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什麼要當爸爸了,這個孩子根本跟他沒有半點兒關係!這是個鬼胎,還是那種相當厲害的!

即便是他現在準備轉世再來到人間,也還是有辦法控制着自己,讓自己沒辦法從他手逃離。

外面沙發坐着的是周偉光了,他現在已經近在咫尺了,要是真的想辦法讓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會不會……

女鬼心裏默默的盤算着,但是並不敢輕舉妄動,萬一再被那隻小鬼知道了自己的想法,回頭,肯定又有自己好受的。

但是聽着外面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女鬼是真的心動了。

外面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了,還有,這次要是分開了,下次見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

要是不抓住這個機會,那下一次,自己還有機會嗎?

想來想去,女鬼強撐着控制着身體從牀起來,然後小心翼翼的朝着外面走。

一開門,周偉光和張昊天看到這個“女主人”的臉色,瞬間明白了什麼。

這個“女主人”的臉色乍一看還算是正常,但是在他們兩個看來,這張好看的臉蛋下面,隱藏着一張淡青色的臉。

周偉光瞬間緊張起來了。

這張臉看起來跟“女主人”差不多,但是仔細看一下,會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那張臉呈現出的是青白色,這不是正常的人臉能有的顏色,這很明顯了,那是一隻鬼啊!

所以說,之前的猜測,現在全都落實了,是那隻鬼搶佔了這個女主人的身體,誰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要做什麼。

周偉光心裏有些後怕,當初那隻鬼在跟自己說,是那個女主人搶佔了她的,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

也慶幸自己當時沒幫她,這要是真的幫了她,這變成自己做下的孽了。

但是這個事兒終究是被自己遇到了,總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不管了,可算是要管,這個事兒,到底要怎麼管呢?

周偉光心裏糾結,張昊天也不他好多少。

張昊天也不想看到女鬼害人,可現在這個事情要怎麼跟人家說呢?還有,這個女主人不是已經懷孕了?那這個事兒,肯定更加的不好辦了,誰會把自己懷孕的妻子丟出去不管呢?

“那個,家裏好像沒有飲料了,你出去買一些吧。”那隻女鬼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這會兒很想跟周偉光他們兩個單獨聊聊,這種話,終究是不能當着這個男主人的面兒說的。

這要是真的說出來了,還不知道這個男主人會說出什麼來呢,興許會像是許仙一樣被嚇死也說不準。

“家裏不是還有嗎?”男主人根本沒意識到這是讓他出去的意思,一邊說,一邊起身去冰箱裏查看,在確定冰箱裏還有飲料之後,還順帶着給張昊天和周偉光一人拿了一瓶,算作是招待。

那隻女鬼看着這個男主人,心說這傢伙怎麼辦,要怎麼做才能給他弄出去呢?

“對了,我想吃點零食,你出去幫我買吧。”女鬼繼續努力,想要讓這個男主人出去給自己買一些可以吃的東西。

“現在嗎?這家裏還有客人呢,要不,我晚再給你去買行不?”男主人小心的商量着,希望晚些時候去買東西。

但是這個女鬼的目的從來不是什麼吃的東西,她是鬼,早習慣了不吃東西的感覺了,現在算是這樣了,也還是沒有吃東西的意識,之所以要這麼說,完全是因爲想讓這個男主人出去了。

“你現在去吧,正好他們也都在,你多買一些東西。”女鬼恨不得讓這個男主人多在超市停留一段時間,能晚些時候回來啊,也千萬不要早些時候了。

男主人左右看了看,還想要拒絕的,但是看着他們三個人的樣子,也只能勉爲其難了。

“那你先招呼他們一下,我這出去買點吃的,很快回來啊!”男主人笑呵呵的起身離開了,今天畢竟是開心的,這媳婦懷孕了,能不開心嗎?

