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好奇,想來湊熱鬧而已。

此刻成爲常家焦點的老常也來到了我和阿雪的身旁,見老常過來,我也就笑了笑。然後開口道:“老常恭喜過關!”

話音剛落,阿雪也在一旁祝賀,畢竟這就是老常的夢想。

老常見我和阿雪祝賀,也只是傻癡癡的笑了笑了。並沒有多說什麼。

此刻姬無雙已經走到了距離鎮天門十米的位置,也就是說,姬無雙進入了鎮天門所形成的陣法“場域”之中。

就在所有人關注着姬無雙,想看看這個面生的青年,能在這鎮天門的場域之中行走多遠。或者是不是能直接穿越鎮天門。

旁觀戰雖密切的關注着姬無雙,但雞哥卻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依舊叼着煙,嘴裏吞雲吐霧,好不自在的模樣。

鎮天門的厲害,在場很多人可算是領教過了。在鎮天門場域之中被壓制的那種感覺,即使現在還歷歷在目。

但現在見又出現了一個變態,讓在場很多道士紛紛猜測起這個面生的年輕道士。

“他是誰?怎麼沒見過?”

“這位年輕是那個門派中的弟子,竟然和常家的那個變態一般,可以在鎮天門的場域之中自有穿行!”

雞哥一臉冷傲的表情,配合起他強大的道行,此刻在場域之中閒庭興步,讓很多旁觀的道士驚訝。

但這還不算什麼,最讓人接受不了的是,雞哥竟在見不不斷射出風刃前的光幕前停下。

他根本就不理會那些道氣風刃的攻擊,直挺挺的站在光幕前,好似、好似在幹些什麼……

見姬無雙在攻擊最強猛烈的光幕前停下,好似在幹些什麼,很多人都開始議論起來。

有些眼尖的當場就發現了雞哥在幹嘛!

“天啊! 仙尊他人設在崩塌 那人、那人竟然不顧強勢的鎮天門攻擊,竟然在研究門框上的符文!”

也不知道是誰吼出了這麼一句,這一句剛一出口,如同平靜的湖面丟下了一粒石子,當場就激盪起陣陣漣漪。

很多人都驚訝姬無雙的道行,就連常家的一些老輩人物,也都驚歎姬無雙道行高深。

快速通過鎮天門,他們自然可以做到。要是讓他們不顧鎮天門攻擊,站在光幕前研究符文,他們可萬萬辦不到。

常家中有傳言,如果道行不夠。像姬無雙這樣在開啓鎮天門的情況下觀看鎮天門,輕則受傷,重甚至有生命危險。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這讓很多人不得不驚訝一山還有一山高,強中至有強中手。

元尊 很多人都開始推測,這位面生的男子,能不能與當世名聲大震的我比肩……

聽着周圍人的議論,我、阿雪、老常也就咧了咧嘴,並沒有說話。

而雞哥也只是在光幕前研究了幾分鐘,便離開了原地,最終安全通過。

見姬無雙離開,很多道士都不敢前去一試深淺。畢竟姬無雙剛纔太過耀眼,而且所表現出的能力太過強橫,沒有人願意第二個去丟臉。

在鎮天門前,高低立見,是強是弱可以很直觀的見分曉。

見沒有人上前,我便對阿雪和老常打了個招呼,直接走了過去。

老常見我也想去試一試,當場便笑呵呵的開口說道:“炎子,通過得別太快,給我們留點面子!”

我笑了笑,並不在意老常的調侃。

這鎮天門竟然有大來頭,而且又是一件極品道家法器。我這個入道之人的道士,怎麼不動心?

雖說不能得到,但也得去觀賞觀賞吧?其實這纔是我和姬無雙想去試探這鎮天門的真正原因。

周圍圍觀的人現在還是有很多,大概有七八十人吧!見又一個面生的男子走出人羣,都沒怎麼把我放在心上。

他們認爲像姬無雙、老常這樣的年輕強者,是鳳毛麟角的存在。不是誰人都可以辦到的,認爲我也就是個普通的小道士罷了!

