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們知不知道,這裡是北冥家專屬的座位?貿然做過來,不怕北冥家的人么?」

聞言,慕卿低頭看了眼椅子,又四處尋找了下,然後坐回座位上。

「這上面又沒有貼標籤,剛剛老闆也沒有阻止,怎麼就是他們家的了?」

封時奕倒是沒有說話,北冥家的勢力雖然很大,不代表封氏就比他們弱。

若真的爭鬥起來,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誰規定一定要貼有標籤才算是專屬?如果說封時奕想要這個座位,只要和老闆說一聲,幾乎就沒人敢去座。」

牧之翎猜不透慕卿到底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耐心的解釋了一番。


「那封時奕要是一直不來,難道這個地方還一直不讓座了?」

看到牧之翎點頭,慕卿不由得感嘆,果然,有錢人就是閑的D疼。

「不說那個了,你來這裡是幹嘛的?你們家不是在T市么?」

「我們家在T市,不代表我也在T市,我住S市,我哥哥要是不上學就和我住一起。」

對這些事情沒有太多興趣,慕卿點點頭表示了解,低頭繼續吃著面前的食物。

「封總,上次說的合作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封時奕淡淡地撇了牧之翎一眼:「沒問題,只要是能讓封氏受益的,我就沒有意見。」 咚!咚!石門發出響聲,震得石屑灰塵下落。石門那頭傳來紅毛殭屍的嚎叫聲,以及撞擊石門的聲音。

「好險!」江帆擦了下額頭汗水,如果晚了點,紅毛殭屍衝過石門就麻煩了。

石門那頭的嚎叫聲逐漸停了下來,背靠在石門上,喘了口氣,黃富也是嚇得一身冷汗,他擦了下額頭的汗水,「帆哥,剛才那個紅毛殭屍真是太可怕了!」

石門這邊的宮殿里擺放了一具特大的石棺,這具石棺壁前面見的所有石棺都要大好幾倍,石棺震動起來,轟隆隆!石棺的蓋子自動打開了,從裡面爬出兩具殭屍。

一具是女殭屍,全身赤裸,布袋大的奶子垂落在胸前,肚子高高隆起,比牛肚子還要大。另一具是男殭屍,也是赤裸身體,渾身青銅色,一隻短棍豎在下面。

「屍父屍母!」江帆驚叫起來。

黃富一頭霧水道:「什麼師傅師母?」

「嗷!」女殭屍吼了一聲,石棺里立即伸出幾十雙蒼白的小手,很快就露出小腦袋,是一群小殭屍。小殭屍看到江帆和黃富,眼睛露出興奮之色,「嗷!」嚎叫一聲,快速地爬出了石棺。

黃富驚叫道:「我靠!還有這麼多小殭屍!都是這個女殭屍生的?」

江帆點了點頭道:「是的,這些小殭屍都是這個女殭屍生的。」

黃富一臉驚訝:「帆哥,殭屍可以繁殖生育嗎?」

「這可不是一般的殭屍,這是殭屍中的極品屍父與屍母,是用邪術煉製而成,這種屍父與屍母可以繁殖殭屍,一般一胎可產六個左右的小殭屍。」江帆道,這些都是在茅山符咒書裡面看到的,江帆原來也不相信書中記載的這種怪異之事,現在不得不不相信了。

