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偏偏被他們當作犧牲的戰利品,送進宮來,去侍奉一個她本就不愛,卻坐擁後宮佳麗三千的男人,她要和這麼多的女人,數不清的女人,去分享一個男人。

她不想啊。

她謝華心高氣傲,她爲什麼要去嫁自己不喜歡的男人,爲什麼——爲什麼——

她不過是想和自己心愛的男人廝守終生罷了,這麼簡單,這麼簡單的願望,都沒有人滿足她,沒有人滿足她。

他們一直在騙她,他們拿她當傻子一樣騙,其實她都是知道的,卻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配合着他們的騙。

她活着真的好累,有什麼比自己的親人出賣自己,想要殺了自己還要痛苦絕望的。

是,他說的好,大哥說的很好,他說他,他說他會將她留下來,他說以後謝家無論經歷了什麼,都不管她的事,他說,他會放她和挽風,讓他們離開,過他們想要過的日子。

可這都是他說說的而已啊,她知道,這些不可能的,永遠不可能的,他永遠都只拿自己,拿自己當一個小孩子哄。

他以爲,他說的這些,她都會深信不疑,其實從一開始,她就什麼都知道了,卻還要配合他們。

拋棄謝家,她和挽風二人遠走高飛,若是讓父親知道了,挽風還有活路嗎?

依照謝家的勢力,她和挽風,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他們都會找得到的。

“挽風——”

“華兒,不會有事的,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你忘了你之前怎麼答應我的了嗎?你說你要和我成親的,你說你要和我永遠在一起的,你說過的,我會娶你當我的妻子,你會嫁給我,讓我當你的丈夫,這些年,我一直守着你的這些話,我相信,我始終相信,這麼多年的感情,你不會這麼快就對我變心,你本不是那種輕浮的女子,你本不在意那些榮華富貴….”

“挽風….我真的好愛你….好舍不得你….可是如今的這一切….這一切…都不能實現了….我對你所承諾,所說的這一切,就要再次的背棄你了….”

“挽風….我好舍不得你….” 他的身體其實很早就不好了。

但一向很拼,放不下工作,經常熬夜。

葉繁星坐在一旁,聽着珊珊跟她說顧崇林的情況。

她這些天,照顧小風的同時,又要照顧雨兒,還要照顧顧崇林。

可能是因爲太忙,看着他生病,她還挺平靜的。

現在見到了葉繁星,面對她的關心,那種無助,絕望的感覺才涌了出來。

眼淚也再也不聽使喚。

葉繁星望着珊珊,“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如果不是今天問起傅景遇,她都不知道。

珊珊沒有說話。

心裏難過的時候,她並不想告訴任何人。

兩人聊了一會兒,牀上的顧崇林就醒了。

他咳了幾聲,坐了起來,珊珊望向他,“你醒了?”

顧崇林臉上帶着細細的冷汗,他看着葉繁星,“星星來了。”

“嗯。”葉繁星說:“師傅。”

顧崇林道:“珊珊,你出去吧,我想跟星星說說話。”

他很累,說話聲音也很虛弱。

珊珊看着他這樣,走了出去。

葉繁星走了過來,“師傅。”

顧崇林坐起來,葉繁星給他把枕頭墊高了一點,看着他。病了這些天,他都沒怎麼好好吃過東西,看起來瘦了一圈。

顧崇林望着葉繁星,說:“你來得正好,其實我一直想找你來的。”

“……”葉繁星看着顧崇林,“找我?”

作爲徒弟,葉繁星覺得自己挺失職的,他生病這麼多天,她卻現在才知道。

“我覺得我可能,撐不了很久了。”顧崇林望着葉繁星。

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讓葉繁星狠狠地怔。

撐不了很久,這是什麼意思?

“師傅,你在跟我開玩笑吧?”葉繁星儘量用平靜的語氣說。

“我母親就是這個病死的,其實醫生跟我說的時候,我挺平靜的。也不怎麼意外。”

早在半年前,醫生給他做身體檢查的時候,就已經跟他說了這件事情,那時候就已經在身體裏發現了癌細胞。

他一直想跟珊珊說,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的妻子,本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不應該操心這些。

他們好不容易才幸福地在一起。

她又是一向很依賴他的人。

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她開口。

他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跟她說過的話: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應該怎麼辦啊?”