不過解下的一切,卻讓剩下了的衆人全都咋舌。

星光璀璨難抵你 我這會兒也是叼着一根兒煙,也如同姬無雙、老常一般閒庭興步的往前走。

很多常家子弟見了,臉部都不由的抽搐了幾下,心中暗道是不是這鎮天門壞了。這種年輕強者本來少得可憐,可幾日怎麼了?

怎麼像大白菜似的,先是常家殺出一匹黑馬。以往被認爲廢材的老常,突然在常家年輕一輩中崛起,創造了測試通關的最高紀錄。

後有來一個更加變態的,不僅在鎮天門前不受絲毫損失,甚至還在鎮天門的壓制和攻擊下,研究鎮天門的符文。

難道、難道這人又是一個年輕變態?

很多人的腦海之中,此時都出現了這樣的想法。

但我這會兒卻徑直向前,我的目的,也是研究研究這鎮天門,看看是不是傳言中的那般厲害,可以抵擋一隻可以操控鬼奴的超級厲鬼。

就在所有人盯着我,我一步踏進鎮天門五米範圍之內的時候,一件讓所有人,其中也包括我在內,都震驚無比的事情發生了。

我剛進入鎮天門五米範圍內,鎮天門好處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白色的光幕當場便變成了紅色。

血紅色,而且轉變的速度之快,在一瞬之間。

就在鎮天門的白色光幕變成血紅色的光幕時,很多常家的長老都在這一刻猛的站起了身。

並且嘴裏突然低吼一聲:“不好,那小輩有危險!”

隨着一名長老的話音剛落,常家的其餘長老也猛的大吼一聲:“快、快關閉鎮天門!”

而這一刻,除了常家長老們沸騰了起來意外。我所面對的鎮天門,也在第一時間向我射出了一道紅芒。

紅芒璀璨,直接就射向了我的心口。在那紅芒之中,我感覺到了強大的道氣波動,這樣的攻擊少說也在氣魄中期上下。

如此強盛的攻擊,我想整個常家裏,也就只有我可以抵擋。

但紅芒勢大,我也不敢輕易與其接觸。

雖說不知爲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我卻聽到了周圍的常家長老的呼喊。

我身子往一旁一閃,紅芒直接就擦着我的身旁飛射而過。只聽“砰”的一聲,直接就在地面之上射出了一個大洞。

這裏可是石板地面,現在卻被一道紅光直接射出了一個大洞,讓在場很多人都驚訝不已。

而這會兒,在場的常家老輩人物紛紛出手,全都衝向了鎮天門。

這些常家長老各個身受了得,不虧是傳承久遠的道門世家。

但此刻的鎮天門好似開始了無差別攻擊,凡是靠近它的人,全都會被鎮天門攻擊。

我深吸一口涼氣,不知這鎮天門爲何不再受常家控制。

我們想衝上去一掌把這東西給拍碎,但一想到這是常家的鎮宅法器之一,我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如今我已經倒退出了十多米,已經和老常等匯合。

見老常,我當場便開口詢問道:“老常,這東西怎麼回事兒?”

老常也不怠慢,直接長話短說:“這鎮天門突然開啓到了最高防禦級別,必須馬上關閉他,不然方圓二十米的活物,一個也別想活下!”

聽到此處,我向周圍望了一眼,發現這裏是常家內院。這裏雖說夠大,二十米也不會覆蓋多少位置。

但要是任由這法器擺放在這裏,也難免傷及無辜。

剛纔我可領教了鎮天門的威力,發現這東西具有力魄中期左右的攻擊力。而此時常家長老前赴後繼的往前衝,已然有數名受傷。

要是我不出手,常家長老們,可能會傷更多。

想到此處,我再次對着老常開口詢問道:“老常,怎麼關閉這玩意兒?”

老常也不廢話,知道事態嚴重,直接回答道:“震天門上又一杆陣旗,只要拔掉陣旗,鎮天門就關閉了!”

