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事!”

蘇然看着我搖了搖頭,然後便是說道:“你以後不能再這麼傻的自己去救我了。”

我看着蘇然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蘇然又是幫我身上塗抹藥了,畢竟這次又被打了不少地方。

第二天我和熊哥還有刀哥,約好了要聚一下,我們來到了歡夜包廂裏之後,刀哥一眼就看到我臉上的烏青了。

“怎麼搞的?又被人打了?”刀哥看着我問道。

我連忙嘆了口氣,把昨晚上的事情說了一下,然後又是着重說了一下曲玲瓏救我的事情。

我本來以爲曲玲瓏那樣粗暴的手段已經夠可怕了,畢竟捅人絲毫不手軟,可是刀哥聽完了我的描述之後,反而是眉頭舒展了一下,說道:“聽你這麼說的話,玲瓏現在可比以前收斂太多了。” “你說什麼?”

我驚訝的看着刀哥問道:“你說玲瓏姐昨天那樣兇殘的手段,竟然還是收斂了許多的結果?”

我感覺真的太不可思議了,玲瓏姐那個樣子已經很殺伐果斷了,出手毫不留情,看鄭迪要抓我,直接一刀就貫穿了他的手,這樣還算收斂了?

那如果玲瓏姐不收斂的話,那會是什麼樣啊?

“你可能不太瞭解玲瓏姐,當初凡爺的場子還沒有這麼大規模的時候,全靠玲瓏姐一個人打天下,一把小刀,震懾了武京無數大佬,”刀哥捏滅了手裏的煙對着我說道。

“是啊,當初只要是傷了凡爺一點的人,玲瓏姐出手,非死即重傷,她還一點事都沒有,正因爲她太可怕了,所以不少人都很忌憚凡爺,”熊哥也在一邊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道。

我這才知道了,難怪雖然有人瞧不起凡爺私生子的身份,可是卻不敢對他怎麼挑釁,不光是因爲他背後的林家,更大的原因是因爲怕惹惱了曲玲瓏。

我頓時對曲玲瓏更加佩服了,她一個女人,竟然可以在這樣的亂世中做到這樣的事情。

“刀哥,熊哥,那這樣我就感覺更加奇怪了啊,”我看着他們兩個說道:“玲瓏姐都已經這麼優秀了,還爲了凡爺不惜殺人,那凡爺怎麼會不喜歡她?”

我剛說完了之後,刀哥就直接伸手捂住了我的嘴,然後便是連忙搖頭低聲對着我說道:“你想死了啊,這種事情我可不敢議論。”

刀哥說着還看向了外面一眼,似乎怕誰聽到似的,然後他才鬆開了捂着我的嘴。

“小運,總之一開始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了,離曲玲瓏遠一點,沒壞處,”熊哥這個時候也拿起了一瓶啤酒對着我說道。

我看熊哥和刀哥這個害怕的樣子,我也感覺奇怪,這個玲瓏姐很厲害,可也不至於讓他們這麼害怕吧?

不過看他們都挺忌諱討論這個,我也就不說這個,反而是拿起酒瓶跟他們喝酒了。

但是喝着酒的時候,我也不考慮凡爺到底喜歡誰的問題了,總之曲玲瓏救了我,而且還得罪了鄭家,我一定要好好謝謝她才行。

第二天我送蘇然去藝海傳媒上班了,然後我纔來到了一家專門的飾品店。

進入到店裏之後,我便是細心的挑選了一個項鍊,上面只有一點小鑽,但是足足花了我一萬多塊錢。

我可從來沒有買過這麼貴的東西,只是爲了好好謝謝曲玲瓏,也只好買下了這個項鍊。

項鍊裝進了首飾盒裏,然後我才小心的提着這個首飾盒的袋子,打車前往了紅磨坊。

我剛進了紅磨坊裏,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雖然我來了很多次了,可是每次這裏的人都不怎麼注意我,唯獨今天我進來,不少人都用比較異樣的目光看着我。

我雖然奇怪,但是也沒有問什麼,而是跟人打聽了一下玲瓏姐在哪裏,我纔來到了酒吧廳。

來到了這裏之後,我就看到了玲瓏姐正在一個吧檯的後面整理各種酒呢。

今天的玲瓏姐穿着一身紅色的連衣裙,配上波浪卷似的頭髮,她像一抹火焰一樣耀眼。

“玲瓏姐!”

