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汗順着蒼老的臉頰滴下,一連扔出五枚,全部被空氣衝散,最後一枚更是匪夷所思,炸開後即刻被一陣氣流吹七零八落。


色診不靈驗,以致扁十三握着打火機的手僵直在空氣中,嘴巴張合着,自使用色診以來,從未出現過現在情況,無奈扔掉火機,急走兩步,扣住夏凡脈腕。

沉心聽了片刻,覺得脈象平穩,確定夏凡健健康康後,準備撤手,只是還沒等手指離開肌膚,脈象有平穩突地變成急促不規則跳動起來,扁十三神色大變,偷偷瞄了眼脈搏,僅憑肉眼都能看到脈搏跳得多麼厲害。

“怎會這樣?”

一向沉着穩重的扁神醫扁十三,這一刻再也無法淡定,雖然在中醫脈診方面懂得不多,但摸過的脈多了去,從醫幾十年,像夏凡這樣的脈,從未遇到過。

“心率不齊,竇性心律?”

扁十三的伸出的三指,如同音符,隨着夏凡的脈跳上下起伏,不僅腦門冒冷汗,連腳心手心都滲冷汗。

看到扁老頭反應,夏凡真心覺得過癮,又催動一些靈力匯聚於臉上,五官挪移倒沒,臉頰一處潮紅,就好像突然患上某種疾症。

“啊!”

扁十三實在支撐不住,一口鮮血狂噴,幸好夏凡閃的快,否則,非吐一臉不可,隨即,伴着身子晃動幾下,無力的跌倒,其愛徒吳鬆離的近,兩臂張開將師父摟在懷中。

“師父,你怎麼了?”

扁十三先是看向夏凡,不忘幸災樂禍,奸笑道:“你得的什麼病?不會也是罕見奇病吧?哈哈,從你的脈象來看,怕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可惜呀,年紀輕輕的--,到頭來白髮人送黑髮人,回去準備後事吧!”

秦玉嬌嚇一大跳,緊張的問道:“你得了啥病嗎?這麼嚴重!”

“秦姐放心,你看我健壯威猛的,像有病的人嗎?”

“如果有的話,就要積極治療,缺錢的話姐有。”

見夏凡跟沒事人擬的,秦玉嬌才放下心來。

“小兄弟,你可不能有事啊!我老婆還等着你治呢。”

郝來一臉擔心的望着夏凡。

夏凡沒回應,在秦玉嬌耳邊低語幾句,便蹲下身子,樂呵呵笑道:“扁老頭,原來你就這麼深的水!如果讓你的那些老朋友患者知道,一直以來,受你矇騙,猜猜會怎麼着?還有媒體,這麼好的新聞題材,誰捨得錯過!”

“不要欺人太甚!身爲同行,與你無冤無仇,爲何非把我逼上絕路?”

扁十三推開徒弟,掙扎着坐直身子,到了這個時候,仍不忘挺直腰桿坐人。

“此言差矣!騙了我姐五百萬,還說無冤無仇,可笑至極!”

說罷之後,夏凡豁然起身,從秦玉嬌手中接過手機,看了眼視頻,突然,冷峻的臉龐冷寒得讓人窒息,“一個小時內,把錢退回來,並承諾今後不在行騙,我便饒過你,不然,不是名譽掃地那麼簡單,這段視頻一經曝光,不用我出手,恐怕你會死的很慘!”

夏凡拿着剛錄下的視頻在扁十三眼前晃了下。

“算你恨!帳號給我。”

知道遇到強敵,扁十三不得不暫時忍着。

沒想到五百萬居然能要回來,秦玉嬌在夏凡授意下,急忙遞上卡號。

“師父,不能退啊!”

吳鬆赤紅着眼睛勸道。

“去把電腦取來。”

相對於金錢和名譽,扁十三還是偏重於名譽,況且,五百萬對他來說,算不上什麼,這些年從鉅商富豪身上沒少榨取錢財。

吳鬆極不情願的去了。

“男人一言九鼎,我這就給你轉帳,你現在就把視頻刪除掉!”

“不急,等錢到位後在說。”

夏凡有的是耐心等,瞟了眼對他崇拜不行的馬幫,叫他去屋裏取來一張椅子,這纔對郝來愛人道:

“大嫂,來,坐在椅子上,我給你施針。”

“哎。”

女人受寵若驚的依言坐下,她懷疑自己耳朵是不是聽錯了,小神醫居然叫她大嫂。

“小兄弟,我,我只帶了二十萬,不知夠不夠?”

生怕夏凡也像扁十三一樣,開出天價診療費,郝來忐忑不安。

“不要錢!”

夏凡摸出隨身攜帶的銀針,淡淡的應了聲。

“啊!不是說笑吧?”

郝來全身一僵,不確定是不是實話。

“要不也給個幾百萬?”

