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這些畫晶之外,還有易寒為這次突破準備的一些天材地寶,林林總總,千奇百怪,形態各異,論起數量,足有一百多種。不過,大部分效用都很低下,真正效果奇佳的,只有不到十種。

即便效用再小,但總比沒有要好,多一分效用,突破之時就增加一分成功的幾率,積少成多,成功的幾率自然就會大大地提升。

這些天材地寶,在易寒的周圍也是緩緩地旋轉著,形成了另一條獨特的河流,各種奇異的香味傳來,在這片空中盪起一**令人陶醉的漣漪。

「凌霄爽心果!」

眾多天材地寶之中,易寒的目光很快被一個雞蛋大小的血色果實吸引住了。

這正是易寒在那邪惡血湖中得到凌霄爽心果,為了這顆果實,首先是白無雨被焦雄斬殺,易寒才第一次發覺有人在陰謀陷害自己。之後焦雄被湖底的巨蟒吞噬,在摘取凌霄爽心果時,宇文承的狗腿古狼又來送死。

這一波三折的,讓易寒多著凌霄爽心果印象極深。

凌霄爽心果散發出一種邪異的香氣,讓易寒感覺到很不舒服,它所傳遞出來的波動,更是讓人有種心慌意亂的感覺。

這是凌霄爽心果特點,邪異孕育,秉性正直!

凌霄爽心果是高級畫家進階畫師最好的輔助藥材,可以使人進入一種忘我的空明境界,產生頓悟,直至進階成功!

這才是易寒真正看重的地方。

「好了,萬事準備停當,現在就著手突破!」易寒立刻就盤腿坐在了水晶磨盤之上,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四十三章變數(第一更)

--------------------------------------

「好了,萬事準備停當,現在就著手突破!」易寒立刻就盤腿坐在了水晶磨盤之上,進入到了修鍊狀態。

「嗖!嗖!嗖!」

首先是那一百多種天材地寶被易寒一樣一樣地吞入腹中。剛開始吞服的這些藥性都比較溫順,所以消化的速度也是非常之快。這些輔助類的藥材,主要是增進易寒體內畫意的活躍程度、潤養畫丹、增強感悟、明心靜氣等功效。

隨著易寒的不但吞服和消化,他體內的畫意變得越來越躁動起來,丹田內的畫丹也是開始躍躍欲試,他的思維更是變得異常敏捷。

「凌霄爽心果!」

易寒看著這最後一種藥材,也是他最在意的天材地寶,即便是以他現在這般的空明心智,心臟也是無法控制地砰砰直跳。

「好鋼自然是要用在刀刃上!」

易寒倏然伸出手臂,把漂浮到他面前的凌霄爽心果一把抓在手中,嘴巴一張就被他吞入了腹中。

「轟!」

入腹的瞬間,易寒就感覺到一股熱流如滾燙的開水一般,迅猛地擴散開去,瞬息之間就湧入了他的七經八脈。

血脈開始賁張,神經正在顫抖。

「嘭!嘭!嘭!」

無數潰壩的聲音伴隨著身體的顫動傳來。

易寒清晰地感受到,在他的體內,之前未曾發現的一些穴道,在這一刻都是土崩瓦解,完全地被那熱流衝擊開來,他的整個身心立刻是變得無比的順暢。

天之大,唯我獨尊;地之廣,我乃唯一!

易寒完全進入到了一種空明境界,世界唯我,我乃世界。

他體內的一切,就是組成這個世界的各種元素,他的意念是維持這些元素運轉的唯一法則。

易寒丹田內的畫丹,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天體,巨無霸般地佔據著這個世界的中心位置,周圍那些飛速旋轉的粒子,就像是小行星帶一般,點綴著這片時空。

空明的易寒,心思縝密到了極致。

他無比清晰地知道,他需要做什麼,該怎麼做。

畫家境界的畫丹,乃是純粹畫意的結晶,易寒現在需要做的,就是賦予它一種真實的物質屬性。畫意是能量的一種存在形式,終究只是一種虛無的飄渺的存在,只有擁有了真實物質的屬性,才能夠變成一種永恆的存在。

這是一種質的變化。

想要做到這一步,那就需要把一種物質的單元像種子一般地種入畫丹之中,並使其生根發芽,最終佔據整個畫丹空間。

完成這一步,畫丹將變成真實物體般的存在,即便是亡命,它也不會自動破滅。

這個過程就叫做煉化畫丹。

易寒欲要煉化畫丹的材料,就是烏雲烈火金。

如今的烏雲烈火金粒子,仍然像匹脫韁的野馬一般,在易寒的丹田世界中橫衝直撞。

「畫意,包覆!」

易寒心意微動,大量的畫意開始湧入丹田之中,四處圍追堵截,試圖把桀驁不馴的烏雲烈火金粒子乖乖地制服。

不過,折騰了足足有數分鐘之久,那個粒子非但沒有老實下來,反而變本加厲,越加地猖獗起來,把其它的那些粒子都是撞得四處逃竄,整個丹田之內,除了穩居中心位置的畫丹之外,到處都是一片混亂的景象。

看來想要把這烏雲烈火金用畫意捕獲,不是難度極大的問題,而是根本就不可能!