我一邊喊着,一邊向着玲瓏姐那邊走了過去,她也才注意到我過來了,才立刻杵着吧檯,看着我問道:“你怎麼來了?”

我坐在了吧檯凳上,然後便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了我準備好的禮物,把那個首飾盒的袋子推到了玲瓏姐的面前。

“玲瓏姐,這個送給你,”我還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的對着玲瓏姐說道。

因爲我不確定,她這樣的人能不能看好這樣的東西,可是這對我來說,是我能夠給她買的最好的禮物了。

曲玲瓏看着我拿出的禮物,她也愣了一下,顯然她也沒有料到,我竟然會給她送禮物。

曲玲瓏打開了我給準備的禮物,纖細的手指拿出了項鍊放在了手掌上。

“不錯,很好看,”玲瓏姐笑了一下,擡眼看着我說道:“謝謝!”

玲瓏姐目光中有些感激的看着我,我被她這麼一聲謝謝搞得也不好意思了。

“玲瓏姐,是我要謝謝你纔對,你昨天冒着那麼大的危險救我,我也沒有其他的東西感謝你,這個就當謝謝你了,”我笑着抓了抓頭,看着玲瓏姐說道。

玲瓏姐收起了這個首飾盒,然後便是看着我說道:“你知道嗎?你是第一個送我禮物的男人。”

“啊?”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話,立刻就驚訝了一聲。

“爲了謝謝你的禮物,我也給你一個回禮吧!”

玲瓏姐說着便是拿出了幾種雞尾酒,然後便是開始在調酒杯中加入各種酒,接着她便是拋飛着調酒杯,上下翻飛了起來。

玲瓏姐這樣的美女,加上調酒這麼炫酷的動作,立刻她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看到了玲瓏姐調酒這麼炫酷,我也更加驚訝了,玲瓏姐不光人長得美,而且還會這麼多的技能,簡直太厲害了。

在我驚訝的目光中,玲瓏姐很快便是調製好了一杯美酒,倒在了酒杯之中,只見酒杯中的酒呈現鮮紅色,跟她今天穿的衣服很搭配。

“好了,嚐嚐吧,”玲瓏姐把這杯酒直接推到了我的面前,說道:“我輕易可不會調製這個酒的。”


我一聽這個話,頓時就感覺要有些受寵若驚了起來,我小心的拿過了酒杯,便是抿了一口。

“怎麼樣?”

玲瓏姐笑着看着我問道。

“不錯!”

我品了一口之後,便是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這個酒,有名字嗎?”

“朱顏血!”

曲玲瓏說着便是收拾起了吧檯上的酒瓶,淺笑着看着我說道:“這個是我自創的酒。”

“好名字!”

我點頭答應了一聲,然後又是喝了一口,我就皺着眉頭說道:“不過這個酒,好像有點……傷感!”

啪!

我的話音剛落,便是忽然聽到了玲瓏姐那邊傳來了酒瓶摔破的聲音,我連忙擡起頭,就看到了玲瓏姐精緻的臉上,正一臉驚訝的看着我這邊。

而她之所以把雞尾酒的酒瓶打破了,就是因爲太驚訝了。

“玲瓏姐,你沒事吧?”

我連忙看着玲瓏姐那邊問道。

“沒事!”

玲瓏姐擺了擺手,然後便是立刻有人過來收拾酒瓶打破的碎片了,而她也帶着我來到了一處卡座坐了下來。

“玲瓏姐?你怎麼了?”

我拿着朱顏血,坐下之後便是不解的看着她問道。

“沒什麼!”

