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里的兩個人向我這邊看了過來,長谷部好奇地放下手裏的工作問我:「太鼓鍾,怎麼了嗎?」

我仰起頭,說:「我有話想單獨對主人說。」

對,還是那種你不能聽到的話。

長谷部也好說話,也非常善解人意的暫時離開了房間。等我確認周圍都沒有人了,才趕緊跑到瑪蒙的對面,悄悄說:「主人,我發現現世有點不對勁。」

「嗯?你發現了什麼?」

「就是那邊的世界,文豪全都消失了。」

「……」

我表情複雜,語氣深沉:「就是我們知道的所有日本文學界的大佬們全都消失了,那邊沒有《人間失格》沒有《我是貓》沒有《羅生門》,但是卻有太宰治,國木田獨步還有谷崎潤一郎。」

瑪蒙微微皺眉:「你確定嗎?」

我說:「當然確定了!我把所有書店都找過了,而且我工作的樓上有一個什麼武裝偵探社,那什麼叫太宰治的,谷崎潤一郎還有我第一個見到的江戶川亂步都在上面工作!」

瑪蒙:「……武裝偵探社?」

我看出他的迷惑,所以趕緊將事情從頭到尾的經過都給他說了遍,包括我所知道的武裝偵探社具體的工作內容。

然後我發現瑪蒙似乎露出了感興趣的眼神。

於是在現世的第二天,我的肩膀上多了一隻誰都看不見的小嬰兒,使用了幻術的瑪蒙表示自己很想看看自己手下打工的地方,但只有我知道,他只是對武裝偵探社感興趣、或者說是對這個世界很感興趣。

我面無表情地從衣櫃里取出女僕裙,對沒打算避嫌的瑪蒙說:「你不打算離開下嗎?」

「你慢慢換,我先去三樓的武裝偵探社了。」

穿着一身深紫色斗篷的小嬰兒慢悠悠的飄走。

「……」祝他一路順風吧,我邊想着,邊換下衣服。回想着那位聰明得不可思議的偵探,心裏不禁犯嘀咕,但願他不要發現溜上去的瑪蒙吧。

我換好衣服準備好好工作營業。

門鈴清脆地響起。

我熟練地仰起頭,對進門的人笑道:「歡迎光臨!」

銀髮的中年男人看着我愣了下,面容嚴峻,他微微向我點了下頭簡單的說了句:「早。」

我:「……啊,早,早上好。」

想到昨天第一次見面請對方吃糖的事情,我就覺得自己的臉上快燒起來,恨不得在地面上挖個洞自己把自己給埋在土裏。

#社會性死亡#

後來也是美奈告訴我的,這位銀髮的中年男人叫做福澤諭吉,是樓上武裝偵探社的社長。

但我對他卻分外地尊敬。

什麼也不為,因為我記憶中最大面額的日元紙幣上的頭像就是福澤諭吉啊!

這位福澤諭吉和我印象中的紙幣上的人不一樣,是完全的不一樣,但這不妨礙我想挖地把自己埋下去的想法!

「你叫什麼?」

「……太鼓鍾貞宗。」

我覺得在福澤諭吉面前,自己就像個做錯事的學生被教導主任揪住了一般。畢竟他的氣場實在是太大了,而且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就像威嚴的武士般。

他站在我面前伸出手,攤開的手心放着一顆包裝完好的糖果。

我:「……?」

等等,什麼意思???

我緩緩的眨眨眼,然後疑惑的抬起頭看了他眼:「這是給我的?」

不擅於與孩子交流的福澤諭吉微微皺眉,並非不耐煩,只是很苦惱該如何整理自己接下來該說的話:「對,是謝禮。」

他昨天確實拿走了這個孩子的一顆糖果,那顆糖果是亂步喜歡的口味,所以他就順手拿走了。

我看看他,又看看他的掌心。

拿,還是不拿?

福澤諭吉低頭看着猶豫不決的女孩,恍惚間覺得這孩子有點像自己經常投喂的野貓,看起來很可愛,一副想要靠近又很害怕的樣子……哦不對,不是害怕。他仔細的又看了下女孩的眼神,最後確定她只是在猶豫。

好在最後她還是伸手拿走了自己手裏的糖果。

她紅著耳朵,飛快地抬頭看了他眼:「謝謝您,福澤先生。」

福澤諭吉:「……嗯。」

看着女孩跑掉的背影,福澤諭吉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了。

果然看起來更像貓。

我默默地看了看手裏的糖果,在內心做了很大的掙扎后才揭開糖紙,將糖果丟進嘴裏。這可是那位福澤諭吉給的糖啊!不吃可虧大了!!

