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部發球,發動進攻,最後卻打鐵,被已經暴走狀態的孫瀟再次拿下,他傳給了單非,單非控球然後傳給了位置很好的何乃軒。

何乃軒突破,誓要投入這個球,可是這個時候對方的光頭兇惡無比的湊了上來,他沒有辦法躲避,旁邊已經有其他體育部的球員包抄上來。何乃軒用盡全力後仰,他的身體,與地面的夾角甚至已經只有五十多度,這樣程度的後仰,終於讓他躲開了光頭封蓋的右手,但同時也大大降低了何乃軒的命中率,也將他置入一個無比危險的境地。

中文系的每一個人看着幾乎要與地面平行的何乃軒,每個人都能夠感覺到從他身上傳來的那種爲了勝利而不顧一切的味道。而籃球,被何乃軒折彎的手腕用了大力推了出去,而這個時候光頭也狠狠的用身體撞到了何乃軒的身體上!

之後,何乃軒狠狠地撞飛了過去,後背緊緊的撞擊在在地板上,不過他的眼睛卻眨也不眨的盯着籃筐。

看起來遙遠了很多的籃筐, 其實沒有人不在盯着那個掛着白色網花的籃筐。

“唰!”在所有中文系聲嘶力竭地難熬等待中,籃筐終於交出了自己的答案,網花瞬間飄揚而起,彷彿正在迎着狂風而舞的紅旗。

還差四分!還有五十秒的時間!

“中文系!中文系!中文系!”

“何乃軒!何乃軒!何乃軒”

無比瘋狂狂暴的怒吼傳出了體育館,飛向那頭頂上的藍天白雲,整個晉原大學,包括附近的街道上的路人商販清楚的聽到了這怒吼!

最後的五十秒,四分!中文系能否奪冠? 何乃軒被撞到地上的時候,只有兩個人沒有跟隨大衆的目光看籃筐,她們看的是地上齜牙咧嘴的何乃軒。那就是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來的米可還有和張瑾,李露,孟文瑤她們坐在一塊的李敏!

米可沒有太過激的動作,她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只是看到何乃軒重重的摔出去,她的手不自覺的緊緊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李敏卻哭了,眼淚在眼圈中不停的打轉,這個害羞的女孩子終於在其他人面前露出了對何乃軒的關心。

直到裁判吹出了犯規哨,所有的人才看到仍然躺在地上的何乃軒,這個時候江東語和單非跑了過來,拉起了地上的何乃軒。

何乃軒原本疼痛無比的臉色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看起來有些強撐的微笑。

別人可能沒看清楚,但是場地下的賈也看清楚了,何乃軒站起來的時候,他黑色球衣的背後似乎被東西浸溼了,那似乎並不是汗水!


賈也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一白卻沒有說什麼,只是再也在替補席上坐不下去了,他不安的在場邊晃動着。

“臥槽,這是惡意攻擊!罰下!”

“裁判幹什麼吃的,這樣的人還讓上場?”

“麻痹…老孃最看不慣這種人了,以後體育部讓他們沒有女朋友可交!”

一時間中文系的看臺上炸鍋了,責罵聲咒罵聲一聲接着一聲,體育部的人開始沉默,畢竟這件事情是他們不對。

看臺上的學校領導臉都黑了,電視臺上還直播呢,體育部的學生居然如此野蠻,幾位領導臉色不善的看着體育部的球員還有體育部的主任,體育部的主任則是臉色又青又黑,這搞什麼飛機呢?

此刻,某公司的安靜的辦公室裏面,一個戴眼鏡的職員突然站起來破口大罵:“cnm的,能不能好好打了?靠!”

等他喊出來才發現滿公司的同事都在看他,他雖然尷尬卻是仍然嘴硬道:“看什麼看,工作!”

如此的畫面出現在數個公司裏面,更絕的是有一個公司裏面,整個辦公室的人都站在某晉原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學長背後看着比賽,看到何乃軒被撞倒在地上,都是破口大罵,更讓人震驚的是,辦公室的主任也混在人羣中看的津津有味。

“老孃一定要虐死他們,靠!在星際裏面!”

這句話是米可旁邊的郭靜喊的,郭靜對於何乃軒也算是由恨到無比友好的轉變了,畢竟人家那次在籃球館那樣的幫自己,最後還成了經貿系公敵,她不會打籃球,但她發誓下次星際比賽遇到體育部,一定要全滅!

一旁和郭靜坐的比較挨的顏嫣插嘴了:“算我一個!”

這讓坐在兩位美女背後的其他的系隊成員顯得震驚無比,這兩位平日話都不多說一句,彼此彷彿都不願意接近對方的樣子,今天居然說話了。

更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郭靜居然點頭答應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罰下!罰下!罰下!”

