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柳煙搖頭:“不記得。”

葉知秋一笑,點頭道:“不記得也沒事,我現在說了,你以後記得就行。”

“知道了,姐夫。”柳煙也微微點頭。

“啊,姐夫?”葉知秋像是被一道驚雷劈中一般,泥塑木雕!

柳煙皺眉:“你和我姐姐……那麼好,難道我不該叫你姐夫嗎?”

這些天來,柳煙看見葉知秋和姐姐柳雪關係密切,於是,根據常理推測,便覺得葉知秋是自己姐夫。雖然失憶了,但是柳煙的思維能力還在。

葉知秋緩過神來,訕笑:“煙兒,我和你姐姐的關係……還沒有確定,你以後,還是叫我知秋吧。”

柳煙點點頭,哦了一聲。

★ttКan ★¢ o

葉知秋暗自嘆息,心中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自從柳煙上次出走,葉知秋就覺得愧對柳煙。當時想了很多,如果再見到柳煙,一定有很多心裏話,要和柳煙說清楚。

可是在崑崙山重逢,當時情況緊迫,根本就沒有機會說話。

再後來,柳煙命魂丟失,葉知秋有話想說,卻也不能說出口了。

因爲柳煙已經失憶了,再提起過去的事,只會造成她的思維混亂。

即使是現在,葉知秋也不敢提起過去的感情。 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 因爲柳煙現在的狀況,需要靜養,而不是思索。

而且,就是柳煙鑄魂完成了,葉知秋也還是不敢提當初的感情。

因爲自己取捨未定,說出來,柳煙也會糾結,也會痛苦。

想到這裏,葉知秋只好作罷,陪着柳煙聊一些輕鬆的話題,把她的注意力,轉移到笛子上。

沒多久,柳雪看地形回來了。

葉知秋在門外和柳雪聊天,問道:“看過戰場地形,有何感想?”

“有狐騷之味,還有臭雞蛋的味道,滿地都是雞蛋殼,真是爲難了你們。”柳雪一笑,說道:“等我研究一個陣法,然後交給你,晚上再戰。”

葉知秋點點頭,忽然問道:“雪兒,我們拿到了南陽開國大印,還沒有試過。你說,我直接用那大印,能不能破掉妖精的幻術,讓他們現形?”

“關於大印的信息,我還沒有研究出來。我看,也不用着急,你先跟妖怪玩着吧。”柳雪說道。

“也好。”葉知秋點頭。

白天的時候很平靜,妖怪沒有再次前來打擾。

葉知秋等人按部就班地過着,等待夜晚來臨。

傍晚時分,柳雪將陣法的排局圖畫了出來,交給葉知秋去佈置。

這個陣法和昨天的陣法類似,也屬於奇門遁甲中的迷陣,作用是困,是迷,但是不主殺。

這也是葉知秋和柳雪心懷慈悲,否則佈下殺陣,那些小動物們必定屍橫遍野。

葉知秋帶着鬼童子,先行佈陣。

陣法佈置完畢以後,讓鬼童子看守着,葉知秋自己回家吃飯。

晚飯過後,柳雪微微一笑,招呼葉知秋出去說話。

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在村前散步,問道:“雪兒,還有什麼吩咐嗎?”

這時候,新月在天,夜涼如水,四野一片安靜。

柳雪停住腳步,握着葉知秋的手,含笑問道:“煙兒今天叫你姐夫?”

“呃……是的,雪兒怎麼知道的?”葉知秋臉上一燙,問道。

“當然是煙兒跟我說的,煙兒說,叫你姐夫,但是你沒答應,是不是?”柳雪又問道。

葉知秋訕訕一笑:“是啊,我讓她叫我名字,叫我知秋。”

“她叫你姐夫,你爲什麼不答應呢?”柳雪笑得很迷人,伸手揪住了葉知秋的耳朵:“我看你是賊心不死。”

葉知秋心裏一顫,賠笑:“雪兒,賊心不死,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想着煙兒,也想着我,所以纔不敢答應煙兒叫姐夫。”柳雪松開手,又拉着葉知秋繼續散步,笑道:“煙兒叫你姐夫,你不敢答應。不如……我叫你妹夫吧,好不好?”

“啊,妹夫?”葉知秋一頭黑線。

這姐妹倆今天都什麼意思啊,一個個地爲難自己?

“姐夫不想做,妹夫也不想做,難道……我們姐妹倆,你一個都看不上?”柳雪歪着腦袋,問道。

葉知秋嘆氣,說道:“雪兒你別拿我開玩笑了,你知道我心裏很混亂的。說實話,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好了,不開玩笑了,這件事先不提。等你以後闖過崑崙山九幽大陣,將煙兒原來的命魂找回來,我們再決定。反正你還小……不急着討老婆。”柳雪咯咯一笑。

呃,我還小,你很大嗎?葉知秋哭笑不得。

兩人散步回來,柳煙已經入睡了。

柳雪和王晗守家,葉知秋帶着小太歲和鬼童子,再去村後,迎戰妖怪。

因爲昨晚上見識了妖怪的幼稚伎倆,所以葉知秋今晚吊兒郎當的,絲毫不在意。而且,今晚又有陣法可以借用,所以葉知秋覺得,可以高枕無憂。

宿管阿姨 小太歲更是摩拳擦掌,說道:“等我今晚抓住那個死妖怪,我就騎在他身上打,把他腸子打出來!”