路過的美奈好奇地歪頭,看着背對着自己耳朵隱隱發紅的女孩:「小貞,你怎麼了?」

我單手握拳,擋在嘴邊:「沒,沒事!」

就是這個糖有點齁。

※※※※※※※※※※※※※※※※※※※※

其實一開始我是喜歡福澤的,但是後面官方說福澤老家還有個官配老婆,我心就麻了……然後愛上了可可愛愛的中也

*感謝在2020-04-2421:36:13~2020-04-2522:08:0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魚老日、夜煙、初九10瓶;孔雀繚亂.紫4瓶;星水落櫻3瓶;御椿2瓶;Daniel1210、小梅干、加州清光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根據古籍記載:怪物潮汐爆發的直接原因,乃是因為受到黑暗降臨的影響,萬族大陸各地開始湧出黑暗之力,從而影響到萬族大陸原住民生靈(包括智慧生物,野外怪物,植物動物等等),從而爆發怪物潮汐。】

【而這一次怪物潮汐,將是黑暗降臨的先兆,後面很有可能會爆發第二次,甚至是周期性的爆發怪物潮汐。】

嘩!

西斯·克勞斯的話,無疑又是引爆了一顆重磅炸彈。

【黑暗降臨?黑暗之力?還讓不讓人活了!】

【我原以為渡過新手危機就行了,誰知道,後面還會不斷的遭遇怪物潮汐。】

【黑暗之力是什麼,有人知道嗎?】

【從字面意思來看,應該屬於黑暗系能量,並且會讓生靈喪失理智,攻擊領主!】

【怪物潮汐只是第一次而已,最可怕的是黑暗降臨!】

【……】

「怪物潮汐只是黑暗降臨的先兆。」

「而且,黑暗降臨應該跟萬族領主有關,若是萬族領主能頂得住第一波怪物潮汐,消滅黑暗之力的話,可能會阻止黑暗降臨。」

「若是不行,恐怕黑暗就真的會降臨了。」

秦淵看向城堡之外,那黑暗森林一到夜晚,各類生靈都會受到影響。

是不是,也受到黑暗之力的影響呢?

「嗯,黑暗之力!」

秦淵猛然從床上彈了起來!

難道現在就受到黑暗之力的影響了?

只是秦淵對於這世界並不了解,還以為是這個世界的常態變化!

喪屍城鎮的詛咒,會不會與黑暗之力有關?

黑暗森林的黑夜,是不是黑暗之力最鼎盛的時期,所以那些怪物才會十分活躍與狂暴,比白天更容易攻擊領主地盤!

甚至,黑暗森林很可能是黑暗之力的爆發點之一。

「嘶,該不會真的這麼倒霉吧!」

「不會不會,可能真的是我自己嚇自己。」

「這危險因素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多。」

秦淵長吐了一口氣,努力保持冷靜。

目前哪怕知道危險降臨,但是,現在的他根本無法反抗,只能被動接受。

所以,再怎麼擔心是沒有用的。

還是那句話,努力提升實力,爭取活下去才是王道。

【根據古籍,以及我的分析,第一次怪物潮汐,持續時間為7天左右,各領地會受到階段性的攻擊!】

【時間可能會與我說的有所出入,所以這一消息僅供參考。】

【最後,還是希望各位領主做好防範準備,共同應對怪物潮汐。】

西斯·克勞斯說完后,便不再說話,留下無數領主在爭先討論。

「七天嗎?這時間可不短啊!」

秦淵皺著眉頭。

怪物潮汐降臨的這七天,必須得時刻防守著怪物的攻擊。

領地的發展,可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甚至,還得針對於怪物潮汐的規模,以及領地的實力,做出一番作戰計劃,將兵種進行合理的安排。

免得第一天輕鬆抵擋住了怪物潮汐,到了第二天,全員處於受傷疲憊狀態,無力對抗怪物潮汐。

秦淵將這一點,默默記在心中,兵種的搭配,戰鬥時間,後勤保障等等,都需要確定萬無一失。

一夜,秦淵都在思考,根據領地情況,應對怪物潮汐的計策。

畢竟,距離怪物潮汐只剩下五天時間了。

翌日。

秦淵睜開了眼睛,看向外面,清晨的陽光照射入了城堡之內。

新的一天,開始了!

洗漱一番之後,秦淵離開了城堡。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現在我們三個人的辭職信都已經寫完了,就等著明天去交給陳叔了。你看,是不是特別簡單的故事啊?」Next post: 而且,千人對數十人,就算不用武器,靠人力也能耗死他們。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