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感覺我身後的陰氣開始變得亂竄,有的甚至比冰還要冰冷,不,不光是冰冷,還有讓人無法忽視的陰冷!

“你威脅我?”我感覺有什麼東西正趴在我的肩膀上,那種戾氣是我無法忽視的。

“可以理解成威脅,當然你也可以理解爲不公平交易!你覺得你手上那人很值得你用你的鬼魂去換嗎?她傻笨不說,脾氣還不好的可以,你把她留下,那麼以後早晚你會死在她手上,再說你現在的魂體可是在我手上,我可以一瞬間讓它消失殆盡你信嗎?”

他聲音平緩,語氣柔和,實在是聽不出哪裏像是在威脅別人!最主要的是不管什麼時候,這傢伙都不會忘了損我幾句!

我身後沒傳來任何聲音,但是艾良言站在對面卻是皺着眉,不耐煩的道:“既然你不想做這筆聲音,那你先殺了她吧,在你動手的時候,我就把這根破繩子點燃,我保證這上面的血根本阻止不了它快速燃燒的步伐。”

這聲音露出明顯的不耐煩,竟然直接從口袋裏拿出一個打火機,一副馬上就要點燃的架勢!

我不知道女鬼是什麼表情,卻他們的把我給嚇得不輕。

這他媽要死點了,把女鬼給惹急了,一會撕票了怎麼辦!

我正想着要怎麼才能最快的逃脫着紅衣女鬼的束縛,卻感覺身上的的束縛自己消失了!

這是…這是鬼被人威脅看嗎?

我雖然感覺不可思議,但是也不敢耽誤,生怕身後的那玩意反悔了,趕忙快步上前,跑了幾步,走到艾良言面前,他竟然連正眼都沒有瞧我一下。

還是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紅衣女鬼的地方。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往後面退,退到宅院大門口的位置!”

艾良言繼續說道,我看見那女鬼的臉色開始變得異常的難看,本來就蒼白沒有血絲的臉上,現在增添了幾分的殺意和戾氣。

我心裏大叫不好!這玩意不會是想要撲上來吧!

結果再次證明,我又想多了,那女鬼臉上的殺意只是在一瞬間,轉而變得乖巧柔弱,本來就俊俏的臉上,更加平添幾分過人的魅力。

她竟然真的往後連退,不,應該說是連飄幾十米。

站在大門口,幽怨的聲音響起:“可以吧那根繩子給我了嗎?”

本來我還以爲艾良言真的是什麼好人,雖然說話不好聽,可是到底沒有把我丟在這裏不管我死活,也算是一個盡職的警察了!

可是我卻沒有想到,他竟然也學那些小人沒有信譽,在那紅衣女鬼說完這句話時,他竟然直接打起打火機毫不猶豫的就點着了那很血紅的繩子。

我就聽見一聲慘叫,本來站在門口的紅衣女鬼竟然驚恐的尖叫着,快速的向我們撲過來,艾良言卻是不慌不忙的把燃燒的只剩下一點繩頭仍在了地上。

它還在繼續燃燒,紅衣女鬼竟然直接撲上去,卻也是隻能看着最後一點繩頭消失殆盡,她猛然間回頭,狠狠的瞪着我們這邊,眼神裏滿是殺意。

我被這眼神嚇得一連後退好幾步,倒是艾良言還是紋絲不動的站在那裏,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在他身後小心翼翼的看着,那女鬼慘厲的叫了一聲,一個飛撲就想咬住艾良言的脖子,可是艾良言的速度竟然比她更快,一個轉身,竟然讓她撲了空。

一連幾次都是一樣,艾良言像是在逗她玩一般,我在一旁實在忍不住,竟然哈哈的笑出了聲。

但是悲劇發生了,那紅衣女鬼竟然惡狠狠的看向了我,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

我草你媽的二舅爺的小舅子,樂極生悲了!

我心裏悲哀的罵道,但是也不能在傻傻的站着等她撲上來。

我可是沒有艾良言的好身手,可以隨意的拿鬼開心,我看着屁大點的院子,心裏大哭,這他媽的往那裏跑呀!

最後還是鎖定了站在一邊看好戲的艾良言身後,二話沒說,我就使勁往他那裏跑,可是身手還是差太多,後面的紮起來的頭髮竟然被她咬住。

“臥槽,臥槽,疼死我了!”我大聲罵道,身後的鬼卻還是沒沒有想要放開我的意思。

喲,好 我竟被她一連往後拖了好幾步,力氣突然消失,我被拽到了地上,就聽見我耳邊傳來一聲慘叫。

就在沒了聲音!

我驚訝的往後面看去,竟然什麼都沒有了!這是什麼情況?那女鬼被誰給弄死了?