玲瓏姐小拇指勾了一下鬢角的頭髮,立刻就說道:“只是,那麼多喝過這個酒的人,你是第二個從酒裏喝出傷感來的。”

我看着手裏鮮紅的酒杯,然後我就想到了第一個喝出她調製酒裏傷感的人,肯定是凡爺。

“第一個人,是凡爺嗎?”

我看着玲瓏姐輕聲問道。

“沒錯!”

玲瓏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總之你能喝出這個酒裏的情感,那就證明我對你的感覺果然沒有錯。”

我也沒有想到,自己喝了口酒,還誤打誤撞的說出玲瓏姐調酒的心思了。

“那玲瓏姐,你是爲什麼,纔會調製這個酒的啊?”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玲瓏姐問道,不過剛問出來我就有些後悔了,或許這個是她的隱私,我不該問。

玲瓏姐聽到了我的問題之後,她也輕笑了一下,然後說道:“這個的話,就不太適合跟你說了。”

我一聽連忙就尷尬的笑了一下,的確我不該問這個問題,我便是跟玲瓏姐閒聊了起來。

通過聊天我才知道了,原來玲瓏姐很小就混跡夜場了,所以調酒打架,舞蹈什麼都會。

我聽到了這些內容,纔對她更加佩服了,而且她這個女人真的太酷了。

我這樣跟玲瓏姐聊天,真的很開心,而且玲瓏姐也很開心,周圍不少紅磨坊看場子的人,都是帶着嫉妒的目光看向了我。

因爲我聽玲瓏姐的意思,是除了我以外,很少有人跟她聊天,都沒有人敢接近她,當然就更加別提聊天了。

所以我現在這樣的感覺還真的挺爽的,因爲我做到了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玲瓏姐跟我一起聊了很久,還喝了不少酒之後,她才起身說道:“好了,我還有事,就先不跟你聊了。”

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也到了下午六點多了,我也該去酒吧裏幫忙了,我也說道:“那好,那我也走了,那個項鍊你收好。”

“放心吧,第一個男人送我的禮物,我肯定好好收着,”玲瓏姐也看着我笑了一下。

我聽到了玲瓏姐這麼說,我的心裏當然開心到了極點,跟玲瓏姐告別之後,我就準備離開紅磨坊了。

我加深了跟玲瓏姐的瞭解,心中也是一陣高興,畢竟她這個人這麼好,還這麼照顧我,我的心裏真的挺高興。

不過正當我在紅磨坊門前等着打車的時候,忽然我就感覺自己的腦袋被人從後面蒙上了,接着幾個人便是直接把我拖走。

“媽的,不知死活的東西!”一個男子氣憤的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聽到了這個男人的聲音,明顯就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而且我也來不及掙扎,就被這幫人給我拖到了一個地方。

接着這幫人直接按着我在地上就一頓打,在我被打的時候,我就想着難道是鄭迪這麼快就找人來報復我了?

可是應該不太可能啊,鄭迪的人就算是再怎麼囂張,也不敢在凡爺的場子門口,直接把我綁走打一頓。

於是我就想到了是李沁,除了李沁能夠做到這麼大膽的事情,我還真的想不出來是誰。

我就這樣被打了一通之後,周圍的人便是跑掉了,我這個時候也連忙扯掉了腦袋上的黑袋子,掙扎着站了起來。

可是我站了起來,發現周圍打我的人早就不見了,我這個時候也氣憤的直接呸了一口,吐出了一口帶着腥味的血水。

我真沒想到,李沁膽子竟然大到了這種程度,竟然敢來凡爺的地盤打我。

雖然我心裏憋屈,可是我還沒有辦法發作,畢竟打我的人都已經跑掉了,我只能鬱悶的接着蘇然回到了住處。

“你怎麼天天捱打啊,”蘇然坐在牀上,給我的身上塗抹着藥水,說道:“我這瓶藥水都要被你用光了。”

我聽到了蘇然的話,我也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說道:“沒辦法,誰讓我得罪了那麼多的人,估計今天是李沁找人打我的吧,她膽子也夠大的了,竟然敢在凡爺門口對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