說話間,一根長針刺入患者腦垂體相對應頭部,以氣御針,捻轉着緩緩進入,在靈目輔助下,顱內血管組織一目瞭然,爲防止損傷腦組織,下針時,夏凡打起十二分精神,控制着銀針躲過層層障礙,最終刺入腦垂體,大量靈力注入,如同枯萎的禾苗得到細雨滋潤,立即充滿生機;靈力摻雜着靈氣,將腦垂體包裹得密不透風,緩緩進行着人類醫療史上最偉大的復甦工作。

衆所周知,腦垂體分泌生長激素,促進人體生長髮育;一旦出現問題,生長激素從而分泌相對不足或不分泌,身體將停止發育,加上腎功能異常,致使體內異變,產生一種引起骨骼收縮的因子,當然,只是夏凡個人猜測,目前,世界上還不能查出這種因子具體是什麼。

現場獻藝,治療世界上最罕見的縮骨症,扁十三怎會視若無睹,首先是看笑話,其次是觀摩,到要看看夏凡怎麼個治療法,站在夏凡身後,目不斜視的全程盯着夏凡動作。

秦玉嬌、馬幫、郝來及取電腦回來的吳鬆,一個個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錯過精彩部分。

足足過了五分鐘,夏凡輕柔的起針,隨後讓患者趴在椅子上,上衣掀至腰以上,腎區位置暴露出來。

夏凡又取出兩根銀針,分別刺入腰椎兩側,不偏不倚扎入腎臟,注入足夠靈氣,二指彈動,針尾顫抖,發出嗡嗡蜂鳴音,此大補法,起到滋補腎臟,強筋壯骨,促使骨骼二次發育。

收起銀針,夏凡長呼一口氣。

“好了?”

扁十三忍不住問道,哪怕是他,也被夏凡出神入化的針法所吸引,曾見過不少中醫大師,在鍼灸上的造詣,與夏凡起來,略遜幾分。

“怎麼?還沒看過癮嗎?只剩下十五分鐘,要是收不到轉帳記錄,別怪我不客氣。”

抹了把汗,夏凡提醒道。

“馬上。”

別看扁十三六十來歲的人,操作起電腦來,嫺熟無比,瘦弱的手指飛速彈着鍵盤,僅幾分鐘時間,便完成轉帳交易。

“收到沒?”轉頭問秦玉嬌。

“沒呢!”

她的卡號開通了信息提醒業務,只要收到錢,就能及時收到信息提醒。

“不可能,平常挺快的。”


扁十三有點不相信。

“可能沒轉上,在轉一次!”

夏凡不冷不熱的說道。

“已經轉過了,要不你看看轉帳記錄,應該是銀行的問題。”

扁十三急的彈跳起來。

“至於誰的問題我不管,總之,還剩六分鐘,還是不到帳,你自己掂量掂量。”

“你?“

扁十三隻覺得眼前一陣發黑,心裏咒罵着夏凡,哭喪着老臉又轉一次。

PS:祝大家元旦快樂!新的一年走好運!發大財! 第三百一十一章 煉製藥丸

世界上最罕見的奇症,用了不足半小時,能治好嗎?鍼灸有效果嗎?郝來打心裏多半不信,看着被縮骨症折磨得整整矮了二十多公分的妻子,覺得不是滋味,要不是細心開導,看得緊些,以妻子尋死的決心,恐怕已不在人世。

“翠娥,感覺身體怎樣?”

從表面上暫時看不出任何變化,只好問她現在感受。

翠娥想了想,“也沒什麼,只是覺得骨頭裏有成百上千只螞蟻在爬動,麻麻的,癢癢的。”

“小兄弟,像這種情況,是否正常?”

郝來急忙問夏凡,唯恐妻子生點意外。

“扁神醫,要是一直收不到錢的話,還會回來找你。”

夏凡拉起秦玉嬌就走,路過郝來身邊時,示意夫妻二人跟上。

馬幫衝扁十三嘿嘿一笑,腆着大肚子,擺着肥大身軀,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

注視着幾人行遠,扁十三突然想起什麼,撒腿往外追,邊跑邊喊。

走到大門口的夏凡,聞聲停下,回頭看去。

“視--視頻,還沒刪除!”

好不容易追到夏凡,累得扁十三上氣不接下氣,昔日不可一世的扁神醫形象在夏凡面前蕩然無存。

“已經刪過了!就在剛纔,難道你沒看到嗎?”

直視着扁十三,夏凡出言質疑。

“我已經滿足了你的條件,並且已兌現,你也最好遵守承諾,不然,真是鬧僵了,對誰都沒好處,希望你能明白魚死網破的道理!”

扁十三板着臉,讓徒弟吳鬆關上大門。

“師父,那小子確實有點能耐, 億萬豪門:首席老公很搶手 ?而且比核磁共振都快捷精確,真搞不懂!”

自從夏凡進院,警惕性極高的吳鬆,視線就沒離開過他,也沒發現貓膩,思來想前,很是不解。

“難不成面診有如此神奇?對任何病症都適用!再者,要麼他的眼睛有異能?能看透人體?哼,絕對不可能,誰要是有異能眼的話,去賭場轉一圈,還不跟撿錢似的,怎會有閒空來這兒。”

苦思冥想,最終找不出一個合理解釋,扁十三和徒弟吳鬆都陷入迷茫。

離開扁府沒多遠,鈴聲響起,秦玉嬌掏出手機瞄了眼,頓時驚得目瞪口呆,“兩,兩個五百萬!”

“銀行真給力,耽誤幾分鐘,白白掙了五百萬,本來打算讓那扁老頭再多轉一次,當看到那張苦瓜臉,簡直比喝他的血還疼,一時心軟,算是手下留了情。”

在夏凡看來,扁十三沒少斂財,絕對是億萬富翁,五百萬對於他來說,不過九牛一毛,從他那拿點錢花算是精神損失費。

“小兄弟,我愛人的病,需要多久才能恢復如初?”

看夏凡心情正好,郝來惴惴不安的問道。

“應該需要幾個月,具體時間不好說,這要看病人體質,總之,回去安心療養就是。”

夏凡相信靈力的功效,也相信自己的針法,縮骨症康復起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凡事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