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麟見狀不願意了,指着瘦高男生罵道:“你他媽找死是吧?骷髏?”

骷髏?呵呵,這外號挺有創意的。王麟給了我一個詢問的眼神,想問我要不要動手。我笑着點了點頭,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於是王麟幾人便興奮的撲了上去,和關寧寧那一方的十幾人廝打了起來。旁邊的學生見狀,都饒的遠遠的,生怕誤傷了自己,但還是有幾個花癡小太妹站在那裏一臉興奮的看着,有的還在拿手機拍照。

雖說我們幾個人少,但除了我以外都是些打架的老油條了,就比如王麟,這廝直接就是一好戰分子,一說大家比吃好吃的還高興。只見王麟抓住那個骷髏的頭髮,然後往下一按,膝蓋對着骷髏的臉就開始一下一下的頂,而且王麟的臉上還掛滿了類似變態的興奮。

我因爲受了傷,所以只能應付旁邊幾個跑龍套的學生,但當我看見高軒打架的時候頓時驚呆了,這廝打架簡直就是個不要命,而且專門下死手,不是打人家鼻子就是踢人家JJ。嘖嘖,這個高軒不簡單吶。

這裏面最弱的估計就是徐成了,連個頭比他矮一個頭的陳澤都比他強,不過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長處,我記得當初王麟給我說過,徐成的腦子比較好使,喜歡出點陰點子。

打了十分鐘的架,除了徐成和劉向東胳膊受了點傷,其他人都是完好無損,而對面基本上都不是鼻子流了血就是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那個骷髏看起來比較悽慘,鼻血弄得身上到處都是,指着王麟說道:“你給老子等着。”

王麟聽後,上去對着其肚子又是一腳,那骷髏頓時就蜷了起來,活像個蝦米。

走在路上,我很好奇的問了一句:“關寧寧手下難道淨是這些不入流的角色?”

徐成聽後說道:“不是,這些人雖然都是關寧寧的直系小弟,但其實都沒什麼本事。真正罩關寧寧的是一個二世祖,名叫唐傑,據說他老爸是魚欄幫的老大,家裏很有錢,在學校高三都上好幾年了,一直在追求關寧寧,後來想追求何韻來着,可沒想到何韻比關寧寧更難上手。”

“唐傑?魚欄幫?”我奇怪道。

“嗯,魚欄幫就是純正的黑社會,是咱軒城第一大幫派,很有實力。”徐成說道。

這個唐傑聽起來也不簡單,估計和那個姓霍的差不多,呵呵,看來離見面也不遠了。

我們幾人找了個燒烤店,要了些吃的,又要了一打啤酒,說實話,我現在感覺這樣的生活也挺美好的。

“唉,雖說明哥走了有點不爽,但咱翔哥對兄弟們也是不錯的!”劉向東嘆道。

“嗯,我們也高三了,這三年基本上都是個混,不知道出了學校再幹嘛。不過我比較喜歡混社會,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混起來。”王麟說道。

“徐成比我們幾個都強,至少我是學不進去。”高軒看了一眼徐成說道。

“我也就是個半吊子,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了!”徐成嘿嘿一笑。

聽了這幾人的話,我忽然萌生了一個念頭,自己不是想創業麼,錢是有了,現在就是缺人!能幫我辦事的人!而這個人的最佳人選……我掃了一圈面前的四個人,恐怕也只有徐成了,就這傢伙能有點文化,其他人嘛,讓他們打架可以,但搞公司就不行了。

“我有個想法,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聽?”此時,我忽然沉聲說道。

“嗯,翔哥你說。”

“王麟你如果想混的話,就好好的混,不要侷限在學校裏,最好能往外混,至少在學校裏你能拉攏上一票子真心跟你的兄弟吧?不過做事要先低調一點。至於爲什麼這樣,我以後再告訴你。”是啊,我現在自己還沒個靠山呢,我的小弟可不能比我還囂張。

“靠!翔哥,你這麼一說我也想混了!”陳澤聽後叫道。

“你不行,你哥說讓你好好學習。”我直接拒絕道。

“還有向東,你若是想和王麟一起發展也行。”我看劉向東這個人做事比較沉穩,不愛衝動,關鍵時刻正好能幫王麟出出主意。

“徐成的話,你先好好學習,高考的時候爭取能考個大專就行了。”我對徐成說道。

“等下,翔哥,不知道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是什麼意思?”高軒有些奇怪的望着我問道。

“我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想讓大家有一個發達的機會而已,不知道大家肯不肯信我?”我環視了一下衆人。

“信倒是信,可是翔哥你總得把話說清楚吧?有什麼事還需要把我們矇在鼓裏?”高軒問道。

靠,我早就說這個高軒不簡單了,考慮問題還真夠全面的,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我畢竟也還只是個學生,憑什麼左右人家的前途?