所以了,算是這個要求有些古怪,這個男主人也沒啃聲,權當是自己妻子懷孕情緒不穩定鬧騰出來的。

“不着急,你慢慢選啊,零食那個東西,你可看清楚了,不要弄一些不能吃的回來。”女鬼繼續往下說。

還什麼吃的東西呢,還什麼小心謹慎呢,這完全是想要拖延時間,其他的,真的也沒什麼了。

那個男主人滿口答應,笑呵呵的拿着手機錢包出門了。

聽到外面的腳步聲漸行漸遠,到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那隻女鬼直接撲通一聲,跪在了周偉光和張昊天的面前,幾乎是帶着哭腔,“求求你們了,救救我吧。”

“你先起來說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周偉光趕緊把這隻女鬼從地攙扶起來。

現在這種狀況,算是她不估計着身體,也要顧及這個孩子的感受,不然,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這事兒,可不太好交代了。

女鬼抽泣了兩聲。

這從前她是鬼,所以算是哭泣,也都是沒有眼淚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佔據了這個女主人的身體,所以這會兒,哭泣是出了眼淚的了。

女鬼感覺到來臉有什麼東西正在慢慢的滑落,心裏覺得好,擡手擦拭了一下,這才意識到,原來是眼淚啊! 第216章你看你爹地又凶我

以姜南初如今的水平想要去參加什麼世界比賽,那還差的遠。

但是對付一般人全然已經不在話下。

「郭教練,你男朋友怎麼來了。」

打到一半,姜南初指了指郭教練的背後說道。

郭教練一驚,轉頭朝身後看去。

姜南初也就是趁這個時候一個英姿颯爽的側踢,將郭教練踢倒在地,隨後用右臂壓制住他的脖頸,讓他無法反抗。

「姜南初,你不是我教過最有天賦的徒弟,但你絕對是我教過最狡詐的徒弟。」

郭教練面對姜南初都要甘拜下風了。

姜南初露出一抹笑意。

「司寒,你看我打敗郭教練了!」

姜南初激動的說,其實這練武也並沒有特別難。

陸司寒忍不住為姜南初鼓掌,她小小的一個,但是總是能夠給他帶來驚喜。

在回悅龍灣的路上,姜南初開心的不得了。

完成了一件原本以為完成不了的事情,她心中充滿了滿足感。

「不要高興的太早,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

「什麼意思,我已經會基本的防身術了。」

「所以接下來要教你其他更難的東西,比如開車,開船,飛機,跳傘……」

姜南初微張小嘴,原來練武是最簡單的一個嗎!

「我之後都會慢慢教你,這幾天就休息吧。」

陸司寒難得大發慈悲的一回說道。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姜南初沒有出門,開開心心的窩在沙發抱著肉肉看聯歡晚會。

