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周小雨和慕容雪菡也同時出手。

“你們不能殺我,我乃是隱祕世家焚家的人!你們如果殺了我,一旦我焚家出世,必然將你們滿門抄斬!”

焚希大聲叫起來。

當年焚希在外歷練,他沒有跟着焚家一起避世。

等戰亂過後,焚希已經找不到焚家了。

爲了能有機會再次見到自己的親人,焚希就幫助柳觀農製作了魂籠,從魂籠中吸取魂力提升實力。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魂籠吸收魂力的時候,不小心將秦巖他們的魂力吸走了。 還滿門抄斬?你以爲你是皇帝再世嗎?去給我死吧!

秦巖一指點在了焚希的胸口上,一道金光順着焚希的胸口鑽進了他的魂體。

焚希的魂體開始瘋狂的膨脹,就像氣球一樣越吹越大,到了最後“砰”的一聲爆開了。

殺了焚希,秦巖摸着下巴思索起來:這些隱祕世家爲什麼要出世?

不管怎麼說,這些隱祕世家肯定不是好人。

否則蔡家就不會派蔡卓和蔡薇姬潛伏進馬家了,白家也不會無緣無故地劫持我父母了。

不過對於蔡卓和蔡薇姬,秦巖還是有些好感的。

畢竟蔡薇姬一直在維護自己。

“主人,你沒事吧!”周小雨和慕容雪菡同時走過來,關切無比地問。

“我怎麼可能有事!”秦巖擺了擺手。

嘴上面這樣說,不過秦巖覺得要出大事,而且是和隱祕世家有關。

最強小農民 現在他已經聽到三個隱祕世家了。

第一個自然是蔡家,第二個是白家,第三個就是焚希說的焚家。

秦巖覺得這些隱祕世家肯定是非常厲害的世家。

“走!回去繼續睡覺!”

秦巖回到自己的臥室,發現耿瑤瑤已經不見了。

第二天一大早,宋鞠就給秦巖打來了電話:“秦總,你好!房子準備封頂了,您還有什麼吩咐啊?”

“牆壁已經澆築好了?”

“對對對!而且用的是中空牆,保證您住上之後冬暖夏涼!”宋鞠笑呵呵地說,在秦巖面前請功。

中空牆採用的是保溫瓶的原理,在兩堵牆之間留出一道空隙。

冬天的時候,外面的冷空氣不易通過牆壁傳導進牆內。

夏天的時候,外面的熱空氣不易通過牆壁傳導進牆內。

秦巖想不到宋鞠這麼好,當即笑呵呵地說:“宋總,謝謝你,等以後有機會了,我一定報答你!”

“哪裏話!爲秦總服務是我應盡的義務!”

“宋總真是太客氣了!好的!我馬上就過去!”

穿好衣服,秦巖沒有洗漱就直接去了工地。

其實兩棟別墅也不遠,也就三百米的距離。

來到現場,秦巖看到自己的別墅已經初具規模,就差澆築房頂了。

秦巖拿出一把陰陽鐵,一把乾坤沙,一把天地石,八根八荒木:

“宋總,你把這些沙子、石子、鐵屑攪拌進水泥裏面,然後用這樣的水泥澆築房頂,最後將這八根木頭,分別按照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四個方向,插在房頂上。”

宋鞠知道秦巖這是在布風水,當即點了點頭:“秦總,您放心,我已經把澆築的水泥攪拌的非常非常均勻!”

秦巖點了點頭,拍了拍宋鞠的肩膀說:“那就有勞宋總了。”

工頭將沙子、石子、鐵屑放進攪拌機裏面,開始不停地攪拌。

直到一個小時後,工頭才讓工人停下開始澆築屋頂。

當屋頂澆築好,當八根八荒木全部插在房頂的八個方向上,整棟房子“轟”的一聲,形成了三疊陣。

重生在康熙初年 爲了看清楚陣法,秦巖念動咒語打開了陰陽鬼瞳。

陣法的結構當即閃現在秦巖面前。

最外面是預警陣,接着是防禦陣,最後是殺伐陣。

陣法應用得當,環環相扣,可謂是絕佳的三疊陣。

對於這樣的結果,秦巖非常滿意。

等到房子裝修完,秦巖覺得可以將父母接過來住了,到時候別說是兩三個天師,就是四五個天師也別想衝進裏面。

“宋總,謝謝你,我走了!”