“你怎麼會不在?”

“……”

葉繁星望着顧崇林,“不會的。”

葉繁星感覺自己的心,都在猛烈地跳動着。

顧崇林看着她,努力讓自己露出了一個笑容,“星星,你別這樣。你要是都這麼不淡定,我不知道珊珊會怎麼樣。”

葉繁星比起珊珊,可堅強太多了。

如果她都這麼大反應,那珊珊呢?

他的話,讓葉繁星不得不剋制住自己的情緒,“那珊珊呢?她知道嗎?”

“看她的樣子,應該是知道了吧。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記得幫我多照看她。她就是個小孩,不像你,什麼都懂。如果沒有人照顧,可能連飯都吃不好。跟她母親的關係又不太好,至於我家裏人,估計也是指望不上了。”

(雙倍月票最後一天,小可愛們看看還有沒有月票,記得投一下,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以後投就是一張算一張了。我們現在在第六,不求上升,只求穩住這個排名,愛大家。) “你忘了我吧….你忘了我….日後你會遇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姑娘….她會替我來愛你….挽風….”

“不——不….沒有了,沒有了,這個世上,再也不會有第二個華兒了,華兒,你答應我,你不能有事,你答應我。我們以前說的那些,都還沒有做到呢,你怎麼能死,你怎麼能死,你怎麼能出事。華兒,華兒——”

“華兒,你不要有事,只要你好好的,大哥不再強迫你了,大哥不再強迫你做你不願意做的事了,你好好的好不好,你給大哥站起來,你給大哥站起來啊,華兒——”

謝衍不停的用手拍打着她的臉,企圖將她拍醒。

謝華裂開嘴角的弧度,朝他綻放出一抹笑來,最終,她的一隻手,緩緩的從挽風的臉上垂下。

對不起挽風,曾經答應你的,都不能再兌現了,對不起,說過要同你生一堆的孩子,去一個他們都找不到的地方,過我們隱居的日子,再也不被外人所打擾,說好的,可是如今,都不能實現了。

挽風….

對不起….

對不起,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好好的補償你,我再也不會錯過你。

挽風…..

對不起…..

那一隻手,緩緩的摔落在地上。

“不——不——”

挽風痛心疾首的望着她,將她的手抓起來放在自己的臉上:“華兒,不要!華兒不要!!你醒來,你醒來看看我!華兒,不要!不要!”

“我從未恨過你,埋怨過你,哪怕你進宮,背棄了對我的承諾,哪怕是你背棄了對我的承諾,我也從未怨恨過你,我知道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知道,你一定是因爲有你不得以的苦衷,你是不會對我變心的,否則你是不會不要我的,華兒,你醒醒,華兒,你醒醒啊——”

“華兒——你死了我怎麼辦,若是你死了我該怎麼辦,華兒——華兒——”

“公主,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慕瀟瀟往前走了一步,蹲在謝華的跟前,手還沒等觸碰到她還留有餘溫的身體。

謝衍猛地朝她出手,大掌正抵上她的脖子。

慕瀟瀟冷笑一聲:“謝衍,還想要挾我離開嗎?看來你妹妹的死,在你眼淚,真的不算什麼,你到現在還不忘了要挾我。”

“爲何要逼我?慕姑娘,我以爲你與旁人不同,是在下看錯了,你太讓在下失望了!全部後退,否則我要了她的命!!”

謝衍看着衝上前的黑衣人,狠狠的握着慕瀟瀟的脖子,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往後退離。

慕瀟瀟嘴角的冷笑弧度,不由擴大,面上仍舊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懼意,而是盯着地上躺着的謝華看了一眼:“華妃娘娘屍骨未寒,如今大公子就能當着她的面,再次挾持我,恐怕華妃娘娘就算是死,也不會瞑目吧?”

“閉嘴!”