“罰下!罰下!罰下!”

“123!”

“罰下!”

鳳策長安 123!”

“罰下!”

中文系再次團結無比的怒吼着,黑壓壓的一片人都站了起來,用可樂瓶子不停的相互撞擊着。

比賽場上裁判並沒有罰下光頭,只是給了他警告,眼看就要罰球了,可是巨大的怒吼聲根本停不下來,裁判老師也懵了,有點慌了,這可怎麼辦?

何乃軒已經站到了罰球線上,看到這樣失控的場面,他強忍着背上的疼痛,突然轉過身體對着中文系的看臺上的所有人豎起食指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在足球運動中這樣一個挑釁的動作,在中文系的所有人看來卻是他們心目中拼搏的英雄對他們的請求。

剎那間,幾乎是一秒的時間,整個體育館都安靜了下來,徹底的安靜了下來,沒有一絲的聲音。

很多人目瞪口呆的看向何乃軒,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做出讓晉原大學學生在一秒之內停止任何聲音,就算是學校校長都沒有,但是今天有了,那就是中文系身披15號球衣的得分後衛何乃軒!

就連看臺上原本正在想辦法平靜事態的校領導都呆住了,這個小夥子威信這麼高?

而這個時候,“嘭”的一聲打破了所有的寧靜,何乃軒的第一個罰球在籃網中泛起陣陣浪花!比分現在80:83!

沒有其他的聲音,何乃軒開始第二個罰球,“咚咚!咚咚!”籃球拍在場地上的地面上,發出咚咚的聲音,籃筐底下無論是中文系還是體育部的球員都緊張盯着籃球,現在每一個球都至關重要。

何乃軒出手了,橙紅色的籃球化作一道完美的弧線準確的砸入了籃筐,再下一分,現在81:83!

現在兩分之差!五十秒的時間!

這最後的五十秒即將來臨,整個球館,氣氛變得異常凝重,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被人聽得清清楚楚。

比分是81:83,體育部領先,現在球權掌握在體育部的手裏。

現場無論是體育部的人還是中文系的人,緊張的忘了呼放心下來,沒有一個認敢說話,都在睜眼看着場上,中文系的每個人都在告訴自己還有機會。

老鐵控着球想要拖延時間,但是中文系的人怎麼可能讓他得逞。無奈之下他傳球,先前犯規的光頭殺入內線上籃!這樣的關鍵球,對兩個球隊的命運都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全場體育部的球迷們已經舉起了自己的雙手,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應該讓他們歡呼的時刻!只要進了這個球,中文系已經無力迴天了。

可是,就在這麼一瞬間,籃下的江東語突然怒吼一聲,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氣,也把中文系所有人所有對總冠軍和榮譽的渴望,加在了自己的彈跳之上,而他的右手,也用盡全力高高升起,這幾乎已經突破了他的臂展極限……

“嚓!”輕輕地,江東語碰到了籃球的下面。

“籃板!”所有懂得籃球的人都瞠目欲裂!這個球被江東語碰到了!完蛋了!完蛋了!

籃球果然彈在了籃筐上,不過孫瀟關鍵時刻,力排衆議,把籃板球一把抱在了懷中!

看臺上所有的體育部經貿系的人,高高舉着的雙手,僵硬了,揮動不起來,他們的嗓子,彷彿破了洞的漁網,沒有了發出聲音的可能 ,天塌了嗎?

剛剛孫瀟抓下籃板,比賽時間還剩下最後十五秒鐘,中文系看臺上的學生原本眼神已經暗淡了,現在卻紛紛重新亮起來,他們還有機會!七年也許還有可能不會再繼續增長了!

“還有機會的!”

這是全場比賽目前爲止,最讓人恐懼也最當然覺得熱血沸騰,全身上下的血液都繃緊了的時候。

在這一瞬間,時間彷彿停滯不動了,空氣彷彿凝固了。

大家的聲音、動作,什麼都被放慢了無數倍,什麼都顯得那麼不堪。

體育部把中文系隊圍得密不透風,擅長控球的單非身邊彷彿被安置了一個鐵桶!

可是單非還是跑了出來,他接到了阿迪傳出的球,他突然轉過身來,身體眼看就要拔地而起,直接三分球跳投。

這個戰術愚蠢極了,單非的三分球這麼毫無把握地跳投,體育部的人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感到安心,相反一種強烈地不安感涌出,順着這個不安感看過去,老鐵突然看到,剛剛從底線發球的何乃軒,一下子衝進了內線!

“攔住他!”