聽老常回答,我當場便運轉道行,對準了震天門就衝了過去。

這會兒很多常家長老,還有一些趕來的幫忙的其餘前輩名宿,這會兒很多都沒能抵擋住鎮天門的攻擊。

被一道道紅光擊中,最後倒在地上。

但還好,他們都沒有被擊中要害,所幸沒有性命危險。

如今我腳下如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奔鎮天門。

而鎮天門此刻也鎖定了,紅色的光幕不斷射出一道道血紅的紅光,每當出現一道紅芒,都會出現一道破空之聲。

“嗖嗖嗖”不絕於耳,讓在場很多人都不敢觸其纓鋒。

但唯獨我,唯有我強勢的不行,手中連連拍出數掌,不僅抵擋住了強橫的殺人紅忙,還用激盪出的道氣拯救了好幾個,即將被紅芒擊中的常家長老。

此刻我一步蹬地,身子當場凌空躍起,以絕對的實力突破了鎮天門的防線。

我這會兒站在鎮天門的門框之上,手臂猛的探下,就準備拔了鎮天門的陣旗。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孩童的聲音卻突然在我的耳邊響起:“不要,不要拔了我的頭髮!” 這突如其來的孩童聲音,不由的讓我全身一震。

這尼瑪什麼情況?我是把陣旗,可不是把什麼頭髮。

因爲心頭突然驚訝,手上的功夫遲疑了片刻,結果導致一道紅芒差點就擊中了我。還好我現在已經達到了林慧中期。

不僅身手敏捷,而且反映也很是迅速。我在躲開那道血色的紅芒之後,身子已經落在了地上。

此刻在放眼望去,我竟然發現這鎮天門有些不一樣了。那紅色的光幕上,這會兒隱約之間出現了一張人臉。

有眼睛、有鼻子!看到這兒,我只感覺後背一涼,頭皮發麻。

好傢伙,看來這和鎮天門很不簡單,並不是什麼單純的陣法或者法器。這丫的是要成精的節奏啊!

心中駭然,怎麼也沒想到,這東西竟然快成精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雖天地萬物都有可能成精、通靈,但成精前肯定會出現什麼契機。

這鎮天門到底遇到了什麼契機?這東西才形成幾百年而已,按理說,這樣的死物就算過上上千年,也難得通靈成精。

根本比不上動物,花草。

古有樹木花藤成精,但人家都是經過了幾年前、甚至上萬年纔有了智慧。

這刻了符文的門框,竟可以在數百年通靈,而且已經有如此攻擊力,讓我實在是刮目相看。

心中這會兒就好比十萬個爲什麼一般,出現了很多問題。但這會兒卻不是我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現目前首要的,就是把陣旗拔掉!

只聽我對吼一聲:“妖孽。”

隨即我猛的躍起,再次向着門框頂端跳去,紅芒激盪,道氣肆意。

但根本就攔不住我,我再次以絕對的實力,直接登臨門框頂端。

這一刻,那個小孩兒的聲音再次響起:“你這個壞人,不許站在我的頭上!”

聽到這話,我笑了。這東西雖說通靈,看來心智並不高。

我也不廢話,手臂一伸,根本就不顧及那孩童的聲音一把拉住了陣旗,然後猛的一扯。

陣旗當場就被我扯了下來,隨着陣旗的脫落,那個小孩兒的聲音便變得睡意濛濛。

他用着迷迷糊糊的聲音對我說道:“壞人,你讓我好睏,我好想睡覺……”

話音剛落,那紅色的光幕閃動了幾下,然後便徹底消失,這裏再次恢復了平靜。

放眼望去,發這四周一片狼藉,坑坑窪窪,到處都被紅芒射出一個個坑洞。

我當場就跳下了鎮天門,而這一刻,周圍的常家長老也趕到了。

之前的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真切。除了驚訝我道行逆天,還感激我即使制止了這突變的鎮天門。

這會兒一位常家長老迅速來我的面前,他很是有禮,對着我一拱手,嘴裏當場便開口說道:“道友好本事,多謝道友出手!”

見這常家長老如此客氣,我也是笑了笑,這長老我可認識,正是被我一招秒掉的常家十五長老。

雖說當日我一招秒了這十五長老,但我這會兒卻沒有自傲。也沒有改變聲音,依舊用着本來的原音對着十五長老說道:“前輩哪裏話,應該的!”

