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葉城還在思考着,從前方飛來無數的箭矢。

他大驚失色,趕緊趴在地上躲避。

轟隆隆…

箭矢過後,頭頂上的十幾塊巨石,脫離樹藤的束縛,兇猛的砸了下來。所砸的位置,正好是葉城那一片。

“葉城哥,你不要管我了,快走!”白峯意識到情況危急,不願拖累葉城,開始掙扎起來。

“別動!”

“葉城哥…。”

“你再這樣搗亂,咱哥倆都要死在這!”葉城死死的抓住他,在一輪箭矢過後,朝後方跑去。 吳雅姿、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立刻分頭敲敲打打起來,江帆也是摸了摸敲打了陣瑩白色的雕像,沒什麼特殊地方,便用上風之眼開始地雕像和雕像地步透視。

呃,沒有暗道存在,不過雕像的材料到是有些特殊,像是一種其他的金屬礦石雕刻而成的,江帆透視了陣後有些沮喪。

江帆想了想又看了看台案,材料與雕像是一樣的,也沒看出什麼名堂,最後視線落在那臉盆大小的香爐上,香爐的材料還是和雕像一樣的材料,也沒異樣,抓起那把香聞了聞味道似乎也正常。

這時吳雅姿、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過來了,他們也沒發現什麼情況,江帆迷茫了,兩顆神品符神丹呢?

「江帆哥哥,兩顆神品符神丹會不會被人給拿走了?」吳雅姿忽然質疑道。

「拿走了?不可能,盈嬌的母親一直在這裡,再說了李神帝進來時還在,不可能被人取走了!」江帆一愣想了想搖頭道。

「呃,也不知道當時李神帝是在哪找到那顆神品符神丹的,大意了,要是問了伯母就好了!」吳雅姿覺得有道理,露出懊悔的神色。

「其實問了也白問,估計還是這個結果!」江帆想了想嘆息道。

「為什麼?」納甲土屍奇道。

「我估計極有可能神品符神丹擺放的位置發生變化了,你們想,李神帝是強行硬闖進來的,丹神殿的符陣發生異變,這裡的情況與原來不一樣了!」江帆解釋道。

「再繼續找吧,還不相信就找不出來了,這個大殿挺簡單的!」接著江帆自我提氣道。

大家又開始四處查看,很快都把目光聚集到大殿的上方頂部,不過很失望,頂部更簡單,只是天花板,納甲土屍不放心飛上去查看了一陣,最後失望而回。

一時江帆幾人變得情緒低沉起來也泄了氣,江帆道:「大家別泄氣,都開動腦筋想想,還有什麼可能我們沒想到!」一邊東看看西看看皺著眉想著。

吳雅姿無精打採的靠在台案上也是四處張望,隨手落在上面,忽然覺得咯手,一看原來手掌按在那把香上了。

「哎,找不到真煩人,不如給雕像上柱香祈求保佑能找到吧!」吳雅姿隨口道,拿起一根香釋出符火點燃,便插在香爐中,煙霧立刻飄揚起來,接著便行大禮跪拜口中嘟囔著。

「咦,香的味道有些怪!」忽然納甲土屍鼻子嗅了嗅道。

「香的味道怎麼怪了?」江帆一愣不解道,一邊鼻子也嗅了嗅,卻是沒察覺出什麼不同尋常的。

「呃,主人,小的也感覺香的味道不太對勁,基本是尋常的香,不過裡面好像摻雜了另一種氣味,很淡很淡!」雙頭裂體獸也是有感觸道。

「哦,你們都察覺有怪異的氣味?」江帆有些驚訝,傻蛋和雙頭都這麼說那肯定沒錯了,自己聞不到也正常,畢竟嗅覺上遠不如他們。

納甲土屍和雙頭裂體獸都是點頭,視線都落在燃著冒煙的香上,江帆也看向燃著的香,此時吳雅姿起身鼻子嗅了嗅一臉茫然,她也聞不出什麼差異來,覺得和一般燒香味道一個樣。

吳雅姿面對著雕像又要嘟囔什麼,忽然一愣,眼睛盯著雕像驚訝道:「快看,雕像顏色好像和開始的有些不一樣了!」

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急忙去看,果然,原先瑩白色的雕像似乎顏色上變得有些暗,原先的白亮熒光減弱了些。

「這是什麼回事?」納甲土屍驚訝道。

「難道與這燃著的香有關?」江帆忽然心中一動道,一直沒什麼變化,大家也沒幹什麼,唯一的是吳雅姿點燃了一支香。

「快,多點幾支香!」江帆忙道,吳雅姿立刻抓起五六隻香用符火點燃插入香爐中,頓時香升騰起的煙霧大了不少,大家眼睛都盯著雕像不放密切注視著,要看到底與點燃的香有沒有關係。

很快香的煙霧飄到雕像上,瑩白有些發暗的雕像開始變得更加暗,並且有呈現向黑色發展的趨勢。

「哇,雕像顏色變的有些發黑了,真的和香有關呢!」納甲土屍高興的嚷道。

「明白了,玄機一定在香上了,不然大殿中什麼都沒有,唯獨留有一把香!」江帆有些興奮了,能發現異常就是朝著成功邁出一大步。

江帆一把將餘下的香全部拿起,使用符火全部點燃插入香爐中,頓時煙霧大了許多,整個雕像和台案都迷茫煙霧。

「變了,顏色再變了,變黑了!」吳雅姿興奮地叫嚷道。

江帆心中激動,我靠,真沒想到,丹神殿的設計正是絕了,竟然讓來著點香冒出煙霧來才能出現情況,一般情況下來的人誰會去點香?不知道吳雅姿跪下行禮有沒有作用,當然已是無法印證了。

