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明白了事情的前後因果,大家終於不需要再提心弔膽。

不過,只是因為一個誤會和四顆子彈,西蒙·維斯特洛以一種比黑手黨還要黑手黨的殘酷手段幹掉了整個斯特凡諾家族,即使現場突然轉為『弱勢群體』的所有黑手黨代表們都覺得某個年輕大亨做的有些過分,但沒有人產生為斯特凡諾家族復仇的念頭,哪怕與斯特凡諾家族有姻親關係的特加諾家族都不打算再追究。

屈從於強者是人類的本性。

以往只是覺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聚會只持續了十多分鐘,肯·迪克遜代表西蒙毫不客氣地向整個意大利黑手黨發出最直白的警告,最後招待一干黑手黨代表每人一杯從烏克蘭帶來的烈性伏特加,所有人就再次被送離了這艘10萬噸級的巨型油輪。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得西蒙·維斯特洛很有錢,非常有錢,甚至一些人還產生過做點什麼撈一筆的念頭。產生交集之後,黑手黨才隱隱意識到,這個世界唯一的千億美元超級富豪,背後所代表的強大綜合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地下勢力能夠抗衡的。

謎底揭曉,黑手黨代表們有憤怒、有恐懼、有腹誹、有敬畏,卻沒有人敢於當着肯·迪克遜的面叫囂或威脅,很多人反而甚至產生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

嘖!

少爺,您真厲害!

最後,當然就是小若若也被一起帶著去上幼兒園了。

對此,睡到迷迷糊糊,直到兩個兒子帶著人上來才醒的溫栩栩,基本是蒙的。

直到女兒都被帶走了后,她才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拍了拍腦袋:「不是,學費不是還沒湊齊嗎?怎麼突然又可以去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既然都去了,那她剩下的時間,還是想著怎麼去籌錢了。

溫栩栩打開了電腦,準備上網看看,這個地方有沒有需要招聘醫生的?

可這時,喬時謙的電話卻剛好打來了。

「南希,你……昨天沒事吧?」

「沒事。」

溫栩栩在電話里淡淡的回了句。

她現在覺得應該和這個男人保持距離了,因為就在昨天,他已經把他們之間的最後一層紙都給捅破了。

可是,喬時謙顯然不願意這樣,他看到她願意接他的電話后,十分激動。

「那就好,那你今天要去面試嗎?我已經跟我那位朋友說了,你直接去上班就可以了。」

「不用了,我這邊已經找到了工作,是市立醫院的。」

溫栩栩在打開的網頁里,未免再打擾,剛好看到一家醫院招聘護士,她想都沒想,就點進去把自己的簡歷投過去了。

喬時謙:「……」

市立醫院?

那是不可能的,這裡是國內,不是國外。

國內醫生去應聘,主治醫生最起碼碩士畢業,普通醫生也得本科!

嘖!

少爺,您真厲害!

最後,當然就是小若若也被一起帶著去上幼兒園了。

對此,睡到迷迷糊糊,直到兩個兒子帶著人上來才醒的溫栩栩,基本是蒙的。

直到女兒都被帶走了后,她才看著空蕩蕩的屋子,拍了拍腦袋:「不是,學費不是還沒湊齊嗎?怎麼突然又可以去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既然都去了,那她剩下的時間,還是想著怎麼去籌錢了。

溫栩栩打開了電腦,準備上網看看,這個地方有沒有需要招聘醫生的?

可這時,喬時謙的電話卻剛好打來了。

「南希,你……昨天沒事吧?」

「沒事。」

溫栩栩在電話里淡淡的回了句。

她現在覺得應該和這個男人保持距離了,因為就在昨天,他已經把他們之間的最後一層紙都給捅破了。

可是,喬時謙顯然不願意這樣,他看到她還願意接他的電話后,十分激動。

「那就好,那你今天要去面試嗎?我已經跟我那位朋友說了,你直接去上班就可以了。」

「不用了,我這邊已經找到了工作,是市立醫院的。」

溫栩栩在打開的網頁里,未免再打擾,剛好看到一家醫院招聘護士,她想都沒想,就點進去把自己的簡歷投過去了。

市立醫院?

喬時謙頓時一陣失望。

以她的能力和資歷,去這種醫院,當然是輕而易舉。

喬時謙不得不掛了電話。

她為什麼總是這麼不聽話?就不能乖乖的待在他的身邊呢?

——

溫栩栩投的那份簡歷,其實就是隨便一投。

她可沒想過要在這裡工作,她還得回克利爾呢。

她決定在回去前,先找到副業做做,賺足若若的學費,然後她就在家裡翻箱倒櫃的找起來。

「奇怪,我的東西呢?會去哪裡?」

她找得滿頭都是大汗,差不多把兩個房間里的衣櫃都騰出來了。

但是,還是沒有找到。

沒有辦法,她最後只能打電話給舅舅了。

「舅舅,我是栩栩啊,我想問一下,當初墨寶和若若送過來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我一個小電腦包啊?」

「電腦包?什麼電腦包?」

舅舅在電話那邊聽到,有些摸不清頭腦。

溫栩栩只能詳細跟他描述:「就是一個小小的電腦包,以前我裝筆記本用的,那裡面裝著我好幾個u盤,都是我以前寫的書,我想拿一本出去簽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想要,渴望著,親眼看到,超凡的偉力呢!Next post: 星月感覺自己在用身體學習提瓦特元素導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