“秦總,您稍等一下,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宋鞠笑着說,臉上滿是尷尬的表情。

“哦?但說無妨!”

“秦總,是這樣的!我兒子最近一段時間不知道怎麼了,天天在鏡子面子梳妝打扮,抹口紅畫眼影。而且一畫就是一天,有時候還發出女人的笑聲。”

宋鞠之前請過好多道士,但是那些傢伙都是沽名釣譽的騙子,花了很多錢不說,還什麼都沒有辦成。

他發現秦巖的朋友做事井然有序,應該是個不錯的道士,所以想請趙子神幫忙。

其實宋鞠根本不知道,趙子神根本佈置不了三疊陣,這一切都是秦巖做的。

嗯?什麼?男人居然抹口紅畫眼影?

秦巖覺得宋鞠的兒子肯定是被女鬼上身了,所以纔會有這樣的反應。

“除了這些還有其他的反應嗎?”

宋鞠搖了搖頭:“沒有了!”

秦巖覺得這個女鬼肯定不是特別厲害的女鬼,否則宋鞠兒子早就死了。

“這個好說,你等等,我現在給我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去幫你處理一下!”

對於這種小事,秦巖覺得趙子神足夠應付了。

不一會兒,趙子神接起了電話。

秦巖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他,讓他幫着去看看。

對於秦巖吩咐的事情,趙子神是有求必應,當即答應下來。

“宋總,我朋友一個小時後就來,你稍微等等!”

“秦總,真是太謝謝你了。”

秦巖擺了擺手,表示沒什麼大不了。

半個小時後,趙子神來了,宋鞠帶着趙子神走了。

秦巖伸了個懶腰,自言自語地說:“師姐那邊半個多月沒有來電話了,不知道最近怎麼樣了?我還等着和她們下九窈古墓呢!九窈還等着我去救呢!”

“主人,要不你給他們打個電話問問?”

秦巖想了想,點了點頭。

但是接連打了三個電話,馬嬌都沒有接電話。

秦巖緊接着又給馬澤洪打了一個電話,馬澤洪也沒有接電話。

奇怪?他們怎麼不接電話?莫非那邊出事了?

不應該啊!蔡家潛伏進馬家的人就蔡卓他們幾個人。

wωw▪ тt kΛn▪ CΟ

“主人,他們沒有接嗎?”

“嗯!”秦巖點了點頭,雖然不願意往壞處想,但是他卻總覺得有什麼壞事要發生。

就像今天他覺得隱祕世家出世不是一件好事。

與此同時,耿瑤瑤開着車正往學校裏面走。

她腦子裏不時地想起昨天晚上的畫面。

特別是想到秦巖撒尿的樣子,她就忍不住咬住了嘴脣,在心裏面大罵秦巖色棍。

Www ▲тTk an ▲¢ ○

“砰”的一聲,耿瑤瑤的車被撞翻了,耿瑤瑤的腦子一片空白。 耿瑤瑤的車翻了一個跟頭撞在了護欄上,耿瑤瑤的頭撞在車門上昏過去了。

撞到耿瑤瑤的車停下了,車頭深深地凹陷進去。

李芸芸從車裏面爬出來,惡狠狠地瞪着耿瑤瑤的車,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起來:“臭****,我讓你和我搶秦巖!”

李芸芸覺得秦巖喜歡耿瑤瑤,是因爲耿瑤瑤勾引了秦巖。

不一會兒,交警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交警同志,我剛纔躲路上的一個行人,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車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芸芸裝出害怕的樣子,其實心裏面卻露出了陰險的微笑。

交警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走到耿瑤瑤的車前查看情況。

十分鐘後,秦巖接到了耿家國的電話:“小秦,不好了!瑤瑤出車禍了。”

“什麼?瑤瑤沒事吧?”

“臉撞在了車門門把手上,掀起來一大塊皮,又毀容了。你趕快來幫一幫她!”

上一次耿瑤瑤被她同事潑開水毀過容,是秦巖想辦法治好的。

耿家國對此記憶猶新,所以又請秦巖趕快幫忙。

“好的!我馬上去!瑤瑤現在在哪家醫院。”

“還是上一次那家醫院!”