「我靠!這種屍母比母豬還厲害,一胎竟然可以產這麼多殭屍啊!」黃富驚嘆道。

此時屍父與屍母已經走出了石棺,他們正朝江帆和黃富沖了過來,他們身後跟著一大群小殭屍。

「帆哥,怎麼辦?殺這些小殭屍還真下不了手呢!」黃富冒汗道。

「不能心慈手軟,這些殭屍都是邪惡之物,留下來只會禍害人間,你就對付那些小殭屍,屍父與屍母就交給我來對付!」江帆道。

黃富急切道:「帆哥,讓我去殺那些小孩子,我還真下不了手啊!」

「他們可不是小孩子,是殭屍!你別小看他們,當心被他們咬到了,如果被咬傷,就會中屍毒,到時候你就變成了屍父哦!」江帆微笑道。

黃富聽到被咬傷就會變成屍父,想到那個女殭屍,立即狠下心,拿起軍刀對著衝過來的小殭屍狠狠地劈了下去,咔的一下,小殭屍的腦袋被砍了下來。

小殭屍腦袋被砍掉后,無頭的身子仍然朝黃富衝過去,黃富一腳踢在無頭的小殭屍身體上,砰的一聲小殭屍飛了出去。

江帆沖向屍父,劍指點指,一道白光飛出,屍父身體立刻出現一顆窟窿,但是屍父沒有倒下,繼續朝江帆撲來。

「嗷!」屍母嚎叫一聲,雙爪如電,直插江帆。一道寒光一閃,幻影魔刀劈在屍母的手爪上,砰!手爪上只留下一道白痕。

我靠!這個屍母刀槍不入啊!「哈!」屍母對著江帆噴出綠色的屍氣,雙手狠狠地抱了過去。

劍指點指,紫幽之劍!一道紫色的劍飛射在屍母的咽喉上!吱!屍母咽喉上冒起白煙,紫幽之劍射穿屍母的咽喉。

「嗷!」屍母發出嚎叫,抓起身邊的小殭屍扔了過來!小殭屍在空中張牙舞爪。沒想到屍母中了紫幽之劍都沒倒下,反而凶性大發,把小殭屍扔了過來。

江帆猛地躍起,揮動手中的幻影魔刀,斬下兩具小殭屍的腦袋。就在江帆斬下小殭屍的腦袋的時刻,屍父的手臂掃在江帆的肩膀上,江帆被打得飛了出去。

「帆哥!」黃富驚叫起來。

江帆爬了起來,揉了揉肩膀,「我靠!這屍父的力氣真大,差點就把胳膊打折了!」

黃富看到江帆安然無恙地爬了起來,頓時放下心來,手中的軍刀揮動,又劈倒兩名小殭屍。

江帆剛爬起來,幾名小殭屍就沖了過來,江帆掌心外吐,五雷閃電手!咔!小殭屍被雷電擊成碎片。

屍父和屍母看到小殭屍被擊成碎片,「嗷!」一聲,朝江帆撲了過去。又是一聲咔!一道雷電擊在屍母隆起的肚皮上,屍母肚皮裂開,掉出幾隻屍嬰。

「嗷!」屍母嚎叫一聲,屍父也跟著嚎叫,目露凶光,一齊朝江帆撲了過去。

江帆劍指一指,「降龍伏虎!」空中出現金色的光圈,一下將屍父與屍母套住。

「嗷!」屍父與屍母用力掙扎,金色光圈越收越緊。

江帆手指彈出,兩顆離火飛射而出,正射中屍父和屍母身上,呼!火燃燒起來。

「嗷!」屍父與屍母立即掙紮起來,手舞足蹈,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他們這麼一喊叫,那些小殭屍立即朝他們沖了過去,屍父與屍母看到小殭屍沖了過來,發出悲鳴聲。

那些小殭屍不顧一切地沖了上去,緊緊地摟著屍父和屍母,發出哀鳴,火越燒越旺,片刻之後,屍父與屍母以及那些小殭屍被燒成了灰燼。

江帆和黃富看到如此慘烈的場面,都無奈地搖了搖頭,「帆哥,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殘忍了!」

江帆無奈擺手道:「沒辦法,殭屍不是人,是邪物,只能消滅,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帆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黃富道。

「我們繼續尋找,必須找到屍王和屍魔使者,把他們消滅掉,否則還要死更多的人。」江帆道。

「帆哥,這地下墓穴範圍很大,想找到屍王和屍魔使者真不容易,我們總不能一個個地去尋找吧。」黃富道。

「目前沒有更好的方法,只有見到石門我們就去看看,如果沒有屍王和屍魔使者,我們就去另一個石門尋找,只有這種地毯式的搜索才能找到他們。」江帆道。

這的確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兩人很快就在大殿里搜索,沒有發現另外的石門,黃富驚訝道:「沒有石門,看來只有往回走了!」 合作?慕卿豎起了耳朵,想要聽聽到底是什麼合作。


可惜牧之翎得到答案就走了,沒打算繼續說下去。

慕卿不由得有些失望,就不能多說幾句在走?這麼著急做什麼?

「你想知道可以直接問我,不需要偷聽。」

已經把失望兩個字寫在了臉上,封時奕怎麼可能猜不到慕卿在想些什麼?

聽到這話,慕卿故作傲嬌地別過頭:「誰說我想聽?我只是好奇而已,現在不好奇了。」

「真的不好奇了?那我就不說了。」

封時奕的嘴角微微上揚著,似乎很喜歡看慕卿失望的樣子。

果不其然,慕卿在聽到封時奕這麼說的時候,頓時滿臉失望。

就不能多堅持一下么?怎麼這麼過分?

「是封家和南宮家的合作,也就是兩個家族打算聯手。」

封時奕還是說了出來,不然慕卿今晚估計會睡不著的。

「那你們就不怕北冥家和納蘭家也會聯手么?」

「不會。」

忽然想起納蘭澈的隱藏喜好,慕卿神神秘秘地朝著封時奕招了招手。

「你知不知道納蘭澈的特殊性?」

封時奕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納蘭澈有什麼特殊的?不對,慕卿怎麼會知道的?

「納蘭澈其實是個Gay。」

聞言,封時奕緊握酒杯的手頓時僵住,Gay?!

「你怎麼會知道?難道說你沒有阻止南宮穎的婚禮,就是因為這個?」

「對啊,我之前去過納蘭澈的辦公室,發現的。」

作為骨灰級腐女的同學,慕卿怎麼可能會發現不了這些事情?

「想當初,那麼純潔的我,就被我的同桌帶壞了。」

看著慕卿十分惋惜的樣子,封時奕總覺得是她同學被她帶壞了……

「快點吃吧,等下還需要回去處理事情。」

既然納蘭澈是個Gay,那麼不好好利用不是可惜了?

疑惑的看了封時奕一眼,慕卿也沒有多問什麼,迅速解決了午飯問題。

「等下我讓宋文送你回去,我需要出去一趟。」

「不用了,我讓司機送我就好,宋文還是你帶走吧。」

慕卿連忙擺了擺手,宋文相當於封時奕的左膀右臂,慕卿可不想經常佔用宋文。

封時奕倒也沒有過多堅持,只是讓慕卿小心點。

分開后,封時奕直接吩咐司機來到納蘭集團。

徑直走到納蘭澈的辦公室,推門走了進去。

「封總?現在連禮儀都沒有了么?」

納蘭澈眼中閃過一絲薄怒,連一點尊重都沒有,到底有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誰知封時奕像是沒有聽到似的,坐在沙發上悠閑的看著納蘭澈。

「我是來給你送合作案的,沒什麼意見就簽了吧。」

接過宋文手裡的合作案文件,納蘭澈瞬間就被氣笑了。

「想要納蘭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你怎麼不去搶啊?還要和納蘭家合作?你覺得可能么?」

納蘭澈將文件扔到封時奕的面前,努力保持著風度。

「請回吧,以後這種笑話就不要拿來給我看了。」

「笑話?我想一個Gay要在納蘭家立足,很不容易吧?」

封時奕不急也不惱,篤定納蘭澈會接受這個不平等的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