“好吧,那我就實話實說了。”我喝了一口啤酒。“其實我想創業,現在不缺錢,缺的是能幫我的人。當然,這還只是個構想,因爲技術方面我還沒有落實。”

“原來是這樣,看來翔哥家裏挺有錢的啊!”王麟恍然大悟道。

“呵呵,我並不是用的家裏的錢,實話告訴你們,我父母都離開好多年了。”

“啊?那錢是你自己賺的?”徐向東瞪大眼睛道,高軒也是一臉詫異的看着我。

“可以這麼說吧。”呵呵,本來就是自己賺的,只不過我還沒拿到手而已。

“反正不管怎麼樣,我絕對有信心讓咱兄弟幾個有飯吃,看你們真心待我,我也不會有負於你們,你們就按自己喜歡的那個方向發展,以後我如果讓你們幫我,還望不要打推辭啊!”我冠冕堂皇的說了一番,當然,這個肯定是能實現的,有打印機和魔法在手,還怕賺不了錢?除非我是個腦殘! 和王麟幾人胡吃海喝了一頓,我們便叼着煙,酒足飯飽的回到了學校,人常說:飯後一支菸,賽過活神仙。以前聽了還嗤之以鼻,現在看來真的是這麼回事兒,我抽了一根之後破天荒的沒有咳嗽,反而感覺很爽!

下午的時候,我又去醫務室擦了點藥,這回給我擦藥的人換成了那個一臉猥瑣相的老男人,媽的,擦個藥也使那麼大勁!我在心裏把他家的所有女性都問候了一遍。

一下午的時間我便以養傷爲藉口,趴在桌上睡起了覺來,晚自習和何韻玩了一會兒曖昧遊戲,弄得這丫頭整個晚自習臉都紅紅的,害的政治老師那個糟老頭子以爲何韻發燒了!

晚上的時候,我照舊騎着摩托去給我的“一千萬”老爺子看病。到了小區之後,就看見關順德站在門口,一臉恭敬的等着我,就跟下屬見了上司一般,而且是如此年輕的上司和如此不年輕的下屬,看起來十分的滑稽。

“聶醫生你來啦!快請進請進。”關順德一臉的堆笑。

我汗顏,於是苦笑道:“關叔叔,敢不敢不要這麼客氣,你這樣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還有叫我小聶就好,別叫聶醫生了,聽着感覺怪怪的。”

“好好,都聽你的。等我給你泡一杯上好的西湖龍井啊!小聶!”關順德說道。

“呃,不麻煩了,我先去看看關爺爺吧。”我連忙推辭道。

“沒關係!我來泡茶!”關妻說道。

“嗯,那我先帶小聶去看爸。”關順德說完便帶着我上了樓。

推開了關老爺子臥室的門,一股子濃濃的中藥味差點沒把我給薰暈了!但關順德倒是沒什麼表情,看來已經習慣了。

進去之後,老爺子便笑眯眯的和我打招呼:“小聶來啦!”看得出來,關老爺子十分喜歡我,不然對我的態度怎麼比對關順德的還要好。

“關爺爺,今天看起來紅光滿面的,這是要康復的徵兆啊!”我笑道。

“哈哈!那還不是多虧了聶神醫?”老爺子調侃道。旋即老爺子對關順德揮了揮手,說:“好了,你先出去吧,去看看寧寧,這丫頭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

我倒是沒在意老爺子的話,坐下來之後就準備給老爺子治療。我把了把老爺子的脈,用感應之術探測了一下老爺子的體內,發現癌細胞已經開始緩緩的減少,而老爺子的肝也是比前兩天恢復了一些。但我好像疏忽了一點,我配的那副中藥雖說有抑制癌細胞的作用,但是還不能完全的將老爺子體內淤積的毒素給排出來。

“關爺爺,最近您在服藥的過程中排便情況是怎麼樣的?”我問道。

“黑色,有腥臭味。”老爺子說道。

看來老爺子已經開始排毒了,此時必須得加大點排毒的量,既然人家給了我一千萬,我就得負責到底不是?於是我又仔細的思考了一下,在紙上又寫了一幅藥方,對關老爺子說:“這幅藥方將藥抓回來之後碾成粉,加點水弄成藥丸服用,這樣的話能徹底的排除你體內的毒素。”

“嗯。謝謝聶神醫了!”關老爺子笑眯眯的說。

我依舊按照古幽醫典的方法,將玄氣在我的體內轉上一圈,然後輸入老爺子的體內,本來這種治療最簡單的方法是鍼灸,但我對扎針還是不熟練,別給人家扎錯了位置就不好玩了。

在治療的過程中,我也是和關老爺子閒聊了起來。

“關爺爺,您家裏是做什麼的?”我問道。

“哦?你不知道?”關老爺子一挑眉毛。

“呃,我一般不打聽病人的隱私的。”我笑了笑。

“哦,我想你應該聽說過順德吧?他在**工作。也是個地方父母官。”老爺子說道。

**工作?當官的?我仔細回憶了一下關順德這個名字,忽然我想了起來,在軒城地方臺的新聞上見過!關順德是市委書記!

“我知道了,關爺爺,那您……不會是省委書記吧?”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聰明!”關老爺子誇讚了我一句。

而此時我心裏也是激動不已,這關老爺子躲一躲腳都是能讓我們整個省顛三顛的人物,看來這次我不僅賺了打錢,而且還能和省委書記攀上關係!

