兒攔腰抱住,隨後舉着莫邪寶劍便向牆體刺了去。

“啊!”一聲狂吼,軒轅楓用力全力的將莫邪寶劍刺進了牆體內,隨後抱着紫玉兒握住莫邪的劍柄,就這麼向着牆體一靠的停了下來,有了莫邪寶劍的支撐,這時颶風在狂捲過來則也沒能將他們再次捲起。

“玉兒,你還好麼?”軒轅楓大聲的說道,即便是這樣迎面來的風也嗆得他幾乎喊不出話來。

“我沒事,楓大哥你怎麼樣?”紫玉兒在他的懷裏背對着來風,所以說話也就沒有軒轅楓那麼費力了,所以軒轅楓也是聽到很清楚。

“我也沒事,放心!”軒轅楓說着隨後又將紫玉兒在懷裏抱緊了幾分,看向周圍軒轅楓真不知道眼下要怎樣才能突破這颶風的突襲,焦急之色在他的緊張神色中顯露無疑。

“楓大哥,我們怎麼辦啊?”紫玉兒這時質疑着向軒轅楓問道。

“會有辦法的,我們一定能想到辦法的!”軒轅楓這時大聲的吼着,隨後便查周圍欲圖找尋一個突破口出的這詭異的藏寶閣,但是一眼望去失望之色溢於言表。

“怎麼辦?”軒轅楓一遍遍的在心裏反覆的問着自己這個問題,但是眼下這情形真的很讓他爲難,不過這也是暫時的,幸運之神一直還是很照顧他的,沒過多久向來聰明的軒轅楓便發現了這颶風的吹動方向,正是這點端倪讓他找到了突破這颶風的方法。

這颶風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個小型的陣法,這個在無極界並非什麼稀罕的,所以也是這樣細心的軒轅楓一會兒的時間便發現了它的弱點在何處,那就是這颶風不論是怎麼捲動它都有一個規律可循,依這規律尋去,想必就能找到破這風陣的方法了。

軒轅楓看着這詭異的颶風,沿着它的吹動的路線尋去,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的讓他發現了破這風陣的方法所在,於是軒轅楓面上一喜,緊接着興奮的對紫玉兒大聲道:“玉兒,你跟着來,記住千萬別用靈力抵擋這颶風!”一句話說的紫玉兒登時一怔,當真駭然的不明所以!

“玉兒,相信我沒有錯的!”軒轅楓將他的疑惑看在眼裏,但這時卻也顧不上和她多解釋什麼了,隨後當先便舉劍鬆開她向着那颶風吹來的中心飛去,紫玉兒當然是信任軒轅楓的,所以也毫不猶疑的跟了上去,因爲軒轅楓總是能夠出奇制勝,這聰明也讓她很是欣賞佩服的。

隨後軒轅楓鬆開穩住身形的真力,下一刻就像一片枯葉的隨着颶風的中心呈螺旋狀向下飄去,期間軒轅楓根本就沒有運用一點真力定形,只是這樣隨着颶風遊走,跟着她如此“瘋狂”還有那個擁有者絕世容顏的紫玉兒,不過這看是瘋狂的舉動,然而內裏卻是暗藏玄機。

果然軒轅楓的判斷沒有絲毫的差錯,那捲動的颶風就像一個遊樂場的環繞滑水通道一般,不一會便將他們平穩的放到了地上,兩人在地上站好,興奮之餘那颶風竟也是突然的就消失了,而且彷彿就是瞬間變得無影了,就像根本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端是讓人匪夷所思!

不管怎樣,這刻總算是闖過這一關了,高興自然歸高興,但是隨之而來的變化卻又讓他們長大了驚悚的眼睛,這時只見本來漆黑的木質牆壁竟然一點點的開始起了變化,就是一點帶面那種,快速的變化中,那原本木質的牆壁竟逐漸成了青色的石壁,而且石壁頗爲光滑,就像人工打磨了一般。

“矮油,我狂草!這又是怎麼個鳥情況?”軒轅楓當即駭然的說道,先前的悅色簡直在這一刻是一掃而盡,面對這突如奇來的變化,軒轅楓心中那叫一個鬱悶,因爲以他的經驗來說,任何困難都不是怎麼好通過的,就像現在這樣,也許最難的就留在後面了。

“楓大哥,看樣子這裏根本就不是一間什麼普通的閣樓,換句話說這裏想必應該是一個詭異陣法的所在!”紫玉兒面色決然的說着,軒轅楓也是對他的話深深的點頭不已。

“不錯,玉兒你說的沒錯,這壓根就不是什麼好闖的地方,都是我們想的太過輕鬆了,只不過也正因如此我能斷定這藏寶閣一定藏着煞域最看重的寶物,或是說有着他們的祕密。”軒轅楓這時站在紫玉兒的身旁環顧周圍的說着,因爲面對未知的危險先做好查看防備這纔是最重要的。

“楓大哥,不知道又會出現什麼情況,我們要小心了!”紫玉兒駭然的說着,但只是剛說完,或是隻在她的話音落去的那一刻,這個石牆的室內突然有一陣灼熱傳來,且越來越熱,到後來幾乎就讓軒轅楓竟和紫玉兒他們兩人成了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何去何從?

