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徐中屹便跑向房間去拿/名片,隨後就遞到徐祥的面前:「爸,就是名片上的這個人。」

徐祥接過名片仔細的看了看:「這個人不是咱們這裏的,是新城風水協會的,這也太遠了,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徐中屹和父親坐下然後緩緩解釋:「爸,是這樣的……

《神相風水師》第三百零八章我是魔都風水協會的會長 馬修以為自己以支配這個世界為目標行動已經夠瘋狂,直到三隻小蘿莉唆使他到外邊找女人後,他才發現這個世界還有更瘋狂的事情在發生……

「為什麼我要去找個女人?我們要做的,不該是去支配世界么?」

支配世界從找女人開始?!

這跨度大到馬修都反應不過來。

況且提議他這麼做的還是只小蘿莉!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吧!

瞧見馬修有些抗拒,優也不着急,「麻朽,那你想怎麼做呢?」

「我……」

馬修被問住了,他哪知道怎麼做?

這麼刺激的事情,他以前根本不敢想。

但他認為,支配世界的第一步,肯定不是去找女人!

「麻朽,既然你不知道怎麼做,那就聽優的指揮,按優制定的計劃行動吧。你先去找個女人,結婚。」

馬修以為三隻小蘿莉唆使他到外邊找女人已經夠瘋狂了,沒想到這隻蘿莉還負責催婚!

前世馬修也被家族催婚過,但和目前遇到的事情完全是兩種體驗。

況且,作為一個穿越者,除了開局就已有家室的,哪有那麼快成婚的?

有些前輩甚至從母胎開始單身到結局呢!

「優,我不想否定你,但……這事實在莫名其妙,我需要個解釋。」

「麻朽,這星球的情況,你了解吧。」

「一片廢土。」

「想支配它,必須從支配一個要塞開始;想支配一個要塞,必須從入住要塞開始;要進入要塞,必須從成家開始;要成家,你就要找女人。如果你不喜歡女人,找男人成家也行,只不過這樣太顯眼,行動起來可能會伴隨着意外些麻煩……」

優侃侃而談。

「你先停下,什麼亂七八糟的,從成家那裏,我就聽不明白了。」

他有青岩野要塞荒野巡遊隊第七小隊隊員的身份,雖然第七小隊在荒野上覆滅了,但他以這個身份回到要塞還是可以的。

就是捎上三隻小蘿莉,可能會遇上些麻煩……

一個光棍在外逛上一圈,歸來之時有三隻蘿莉作伴,他這荒野戰績,估計能成為一個要塞的傳奇。

「人類在廢土上建起要塞之後,要塞內部多被集團或財閥控制。外人想要入住,十分麻煩。以流浪者的身份進入,基本會遭拒絕,但擁有一定資產的上流人士在要塞間進行遷徙,就比較容易過關。優的想法是偽裝成上流社會的一家子,男主人麻朽,我們以麻朽的女兒自居,這樣我們就能以本來的面貌在外邊自由行動了。男主人有了,女兒也有,現在就缺個作為我們「母親」的女人。」

馬修明白優的想法了,除此之外,他還在優的話里聽出了其他內容。

「我們不回青岩野?」

「麻朽,青岩野要塞內部的情況你清楚吧。陸氏的啟年集團一家獨大,內部結構穩定,你這荒野巡遊隊的普通隊員很難攪動風雲。如果以你的邪物化形態現身,的確對青岩野存在威脅,但我想你上了戒備名單,長期以那個形態行動,不太好。再說了,青岩野要塞了解你的底細,你這次歸來,將我們捎進去,多少會讓人懷疑。與其這樣,不如換個新的身份,去其他地方發展。」

「這麼說,你已有選擇?」

「青岩野東,紗之律。紗之律要塞內部分作三個勢力,如今那邊三個勢力間暗流涌動,你行動起來會方便許多。而且,紗之律要塞里的生活環境也不錯。」

紗之律,城級要塞,規模和青岩野差不多,唯一不同,就是紗之律要塞並不是由一個集團控制的,紗之律要塞的權利落在三個勢力,也就三個家族手中。

如果以紗之律要塞作為起點,確實比青岩野容易。

這個想法十分不錯,也激起了馬修的熱情,但……

「找女人這事,沒必要吧?」

在馬修看來,成家是對男人的最大束縛,尤其是他這種優秀的男人。

「不也有那麼一種魅力男士,為祭奠亡妻,獨自一人養育兒女么?」

這麼說着,馬修似乎已進入狀態,有些飄了。

可他很快便被優以冰冷的語氣給予重擊……

「麻朽,好好照下鏡子,你不是那種人設。你一點兒都不滄桑,也沒那種老男人的味道。你更像喜歡到處浪的脫韁野馬。如果你將單身養育兒女這人設套到自己身上,進入要塞不久,一定會被外人懷疑的。以優的意見,你還是老老實實地找個女人結婚吧,這樣行動起來才能更為順利。」

備受打擊的馬修還未能從優的數落聲中緩過來,奈奈忽然插話……

「麻朽,如果你實在不願找女人。奈奈可以嘗試擔任女主人這個位置,奈奈會努力去完成這個角色身上職責的。」

這話聽着暖心極了,實際並非如此。

奈奈微笑着像馬修拋了個媚眼,這隻來自奈亞拉托提普一族的小蘿莉似乎十分喜歡使壞。

看來「壞女人」這稱謂,並非空穴來風。

和馬修能夠了解奈奈的真實用意不同,蘇蘇卻將奈奈的話當真了……

「奈奈,放開麻朽!這個角色,蘇蘇來!麻朽,你看蘇蘇怎樣?」

女主人聽着就比女兒的地位高,蘇蘇心動了!

