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黑衣人並沒有動手,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皺了皺眉頭。

下一秒鐘猛然間一拽那黑衣人的頭巾,頓時那黑衣人就急了,下意識想要反抗!

可於樑一陣大力!

只聽吱啦一聲衣服破掉的聲音……

映入眼簾的是個長髮美女!

這女人長相確實很不錯,屬於比較小巧玲瓏型,不過長得足夠可以!

甚至於在這麼一刻裏,於樑竟然都給愣在了原地,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這姑娘。

而且從這女人身上所散發的氣味當中,可以判斷出來跟他剛剛在二樓的房間裏是同樣的香水味。

這一下直播間直接就炸開了鍋。

“我去,我是千算萬算都沒想到來了個美女暗算樑爺!”

“這女人到底是人是鬼啊?”

“你傻呀,長這麼漂亮當然是人了!不過這女人爲什麼要加害於樑爺呀?剛剛我看她拿刀子朝着樑爺捅過去的時候,可一點都沒留情。”

於樑的嘴角蠕動了一下,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女子。

其實對於女人,於樑也挺無奈的。

並不是他不忍心,而是因爲於樑原本就不願意跟女人起任何爭執。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個大老爺們兒,如果此時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個身材矮小的猥瑣男,估計於樑三下五除二就能讓他招出來!

畢竟他折磨人的辦法可以換着法兒的不重樣。

可問題就出在這是個女子身上,於樑好像突然之間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了。

或者說面對着眼前這個女人,他確實提不起來任何心氣兒,更別提折磨她了。

許久之後,於樑終於下定了決心,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這女人,對着她一字一頓的開口。

“能不能告訴我你要殺我的理由是什麼?若是不夠充分,你可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盯着眼前的女子。

因爲他現在是真的有些憤怒了!

也就因爲這是個女子,要不然於樑絕對可以向天發誓,自己絕對會打到他招爲止!

對面的女子看起來似乎挺淡定的,好像對於自己現在的處境完全不擔心一樣。

一邊撥弄着自己的頭髮,一邊媚眼如絲的盯着眼前的於樑。

要麼說直播間直接就有一羣舔狗出來了。

“我去,這個小姐姐長得好漂亮啊!你們大家能不能說一聲?”

“我也感覺這個小姐姐好漂亮的樣子……哇哇哇!突然之間就被這個小姐姐給圈粉了。”

“說的是呀……我的個天神啊,你們說這女人到底爲什麼纔會變得這麼漂亮?”

……

直播間的衆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很明顯所有人都喜歡上了眼前這個女子。

畢竟沒有一個男人不喜歡看美女!這可是自古以來的規矩。

“樑爺……照兄弟們說,要不然就先把人家姑娘放了吧,而且你對待這麼漂亮一個姑娘這樣子,難道你的內心就一點都不會痛嗎?”

“就是啊……你不許兇人家呀!有什麼話大家都可以好好說的嘛。”

“你們他媽可真是一羣舔狗!你們舔不認識的人真的有意思嗎?難道樑爺不應該是你們最親近的人嗎?不過我守着這個姑娘倒是沒什麼毛病,畢竟這是我的老婆呀!老婆我是阿三……”

“我去,樓上的真是神反轉!”

……

直播間的衆人你一句我一句,可奈何於樑根本懶得理會這些傢伙。

而且於樑現在是真的非常生氣。

尤其是看到女子這般動作,每做一個動作時,竟然還有一股魅惑的衝動。

女人是最會騙人的生物,當然更加恐怖的就是漂亮的女人!

所以於樑的心裏非常清楚,他現在的處境還是比較危險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你少跟我來這一套!把你那張獻媚的表情給我收起來,你真以爲我會着了你的道嗎?”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臉冷酷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話之後,對面那姑娘突然之間就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鄙視的盯着他。

“所以你現在說了這麼多,我覺得你就是心神不定,你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喜歡我,所以纔會說出這種所謂正人君子的話對嗎?”

不得不說這女人還真是會賊喊捉賊!

只是當這女人講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竟然就敢連連點頭。

“我覺得人家姑娘說的不錯!好樑爺呀……你也不想想昨天晚上那個摳腳大漢殺你的時候是怎麼樣的,現在跟了這麼個漂亮的姑娘,你怎麼好意思傷了人家的心呢?”

“就是啊樑爺!你好歹也看看兄弟們呀,千萬不能這般對待人家姑娘!”