謝衍狠狠的呵斥着她,大手握在她的脖子上,只需稍稍的一用力,她雪白纖細的脖子,就會被他的大手給一握成兩半。

“你走吧。”

“你同我一起走,否則,我怎麼會知道你會不會耍詭計?!” 他就他父親一個親人,還是顧老爺子那麼難好處的人。

他發現自己想來想去,能夠託付的,竟然只有葉繁星。

葉繁星是除了他之外,對珊珊最好的人,早在珊珊還病着的時候,她就對珊珊很好,更何況現在珊珊都已經好起來了。

顧崇林道:“她怕黑,怕打雷。家裏又有兩個孩子,他們還那麼小,雖然有阿姨,但阿姨畢竟是外人,不可能事事都替她做到。她一個人傻傻的,什麼都不懂……”

一說起這些,顧崇林的內心就無比的難受。

他把她寵得太好了,事無巨細地寵。

可能你現在去問問她家裏的房產證放在哪裏,她也不知道。

這些都是他在負責。

可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呢?

兩個孩子都指望着她。

劍道乾坤 一輩子那麼長……

她還年輕,他不知道她要怎麼辦才好。

說起這些,那種擔心的感覺就涌了上來,就跟家長擔心自己孩子長不大似的。

珊珊站在門外,聽着顧崇林的話,感覺自己的手指,陷入了掌心裏。

他這兩天病得很重,一直在睡覺,她一直在拼命地忍耐着,此刻聽到他這些話,感覺自己的心撕裂般的疼。

葉繁星跟顧崇林談完話出來,就看到珊珊站在門口,手捂着嘴,拼命地忍耐着,不讓自己哭出聲音。

看到這一幕,葉繁星愣了愣。

剛剛師傅那些話,說得她的眼淚都下來了,又何況是珊珊。

珊珊平時看起來嬌嬌弱弱的,其實此時已經很堅強了。

葉繁星把手放在她肩膀上,摟住她,“不要太擔心,現在還沒到那麼絕望的時候,他會好起來的。”

雖然顧崇林說,他母親也是這個病死的,已經沒得救了。

可葉繁星還是不相信,畢竟他母親過去這都多少年了。

現在醫學怎麼發達,再難的病,也會有攻克的時候。

珊珊沒出聲,葉繁星陪了她一會兒,才走出來,看到雨兒正坐在沙發上,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最愛她的爸爸生病了,她雖然年紀小,但也會跟着難過。

“雨兒。”葉繁星看着她這樣,走了過去,在她面前蹲了下來。

大人就算了,她還這麼小,露出這副神情,看起來揪心極了。

雨兒望着葉繁星,“星星阿姨,我爸爸是不是再也不會好起來了?”

她的眼神很是擔憂,說話的時候聲音細細的,小小的,葉繁星握住她的手,“不會的,你不要瞎想,他只是生病了。”

“他病得很嚴重,我很擔心他。”

如果說傅景遇在家裏,像永遠不會塌下來的天一樣。

那麼顧崇林在這個家裏,也是一樣的。

無論是珊珊,還是這兩個孩子眼裏,他都是神一樣的存在。

雨兒長這麼大,從來沒看過他脆弱的樣子。

因爲珊珊本來就很粘人,而他作爲爸爸,更是要在孩子面前表現出堅強的一面。

現在病倒,對於一家人來說,都是晴天霹靂。

葉繁星摸了摸她的腦袋,“你媽媽現在很忙,要不你去我家裏和糖果玩吧?”

她在這裏,看着也很擔心。 “我爲什麼要同你一起走?謝公子好大的臉啊。我勸你現在最好的趕緊滾,要不然,等我改變了主意,或者皇叔回來,到時候,你就是真的想走,也走不了了。”

謝衍明顯的對她的話不相信,仍舊緊握着她的脖子,將她整個人都禁錮的鎖在自己的懷裏,深怕她做出其它的舉動來。

他的舉止粗俗蠻橫,慕瀟瀟整個人被他蠻橫提起來,整個身體,全是由他自己在操控。

她一時難受的眉頭直蹙,胃裏,又有陣陣的酸水溢了出來。

“放開我!”

“等我安全走出這裏,自然會放了慕姑娘,在下說到做到!”

“我讓你現在就放了我,否則你絕對會後悔!”

“恕難從——啊——”

謝衍突然發出一聲慘叫。

慕瀟瀟還沒有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只感覺到那只架在自己脖子上,禁錮着自己的大手,在一瞬間鬆了,緊接着,就是一股的血腥味溢滿她的鼻腔,她的眼前,似是殷紅的鮮血一閃過去。

再接着,她就被人帶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裏,擡起頭,看到衛離墨那張熟悉的臉,她嘴脣動了下,最終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