直到此時,易寒才意識到烏雲烈火金粒子的難纏。

放棄,換另外一種溫和一點兒的粒子,是不可能的。

強大的力量從來就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內心絕對空明的情況之下,易寒有的是辦法對付它。

更多的畫意湧入丹田,易寒開始在丹田內構築強大的工事,一堵巨牆呈扇形向兩邊分開,呈四面包抄之勢向烏雲烈火金壓將過去,它所能逃逸的空間在不斷地被壓縮,最終被堵在了畫丹和巨牆組成的狹小空間之內。

「嘭!」

終於,烏雲烈火金粒子像是一頭受困的巨獸一般,逃無可逃,在被巨牆即將夾在一起的時候,一道刺目的光芒從它上面暴射而出,慌不擇路地向那威壓相對比較小的畫丹衝去。

「轟!」

易寒只感覺到整個丹田世界地動山搖,彷彿將要坍塌一般,一片恐怖氣息籠罩而來。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從易寒的口中喊出,整個身體就像是一個即將被撐破的氣球一般,洶湧如潮水般的畫意左衝右突,欲要從體表溢出。無盡的疼痛來自於身體的每一個部位,讓他忍無可忍。

空明的內心立刻就把體內的情況了解得一清二楚。

烏雲烈火金衝進了畫丹之中,立刻就與畫丹產生了畫意共振,從而引發全身畫意的共振,所以才導致這種局面的出現。


如果說心臟是全身血液的動力源的話,畫丹則是全身畫意的動力源。動力源突然遠超正常的加速運轉,全身的畫意自然立刻變得活躍異常。

易寒立刻是催動了水紋體,加強身體各部位的強度,這才勉強地壓制住體內躁動的畫意。

烏雲烈火金粒子已經入丹,易寒接下來需要做的是,抽調畫意進入畫丹,然後和畫丹一起潤養這顆種子,使其生根發芽,滋生出更多的烏雲烈火金粒子。

這是一個漫長而頗為耗費畫意的過程。

時間,易寒並不擔心,根據其他人的經驗,這個過程一般一天時間也就夠了,他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綽綽有餘。至於畫意,他的周圍正有一條畫晶河流,應該也是足夠。

然而,直到第五天,易寒發現,那烏雲烈火金的覆蓋範圍才僅僅占畫丹的十分之一!

「怎麼會這麼緩慢?」

易寒的心中有點兒著急。

照此下去,如果完全把畫丹煉化,豈不是需要五十天的時間?

著急也沒辦法,易寒空明的內心告訴他,他現在的煉化速度已經是最快的了,沒有辦法變得更快。

開弓沒有回頭箭。

既然已經到了現在這個階段,易寒想要捨棄烏雲烈火金轉而用其它物質煉化,都已經變得沒有可能。這會直接毀了他的修行,一個搞不好性命都是難保。

唯一令易寒感到安慰的是,隨著時間的增加,他體內的畫意越來越是凝練,雖然數量在逐步地消耗而減少,但整體帶給他的畫意力量卻是在呈現爬樓梯般的上升趨勢。

到第十五天的時候,易寒的畫丹已經被煉化了百分之三十,他體內的畫意也是宣布告罄。這時候,他開始吸收那些畫晶中的畫意補充到體內。

畫晶可是畫獸全部畫意的結晶,一個三階的畫晶,就相當於一個畫家境界的修鍊者全部的畫意,所以這數千枚的畫晶,足夠易寒隨意地揮霍。

時間飛速流逝,轉眼之間就到了進入修鍊空間之後的最後一天。

根據易寒的情報,這最後一天一過,所有的修鍊者都會被自動傳送出這畫意漩渦上方的修鍊空間,直接傳送到附近的寨子之中,不管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易寒明天一早就會被傳送到歇腳寨中。

然而,到目前為止,他的畫丹才煉化了六成,如果被傳送出去,他的煉化過程就會被中斷,一旦中斷,將再沒有繼續煉化的可能。也就是說,他的修鍊之路,將在這裡嘎然而止,永遠停留在高級畫家的境界,今生今世再沒有機會前進一步!

如果是這樣,可是比直接殺了易寒還要讓他難以接受!

「我的命,真就這麼苦嗎?」易寒的情緒極度低落。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百四十四章出關

-------------------------------

「我的命,真就這麼苦嗎?」易寒的情緒極度低落。

如果給他充分的時間,他有足夠的把握煉化成功,從而一舉突破到畫師境界。

但是……

「難道真的是因為我太貪婪了嗎?」

直覺告訴他,如果再給他第二次選擇的機會,他還會毅然決然地做出這樣的選擇。這是他的性格使然,勇於挑戰自我,挑戰極限,方才是一條真正的強者之路。

「凡事總有一線生機吧!」

易寒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到了目前這個地步,說什麼都沒用,易寒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安定下心神,他的手掌一招,數十枚二階畫晶被他抓在了手中,大口一張,就被他全部地吞進了腹中。這些畫晶立刻化作磅礴的畫意暖流,在體內運轉起來,並陸陸續續地被易寒輸入畫丹之中,繼續潤養烏雲烈火金種子。

任何時候,永不放棄,把自己能做的做到最好。

這就是易寒的心態。

……

第二天的朝陽終於是姍姍到來,跳出地平線的那一瞬間,大地瞬間被披上了一層金黃色的紗衣。

微風徐來,如少女柔軟的手指拂過面頰。

清新的泥土氣息從地面上裊娜地升起,在微風中漸漸飄散。

這絕對是茫崖古戰場內一個難得一見的嫵媚天氣。

「嗖!嗖!嗖!」

就在這時,無數道身影就像是從九天之上降落下來的一般,鋪天蓋地地朝著歇腳寨內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