於樑是真的有些憤怒了。

“告訴我爲什麼要殺我?如果你要是說不出來個一二三,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如果你想試試,那隨時都可以……”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眼前這女子剛準備開口,於樑便一把拿起兜裏的匕首!

明晃晃的匕首直接就頂住了眼前這女子的脖子。

於樑表情十分冷酷。

“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完全可以試試,儘管這鬼城隱藏的確實挺不錯,但我依舊能夠感覺得到,這鬼城絕對還有其他人行動的痕跡,所以就算真的要了你的命,我照樣可以找到結果的。”

不得不說於樑確實挺聰明的。

尤其是於樑一臉嚴肅地說出這句話,這讓對面這女人完全感受不到於樑到底是真的清楚,還是在嚇唬自己……

與此同時,女子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於樑,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好歹也身爲個大男人,你覺得你這個樣子對待我真的好嗎?而且我覺得你這個男人挺不負責任的,隨隨便便進入人家姑娘的閨房也就算了!現在還想殺了我……嘖嘖嘖,這要是傳出去,你這大男人也就不用活人了吧?”

對面的女子就這麼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

當女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突然間臉色一變。

“有些話可以亂說!但有些話不可以亂說,我希望在你講話之前最好考慮清楚你自己現在是什麼處境,別以爲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圍着你們女人轉!我就是那個例外!”

對面的於樑是真的快崩潰了,這個女人她媽說話爲什麼這麼不正經啊?總覺得好像有點在調侃自己的意思。

對面的女子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一個沒忍住,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

可是這女人就連笑起來的表情似乎都非常奇怪。

“你現在說這些難道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剛剛你還進入我的房間了,就在二樓的房間,好好說說你在那裏都看到了什麼?我還沒來得及收拾我的房間呢。”

女子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並沒有任何尷尬的情緒,反而他心裏清楚。

眼前這個女人在自己進入房間之前,還不一定躲在哪個角落監視着自己呢。

想到這裏之後,於樑頓時感覺自己背脊一陣發涼,此時此刻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這女子,對着女子一字一頓的開口說道。

“你想說什麼?你確定那是進入到了你的房間嗎?就算是你的房間又能怎麼樣?這已經是一座鬼城了!”

女子連忙搖頭。

“看來你還真是挺愚蠢的,所謂的鬼城,根本就不是沒人!而是因爲我們這裏有鬼,哈哈哈!當然我們這裏還有居民啊,我們一直都生活在這裏,只是我們不希望有外人來打擾而已。”

女子一臉無所謂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女子講完這句話之後,於樑轉過頭看着對面的直播間。

這纔看到直播間此時已經炸開了鍋。

所有人都是讓於樑放了這個女人。

於樑終於覺得自己快要崩潰了。

“兄弟們!我不信你們剛剛沒有看清楚,這個女人差點要了我的命!現在你們讓我放了她?” 於樑是真的感覺自己有點頂不住了。

當他喊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一個個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們大家不過就是在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也不用這麼激動吧,樑爺……差不多點就得了!我們大家肯定是向着你的!”

“說的不錯,你就是我們所有人的老大呀!”

於樑再次轉過頭,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姑娘。

“我需要知道你們鬼城的一切,如果你覺得自己可以滿足,那我們兩個人還可以談談,而這個也是交換你生命的方式。”

因爲於樑到現在才徹底明白,自己對於這個鬼城的瞭解真的是甚微!

可以說他完全不瞭解鬼城的一切。

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他必須得找個引路人。

眼前這個女人不就是現成的嗎?

儘管這脾氣於樑很不爽,不過仔細想想看,一想到昨天晚上那個想要自己命的傢伙,就突然之間發現這個女人好像也沒有這麼可惡。

對面的女子眨着大眼睛,那眼睛忽閃忽閃的,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

而此時此刻於樑的嘴角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微笑,想跟自己這麼玩,那自己當然要奉陪到底了。

“我說姑娘……事情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地步,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我覺得你自己應該也是比較清楚的吧,你們這鬼城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覺得你可以先跟我討論一下。”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的講完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句話之後,那女子皺了皺眉頭。

“你想問什麼呀?你就是一個外來戶!我告訴你……這鬼城跟你想的絕對是天差地別!這麼多年以來,有不少人都來過我們鬼城,可是你有沒有考慮過,有多少人都是橫着出去的?甚至於還有不少人觸怒了神靈,一輩子只能被掩蓋在土地之下!”

不得不說這女人有點像教徒。

尤其是這種想法,於樑是真的越聽越扯淡。

“能不能別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我現在真的不想聽這些,你只需要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事情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