我這樣想着,擡頭看了看站在一旁勾着嘴角看笑話的艾良言。 此時,也由不得她多想,只能專心的吸收體內的力量。比起平日她修鍊吸收的玄氣,這黑色精華液體的力量,似乎更加的濃郁和精純,就像是固體的玄氣一般……

隨著墨九狸瘋狂的吸收著,她體內的玄氣也在飛快的增加著,眼看著就要突破紫玄晉級到墨玄了。察覺到自己又要晉級,怎麼都壓制不住的時候,墨九狸有些想要罵天了。該死的,這空間是沒有辦法晉級的,現在她又不能出去,因為她正在將軍府附近,這要是出去晉級,那不是等著被人圍觀嗎?

雪封又陷入了昏迷,一時之間墨九狸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小書,這裡能不能晉級啊!」無奈墨九狸只好在心裡問道。

「主人,空間現在等級不夠,沒有辦法降下天地規則,還不能晉級的!主人,你不會是要晉級了吧?」小書一愣有些驚訝的問道。

主人說要閉關進去才多久的時間,就要晉級了啊!這也太逆天了吧!

「是啊!可是我現在在將軍府附近,我馬上就要晉級了,如果出去的話……」墨九狸無語道。

「主人,我們可以找紅息幫忙,讓她帶著寶寶前往附近的魔獸森林深處,她是飛行魔獸,而且速度極快!應該來得及的!」小書聞言頓了一下立即說道。

「好,你送寶寶出去,告訴她怎麼做!」墨九狸也覺得,現在似乎也只有這個辦法了,紅息可以隱身,悄然離開是最安全的了……

小書將墨九狸的情況告訴了寶寶之後,直接將寶寶送出了空間。寶寶人小可是卻極其懂事,知道自家娘親沒有多少時間了,直接提起玄氣向著將軍府而去,為了防止被將軍府中的那些暗衛發現礙事,小傢伙兒嘴角一勾,手裡邊走邊灑下了一些粉末……

半柱香不到的時間,寶寶就輕鬆的來到了墨辰雲的小院,因為將軍府最近是多事之秋,墨辰落也直接在三哥的小院住下了……

就連墨家的四個老祖,也沒有回去禁地,直接在距離墨辰雲院子不遠的地方,選擇了一處清靜的小院住下了……

所以,寶寶一進墨家的時候,四個老頭兒就發現了。不過,他們發現是寶寶后,也沒攔著她,更沒想到她半夜來會有什麼事情,只當小丫頭半夜無聊潛入府中玩耍呢……

直到看著寶寶向著墨辰雲的院子去了,幾個老頭兒有些不爽了,為毛這小傢伙眼裡只有舅老爺沒有太祖呢?這讓他們覺得心裡酸酸的……

於是,神識一直留意著寶寶的舉動,見寶寶直到找到了墨辰雲,說了幾句話之後,就看到墨辰雲匆忙喚出紅息,而且直接化為本體,墨辰雲抱起寶寶,就準備離開的樣子……

四個老頭兒再也坐不住了,身影一晃就出現在了寶寶等人的面前問道:「寶寶啊,你們這麼晚是要去那裡?」

「太祖,我娘親要晉級了,需要紅息帶我們去一個隱秘的地方,來不及了,回來再跟你們說啊!三舅姥爺我們快點走吧!」寶寶見到四個老頭兒急忙解釋道。

「什麼,老三老四和你留下來,我們兩人跟你們去!」墨家老祖聞言一愣,隨後指著墨辰落和自己兩個弟弟吩咐道。

被點名的三人雖然擔心,也知道他們不能全部都離開,墨家還需要有人在。於是點點頭,看著兩個墨家老祖,還有墨辰雲和寶寶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紅息果然名不虛傳,在幾人踩到她的背上之後,她的身體微微散發出一陣紅光,然後整個身體,包括背上的幾人全部消失了,夜色中紅息的速度也是極快的……

「寶寶,再快點!主人要忍不住了!」小書在空間有些著急的說道。

「伊阿姨,我娘親要晉級了,還能再快點嗎?」寶寶聞言立即對著身下的伊墨幽說道。

伊墨幽點點頭,直接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見狀寶寶翻了翻自己的戒指,半天找到一瓶金色的丹藥,直接低著頭給正在飛行的伊墨幽塞進嘴裡說道:「伊阿姨,這是娘親煉製的魔獸吃的丹藥,可以快速補充你消耗的玄氣!」