“對了,小聶,你現在還在上學?”關老爺子問道。

“嗯,上高二。”我答道。

“哦,我有個孫女上高三,好像跟你一個學校,不知道你們認識不認識?叫關寧寧。”關老爺子說道。

“什麼!” 我驚得直接站了起來。“關……關寧寧?”

“怎麼了小聶?你們認識?”關老爺子見我反應這麼大,詫異道。

“哦,沒什麼,我就是聽說過,但不認識。”我又緩緩的坐了下來。媽的!幸好到現在我都沒有碰上關寧寧!

“唉,我這個孫女啊,整天跟個男娃娃似得,在學校裏稱王稱霸,而且特別喜歡練武,你說說,這將來怎麼嫁得出去啊!”關老爺子抱怨道,但看向我的眼神之中好像有一絲特別的意思。

此地不宜久留!我心裏猛然蹦出了這麼一個念頭。要是這老頭知道我把她的寶貝孫女拿鞭子給抽哭了,還不得把我轟出去啊?

於是我立馬凝神給老爺子治療,中途再沒有和老爺子閒聊。

等治療完畢之後,我立馬找了個藉口說自己還有事情,就匆匆忙忙的從關家出來了,萬幸關寧寧不再樓下,否則今天我可就走不了了。

當我戴上頭盔,剛把摩托發動着的時候,關寧寧竟然正從外面往家裏走!我趕忙一擰油門,像老鼠見了貓似得就跑了。而關寧寧也只是奇怪的看了我兩眼。

“爸,剛剛那個是誰?”關寧寧問道。

“哦,那是給你爺爺治病的小神醫。”關順德說道。

…………

我騎着車走在路上,心裏有些忐忑,感覺自己早上做的好像有些過分了,人家再怎麼說也是個女孩子,我又是扇人家大嘴巴子又是拿鞭子抽人家的,可後來我感覺到自己的肚子還在痛的時候,心裏對她的那股懊悔頓時又煙消雲散。

此時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但光線還是足以讓我看清楚前面的路,所以我也沒有開車燈。

這時候,我看見自己的前方猛然出現了一個人影,嚇得我連忙剎了車,可那個人影不偏不倚的就在我的前方倒了下來,要知道我離他可是還有幾十公分遠呢!靠,怎麼回事?我疑惑着,準備下車看看。

“哎呦!哎呦!”此時那個人影倒在地上**了起來。

我下車纔看清楚,倒下的那個人影是個老頭。於是我心想這老頭是不是有心臟病之類的,在路上忽然發病了?

“老大爺,您怎麼了?”我走過去打算將其扶起來。

這時,忽然從旁邊竄出了兩個大漢,往我這邊邊走邊吼道:“爹!您怎麼了?”然後指着我說:“是不是你小子把我爹撞了?”

“你自己看清楚,我的車離這裏還有點距離好吧?我只是好心下來看看老大爺怎麼了。”我皺了皺眉,解釋道。心想不會遇到坑人的了把?

“你他媽放屁!爹,是不是這小子撞的你?”其中一個大漢說道。

那老頭聽後,竟然點了點頭!我靠,我當時就火了,對着老頭吼道:“我說老頭,你怎麼血口噴人呢?”

“你咋說話的?你說我爹血口噴人,證據呢?”另一個大漢衝我說道。

“我……”我語塞。這時候路人很少,當時看到我實情的人估計也已經走了,不願意牽扯進來,我也找不出什麼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能替我證明的人沒有,但臉上寫着“圍觀”二字的人倒是越來越多!

“好吧,那就報警吧,等警察來了自然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攤了攤手說道。一般的騙子不是都害怕報警麼?看我不拆了你的臺!

可出人意料的是,那兩個騙子竟然點頭道:“報警就報警,你小子就等着賠錢吧你!”

“日,這都是什麼人吶!”我一拍腦門,看來今天是回不了家了,去了派出所,一個筆錄就能做到明天早晨!

更可笑的是我並沒有報警,而是那兩個大漢拿出手機撥打了110!我當時就有些好笑,你爹竟然被我撞了你不打120你竟然忙着報警?那可憐的老頭就那麼躺在地上不停的**,不知道收了這兩個人多少錢。

“喂,你爹都快死了,你還不叫救護車?”我好心提醒了一句。

其中一個大漢聽後忽然一拍大腿:“說的也是!我咋把這茬給忘了!”

另一個聽後徹底無語,吼道:“你小子他媽別多管閒事!小心打斷你的狗腿!”

呵呵,我心裏都快樂開花了,不過怎麼看着兩個人有點眼熟的感覺呢? 我淡淡的看了這兩個大漢一眼,搖了搖頭,便走過去戴上頭盔,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