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照這樣來看,她恐怕不會離開那艘船。她很可能認爲我們是爲了那艘船來的。

——話說……弗洛克是如何獲取情報的?就從細小的動作和表情中爲什麼能夠得到這麼多情報?

——這個嘛……萱想知道的話倒是可以告訴你。

弗洛克的臉稍稍有些紅暈。

——說比別人優秀的地方大概就只有記憶力吧。我的方法簡單地說就是猜,概率的問題。觀察他人的經驗是不可或缺的。首先提個問。萱喜歡將人分類嗎?就好比內向的人、開朗的人。

——不會,人是這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這麼一句形容詞是無法解釋一個人的。

——沒錯,不過我的看法稍微有點不同,我會把人分類。別誤會,我並不是否定萱的看法。比如這個人是貓派(喜歡貓的人),那個人是狗派(喜歡狗的人)。但是這個分類只是這個人的一小部分,這一部分連一個人的萬分之一都不到。就如萱所說的人類是這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所以纔有趣。這些小部分正是改變情報概率的因素。如果是貓派,這個人家養貓的可能性就形成了一個數值。同時養狗的可能性也不會完全消失。再加上其他的部分一點一點將這個可能性變大。機率超過99%的情報我纔會拿來賣。當然100%是不可能的。這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只要通過筆記將概率記下的話別人說不定也辦得到。

——怎麼?還想說自己是非常平凡的人不成?

弗洛克露出了苦笑。

——呵呵,除了記憶力外應該還是比較平凡的吧……

——那麼你通過對方的行爲獲取信息的時間一般多久?

——平均五分鐘吧。

——五分鐘!?下一個問題,這五分鐘要你所記下的數值要改變多少次?

——呃,這個嘛……一千次應該是要的吧。

——夠了,什麼都別說了……

萱從地上撿起一支木棒伸出集裝箱。木棒剛伸出一點,它的一部分就被射來的白色光束擊碎了。艾米璐非常清楚得掌握了他們的位置並警惕着他們的行動。

——不行,精準度太高了。沒有強力的防禦能力無法靠近她。

話雖這麼說,萱站起身卻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弗洛克,愛麗絲的能力你能運用到什麼程度?”

“鐮刀的使用基本沒有問題,包括鎖鏈和火焰。加速跳躍姑且也算能使用,但是速度並沒有本人那麼優秀。”

聽了弗洛克的話萱的笑容變得非常燦爛。“是嗎?”

萱的周圍出現大量金色火焰迅速附着到她身上,一條形狀與圍巾相似的火焰纏繞在在萱的脖子上形成羽翼。沒錯,這正是紅樹展開羽翼是的形態——火焰羽衣。

“那麼,到了反擊的時候了!” 【對面世界 東南城區陣營 港口】

艾米璐站在巨輪前。利用聽覺,她清楚得掌握了萱和弗洛克的位置並警惕這兩人。

敵人一共兩人……採取追擊嗎?不行,有可能還有其他敵人潛伏在周圍。他們的目標是這艘船嗎?這艘船絕對不能落入他們手中。船艙內還有一些獵兵的資料和行動計劃,如果實在無法保留的話就將它擊沉。話說艾米亞到底在幹什麼啊!等她回來還是先撤退吧,這樣下去太危險了。

艾米璐試着通話耳麥聯繫艾米亞,但是通訊的對面依舊是噪音。

干擾嗎?將我和艾米亞拆開這一點做得非常好,但是想擊敗我們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話說,獵人都在做些什麼?關於契約者的信息是在太少了……

艾米璐擡起右手一槍擊碎了從集裝箱背後伸出的木棒。

萱和弗洛克有了動靜。弗洛克站起身,看着萱身上的火焰羽衣弗洛克的心情非常複雜。

——萱,你打算怎麼處理自己的力量?如果頻繁使用的話,會變成什麼樣你應該是知道的。

萱回頭看向弗洛克,面對他的關心萱並沒有改變自己的態度。

——一點都不想你啊,想這麼多做什麼?

——這是……

弗洛克撓了撓頭後露出了笑容。“好吧……萱,我就直說了。請和我交往。”

聽了這話萱的臉慢慢出現了紅暈。“等等……這個,紅樹和愛麗絲都在聽啊!而且敵人估計也聽得到!”

“有什麼問題嗎?”

此時遠處警惕兩人的艾米璐臉也紅透了,她將注意力集中到聽覺上聽着兩人的對話。

萱顯得有些爲難,這樣的她非常少見。即便是和她形影不離的紅樹也沒有見過。“等……明天再給你答覆吧……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不行!就現在!”

“……那麼,弗洛克喜歡我哪裏?爲什麼是我?”

