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司寒擦擦手,看了眼來電顯示是秦凌予。

「南初,我先去接個電話。」

「嗯。」

來到安靜的角落,陸司寒按下通話鍵。

「聽南初說,你今天特別酷的英雄救美,而且還將容幼儀接到秦公館去住,怎麼會還有空打我的電話?」

「別提這件事情,總之糟糕透了。」

「司寒,我現在非常需要你的幫助。」

秦凌予深吸一口氣道。

「能幫的我一定能幫,你說吧。」

「怎麼哄女孩子開心?」

秦凌予煩躁的問,他就是鋼鐵直男,完全不懂花言巧語那套。

「你能問出這個問題,我真心有些佩服容幼儀。」

「至於哄女孩子,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一口一句老婆老婆的喊,趁她迷迷糊糊的時候抱住她不撒手。」

電話那頭的秦凌予連連搖頭。

他都三十了,哪裡做的出來這種不要臉的事情。

「換個方法,這種絕對不可以!」

「那苦肉計呢?」

「裝感冒,裝發燒,趁機道歉,什麼都解決了。」

「這倒是個好辦法,果然問你問對你了。」

「你先忙吧,我去試試這個辦法。」

秦凌予掛斷電話,立刻行動起來。

裝感冒有些困難,裝發燒倒是很簡單。

秦凌予拿出一塊毛巾,用熱水洗過,敷在額頭。

兩分鐘后,感覺這溫度差不多了,秦凌予敲響客房的門。

「我說了我不吃飯。」

「咳咳,容幼儀,我怎麼說現在也是你名義上的未婚夫,你知不知道我渾身難受發燒了?」

「你是不是該打開門照顧我?」

秦凌予從小根正苗紅,說謊后臉頰都帶上一層紅,看起來更像是身體不舒服的樣子。

「吱嘎。」

房門被微微打開一條縫,容幼儀踮起腳尖,伸出纖細白嫩的手,按在秦凌予的額頭上面。 “你什麼意思?讓我跟着她?”小八疑惑的看着那個怨氣鬼。

見這時,那個怨氣鬼居然點了點頭。

看到這兒小八心生疑惑,這是什麼意思?

再次看向那個怨氣鬼時,見它居然已經消失了。

小八沉了沉心,只好跟了上去。他預感,這個鬼給他的提示,好像能幫他揭開什麼。

於是,他慢慢的閉上了雙眼,尋覓起了那個大波老師遺留下的陰陽之氣,鎖定後,睜開眼快步的跟了上去。

一路小跑,躲躲閃閃,總算是看到了那個大波老師的身影。居然走出了學校!直奔馬路對面去了。

小八心生疑惑,她去對面做什麼?對面他今天去過,只是一條商業街而已!想着,小八連忙跟了上去。

一路跟進,小八發現,那個老師居然停在了一家賓館門口!站在下面,卻猶猶豫豫,遲遲不肯上去。

小八在一旁看着,心想,看來還真的來着了!這老師深更半夜不回宿舍,來這賓館!又這麼猶豫,肯定是來見什麼人!

會是誰呢?她好像並不想上去,但又爲什麼要來?

小八思索着,見這時那個女老師已經擡腿往上走了!

女老師走進,小八頓了一會兒纔跟了上去。偷偷站在門口,見那賓館前廳只剩下了服務員一個人。

小八這才走了進去。

“您好先生,請問要住宿嗎?”那個服務員睏意盎然的問。

小八走進後就打探着四處,生怕被那老師發現他。這時聽到那服務員的呼聲,這纔回過神來。

“哦,我不住宿。我想問一下,剛纔進來的那個女人去哪了?”

小八能清晰地感受到她上樓了,但是還是要禮貌性的問一下。

見這時,那個女服務員看着小八的眼神突然變得怪異起來,臉上想笑,卻不敢笑。

“說呀~”小八輕呼。

這時那女服務員才點了點頭,說道:“應該是在三樓321包房!”

“哦,謝謝!”

小八說完,順着那樓梯直奔三樓而去。

走到二樓,小八聽到樓下又傳來了那個女服務員的聲音:“喂,你去321看看,別讓他們打起來!”。

聽到這話,小八心裏一陣疑惑,“啥?爲什麼自己要打起來?”,想着心裏搖了搖頭,快步的趕了上去。

一番查找,順着門牌號終於是走到了321室的門口。

門是關着的。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門!”

小八默唸咒語,頓時周圍所有的情況都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裏。

幾乎每個房間都住滿了人,有一個人的、有兩個人的。有分開的,有疊在一起的。

而查看到了321室,小八有些驚愕住了。他不光發現了那個大波老師的氣息,而且還感受到了另外一個比較熟的人的氣息。

經過一番辨認,小八終於是認清了,居然是白天在辦公室裏摸這個大波老師咪咪的教導主任李建軍!

頓時,小八一切都明白了。原來兩個人是出來私會的!

小八笑着搖了搖頭,就要轉身離去。

暮然,這時他背後又傳來了那股陰冷的氣息。

小八看去,見那怨氣鬼又一次冷不丁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手遙遙指着那門。

“你是讓我進去嗎?”

怨氣鬼點了點頭,然後一點一點隱退,消失了。

小八頓了頓,還是走上了前。

他總感覺這個李建軍不是個好人,再想起那個楚楚可憐的大波老師,就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着急,於是後退了兩步,衝上去朝着門就是一個飛踢。

“砰”

門一下子被踹開了!