軒轅楓對這狀況當真是好奇不已,來回閃躲中無意卻突然從上面的牆壁頂端發現了一件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時只見那上面的牆頂處居然滲出無數的紅色小點,那紅色的小點上似乎還有熱量在浮動着,想必這場中的灼熱就是來自這些小紅點了。

“噗、噗、噗……!”這時周圍的牆壁上那無數的小紅點,其中竟一些卻像花朵盛開了一般,那些許張開的口子的小紅點內,這時突然射下幾個小火球來,灼燙的小火球迎面向他們砸了過去,軒轅楓和紫玉兒他們兩個先是不斷的逃避脫逃,如此來躲開這些炙熱的小火球。

只不過這樣堅持了沒有多久,那些牆壁上的小紅點居然全部的盛開了,而且個個向外噴着小火點,於是無數的火點就像一陣急雨般,隨後向軒轅楓和紫玉兒暴砸了下去。

“不好!”軒轅楓一驚,隨後跑到紫玉兒的身旁,就在這堪堪危急的時刻軒轅楓真力一凝的在他們兩個身上結起了防護罩,金色的防護罩在這一陣流星般的火雨中被砸的光芒亂閃,要不是他不住的向防護罩輸送着真力,這防護罩可是不能抵擋!

饒是如此,那防護罩也沒能固若金湯,而是向風中的枯葉般搖搖欲墜着,險險就要破碎開去,“楓大哥,你怎麼樣了,實在不行不要勉強啊?”紫玉兒在軒轅楓的身旁,這刻看着軒轅楓額上不住的淌落着汗珠,臉色也陡然變得蒼白,遂紫玉兒便不安的向他急聲關切道。

“還好,楓大哥還能撐得住,不過這樣也不是辦法!”軒轅楓沉聲說道,想來這時他也好受不到哪裏去。紫玉兒眼看着幫不上忙,而且又找不到地方躲避,眼眶一紅居然是哭了起來,“楓大哥玉兒真沒用,處處讓你受苦也幫不上你什麼忙!”

“傻丫頭說什麼呢,你怎麼沒用了,要不是你陪着楓大哥來,楓大哥說不定連找都找不到這藏寶閣的所在,快別說傻話了!”軒轅楓邊凝真力抵住防護罩,便側首對在一旁焦急的紫玉兒安慰道,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軒轅楓竟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那些如同流星一般的圓球火雨落到地上竟然什麼都沒有,甚至就連一點的殘渣都看不到,地面依舊是那地面也沒有一絲被毀壞的跡象,“莫非這些火球只是牆上那些小紅點噴射出來的能量並非實質的存在?”軒轅楓這時心中一陣觸動,也是依這奇怪的現象軒轅楓做出了這個大膽的假設。

不僅如此他心裏還在想,如果他的想法是成立的話,那麼這些虛無的能量只要更加強大的同系的能量源吸去,那麼就不會被這些能量傷害到了,軒轅楓心裏這麼想着,自然也是想到了一直跟隨他的火鳳凰,如果真如他所想,那火鳳凰必定能化解這些能量源。

“好,姑且一試了!”軒轅楓主意拿定,隨後一手抵住防護罩,一手握着莫邪咒語的輕誦中那火鳳“喳!”的一聲便振翅而起了,渾身的火焰灼灼烈烈,比那些火球簡直不知要強大多少倍,火鳳最喜歡這樣的地方了,所以也是興奮的來回飄飛着,同時也大塊朵頤着這些烈火能量。

嘿你還別說,眼下這招還真是管用,那些牆壁上噴出的能量火球一點點的都被火鳳反噬了去,而且也是越來越緊要的吞噬着逼迫着牆壁上的火球快速噴出,直到連那牆壁上的小紅點都暗淡了下去,“好,我就是知道你行的火鳳!”軒轅楓這時興奮的叫着,紫玉兒也是開懷的看着眼前那火球逐漸消失的一幕,下一刻兩人就這麼在歷經艱險後,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同時沒有多久那火球能量便被火鳳吸了個精光,那牆壁上的小紅點也隱了去……! 神祕而詭異的藏寶閣,斷不是軒轅楓他們起初想的那樣情景,現在居然還遭到了意外且強悍的自然攻擊,這當真是讓他們驚詫之餘,心中更有餘悸,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那剛剛被火鳳戰勝的火雨並不是危險的結束,而是危險的剛剛開始,五象自然奇陣接下來會讓他在面對什麼樣的危險,這個他們也一無所知。