弗洛克稍作思考後回答了萱。“我喜歡人類,對所有的人都抱有一定的興趣,抱有好感的人也絕對不少。在遇到萱之前,我認爲喜歡的情感是好感的疊加所形成較強烈的好感。見到你之後,我的觀點被否定了。無論我如何思索都沒辦法解釋現在對萱所抱有的情感。”

聽完弗洛克的話萱的臉紅透了。“也……也不是完全不可以。不過……如果這麼容易就接受的話,總覺得有些……我可是”


萱的話說到一半,弗洛克的雙手已經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兩人的臉上都出現紅暈。片刻後弗洛克試着將臉湊過去。

“咳!咳!”眼前的氣氛被紅樹的兩聲乾咳破壞了。

兩人立刻拉開距離。紅樹繼續說道。“沒想到萱居然是這麼容易被攻略的女人。”

“誰是容易攻略的女人啊!?明明只是個受紅樹!”

“受!?太過分了!即便是萱,說這種話也是不能原諒的!哼!如果我不阻止的話你們肯定已經”

“怎麼可能!?他敢的話我會當場把他轟飛!總 總之戰鬥開始了!”萱紅着臉全力否定。

——弗 弗洛克,她的光束你有信心躲開嗎?

——應該沒有問題。精準度和速度都很快,但是速度的話我多少還是有點自信的。

——那麼正面交給我吧,你繞到側面去。

簡單的分工後,弗洛克衝出集裝箱迅速進入了另一個集裝箱背後。

對方雖然擡起了手槍,卻沒來得及扣下扳機。緊接着萱也展開了行動,和事先安排的一樣她從正面靠近對方。艾米璐擡起左手朝向弗洛克。從剛纔弗洛克的行動來看他的速度不可小事,她利用聽力判斷弗洛克的位置準備攻擊。艾米璐右手對正面靠近的萱發起了攻擊。兩道細小的光束紛紛被羽翼當下後艾米璐發動了強力的攻擊。魔力迅速聚集於槍**出一道粗壯的光束。

萱的雙翼至於頭頂,兩翼之間出現了一個紅色火球。火球成型後萱以右翼將其拋出。火球和光束碰撞後產生了強烈的爆炸,大量金色火焰殘留在空氣中。由於爆炸形成的聲響,萱和弗洛克的腳步聲完全被蓋過了。無法使用聽覺的艾米璐用有眼睛觀察着周圍。很快萱從火焰中衝出,早有準備的艾米璐立刻發射一發粗壯的光束。

萱勉強反應過來以左翼採取防禦。雖然成功當下了攻擊,但是萱的左翼被擊散了。同時也她失去了助跑所得到的速度。馬上第二發就來了,萱立刻跳進一旁的集裝箱後。同時兩道金色火焰從地面向對方蔓延去。

這單純的攻擊自然無法對艾米璐造成威脅,她連續兩發光束分別將它們驅散。隨後她左手的槍口終於射出了光束,一上來就是一發粗壯的光束。弗洛克剛從集裝箱背後跑出立刻俯身避開了攻擊。

弗洛克腳下出現少許黑色電流迅速靠近艾米璐。他的速度雖然沒有愛麗絲本人那麼快,但是也遠遠超出了艾米璐的預計。還沒來得及發射第二發光束弗洛克已經靠近到五米以內的距離了。弗洛克手中出現鐮刀立刻橫掃。爲了迴避攻擊艾米璐不得不退後。弗洛克一邊攻擊一邊分析着對方。對方的反應和行動都很迅速,但是卻一味的想要拉開距離。這之中必然有她的理由。

原來如此,沒有強力的近距離攻擊手段嗎?遠距離雖然非常拉手,但是成功靠近的話就好變得非常溫順啊。不過……完全我覺得我的攻擊能夠打中她。這行動力和反應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

艾米璐一邊迴避一邊試圖拉開距離,但是無論她如何後頭弗洛克都會立刻追上來。艾米璐已經被死死咬住了。

連續的攻擊過後弗洛克突然後退了。艾米璐立刻側身避開了來自身後萱的攻擊。限制艾米璐聽覺的聲音已經沒有了萱的右翼擊中了,從背後的攻擊自然對她起不了任何作用。承受了萱攻擊的地面自然不會無事,水泥地便面的一部分已經融化了。這時萱的左翼也已經恢復原型了。“別忘了,這邊還有一個人。” 【對面世界 東南城區陣營 碼頭】

碼頭前,城區附近。與艾米亞的戰鬥此時陷入了僵局,但艾米亞明顯佔到了優勢。

詢注意着對方行動的同時利用護盾支援塵和阿薩里。除此之外,他還時不時會以彈霧進行遠程支援。塵召喚蛇影控制住魔鏡的攻擊力度。負責攻擊的是阿薩里,畢竟目前對道具最有效的方法正是她的長棍。

但是破壞掉第一面魔鏡之後就沒有再得手過。畢竟一邊是自小接受訓練的獵兵,而另一邊是使用魔導書還不到一週的契約者。無論是行動能力還是戰鬥經驗阿薩里都佔不到優勢。

艾米亞起初打算先將詢擊破。三人之中他的威脅最大,同時也起得了關鍵的作用。不先將他擊敗的話,在護盾的保護下艾米璐根本傷不到其他人。

這個想法很快就放棄了,她別無選擇。在阿薩里和塵的妨礙下她無法突破詢的護盾。

面對眼前的局勢即便是艾米亞也產生了疑問。

攻擊的力度明顯不夠,這樣種程度是不可能擊敗我的。……他們在想什麼?集中戰力先擊破艾米璐?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話,艾米璐完全可以應付。雖然攻擊的力度很低,防禦卻非常堅固……拖延時間嗎?爲了什麼?