屋子裏的情況,霍然全部出現在了小八的眼底。

那個大波老師,渾身赤裸,被用麻繩綁着,丟在了牀上,而那個李建軍此時正提着脫到一半的褲子木然的看着闖進來的小八。

“你,你幹什麼?!”

李建軍立馬提上褲子,驚叫道。

小八看向那被赤裸綁着的大波老師,臉色表情十分的哀怨痛苦,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你幹什麼?!”小八冷聲問。

“關,關你什麼事!”李建軍慌亂道。

小八聽後呵呵一聲,說道:“是你脅迫她的吧?!”。

“你,你是什麼人?!”

小八聽了,抱胸走進了屋裏,目光偷偷瞥了那個大波老師兩眼,說道“李建軍,你忘啦?前幾天還是你把我送進教室的呢!這麼快就忘了?我叫小八呀~”

“小,小八?”

“啊,如果你不喜歡這麼叫,你也可以叫我的全名,我姓八名八,你可以叫我爸爸~!”

“次奧!你神經病啊你?!我倆你情我願,關你什麼事兒?!”李建軍罵道。

小八呵呵一笑,走到了大波老師身前,蹲下了身子看着她的臉,說道:“老師,您是自願的嗎?放心,你說出來,我就幫您一齊伸冤~”,小八說着目光還不忘瞥了兩眼那兩個被她身子壓住的大肉球。

見這時,那個女老師的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小八輕笑,本以爲那個大波老師會點頭說出實情,誰知道,這個時候流着淚的她,居然搖起了頭。

“不,是我自願的!”

“什麼?!”小八驚聲大呼。

聽到這話,李建軍瞬間樂呵了,趾高氣揚的走了過來,說道:“聽見了沒?!我倆兩廂情願!你管不着!”。

小八仔仔細細的看着那個老師的臉,明顯能看到出那老師心裏的痛苦與害怕,聽到李建軍這得意洋洋的話,小八瞬時就怒了。

“咚!”

轉身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下一秒,李建軍直接騰空而起,然後“噗通”一聲落在了兩米外的地面上。

“次奧!你神經病啊?!”李建軍坐在地上摸了一把自己嘴角的鮮血,急忙起身罵道。

小八再次蹲下了身,看着她,問道:“老師~我再問您一遍,您真的是自願的嗎?!您放心,只要您說出來,我保證您沒事!並且將威脅你的人,繩之以法!”,小八說着瞥了一眼只敢叫囂不敢動手的李建軍。

這時,那老師已經泣不成聲,嘴角慢慢動了… 第464章既然你生氣,就任由我自生自滅

「怎麼燙成這樣?」

「剛才在樓下不是好好的嗎?」

容幼儀立刻打開大門,擔心的問。

「你果然躲在房間里哭,為什麼呢?」

秦凌予不解的問,明明他也很生氣,但最終還要哄她,女人真是一種神奇生物。

「別管這些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先退燒。」

容幼儀完全忘記之前的不愉快,將秦凌予扯進房間,摁住他高大健碩的身軀,直接推倒在床上。

「不行,燒的這麼燙,我看還是去醫院吧。」

「不用!」

秦凌予一把拉過容幼儀的手腕,身為明星保持身材是家常便飯。

容幼儀細胳膊細腿,僅僅只有九十斤,被秦凌予一拉,保持不住平衡,整個人向下倒去。

「啊!」

尖叫一聲,容幼儀整個人都摔倒在秦凌予寬闊的胸膛。

這男人渾身都硬邦邦的,撞得她鼻子痛。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讓你哭,但是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秦凌予道歉的這一幕若是讓隊里新兵蛋子看到,只怕要驚掉下巴。

「你身體不舒服,我不會放在心上的,但是你不能再對我凶了。」

「嗯。」

秦凌予點頭,其實身為鋼鐵直男,他自認為已經用盡溫柔。

「好了,你放開我,我現在去拿退燒藥過來。」

「嗯。」

容幼儀從秦凌予的身上起來,快步去行李箱內拿葯。

秦凌予後知後覺感到不對勁,他並不是真的發燒,吃退燒藥說不定會有副作用。

「退燒藥拿過來了,這個牌子的特別有效果。」

「吃完之後你睡一覺,什麼問題都沒了。」

容幼儀倒好一杯熱水,再拿出膠囊遞到秦凌予面前。

「嗯,其實我身體一向都特別好,不用吃藥也可以。」

「不準不拿身體當一回事,我感覺你額頭的溫度都超過四十度了,快點吃了!」

對於這一點,容幼儀的態度格外堅定。

女人關心的容顏,深深印進秦凌予的內心深處。

「咕咚~」

秦凌予下定決心,中毒他也認了,直接一口咽下。

「幼儀,我想起手機還在樓下放著,你能替我拿上來嗎?」

「好,沒問題。」

容幼儀離開視線,秦凌予立刻衝進盥洗室反嘔起來。

「嘔~」

「嘔~」

「秦凌予,你這是在做什麼?」

容幼儀重新返回房間,想要問問秦凌予,手機具體放在哪個角落,卻沒想到遇到這一幕。

「沒事,我突然反胃。」

秦凌予擦了擦嘴角,該死的膠囊根本沒吐出來。

「那沒事吧?」

「該不會是藥物過敏吧?」

容幼儀擔心的摸了摸秦凌予的額頭。

秦凌予尷尬的眨眨雙眼,這場騙局恐怕要被拆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