她想佔一次優和奈奈的便宜,成為她們的母親!

蘇蘇十分積極,也學着奈奈向麻朽拋媚眼,甚至加大了拋媚眼的頻率和數量——左眼眨完,眨右眼,眨右眼完,兩邊眼。

蘇蘇一頓眨眼猛如虎,可這看上去哪像拋媚眼,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發摩斯密碼呢。

哎,這倆真旗鼓相當,蘇蘇「小傻妞」也名副其實。

……

其實這個角色自己人來擔任挺好,方便保密,但馬修怎麼可能選她們!

一個家庭的女主人長成這樣,要塞之門能否通過,他不知道,但進監獄……他絕對有資格了!

「優,就不能在召個眷屬,和我打配合?」

馬修有了新的提議。

「不太合適,召喚新眷屬要花費不少邪能,除此之外,眷屬是隨機召喚來的,我不確定新人是否和你同一物種……」

「什麼……意思?」

「新召眷屬可能是非人類,食屍鬼,淤泥怪之類,也有可能召喚到一些其他世界的低能生物,哥布林,史萊姆,食人魔之類……」

優越解釋,馬修臉色越蒼白,這還召個泡泡茶壺!

不,千萬別,搞不好真來個泡泡茶壺。

如果這樣,他還是自己去找吧。

至少他能選個養眼的一起打配合,無論哪種配合。

「算了,按原計劃行事,我去找。」

馬修選擇妥協。

他初來乍到,認識的人不多,談到女人,他只想到一個。

但想到對方在要塞里的職位,馬修感覺勸她離開青岩野去紗之律有些難度。

他正思考着,優又發話了,「優分析了情報,幫你篩選了最佳人選,麻朽,你看下。」

優小手一揮,虛空中詭異地盪起一陣漣漪。

漣漪消失,馬修眼前多了個畫面,上邊赫然就是陸如夏的個人信息……

找女人這事,他倆竟然想到一塊去了?! 喬梁嘴巴微微張開,滿臉震驚。

之前聽說陸彪被陳寧幹掉的時候,他雖然驚訝,但沒有多少震撼,畢竟不是親眼所見。

狂獅跟熊王兩個,是他爺爺的軍中舊部,退伍之後這兩人被專門安排保護他的。

平日裏喬梁沒少跟別人發生衝突,但基本狂獅跟熊王出手,立即就能夠解決問題。

可他沒想到,他的兩大保鏢,竟然雙雙摺在了陳寧手下。

陳寧擊斃狂獅跟熊王,滿臉冷漠的一步步朝着喬梁走過去,冷冷的道:「本來想要給喬老三分面子,給你一條活路,可惜給你機會你不珍惜!」

喬梁迎上陳寧冰冷的目光,心底不由升起一股莫名恐懼。

他終於不鎮定了,厲聲道:「你想要幹嘛?」

「來人啊,全部都給我動手,殺了他!」

他話音落下,他身後的一批手下,齊齊撲向陳寧。

砰砰砰……

這些人都還沒靠近,就全部被陳寧踢飛。

喬梁望着已經走到他面前的陳寧,色厲內荏的喝道:「我警告你,我是京城喬家的人。」

「我是喬老的孫子,你動了我,我擔保你全家都會後悔。」

陳寧冷冷的道:「是嗎?跪下!」

陳寧一隻手放在喬梁的肩膀上,微微用力。

喬梁感覺陳寧放在他肩膀是上的手彷彿跟一座大山那麼重,壓迫得他站立不穩,直接撲通一聲,就重重的跪在堅硬無比的地面上。

膝蓋直接被磕傷,疼得他呲牙咧嘴,眼淚都冒出來了。

不過,他到底是出身虎門,雖然紈絝,沒有什麼本事,但他爺爺喬老那傲氣他卻學到了不少。

他硬著頭皮,咬着牙道:「陳寧,有種你殺了我,我哥喬陽會給我報仇的,你全家都會死得很慘,我保證。」

喬梁被陳寧收拾慘了,他極度憤怒跟怨恨之下,首先想到的不是他爺爺給他報仇,而是想到他大哥喬陽。

原因很簡單!

他爺爺比較理智,而且還是喬家的家主,有事往往以大局為重,為家族利益優先着想。

而他這個七少,又不是很受他爺爺待見。

他出事,他爺爺未必會大動干戈給他報仇,畢竟他爺爺也要顧及一下名聲。

但他大哥喬陽就不一樣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也不是不願意……」Next post: 「姐姐,你太單純,這才是事件的根本所在。」春曉露出一副盡在掌握的神情。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