老鐵的吶喊出來了,可是還是遲了,何乃軒已經在他無比驚恐的眼神中將橙紅色籃球狠狠的砸進了籃筐!

比賽還剩七秒,比分83:83! 最後七秒種,單非來到了前場發球!

最後一投會交給誰?

中文系的球迷嗓子已經發幹了,有些女生已經緊緊的抓住了身邊朋友的手,太緊張了。

只有七秒鐘了,中文系拼近全力打平了比分。現在五名球員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最後一股信念支持着身體,如果最後七秒進不了一個球的話,那麼一定會進入加時賽,到時候輸的一定是中文系。

體育部還有人員可換,中文系已經是殘兵敗將了,所以必須拿下!

看到單非在底線發球,現場的所有人都緊張的看着他,他的球傳給誰,誰有機會將這個球砸入籃筐?

體育部的學生也在緊張,這個時候到時候到了都緊張的時刻,在電腦前關注這場比賽的人,有的都已經緊張的將筆折斷了,有的在做飯菜都燒糊了。但是,他們都沒有反應!他們都在等最後的勝負!

這個時候,哨音響起,單非準備發球!

體育部把中文系隊伍圍得密不透風,體育部的內線裏面彷彿被安置了一個鐵罩子,佈防的嚴密無比!中文系的每個球員用身體和體育部的球員對抗在一起。

單非不停的拍着籃球,卻一動不動,他在找機會發球,只有七秒,如同抓不住機會,到時候他們將功虧一潰!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冷靜冷靜再冷靜!不能有一點的慌亂,只要一慌,全盤皆輸!

“呼!”

就算是經歷過許多職業比賽的單非也難免有點緊張了,這樣的氣氛太可怕了,他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看着在自己前面擋的嚴嚴實實的李浩突然笑了。

全場球迷們幾欲窒息,無論是哪個系的,他們都在期待,這個球進?還是比賽被拖進加時賽?

緊張的李浩突然看到面前的單非咧起嘴巴,露出白皙的牙齒對自己一笑,他頓時愣了一下,動作停滯了一下,啥情況?

可是,瞬間他就反應過來了,不好,對方是故意的。可是,就是這麼幾秒鐘,單非已經透過他的這個微不足道的失誤將球傳到了三分線外的江東語手中。

臥槽!tmd!這狗曰的中文系,真的太他媽的陰險了!這樣的招數都用上了!

三分遠投嗎?

體育部的腦海中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但是剎那間剛剛一分鐘前那個畫面出現在他們所有人的腦海中,不好!中文系又要故計重施!

這一次兩個體育部的球員朝着已經奔向籃下的15號背影追了過去,體育部的人所有人開始祈禱他們追的上15號何乃軒。

果然的確是故計重施!江東語的假裝跳投,一下子就變成了傳球,籃球帶着凌厲地弧線,飛向了何乃軒,這時候的體育部黑人外援,甚至不敢去試圖搶斷,因爲他知道,一旦他搶斷不成功,他們就徹底喪失了勝利的希望!

黑人好像瘋了一樣,從來沒有想過要輸掉這場比賽,腦子裏只有一個念頭不惜一切代價,攔住這個混蛋,這個一直投三分的混蛋,剛剛就用用這招騙了自己,這次不能倒在同一個地方!

何乃軒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已經高高跳起,在天空中接到了江東語的傳球,然後,他重新落到了地面,黑人就在這一瞬間之內撲了上來。

時間還剩下最後的2秒鐘!

根本沒時間來磨磨唧唧了!

何乃軒瞬間做了一個非常艱難也非常必須的決定,他剛剛落到地面上,就重新跳起。這個動作在NBA之中都很少有人做到,但是今天何乃軒必須做到!爲了所有人!爲了七年前的心酸!

憤怒的黑人也跟着跳了起來,他的右手,摁在了何乃軒的籃球上。

“難道還有變數?”看到黑人的右手摁在何乃軒的籃球上,大家都在焦急地想着,中文系的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

但是,在這一瞬間之內,何乃軒突然更加的狂暴,他突然爆發出一聲狂吼!

“啊!!!”

這一聲怒吼,彷彿龍咆虎哮聲震九霄,響遏行雲……他也在這一聲大吼之中,彷彿瞬間獲得了無盡的動力,整個人硬生生往上面拔起,他的身體在這個情況下二連跳!頂着黑人的右手往上面拔起!

這個時候何乃軒宛如一個金色戰神,劈開一切迷霧,從天而降,戮破一切妖魔鬼怪!

整個體育館都把目光的焦距集中在了何乃軒的這一個球上面,沒有一個人敢眨眼,即使流淚了也不敢動,生怕錯過了什麼!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了那個咆哮的人影之上,這個有些消瘦的身影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