“嗯!我知道了!”掛了電話,秦巖驅車直奔保市第一醫院。

走進病房,秦巖看到一大堆熟人,有耿瑤瑤爸媽,有夏雪尼,還有其他人。

其中還有龐宇,就是耿瑤瑤上次燒傷的主治醫師。

這一次龐宇再次擔任了耿瑤瑤的主治醫師。

不過龐宇知道,有秦巖在,耿瑤瑤的傷勢根本不用他操勞,秦巖會幫着治好的。

所以這一次龐宇除了幫助耿瑤瑤清理了一下傷口,根本沒有包紮,也沒有縫合。

再次看到秦巖,龐宇顯得有些不自然,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交叉在一起,臉色有些微微泛紅。

上次龐宇不相信秦巖可以治好耿瑤瑤,而且一再阻攔秦巖,但是最後秦巖卻讓他見證了什麼叫奇蹟。

“龐大夫,你好!”秦巖一邊說一邊伸出手。

龐宇受寵若驚,他以爲秦巖要挖苦譏諷他,想不到秦巖居然要和他握手,當即趕快握住了秦巖的手。

再活一萬次 “秦大師,不好意思,上次是我不對!”

“過去的事情就算了!”

秦巖不是一個記仇的人,更何況當時已經給了龐宇一個教訓。

雖然龐宇有些勢利眼,但是畢竟是一個救死扶傷的大夫。

又和龐宇聊了兩句,秦巖轉過頭向耿瑤瑤望去。

耿瑤瑤的左臉上,從耳垂到眼角被劃開了一道特別深的口子,甚至還能看到裏面白色的骨頭。

這種傷口在醫學上,無論採用什麼樣的縫合手法,都會留下一條淺淺的傷疤。

就像做完手術留下的傷疤,是不可能無痕的。

不過這種傷口相對於上次的燒傷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事,只需要等傷口癒合了,抹上秦巖最新研製的祛疤膏就可以了。

只是秦巖不想讓耿瑤瑤等那麼長時間,他還是準備用珍貴無比的養顏草幫耿瑤瑤立即恢復。

看到秦巖來了,耿瑤瑤似乎找到了可以依靠的肩膀,突然“哇”的一聲哭了,樣子委屈極了。

秦巖做到牀邊,抱住耿瑤瑤,拍着她的後背說:“不哭了!不哭了!放心吧!有我在不會讓你留下傷疤的!”

安慰了一會兒,耿瑤瑤才破涕爲笑。

秦巖拿出一株養顏草,嚼碎均勻地塗抹在耿瑤瑤的臉上,然後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之前耿瑤瑤父母和龐宇他們都見過秦巖施法,但是此刻依舊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一會兒,秦巖施法完畢,耿瑤瑤臉上的傷口已經全部癒合了。

“秦大師,像您這樣的技術,爲什麼不開一家醫院啊!既能掙錢,又能救死扶傷!”

龐宇把秦巖的道法當成了技術。

秦巖覺得龐宇說的很對。

不過讓秦巖一個人一個人的施法去治療,他還真沒有那麼多時間。

他覺得最好是研製一種可以治療燒傷、燙傷的藥,讓那些需要治療的人吃掉。

這樣做既能掙錢,又能辦好事。

當然了,這些藥肯定不能賣高價,藥和化妝品不一樣,藥是民生產品,只要有利潤就可以。

“龐大夫,如果我開一家醫藥公司,不知道你願不願意來幫忙?”

“願意啊!我當然願意!”

“好!如果我真開了,到時候找你!”秦巖笑着說。

又和龐宇聊了兩句,秦巖幫耿瑤瑤辦理了出院手續。

回家的時候,秦巖叮囑耿瑤瑤:“以後開車慢一點,可千萬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嗯!我知道了!”耿瑤瑤乖巧地點了點頭。

她今天特別開心,因爲秦巖主動地抱住了她。

那一刻她居然覺得臉上的傷口不疼了,而她的心跳的好快好快,就像要從嘴裏面蹦出來一樣。

“其實不是耿瑤瑤的錯,是別人撞了她!對了,這個人還是你們班的同學,好像叫李芸芸!是叫李芸芸嗎?”

說到最後,耿家國通過後視鏡向耿瑤瑤望去。

耿瑤瑤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