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和景象時隱時現,時而虛無,時而凝實。

足有四百位死族大聖,站在《虛實圖卷》的各個方位。

螭帝距離《虛實字卷》大概只有十多里的距離,正被一個個文字攻擊。文字何止十萬個,每一個都有一丈長,比山嶽還沉重,化為了一片文字海洋。

「轟隆隆。」

儘管螭帝修為強大,防禦得密不透風,將湧來的文字不斷劈飛出去。可是,文字就算被打碎,化為了虛無,馬上又能凝聚出來,繼續攻向他,彷彿無窮無盡。

源非大聖和般若,站在《虛實字卷》的中心,腳下儘是文字。

「利用文字攻擊,將螭帝的聖氣消耗殆盡,到時候,他只剩肉身力量,而且精疲力盡,我們便可以輕鬆殺死他。」源非大聖道。

般若站在一旁,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她不得不承認,自己以前低估了源非大聖,此人,不像表面上那麼好利用,心中藏了很多東西。就像《虛實字卷》的力量,直到此刻,才完全爆發出來,以前一直都有藏拙。

本來般若以為,《虛實字卷》乃是死族的神靈,臨時賜給源非大聖。

可是,見識到源非大聖對《虛實字卷》嫻熟的運用,她不得不懷疑,這件至尊聖器,在很早之前,就已經是源非大聖的戰兵。

能夠憑藉《虛實字卷》將所有死族大聖隱藏,並且瞞過螭帝的感知,靠近他之後,才突然爆發出來,將他徹底困住。

這說明什麼?

說明,源非大聖修鍊過虛無之道,而且造詣不低。

否則,他怎麼精準的控制《虛實字卷》的「虛」力量?這也是般若以前不知道的。

別說般若,就連站在《虛實字卷》中的缺,都露出凝思的神色。

……

這章有五千多字,沒辦法,吹出了牛逼要五六章結束狩天之戰,只能增加章節字數,我容易嘛,汗……呀,如此看來,倒是可以先在大洋里占塊地盤。

楓野在陸地上,心理上還是有些不忍,過意不去搶走人族資源。

如此這般,就弄個海王先當下吧。

大洋里,自古便是海族的地盤,其中靈秀源寶豐富異常。

楓野以水靈之身為基,在大洋里毫無不適,反而更是如魚得水

。 葉塵首先望向那個釋放出金鈴的魔修,那是個身材頎長的中年男子,身着一襲綉著金紋的黑衣,細長眉,丹鳳眼,掌心中虛托著一串金鈴,嘴角掛着一絲邪異的笑意。

【姓名:莫青離(青離魔皇)】

【身份:血魔教長老】

【修為:大能境初期】

……

看到此人的瞬間,葉塵的瞳孔驟然收縮。

這就是當初算計了青雲峰一脈的青離魔王?他踏入皇境了?

在這一刻,葉塵思緒翻湧。

當初青離魔王打開魔淵裂縫,釋放出蒼空魔主,血祭了青雲峰一脈。

後來,玄天聖主攜帶聖兵玄天鍾出手,又有數位大能境的峰主協助,蒼空魔主受創極重,青離魔王見勢不妙投身到了魔淵裂縫,進入了魔界。

而現在,青離魔王變成了青離魔皇!

看來這些魔修在魔界的進境更快!

而且,青離魔皇竟然出現在此處,豈不是說明,血魔教又尋到了一處魔淵裂縫?

魔淵裂縫到底隱藏在何方?

魔淵裂縫連通著魔界,若是不尋覓出來,不知道有多少強大魔族會出現在這個世界。

更重要的是,血魔教就是魔界在東荒的傀儡,血魔教已經盯上了玄天聖地,殤無情說的將來遲早會去攻打玄天聖地,或許是真的!

葉塵的目光落在另外一尊魔皇身上,心中更驚。

那人身材高大,臉上覆蓋着一層細密的清幽色鱗片,赤發赤眉,瞳孔血紅,整個人透出一股邪異的美感。

【姓名:蒼青魔皇】

【身份:魔界蒼古魔族的長老】

【修為:大能境後期】

……

此人,是個從魔界跨界而來的真正魔族!

蒼青魔皇和當初的蒼空魔主,都是來自於所謂的蒼古魔族!

赤焰峰主、玄天聖女等人都面露絕望之色,只有葉塵師徒三人面色如常。

葉塵是有把握對付這幾個魔皇,而紫夢寒和李輕舟則是對他有盲目的信心。

李輕舟還有暇瞥了一眼不遠處臉色發白的左劍生,安慰道:「老左,別害怕,會沒事的,我還等着你回到聖地挑戰我呢。」

左劍生臉色鐵青,低吼道:「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裏說風涼話!」

「老左,你不夠穩健啊!」李輕舟嘆息。

左劍生冷哼,不想搭理他。

「動手!一個都不要放過!將他們全部血祭!」蒼青魔皇口中發出飄忽的聲音,魔刃再次朝着赤焰峰主斬落下去,魔刃上依舊還在滴著鮮血。

這柄魔刃,同樣是靈寶!