“腸子打出來,什麼意思?”葉知秋問道。

“就是把他腸子打出來啊!我前天晚上都看到了,妖怪的腸子都被那個女人打了出來……”小太歲說道。

“你妹,那不是腸子好吧,你個小屁孩不懂大人的事,就別亂說話!”葉知秋幾乎崩潰。

這孩子最近魔怔了,偷看過一次妖精打架的畫面,他就牢記在心,覺得那樣騎在身上打很有意思。

“不是腸子,是什麼?”小太歲問道。

葉知秋揮揮手,把鬼童子支開,自己做一個啓蒙老師,把男男女女的有關知識,跟小太歲說了一下。

薛小苒的古代搭夥之旅 不跟他說清楚,這小東西以後,不知道要弄出多少笑話來!

“臥槽,原來他們不是打架……這狗男女!”小太歲終於明白。

入夜時分,對面的山坡上風吹草動,妖氣沖天而來。

譚思梅立刻出聲示警,叫道:“老大,妖怪們的千軍萬馬,又來了!”

葉知秋正在打瞌睡,揉揉眼睛,起身來看,忽然皺眉說道:“這個死妖怪,似乎今晚有新花樣。那邊的陣地上,有幾盞巨大的燈籠,你們看見了沒有?”

再推薦一本靈異,免費期,作者,鑰九。——偷看洗澡、偷學禁術,被遂出茅山,下山路上偶得鬼醫系統… 鬼童子一起點頭:“看見了,只是不明白那是何物。”

“管他什麼燈籠大炮,等我上去收拾他們!”小太歲急不可耐,揮動着短短胖胖的小胳膊,向着對方陣地衝去:“殺呀——!”

葉知秋也不阻攔,讓小太歲先上去胡鬧。

對面的妖怪看見小太歲衝來,立刻揮手,命令放箭。

所謂的箭,當然還是小麥秸稈。

小太歲冒着“箭雨”前進,大吼大叫,英雄氣概不可一世。

葉知秋掠陣,按兵不動。

忽然間,對方陣營裏兩盞大燈籠一晃,向着小太歲衝來。

距離漸近,葉知秋看清楚了,那兩盞燈籠,竟然是個巨人的眼睛!

那傢伙身高一丈多,身材卻很苗條,三角形的腦袋,眼睛泛着紅光,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因爲對面陣營妖氣太重,葉知秋的陰陽眼也看不透那巨人的本相,急忙取出鬼錢,從錢眼裏去看。

透過錢眼,葉知秋可以看見,那巨人的形象閃爍變化,一會兒是人,一會兒,卻是一條挺着上半身的紅斑大蛇!

此刻,紅斑大蛇已經接近了小太歲,正在撕纏。

而不遠處,另一條巨大的雙頭蛇,正在包抄而來,逼向小太歲。

葉知秋看見這一幕,不由得心驚,急忙收起鬼錢,向着對面陣地衝去,口中大叫:“小太歲當心,那是蛇妖!”

從崑崙山得來這個肉太歲,自己都沒捨得吃,可千萬別叫這蛇妖給吃了!

對面的妖怪哈哈大笑,叫道:“常將軍,吞掉這些傢伙!”

常者,長也,常將軍便是長蛇。

小太歲被兩個蛇妖困住,正在無可奈何中,聽見了葉知秋的大叫,不由得驚慌,轉身就要逃走。

可是那個常將軍長腿一掃,已經將小太歲捲住,然後張口血盆大口吞來。

“臥槽,葉知秋救命啊!”小太歲大駭,放聲大叫。

葉知秋更是焦急,還在五丈之外,便催發赤元劍:“聽我敕令,赤元出鞘!”

但是距離太遠,赤元劍的劍氣鞭長莫及,射到蛇妖面前,已然消散。

葉知秋向前急衝,正要再次出劍,卻發現小太歲已經有一大半進了常將軍的口中。

常將軍徹底現形,腦袋比牛頭還大,正在狂吞小太歲。

“啊……葉知秋救我!”小太歲慘叫着,忽然雙腿一蹬,整個人被常將軍完全吞沒。

“孽障,把我的小太歲吐出來!”葉知秋心急如焚目眥欲裂,赤元劍連發,射向常將軍!