軒轅楓動情的低頭親了一下懷抱的紫玉兒,隨後便鬆開了她,手握莫邪寶劍召喚回了火鳳,兩人隨後在猶豫要往那邊走時,危險卻已然再次悄悄臨近了。

“楓大哥,如今連出去的門都找不到了,我們卻該如何是好啊?”紫玉兒無奈的側首對軒轅楓言道。


“玉兒,我們還是趕緊找到崆峒印的才行,至於出去麼,我們總會有辦法的!”軒轅楓迴應着紫玉兒,這時紫玉兒也是點了點頭的同樣迴應了他一下,於是兩人向身前看了一眼,隨後便拉着手向前走去了,他們不知道要去哪裏,在這個徒有牆壁的地方,眼下也只有漫無目的的尋找了。

“踏、踏、踏……!”一陣陣清脆的腳步聲迴盪在這空曠的地方,軒轅楓和紫玉兒這麼牽着手不知走了多久,但是眼下這個地方好像沒有邊際一般,不僅走不到盡頭而且也沒有轉彎,只有可怖的空曠和那猙獰的光滑石壁,軒轅楓左右看着這些,心裏竟覺得開始有些不安起來。

“這麼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軒轅楓在心裏不住的想着,但是卻沒有說出來,他不願意讓紫玉兒看到他的迷茫和無助,因爲有時候男人都是女人的靠山,所以軒轅楓纔不願紫玉兒因爲他的恐慌而感動不安,但是心思縝密的紫玉兒還是看出了軒轅楓的不安,隨之在他的手心緊緊的握了一下,那纖纖的柔荑默默的爲軒轅楓傳遞着力量。

手心裏出了汗,但是周圍的氣溫卻是不知爲何的在逐漸下降,而且越來越急速,沒有多久他們的身上竟也有些顫抖起來,軒轅楓和紫玉兒皆不是等閒之輩,修爲高深那絕不是一般二般的,眼下就連他們也被這驟然所降的氣溫凍的顫抖起來,看來這裏的溫度已然低到相對寒冷了。

“好奇怪啊,怎麼突然會這麼冷?”軒轅楓好奇的向紫玉兒看去,只見這時紫玉兒的粉嫩嘴脣都被凍的有些發紫了,於是軒轅楓看的心頭一疼,緊接着和紫玉兒分開手,隨後毫不猶豫的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欲替紫玉兒穿在她的身上。

“楓大哥不用了我沒事的!”紫玉兒伸出柔荑擋開了軒轅楓,軒轅楓這時更加心疼了,在這個柔弱的女子不管什麼時候都在想着自己,雖然她嘴上沒說,但是那股暖意軒轅楓卻是能從心裏體會的,所以當即也不管紫玉兒阻擋,就這麼強自的爲她將外套披上。

“楓、楓大哥!”紫玉兒眼眶盈盈的,聲音也梗塞的擡首喚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心疼她,而她深深愛着的男子,天氣雖然冷凍,但是心裏這一刻真比春天還暖和,有時候人就是這樣,無論你貧窮富有,也無論你身處如何的逆境,只要有這份炙熱的愛情在心頭,那麼時間的一切都是美的,都是暖心的!

“呵呵!”軒轅楓看着她動情的樣子,隨後愛憐的輕輕笑了一下,接着將那雙寬闊的手掌放在她的俏顏上,輕輕的撫摸着那張絕世的容顏,“玉兒,你知道麼,我現在很開心!”軒轅楓也是眼含淚水的動情說道。

“楓大哥!”紫玉兒深情的望着他。

“玉兒,不論什麼時候都能有你們陪在身邊,楓大哥真的很知足了,感謝上蒼能夠讓楓大哥遇到你們這些至情至性的女子,爲了你們楓大哥就是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軒轅楓說着,然後伸出雙手將紫玉兒輕輕的深深的摟緊懷抱,也許這樣也能給她一點溫暖吧!

“楓大哥,你知道麼今生能遇上你,玉兒就什麼都無所求了,別說這冰冷的地方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玉兒也隨着你!”紫玉兒雙手緊緊的抱在軒轅楓的腰際,頭貼在他的胸前就這麼真情流露的說着。

“玉兒!”

“楓大哥!”他們兩人這時深情的喚了對方一聲,接着更緊的抱住了對方,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隨着這寒冷的地方凝結住了,深深的擁抱給彼此傳遞的不只是身體上的溫暖,更是心靈上的依偎。

就這麼抱着過了好一會兒,軒轅楓突然聽到什麼細微的聲音,纖細的“咔咔”聲音,循聲望去,入眼的那一幕當真是讓軒轅楓驚呆住了,紫玉兒感覺到了他身上的不對,於是也詫異的鬆開懷抱,和着軒轅楓的眼光看去,這時紫玉兒也是駭然的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