「轟!」

陡然,大地裂開,一座漆黑如墨的古棺從地底衝出,將蒼青魔皇連帶着他手中的魔刃都撞飛了出去,轟然砸落在大殿中心。

整座古棺像是由黑玉雕琢而成,上面烙印滿了各種古樸魔族的紋理,有的魔族仰天咆哮,有的魔族正在吞噬人心,有的魔族正在油鍋炸人,有的魔族正在屠戮城鎮……

古棺中透出一股荒涼古老的氣息,一股股腐爛臭味瀰漫而出。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不僅是玄天聖地的眾人,就連血魔教眾人的眼中都露出震驚的神色。

這座黑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赤焰峰主看的一頭霧水,蒼青魔皇的修為本來就在他之上,現在他又已經受到重創,剛剛那一刀他已經很難躲過,卻戲劇化的被這口古棺解了圍,讓他總有些不真實感。

難道這也是聖主的安排?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蒼青魔皇沉喝,臉上露出一抹凝重的神色。

然而,黑棺再也沒有任何動靜,無人回應他。

血色大殿中暫時安靜了下來,殤無情驚疑不定的望着這座黑棺,試探性的道:「天麟師叔?」

眾人都微微愣了下,血魔教眾人大部分都未曾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既然是舵主的師叔,他們的心情都放鬆了不少,就連蒼青魔皇都以為剛剛那只是意外。

玄天聖地眾人的心情都沉了下去,棺材中的傢伙也是血魔教的人?

現在他們就已經九死一生了,若是血魔教再出現個強者,那他們就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唯有孟九霄的臉色勃然大變,失聲道:「這不可能!天麟師叔早就死了三百年了,是我們親手下葬的,怎麼可能?」

血魔教眾人剛剛放鬆的心情陡然又緊張了起來,什麼?死了三百年又出來了?詐屍了?

玄天聖地眾人都微微鬆了口氣,現在這種局面,哪怕真有個強者詐屍,也能將這裏的水攪得更渾一些,他們生還的機會就更大一些。

「轟!」

黑色古棺的棺材蓋陡然掀飛,重重地撞向孟九霄。

緊接着,一個身着破爛衣衫的骷髏從棺材中衝出,只剩下白骨的手掌握掌成拳,化作一道黑光沖向殤無情。

殤無情臉色大變,背後浮現出一條似真似幻的魔龍快速沖向那個骷髏,同時祭出天煞鍾將自己罩在其中。

面臨這種攻擊,殤無情如臨大敵,第一時間就將異象和靈寶全都動用了出來。

「轟!」

魔龍瞬間就被擊碎,骷髏速度不減的斬向殤無情,身上散發着濃郁的灰白色死氣。

「鐺!」

殤無情身周的天煞鍾發出一道巨大是轟鳴聲,一股浩大的鐘波朝着四野八荒震蕩開來,沿途將一個個血魔教弟子都給震成了一地碎肉。

幸虧玄天聖女等人都離得遠,雖然同樣被鍾波震傷,但並未有太大傷亡。

殤無情哇的一下噴出大口鮮血,大吼道:「天麟師叔詐屍了!他生前是大能境巔峰的強者,我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先撤!」

言畢,殤無情當先朝着血色大殿外沖了出去,此時都顧不得對付已然重傷的赤焰峰主了。

什麼?

大能境巔峰的存在詐屍了?

血魔教的眾人此時都顧不得對付玄天聖女等人了,都爭前恐后的朝着血色大殿外沖了過去。

蒼青魔皇、青離魔皇和孟九霄這三位魔皇動作更快,乾脆利落的沖向血色大殿外,唯恐被那具骷髏纏住。

葉塵輕輕嘆息一聲,他早就動用了死靈印查探附近的死物,這個大能境巔峰的傢伙就是附近最強大的存在了,湊活着用吧。 「你不管我,誰管我?」傅雲澈語氣低沉,眸底含着笑意。

盛歡歪著腦袋抿唇:「那親愛的總裁大人,要不要去上班呀?」

男人手指了指自己的唇:「傅太太的早安吻呢?」

「已經中午了!」她認真的道。

「那就午安吻。」傅雲澈又向她湊近了幾分。

盛歡還沒來得及往後躲,就被男人按住後腦勺,壓在了他的唇上。

「真乖。」某人強制親完,還不忘擦掉她唇角的牛奶泡,直起了身軀,嘴裏振振有詞的說着:「從此君王不早朝這句詩,寫的真好。」

盛歡瞪大眼睛,愣在當場:「……」

反應了好一會兒,才鼓起腮幫:「怎麼?你還想養後宮?」

已經走到客廳的男人回頭,煞有介事的道:「讓君王不早朝的女人,往往只有一個。」

想想歷史上……好像確實如此。

盛歡眼睛一亮,起身朝他追上去,像只小貓似的攀進了男人懷裏,仰頭看着他:「那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好不好?」

男人蹙眉:「你去做什麼?」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馮捕頭得意地笑了一聲,「我手中的刀可是廣真子上了符的,殺個妖怪有什麼稀奇的!」Next post: 趙公公死活不同意。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