難怪納甲土屍和雙頭裂體獸都覺得香味有問題,雕像台案的材料與眾不同,只有這特殊的香燃著煙霧與雕像相接觸玄機立現。

不一會雕像、台案,還有香爐都變得漆黑髮亮,又等了會卻是不見其他動靜,納甲土屍不耐,迷惑道:「難道雕像只是變色就完了?兩顆神品符神丹在哪呢?」

「再等等看,等香全部燃完!」江帆看了看香已是快燒完,想了想道。

幾分鐘后,香終於全部燒完熄滅,沒有煙霧了,忽然雕像、台案、香爐身上出現隱隱的熒光在閃動,江帆幾人下意識的後退,保持一個安全距離,免得出現狀況中招。

嗡嗡!很快雕像,台案, 位面仙蹤 ,變得涌動激烈起來,併發出鳴響,接著呼呼的開始滲出大量藍色煙霧。

江帆幾人嚇一跳,急忙再後退一邊做好防禦,不一會藍色煙霧濃濃把雕像和台案包裹住看不清了,嗚嗚!那團濃濃的藍色煙霧忽然旋轉起來,發出刺耳的呼嘯聲,接著出現狂暴的氣流。

濃濃藍色煙霧成了個漩渦中心,引得大殿中的氣流被強勁的吸納進去,江帆、納甲土屍、吳雅姿、雙頭裂體獸很快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吸力在拉著著他們,似乎要把他們也吸進漩渦。

「呃,江帆哥哥,我站不住了!」吳雅姿忽然一拉抓住江帆的胳膊有些惶恐道。

小薔薇 不太對勁,我們退到門口去!」江帆皺皺眉看了看那漩渦覺得似乎沒停下來的意思,謹慎地道。

江帆幾人立刻退到大門口站在那瞅著,漩渦忽然停止,接著爆發出強烈耀眼的藍色金光,一股強大的能量乍現,越來越強大,江帆頓時覺得不妙,大喊道:「大家快跑!」

雙頭裂體獸也察覺不對勁,立刻身軀一顫變成五六米長一卷將江帆和吳雅姿卷在一處嗖的一下消失,納甲土屍也是翅膀展開消失不見。

影帝的黑鍋 :

第二更 第626章 還想伏擊?

轟隆隆…

葉城剛往後退幾步,巨石就砸下來了。

就砸在剛纔的地方。

葉城的後腿跟,還被擦了一下。

不過不要緊,只是鞋子破了點皮而已。

巨石落下來,沒有傷害到葉城和白峯,卻阻擋住了孫大勇的人,使他們急切不能通過。而且,他們視線受阻,也不能使用弩箭射擊。

這種情況,估計孫大勇也有想到。

在巨石砸下來的一刻,他立時就傻眼了。

“笨蛋!快追啊!”

孫大勇跑出山洞,便是一聲咆哮。

他的手下不敢怠慢,端起弩箭,繞過那些巨石,朝葉城的方向追去。

嗷嗚…

葉城揹着白峯,回到雪山道上。忽然聽見一陣狼嘯,嚇的他立時停住腳步,朝遠處看去。

大約一千米外,有一羣雪狼在窺視。


他們仰着頭,不斷的吼叫。

雪山上的雪,大範圍的脫落,由西向東,席捲而來。

葉城雙目如刀,定眼看去。

只見那些脫落的雪塊,並不是狂風所致,而是有無數的雪狼,在朝山下集結。

葉城大驚失色!

“是雪狼!”

“完了…。”白峯已經無力再說什麼。

這麼多的雪狼,除非手上有把AK,不然死定了。

“來的好!”

葉城剛準備逃離,卻神情變化,笑道:“白峯,你估計這些雪狼,能不能對付得了孫大勇他們?”

“葉城哥,你的意思是?”

“孫大勇的人,就要追過來了。我們躲藏起來。等雪狼跑過來時,剛好與他們撞上。嘿嘿…就讓雪狼收拾他們吧!”

葉城笑了幾聲,揹着白峯朝東面跑去。

由於是在曠野中,無遮無攔,並不好影藏,每跑一段,葉城都會回過頭去觀望。發現孫大勇的人出現後,便趴在了地上。

這時候…

那羣雪狼開始了衝鋒。

他們的目標,正是葉城和白峯!

“不好!”白峯驚道:“雪狼在向我們衝來!”

“不用擔心,你看那裏…。”葉城一副胸有成足的神情,指着山洞那邊:“孫大勇的人,已經距離很近了。等再過一分鐘,他們會和雪狼對上。我就不信,雪狼會爲了追我們兩個人,而放過孫大勇。”

“呃…。”

白峯看着有點懸。

萬一雪狼跑過來時,沒有和孫大勇的人對上,他和葉城就要面對數百隻雪狼,下場可想而知。

嗷嗚…

遠處狼嘯聲震長空。

葉城和白峯都趴在草叢裏,一動不動,手心裏全是汗。

孫大勇的人從北面跑來,距離雪狼並不遠,按理說,他們應該能聽見雪狼吼叫的聲音,但是在他們和雪狼之間,有一個小小的彎道。這個彎道阻擋了他們的視線,在沒有親眼見到雪狼之前,他們都沒有停止向前衝。

就這麼着…

葉城和白峯眼看着孫大勇的人,從彎道的另一邊衝來,與數百隻雪狼,撞了個正着。

“啊啊啊…。”

看到成片的雪狼出現在眼前,孫大勇的人都嚇的驚叫不已。好些反應快的,掉頭就跑。反應慢的站在遠處瑟瑟發抖。

“好!”

“哈哈哈…。”白峯激動的道:“葉城哥,快看啊!那幫傢伙,真的跟雪狼對上了。這下他們死定了!”

葉城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