常將軍囫圇吞下小太歲,就地一滾,再次化作人形,迎戰葉知秋。

這傢伙身帶堅實的鱗片,竟然可以抵擋葉知秋的劍氣,連中數劍,也只是被打落幾片鱗甲,並無大礙。

而一邊的雙頭蛇更難對付,兩個腦袋,忽東忽西。

這傢伙也化作人形,肩膀上扛着兩個腦袋,蛇信子化作軟劍,從口中吐出,非常詭異陰險。

葉知秋使出渾身解數,在鬼童子的配合下,也只能和這兩個蛇妖,戰成平手的局面。

山坡上,那個邪神妖怪見到有機可乘,也縱馬而來,對葉知秋展開圍剿。

妖怪手下的“千軍萬馬”也蜂擁而至,喊殺震天。

“敵衆我寡,先退!”葉知秋見勢不妙,急忙一個奇門遁形,閃身而出,奔回自己的陣地。

譚思梅等鬼童子,也急忙縱起,護着葉知秋逃跑。

“常將軍,我們趁勝追擊,直搗黃龍!”妖怪策馬緊追,揮舞馬鞭大叫。

這妖怪在葉知秋手下,連打了三次敗仗,今晚總是贏了一場,所以格外精神振奮。

“殺!”

常將軍和其他的小精怪們,緊隨其後,追殺不放。

但是葉知秋用的是奇門遁形,速度太快,精怪們根本追不上。

一口氣迴歸本陣,葉知秋立刻催動陣法,祭起奇門之陣,裹着狂風,向追來的妖怪們捲去。

再不催動陣法,這些畜生就要打進村子裏去了。

呼呼……

罡風從葉知秋身後生起,盤旋着卷向迎面追來的妖怪大軍。

罡風過處,飛沙走石,草木招搖,天昏地暗。

那妖怪昨天挾鄉民們來鬧事,見識過葉知秋的陣法,此刻一見,立刻警覺起來,掉轉馬頭就走,一邊大叫:“妖人的陣法厲害,收兵,收兵!”

“龍走雀投江,疾!”葉知秋哪裏肯放,催動陣法反追。

騎馬的妖怪見勢最早,所以第一個逃走。

可是常將軍和其他的小精怪,終究慢了一步,被陣法捲住。

葉知秋閃身進入陣中,催動赤元劍,尋找常將軍。

妖怪跑了不打緊,一定不能讓常將軍跑了,因爲小太歲還在他肚子裏!

陣法已經生成,狂風黑霧,刀光劍影。

被卷在陣法裏的精怪們,嚇得到處亂竄,屁滾尿流。

葉知秋也不客氣,殺雞儆猴,立斬幾條野狗以立威。

轉了一圈過來,葉知秋正遇上雙頭蛇。

雙頭蛇吃了一驚,轉身就走。

“哪裏走,看我師公上身!”葉知秋一聲大喝,進入狀態,手中赤元劍劍氣如虹,斬向雙頭蛇。

蛇鱗太堅固,沒有師公上身,斬不動!

噗地一聲,雙頭蛇被攔腰斬斷,血雨沖天,噴了葉知秋一臉。

但是蛇頭掉落在地,還連着七八尺長的身子,繼續扭動逃竄。

葉知秋更不客氣,搶上前去,一番橫劈豎斬,將雙頭蛇剁成了肉泥。

譚思梅飄了過來,叫道:“老大,常將軍闖出陣法,向山後跑了!”

“跟我去追,不能放走那個蛇妖!”葉知秋心中叫苦,急忙出陣去追。

小太歲深得柳雪的喜愛,如果就這樣被吃了,葉知秋跟柳雪沒法交代啊!

譚思梅縱起鬼影,在前面給葉知秋帶路,一邊大呼小叫,恐嚇蛇妖:“常將軍,再不站住,定斬不饒!”

常將軍已經現形拖着兩丈多長的身體,向着北方的山溝狂奔,所過之處,草木摧折,波開浪裂。

葉知秋還在師公上身的狀態下,速度極快,幾乎變成了草上飛,看看便已經追上了常將軍。

常將軍大駭,猛地回頭,蛇口大張,衝着葉知秋噴出一口毒霧。

葉知秋也不畏懼,迎着毒霧而去,赤元劍同時催動,一道劍氣射向常將軍的右眼。

晚九點的章節,提前發了,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筆下讀.,更多精彩閱讀,等你來發現哦。

手機站: 錚錚劍嘯聲中,常將軍的右眼噗地一聲,已經被打爆!

“嘶嘶——!”

蛇妖痛得腦袋急擺,蛇身扭動,長尾捲起,向着葉知秋橫掃。

“孽障,還不把吞下去的東西,給我吐出來!”葉知秋閃身躲過,赤元劍的劍氣,接連不斷地射出,專打蛇頭。

常將軍的蛇頭上,也有鱗甲,但是經不住葉知秋的反覆攻擊。

在劍氣的不斷攻擊下,蛇頭鱗甲脫落,露出粉紅色的鮮肉來。

因爲劇痛,所以蛇妖瘋狂扭動,尾巴亂甩,竟然將這一片地面上的樹木全部掃斷,連斗大的山石,都被卷飛。

“孽障,還不給我把東西吐出來!”葉知秋稍稍退後,借勢歇口氣。

這時候,師公上身的狀態解除,有個疲倦期。

反正常將軍已經重傷,變成了甕中之鱉,葉知秋也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