伊墨幽聞言直接將嘴裡的丹藥吞了下去,丹藥入口即化,原本因為極速飛行有點疲憊的感覺瞬間消失了。體內的玄氣充足的簡直跟她也要晉級了似的……

伊墨幽心裡暗暗驚訝墨九狸的煉丹水平的同時,更加不敢耽擱的極速飛行……

「寶寶,你娘親怎麼會忽然就晉級了呢?」墨家老祖實在是有些好奇的問道。他要是沒記錯的話,那丫頭不是剛剛晉級完么?這怎麼眨眼功夫就又要晉級了呢……

什麼時候晉級變得跟喝水這麼簡單了啊……

「我也不知道!」寶寶裝無辜道,她又不能跟他們說空間的事情,只能說不知道了。

墨家老祖也知道寶寶是個孩子,估計問了她也不懂。可還是忍不住對墨九狸晉級的事情好奇不已啊!即便他們活了這麼久,也沒見過誰這麼晉級的。

有了寶寶的丹藥,伊墨幽的速度快了很多,沒用多久的時間,就將幾人帶到了風雲城魔獸森林內圍深處,一處四面都是懸崖的山坳中。看到地方,墨家兩個老祖都覺得紅息找的這個地方非常好,很適合晉級……

伊墨幽落地之後化為人形,對著寶寶笑了笑說道:「就在這裡晉級吧,我們在周圍幫你娘親守著!」

「謝謝伊阿姨!」寶寶禮貌的感謝道。

小書看到寶寶等人找到地方后,立即將墨九狸送了出去。外面的情況小書已經告訴了墨九狸。

所以,她出來之後至來得及跟墨家老祖等人說了一句謝謝。就立即盤膝坐下開始晉級了……

墨九狸才剛剛坐下沒過多久,眾人就看到一道晉級的光芒從天而降!比之前墨辰雲突破時的光芒還要強一些……

墨家老祖和墨辰雲都暗暗驚嘆墨九狸成長的速度如此之快,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而墨家老祖看著墨九狸的眼神微微閃了閃,他們怎麼覺得,或許這丫頭就是他們要等的人呢…… 我這樣想着,擡頭看了看站在一旁勾着嘴角看笑話的艾良言。

“這是怎麼回事?” 新妻入局 我疑惑的問道。

他卻轉身毫不在意的說了句:“沒事,她的魂魄寄居在那根繩子,我把那根繩子燒了,就等於毀了她的魂魄,外面的鬼魂自然也要隨之煙消雲散。”

我半懂半迷糊的跟在他身後點了點頭,卻見他邁着步子,朝大門外面走去,我有些疑惑,他這是要幹嘛?

“你這是幹嘛去?”我疑惑的問道。

他卻是理都不理會我,繼續往外面走去,我在他後面白了他一眼。

這人怎麼每次救了人,都不會讓人覺得他的好呢?

我他媽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他五百萬塊錢沒還他,不然幹嘛一直襬出臭臉給我!

跟在他後面越走心裏越慌亂,四周的景物果真沒有變回去,還是古香古色的場景,這讓我想到一個詞,穿越!

我他媽不會是身穿了吧,一想到這裏我趕緊快走兩步,抓住了他的衣襬,此時我也懶得和他在乎男女授受不親的禮節。

再說他也沒有把我當成女的好嗎,在他嘴裏,我感覺我就是一個又笨又傻的豬!

“喂,艾良言,你…你說說話呀!你這是要幹嘛去?”

我有些不安的說。

他不耐煩的瞥了我一眼,一副實在不想搭理我的表情,想繼續向前走,但是此時我的脾氣也上來了,緊緊抓住他的衣服站在原地不動。

他看我這個樣子,忍不住開口道:“你能不能好好的跟在我後面不說話!我現在除了帶你找出去的路,還能怎樣?”

他說的異常的不耐煩,抓住我的手就把他的衣襬從我手中抽出去!

我擦,我擦!

我瞪大眼睛站在原地看着他走開的身影,我招他惹他了?換做任何人,跟在他身後走半天都不知道要幹嘛,都是忍不住好奇要問兩句的吧!

本來來這裏就嚇得不輕,原因就是爲了怕他死掉,才進來陪他的,現在我進入這個破地方,被嚇的半死,我還沒有發脾氣,他的脾氣倒是上來了!

頓時感覺委屈的不行,一句話沒說,轉身就和他走相反的方向,我此時的心裏想的是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想和這樣的人渣呆在一起!

然而,艾良言那傢伙不知道是不是沒有發現我沒有跟上他,竟然沒有回來找我的意思。

我在拐角處傻愣愣的站了半天,都沒有見他過來尋找我的身影。

徹底的傻眼了,懊惱的罵了句:“臥槽,竟然真的不來找我!老子要是回去再跟着他,就是孫子!”