說罷!我便把手中的陣旗遞了過去。十五長老和他身旁其餘幾位長老聽到我的聲音都先是一驚,在相互對視了一眼後。

十五長老再次對我開口道:“你是、你是李炎世侄?”

“正是在下,這張臉,只是我的面具而已!”

十五長老和其餘常家長老聽我這般說道,這才煥然大悟。

“難怪這般厲害,原來是世侄出手!”

“以前就聽說世侄身旁有一位易容高手,看來傳言是真的,難怪世侄的行蹤神鬼莫測。”

聽着這些話,我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把陣旗叫在了十五長老的手中之後,便和老常、姬無雙等離開了這裏。

離開的時候,我也是多看了幾眼鎮天門。

但卻沒有在常家長老門前,多提鎮天門一個字。

這鎮天門成精的事兒,我想常家早就知道了。畢竟這東西可是他們的寶貝,定然有專人看守。

回到住所,我當場便對着衆人開口道:“諸位,你們發現沒有,那鎮天門有問題!”

我的話語剛落,姬無雙、阿雪都點了點頭,唯有這老常不知所以。

姬無雙更是直接搭話道:“之前我也感應到了,應該是通靈了!”

“沒錯,我也看到了那妖精散發出的特有氣息!”阿雪也附喝一聲。

老常在聽到這話話後,全然不解,所以開口詢問道:“你們、你們三個發現了什麼?什麼通靈,什麼妖精?”

其實這也不怪老常,畢竟老常的道行都沒我們三人高。而且雞哥的鼻子和狗一般,他用鼻子聞,就能問出鬼或者妖。

而這阿雪也是厲害,人家天生陰陽眼,比天眼強多了,自然可以看清一些常人看不見的東西。

而我,親身經歷,就更不用說了。

衆人見老常疑惑,我也隱瞞,紛紛說出了自己察覺到的訊息,進行資源共享。

當老常聽說鎮天門通靈之後,也是臉色驟變。也好似萬萬沒有想到一般。

但至於這鎮天門何時通靈的?通靈的契機是什麼?我們卻難以推敲而出。

當然了,這些我們可管不了。這是常家高層的事兒,對於我們這些外人和老常這個分家子弟來說,根本就沒有資格去理會。

我們要做的,就是給老常打氣。明天最好也能順利過關,進入到最後一關。

經過一天的選拔,這一屆十四人全都成爲了常家的矚目。其中最爲關鍵的,還是老常。

他就是一匹最大的黑馬,所有人都認爲他是一個廢材。但廢材卻給常家所有人帶來了最大的震撼。

這一日至測試之後,我們便沒有在離開老常家的小院兒。直到第二天,第二場測試。

如果說第一場測試的是道行實力,那麼第二場比拼的就是常家的奇門遁甲術。

這個比試也是在常家內院之中舉行,但這個測試項目,相對於昨天的鎮天門測試而言,更加具有觀賞性。

所以今日來了觀戰的人多上了很多,而今日的測試項目也很是簡單,由專人放飛三十隻活鴿子。誰能用道術手段,留下這些鴿子便算是勝出。

及格標準是五隻鴿子,如果連五隻鴿子都留不下,那便會被直接淘汰,無緣第三場測試。

這場測試聽起來到沒什麼“捉鴿子”。但要是仔細想來,那可就有些“味道”了。

用道術捉鴿子,這怎麼捉?鴿子一出籠子就飛了,而且速度很快。想在短時間擒捉三十隻鴿子,想必在場很多老輩人物都無法辦到。

重生之擇命天女 唯有懂得常家的特有道術,方能有一絲希望。

而常家自古便是奇門遁甲聞名天下,其中的超控墨斗線和八卦符印,更是威名遠播。

這八卦符印是常家宗家人才懂得的道術,所以老常這會兒還不會。

而這兩種道術,都屬於遠程操控、打擊、輔助類道術。如果運用得好,不僅厲害,甚至往往能改變戰局,殺敵與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