陸司寒也放下的所有的公務,儘管是在家中還是這麼輕鬆的一個節日,陸司寒的坐姿仍然優雅,他的手中還端著一杯咖啡。

「先生,南初小姐,之前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下雪,想不到年三十居然下雪了。」

徐管家從外面回來說道。

「什麼?下雪了?雪大嗎?」

姜南初到底還是一個小姑娘,說起下雪她就成了最最興奮的人。

「可大了,估計會積起來。」

姜南初立刻咧開嘴,連拖鞋也顧不上穿,直接用力抱起肉肉跑到了落地窗前。

拉開窗帘,漫天都是鵝毛大雪,飄飄揚揚的灑落下來,這一幕也實在是太美了吧。

姜南初沉浸在雪花中,屁//股就遭到了某人的大掌拍打。

「不穿拖鞋赤腳走在瓷磚上,姜南初,你越來越行了。」

「肉肉,你看你爹地他又凶我。」

姜南初吐了吐舌頭,隨後乖乖穿上了拖鞋。

「等再晚一點說不定雪就積起來了,我可以出去玩嗎?」

「外面太冷了。」

陸司寒這麼說就是不同意了。

「老公,你忍心在大年三十不滿足你可愛又單純,美麗又善良的未婚妻的願望嗎?」

「老公,你忍心我在悅龍灣的第一個年過得這麼不順心嗎?」

「只准今天,吃過晚飯再出去。」

「好,謝謝老公!」

姜南初放下肉肉,撲進陸司寒的懷中。

陸司寒只能無奈的笑笑,什麼時候他居然就被一個小丫頭吃的死死的了。

晚飯時,姜南初邀請了徐叔,張大廚一起坐下用餐,順便欣賞雪景。

「某人是不是忘記給我什麼東西了。」

姜南初挑了挑眉不動聲色的提醒道。

「財迷。」

陸司寒從口袋拿出一個紅包遞給姜南初。

雙手接過紅包,姜南初掂量了紅包的重量,露出十分滿意的一個笑容。

其實原本陸司寒是準備在紅包裡面塞一張卡進去的,但是依照姜南初這財迷的性子,她肯定是喜歡現金,所以陸司寒選了一個最大的紅包,將現金塞到塞不進去為止。

「今晚我要把紅包放在枕頭後面,保佑我明年可以賺大錢!」

姜南初雙手合十認真的說道,隨後立刻上樓行動起來。

餐桌上沒有了姜南初,立刻就安靜下來。

「先生,我們也祝您新年快樂,希望你和南初小姐的感情永遠恩愛,甜蜜。」

徐管家舉起酒杯說。

「徐叔,謝謝你。」

姜南初在二樓將紅包藏好之後,去衣帽間拿了一件大衣下樓。

「我的玩雪裝備已經準備好了,肉肉我們出去吧。」

「汪汪汪。」

肉肉立刻沖了出去。

悅龍灣外,一人一狗玩的照樣不亦樂乎。

陸司寒透過窗戶看向姜南初那邊的情況,她已經在堆雪人了,不過毫無藝術細胞,陸司寒都看不出來她到底做的是個什麼東西。

儘管隔著一層手套呢,但姜南初還是冷的直打哆嗦。

陸司寒想要開口將姜南初叫進來,又想到她之前求著他的樣子。

算了,就讓她瘋一回吧。

「張叔,廚房裡面還有姜嗎?」

陸司寒來到廚房問。

「先生怎麼問起這個了,姜是有的,您要吃什麼?」

「不用麻煩了,我自己動手做碗薑湯。」

「好好好,姜在那邊,管夠。」

張大廚明白,先生是專門為了小姐下廚的,所以才不會奪走他這個表現的機會呢。

姜南初在室外玩到晚上十點鐘,小臉蛋都被凍得紅彤彤的才進屋。

一進屋她就立刻去找陸司寒的身影。

「毛毛躁躁的找什麼?」

陸司寒端著一杯薑湯從廚房出來,放在桌上。

「司寒,你跟我來。」

姜南初拉著陸司寒的手來到外面。

悅龍灣院子草坪上立著三個醜醜的雪人。

大晚上看到還真是讓人覺得瘮得慌,不過為了不打擊姜南初,陸司寒什麼都沒有說。

「陸司寒,你看。」

「這個最大的,臉上黑撲撲的就是你。」

「為什麼我的臉上面臟髒的?」

陸司寒不滿的問,這張俊臉可是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女人。

「不要打斷我,因為你生氣的時候,臉就是黑的嘛,現在聽我接下來說。」

「這個中間的,戴著紅色圍巾的是我。」

「至於最後面那個嗎……」

陸司寒嘴角微勾,最後的應該是兩人未來愛情的結晶吧。

「最後這個就是肉肉啦。」

「肉肉,媽咪對你好不好呀?」

「汪汪汪!」

肉肉用叫聲回應姜南初。

陸司寒按了按太陽穴,真是難搞哦。

「雪人堆完了,現在是不是應該回去了。」

「嗯。」

越到深夜,外面就越發冷,陸司寒牽著姜南初的手來到客廳。

「來,把這個喝了。」

陸司寒端起薑湯給她。 眼淚讓女鬼稍稍停頓了一下。!

這東西,真的好多年沒感覺到了,雖然有些陌生,但是這種可以哭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

女鬼心裏也瞬間出現了一種很怪的感覺,竟然像是有些開心了!

這讓女鬼心裏覺得不對,自己這算是鳩佔鵲巢,不是應該很糾結,很想趕緊離開嗎?爲什麼自己心裏會有這種不太合適的想法呢?

想法一點點的出現,這讓女鬼心裏開始忐忑,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會有這種不合適的想法?

爲了讓自己清醒一些,女鬼開始做深呼吸。

從前深呼吸,也真的只是做做樣子,但是現在那種空氣衝進鼻腔的感覺,讓女鬼覺得心情更加的美好了。

呼吸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這種感覺從前真的很久沒體會過了,還有心跳的聲音,依稀記得在很多年之前,自己曾經都想過,要是能讓自己再次呼吸,再次感受到周圍的一切,算是魂飛魄散,自己也要再感受一次。

難不成,這真的是老天爺給自己的機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