邊罵邊快速的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竟然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這是什麼破地方?到處都是砌的特別高的圍牆!

最後我竟然把自己帶進了一個死衚衕裏!

尼瑪,怎麼人一旦倒黴起來,就算是走路都能走進死衚衕!

我這樣想着,轉身就想回去,換另外一條路走,可是轉身我看到的卻是。

艾良言!

我是又驚喜又驚訝,心裏看到他時樂開了花,這傢伙竟然還知道回來找我!

但是表面上我還特別高冷,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沒好氣說道:“你良心發現了?過來跟我道歉的?”

他卻只是對我笑笑,那表情看的我還有些膈應的慌,這傢伙這是怎麼了?

卻聽見他笑着誇獎道:“看來你也不是一無用處,竟然能找到死衚衕,我要誇你是運氣好呢?還是脾氣跟這死衚衕一樣,纔會找到這裏的?”

他的聲音裏帶着笑意,看着很高興,卻讓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尼瑪,我看這人肯定克我!

聽他的意思我明明是做了好事,竟然還被他損我的脾氣是死脾氣,牛脾氣!

但是他沒有跟我多說什麼,而是一個衝刺,健步,腳一蹬,雙手一支撐,他竟然輕輕鬆鬆的就站在了至少三四米的牆頭上!還是沒有任何支撐的就這麼徒手上去!

這讓我有些驚訝和佩服!

本來他就比我高,這我更是要使力仰着頭看他。

“喂,你這是幹嘛?”

他嘴角掛着邪笑淡淡的說道:“當然是出了這個幻境呀!這麼高的牆你有沒有本事上來?”

我一頭的黑線哪!

這傢伙故意的吧!笑面虎吧這人是!看他得意的表情,我心裏異常的不爽。

“你他媽有病吧!這死衚衕可是我找到的,怎麼說你也是個警察,我們的中國公僕,有你這樣對待中國未來的棟樑嗎?”

我瞪大眼睛對着他喊道。

他聽完卻是噗嗤一下笑了。

“就你,還棟樑,就算你是棟樑也是被蟲子給駐空的那根棟樑。”

說完竟然轉身想要跳下那邊的架勢。

這可把我嚇壞了!不管他說的那邊是不是真的回去的路,但是也不能就這樣讓他走呀,他走了在這鬼地方可是又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了!

想想剛纔我自己在那女鬼房間的恐懼場景,身子不由的打了個寒噤。

“喂喂喂,艾良言帥哥,警察同志,你可不能把我扔在這裏呀!你回去少一個人不好交代呀!”

鳳鳴帝王閣 我假笑着說道,心裏卻是已經把牆頭這傢伙罵了十八輩了!

他卻轉過頭來目光深沉,語氣幽幽的說:“你在心裏罵我!”

我無語的看着他,沒有說話!

“回去在跟你算賬!”說完一隻手伸下來,我吐了吐舌頭,毫不含糊的就抓住他的胳膊,可惜我不是爬牆的能手,手腳並用半天都沒有上去,最後吊在半空中還被他鄙視說的說了句。

“拉頭豬都比你輕鬆!”

之後就是一個使力,我他們的竟然被他輕輕鬆鬆的提了上去!

我剛站穩就趕緊看牆後面是不是他如所說的是走出這幻境的通道!

可是我失望了,這後面他媽還是古香古色的院子,只不過沒有人氣存在的院子!

“這就是你說的走出幻境的通道?”

我有些質疑的問道,卻聽見他淡淡的說道。

“你傻呀!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現在你跳下去,只有摔斷胳膊或者腿的可能!”

我草你兒二舅爺的五大爺的小侄子!

腦袋卻捱了他一下。

“又在心裏罵我!”

我瞪大眼睛瞪着他,心裏“我…我…我…”了半天也沒有在罵出一句話!

他卻抿嘴笑笑,牽着我的手竟然開始在牆壁上走。

急婚蜜令:夫人,乖! “喂,你這是幹嘛?”

我不解的問。

他卻沒有回答我,而是給了我一個任務!

“快點找一口井,不然時間一長我們就有可能回不去了。”

我真的是被他這句話給唬住了,眼睛不住的打量四周,生怕錯過了那口能讓我回去的井。

這次艾良言真的沒有騙我,我真的找到一口井,他卻說他看不到,這讓我很驚訝,最後還是我帶他走帶了井邊。

可是他卻二話沒說,直接抓住我的手就往那井裏跳,這動作是我意想不到的,最後只發出了:“我草!”兩個字!

失重的感覺讓我下意識的抱緊了抓住我手腕的艾良言,其實我當時心裏是這麼想的。

這個挨千刀的,竟然拉着我一塊跳井!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他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