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後購買的千星草,基本上都是以二百元力丹一株成交的。現在他身上還剩下幾萬元力丹,他不準備購買千星草了,留著說不定有急用。

元陽寧、淺羿、雷婷,都是精明之極的人,他們動作也不慢,只是沒有遇到大量囤積千星草的店鋪,所以多花了半個小時,把元力丹都換成了千星草。

四人會合,而且他們都被盯上了。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購買點千星草,竟然引來這麼多人注意。」拓拔野微笑道。

元陽寧說道:「我被盯上了,不過不知道是什麼來路。」

「現在盯著我的不下二十人,起碼來自十個不同的勢力,一旦我們走出萬山城,恐怕就會成為別人的目標。」拓拔野的神念查探得清楚無比。

淺羿說道:「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找一個地方住下來,好不容易到了萬山城,不急於離開。」雷婷說道。

「也好,估計要不了幾天,絕無情、畢雲天都會帶著大批弟子趕至,他們相互之間競爭更為激烈,到時候千星草的價格恐怕要翻倍了。今天出售千星草的老闆,肯定會哭死。」拓拔野壞笑道。

尤其是今天第一家店鋪的老闆,囤積了十多年的千星草,全部便宜賣給了拓拔野。

要是幾天之後,千星草的價格就翻倍,那老闆不自殺,也要鬱悶得受內傷。

不過,拓拔野可不會同情老闆,因為那老闆囤積千星草,也沒有安好心,本來就是要囤積居奇,賺取高額的利潤。

只是拓拔野出現的時機太巧了,老闆剛好沒有元力丹周轉,才不得不把千星草出售了。

萬山城最多的就是客棧,吃住一體,幾乎每隔不遠就有一家。

萬山城流動人口太多,使得客棧的生意非常火爆。

拓拔野他們剛剛把元力丹都花得差不多了,只有選擇一家小點的客棧入住了。

他們四人要了四間地字型大小房間,算是中等的房間,每天三元力丹。

據說一些高檔的客棧,普通房間每天都需要十元力丹。

「大家聚在一起,商議一下。」元陽寧說道。

四人都到了元陽寧的房間,元陽寧說道:「我們先說說收穫吧。我總共收購了五千株千星草,價格都不高,回去交了任務,還能大賺一筆。」

「我這邊差一些,有四千五百株千星草。」淺羿說道。

雷婷說道:「我收購了七千株千星草,元力丹已經花光了。我能夠幫你們的就這麼多,再多我也沒有辦法了。」

她不愧是宗主愛女,身上帶的元力丹還真不少。

「四弟,你的收穫如何?」元陽寧問道。

其實,他們都知道拓拔野的家底,也能夠大概猜測出拓拔野購買了多少千星草。

「我收購了八千株千星草!」拓拔野平淡道。

「四弟,你說的是真的?你不是只有一百多萬元力丹嗎?怎麼能夠購買這麼多千星草?」元陽寧有些不敢相信。

拓拔野笑道:「來的路上,我收颳了不少元力丹,有數十萬。加上我在一家店鋪一次性買了五千株千星草,老闆還是附送了五百株千星草。」

第一百一十三章斷弦長弓

「小野,真是沒有看出來,你還是做生意的料。」雷婷笑道。

拓拔野傲然道:「那是當然,我才幾歲的時候就開了一家聚寶樓,交易各種物資。不到一年時間,就讓聚寶樓發展成為我們戰國最大的店鋪了。」

「小野,你不是大將軍的後代嗎?」雷婷疑惑道。

她對拓拔野的身世最為了解,因為她專門找了木林森,詢問了拓拔野的情況。

「不錯,我爺爺是戰國大將軍,我父親也曾經當過大將軍。只是我爺爺曾經失蹤,父親去了邊疆,我跟母親獨立出去,建立了聚寶樓。」拓拔野感概道。

當年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些心酸。

他最終還是放過了拓跋偉、拓跋忠那些人,畢竟血脈相連,他也不想大開殺戒。

不過,其他幾大家族的弟子,也有不少進入修真宗派的,要是他們還想針對拓跋家族,那麼拓拔野不介意下殺手,把他們家族的未來滅殺掉。

「看來四弟經歷了很多事情,難怪比我們都要成熟一些。」淺羿嘆道。

其實,拓拔野並沒有說出自己的真實年齡,那太驚人了。

反正木林森也不知道他的年齡,他對外都說的是十歲多,實際上他才六歲多。

拓拔野說道:「世俗世界,那些人雖然實力不強,可論心機,卻不比修真者差。」

「那倒是,世俗界一樣爭權奪利,只是修真界的人更為厲害一些。」淺羿說道。

他們都生在大家族,對這些司空見慣。

「絕無情和畢雲天的人很快就會到達,估計他們一到,千星草的價格就會猛增。我們收購的千星草還是太少,看來我們還要想其他辦法。」雷婷說道。

絕無情是十絕小隊的隊長,背後有絕家支持,能夠調動的資源要比元陽寧多。

畢雲天就更不用說了,調動的資源更多,加上他們還結識很多內門弟子,據說他們已經聯合了很多內門弟子,一起趕來萬山城。正因為他們要召集人手,才會比元陽寧他們晚。

丹鼎派有很多派系,最強的是四大家族,分別是絕家、畢家、雷家、木家。

其中木家是最強的,雷家最弱,畢家第二、絕家第三。雷家以前不在四大家族之列,可現任宗主是雷火炎,使得雷家實力猛增,成為四大家族之一。

元陽寧所在的元家,掌控者誅神小隊,實力也不弱,僅次於四大家族。

至於淺羿所在的淺家,不是丹鼎派的,而是一個很強的修真家族,實力不比丹鼎派差多少。

淺羿為了雷婷,加入丹鼎派。結果,他現在放棄了追求雷婷,他加入丹鼎派的初衷已經沒有了,可他現在並不願意離開丹鼎派。

元陽寧道:「我們沒有太好的辦法,要麼哄抬千星草的價格,要麼自己去採集千星草。哄抬千星草的價格,我不屑去做,那樣損害的也是我們丹鼎派的利益。可自己去採集千星草,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何況我們現在被那麼多人盯上了,一旦我們出去,恐怕會有很多勢力打我們的主意。有眼線盯梢的勢力,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先待幾天吧,看能不能讓那些眼線轉移視線。」拓拔野說道。