艾米亞大致得環視下四周。

切!原來如此。等待增援嗎?

艾米亞再度拉開了與阿薩里之間的距離,立刻跳到一面魔鏡背上飄到了半空。面對她這樣的行爲詢當然會採取措施,大量軌跡向天空蔓延的同時,他用手中的槍射出大量彈霧。

這些彈霧被空中出現的魔鏡全數攔下。防禦成功後魔鏡的數量依然在增加,很快天空中密密麻麻漂浮着成片的魔鏡。本想利用軌對艾米亞發動突襲的詢不得不採取防禦,詢的結界將三人全部籠罩在防禦圈之內。

下一瞬間所有的魔鏡發出強烈的白光瞬間奪去了詢的視覺。眼球受到強光的照射產生了強烈的脹痛,令人難以忍受。

“切!糟了!”

詢用手臂擋住自己的雙眼,過了許久才勉強睜開雙眼,眼睛依然隱隱作痛。詢恢復視覺後詢首先確認天空的狀況。果然,艾米亞已經不在了。隨後他確認結界內的內部,阿薩里臉上的墨鏡讓詢頓時說不出話。再度確認周圍卻發現塵不在結界內。

“塵呢?”

很明顯阿薩里對詢淡定的態度非常不滿,她故意託了託臉上的魔鏡加以強調。“他去追艾米亞了。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他直接穿過了結界。”

“……應該是黑的什能力吧,總之我們也趕緊行動吧。”

一條軌跡向碼頭方向延伸,詢剛想採取行阿薩里抓住了他的肩膀。回頭看去,阿薩里將一副墨鏡遞給了詢。“特質的墨鏡,其它陣營提供的。好像是某個魔女製作的,對閃光一類有不錯的效果。”

詢半信半疑得接過了墨鏡並再帶臉上。“謝謝。”

說完詢利用軌跡消失了。

【碼頭】


巨輪旁的戰鬥也陷入了劣勢。畢竟還不熟悉魔導書的使用,戰鬥時間長了消耗自然也不少。萱和弗洛克的呼吸都已經亂了,但是對手卻顯得非常有餘。

這時巨輪開始向撤退了,艾米璐瞄了巨輪一眼露出了笑容。萱和弗洛克的態度卻隨之認真了不少。巨輪如果成功撤退的話艾米璐就可以毫無顧忌的和艾米亞匯合。現在就已經處於劣勢,如果讓兩人成功匯合的話情況會迅速惡化。

乘着兩人沒有發動攻擊之時,艾米璐分析起眼前的局勢。畢竟在巨輪安全離開之前,她還不放鬆警惕。

他們的體力已經快到極限……即便如此也不能大意。

艾米璐仔細觀察了萱的羽翼。

那個女的……經驗方面雖然很差,但是……她的攻擊非常危險。

隨後艾米璐將視線轉向弗洛克,此時弗洛克的呼吸已經穩定下來了。

那男的……雖然攻擊的力度並不高卻專門向着難以防守的位置發起攻擊,經常出現在視覺的死角中。經驗方面非常優秀。而且……總覺得我的想法被他看穿了一般,甚至在我行動之前就做好了反擊的準備。

艾米璐再度回頭看了看巨輪,輪船與海岸已經有了一定的距離。同時通過聽覺艾米璐察覺了艾米亞的靠近。她放鬆警惕後舉起右手槍**出一個光球,光球在空中炸出白色的火光。隨後她收回手槍後舉起右手。

艾米亞從半空滑落,抓住艾米璐的手臂帶着她飛到了船上。着落於船尾後兩人轉身看向碼頭。參與了這次戰鬥的主要都趕到了碼頭前,他們並沒有打算追擊的舉動。

確定戰鬥結束後艾米亞周圍的四面魔鏡消失了。“啊啊!慘敗啊!!”

艾米璐的態度和艾米亞完全不同,她心中抱有很多疑問。“艾米亞,和他們交手之後覺得他們的實力怎麼樣?”

“實力?嗯~除了那個詢以外似乎都不怎麼樣。要不是那該死的防禦,我可以將另外兩人瞬殺。”

“……真的嗎?我覺得他們的行爲有些…怎麼說呢……他們攻擊時會避開我的身體,他們的攻擊目標明顯是我們獵兵的魔法道具。”

“……這麼說來的確有點,應該是想活捉我們吧。”

艾米璐的態度依舊嚴肅。“活捉對方稍微傷到對方也沒什麼問題纔對。我對付的那兩個人……那個男的在我面前向那女孩告白了哦。”

“嘚!什麼啊!?他們也太沒緊張感了吧。”

“……契約者爲什麼會和魔女定下契約?爲什麼樣與人類爲敵?”

“爲了自己的私慾吧。回去只會我們會受到懲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