「那我們接下來幾天幹什麼?」淺羿鬱悶道。

拓拔野說道:「隨處轉轉,看能不能撿漏。」

以前在聚寶樓,拓拔野就撿漏撿到不少煉器材料。


石萬山物產豐富,商人很多,撿漏的機會要大很多。

拓拔野有神念這個厲害的手段,能夠發現一些別人發現不了的寶物。

「只好如此了!」元陽寧嘆道。

兔兒爺睡醒了:「你們商量完了,去吃東西吧?」

「我也餓了,吃東西去。」雷婷笑著說道。

兔兒爺看上去很可愛,還是很受歡迎的。只是他老氣橫秋,讓人有些受不了。

只有拓拔野知道兔兒爺的神奇,他沒有說出來。

拓拔野上次任務所得的物資,全部都轉移到了兔兒爺那裡去。

要是某個乾坤戒裝滿了,他也會馬上轉移。就算有人搶劫他,也搶不到什麼東西。他現在煉化的乾坤戒,只是一枚普通的乾坤戒,也就是最初那一枚,其他的乾坤戒都收到兔兒爺的空間裡面去了。


拓拔野他們吃了一頓好的,算是小小慶祝一下,然後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石萬山太危險,拓拔野沒有辦法睡覺,他開始梳理一下自己的底牌,不要戰鬥的時候忘記了。

拓拔野最強的底牌,自然是神魔之體小成,肉體力量強悍無匹。

另外,兔兒爺、金銀飛蛇王都是他的底牌,不會輕易動用。

他平時使用的還是斬虎刀,鬼頭刀和寒鐵神刀不會輕易動用。鬼頭刀雖然是魔道的武器,可拓拔野也能夠使用,因為他修鍊了神魔之體,有了一些遠古神魔的神通,遠古神魔可不是魔道強者能夠相比的。

只是,他不想使用鬼頭刀,免得惹來麻煩。

除了這些,拓拔野還有大量靈符,裝滿了兩枚乾坤戒。大部分靈符都在兔兒爺的空間裡面,拓拔野只留了百枚靈符備用。

靈符的來歷不好解釋,所以他沒有準備動用。要不然拿出一批靈符出售,就能夠換取大量元力丹。

靈符是非常珍貴的,一枚一品靈符,價格就在五百到一千元力丹不等。

天蟬甲和肉體防禦力,是他保命的資本,用到的可能性比較大。

他梳理了一遍,感覺底牌還是太少,要是能夠擁有一些靈器級別的暗器,還有靈器級別的弓箭,那麼他的手段還會多一些。

只是他身上的元力丹不多,他那點元力丹還要留著應急,只有去撿漏了。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吃了點東西,就興緻勃勃出發了。

反正也不購買千星草了,他們四人不用分頭行動。

撿漏,並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時候撿漏不成,說不定還會被騙。

拓拔野說撿漏,元陽寧他們都沒有放在心上,反正沒什麼事情可做,他們就是隨便逛逛。

萬山城很繁華,對他們這些常年在山谷修鍊的年輕人來說,處處充滿了新奇,就算多逛幾天,也不會嫌煩。

拓拔野他們逛了一條街道,一無所獲。

「四弟,剛才我看那混元刀不錯,比斬虎刀好多了,你為什麼不要?」淺羿問道。

元陽寧也不解:「對啊,就算我們所剩元力丹不多,買下一柄二品靈器還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我有沒有刀無所謂,而且我也有比斬虎刀更厲害的武器。」拓拔野說道。

「小野,你有什麼厲害的武器,從來沒有見你使用過。」雷婷驚訝道。

她最喜歡摸清拓拔野的底細,結果相處這麼長時間,還不知道拓拔野有厲害的武器。

他們都知道,拓拔野手上的斬虎刀,還是從冷一刀那裡奪來的。

淺羿小聲說道:「難道是鬼頭刀!可那是魔道武器,我們使用很容易被武器反噬。」

「鬼頭刀算一件吧,我要是使用的話,一點影響都沒有,不過我說的不是鬼頭刀,而是一柄斷刀,上次跟婷姐一起去交易市場購買的。」拓拔野笑著說道。

淺羿說道:「四弟,你購買了靈器,我們怎麼不知道?是什麼品級的靈器?」

「嚴格來說,斷刀沒有品級,因為斷刀被損壞了,失去了靈性,無法增幅法術。不過,斷刀很鋒利,對我來說就足夠了。」拓拔野實話實說。

對元陽寧他們,他沒有隱瞞。

要是遇上強敵,拓拔野肯定會動用寒鐵神刀的,先告訴他們,讓他們有一個底也好。

元陽寧笑道:「對啊,四弟修鍊的法術也沒有什麼威力,反而是力量更為強悍,武器只要夠鋒利就行了。」

「小野,看來你的秘密很多啊,還有什麼秘密沒有告訴我們?」雷婷笑著說道。

拓拔野苦笑:「難道你們都沒有秘密了,不是我不告訴你們只是有些底牌,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們儘管放心,我肯定還有其他底牌。」

見拓拔野這麼說,元陽寧他們都沒說什麼了,雷婷雖然有些不滿,卻沒有追根究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