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麼厲害?舒舒,那我提前恭喜你啊。你長得這麼漂亮,肯定是配高富帥的。”

“謝謝,如果我能嫁給高富帥,一定會給你送糖的。”

這些拜金的女生,眼睛都聽直了,還不知道是我們公司哪個年輕小夥要遭了周舒的毒手。

我本想找個角落坐下來,可週舒一眼就看見了葉倩倩,站起來朝葉倩倩跑來。

她和葉倩倩抱了抱,然後就看向了我,嫌棄極了。

“你怎麼也來了,我們這兒是AA的,你付得起錢麼?”

周舒的話讓大家鬨堂大笑,除了葉倩倩,其餘人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周舒得意地看向我,像是贏了一局。

“舒舒,你別說了。”葉倩倩尷尬極了,低聲說,“陳驍,你別生氣。”

這種神經病,我根本懶得理她,可她不依不饒。

“倩倩,你不用幫這個窮鬼說話!今天既然同學們都在,那我就把話說開了,你們說,陳驍配得上倩倩麼?”

大家異口同聲回答:“不配!”

他們戲謔地看着我,等着我生氣似的。

我並不生氣,我只是覺得無聊,第一次覺得,原來高中時受的那些侮辱和嘲笑,都是如此的無聊。

我並不在意他們,只是不想看葉倩倩那爲我難過的樣子,她都快哭了,所以我想,索性出去避一避好了。

“別走啊,窮鬼,你害怕了?怕我當衆揭穿,你就是凌志公司的一個司機,怕我揭穿你的手錶是假的,你的車是公家的?!你這種窮鬼,哪個女生嫁給你,都會倒黴的!”

“舒舒你別說了!再說我走了。”葉倩倩帶着哭腔說。

“我就要說!肖一山哪裏不好,你爲什麼不喜歡肖一山?他對你是真心的,那個未婚妻也分了。你看,我馬上就要嫁個高富帥了,我不想看我最好的姐妹和這種垃圾糾纏不清!”

如果不是看在葉倩倩的份上,我真的要揍她!

說我沒關係,可是勸葉倩倩和肖一山好,觸到了我的底線!

我的拳頭剛捏起來,就聽到周舒說:“你不信是麼?好,我讓你親眼見一見我的相親對象,你親眼見一見我未來的老公和陳驍這個垃圾的區別。”

“我現在就給我未來的老公打電話,年紀與我們相仿,卻當上了凌志高層,身價過億呢。”

“我現在就打電話約他出來。”

說着,周舒就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當時正想給她一巴掌!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在口袋裏響了起來。

全場瞬間安靜了! 嗡——

我的手機一直在口袋裏響着,整個ktv的氣氛非常尷尬。

葉倩倩看着我,眨巴着眼睛,然後又看了看周舒,滿臉的困惑。

面對葉倩倩的目光,我臉上火燒一樣,彷彿被當場捉姦,這電話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周舒這傻逼,還不把電話趕緊掛了!真是胸大無腦!

我直接手伸進口袋裏掛斷了電話,果然,周舒也把電話放了下來。

還沒喘一口氣,就有人指着我大喊:“原來舒舒你的相親對象,是陳驍!”

“可你不說是富二代的麼?!”

“對啊,還說是凌志的高管,年薪百萬,是凌志的大老闆親自給你爸介紹的,很可信的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對周舒不乏譏諷,說得周舒的臉色通紅,難堪極了。

周舒慌了,語無倫次地辯解:“不,陳驍,你,你是年薪百萬麼?”

我給逗樂了,裝出很憨厚的樣子說:“不是,我就是一個司機,你明明知道的啊。”

車伕,垃圾,人渣,廢物,配不上葉倩倩,這些話都是她周舒剛剛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親口說的!

現在,這些辱罵的詞,又一下子扔回了她自己臉上!簡直比打了她一巴掌都狠!

大家看周舒的眼神,充滿了戲謔,就差指着她的鼻子大聲嘲笑了。

我心裏既覺得解氣,又擔心葉倩倩,偷偷瞥她,發現她秀眉緊蹙着,很不高興的樣子,讓我心裏頓時又很不是滋味,她肯定誤會了什麼。

眼看着葉倩倩走出了包間,我趕緊想追出去,誰知周舒卻一步攔住了我的去路。

“你站住!今天我就把話給你說清楚!我絕不可能和你這種垃圾相親!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能騙到凌志的老總給你說媒?!這些我都不管了,不過你死了這條心,我就是一輩子不嫁,也不可能會看上你這種人的!”

“誰他媽的稀罕你,滾開。”

我也不耐煩極了,推開她,趕緊追了出去。

我跑出去,沒看見葉倩倩,正好齊周的電話打來了,問我相親得怎麼樣。

我正心煩意亂,就告訴他一切如他所願,周舒已經把我罵了一通了,齊周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連說了三聲好,然後才掛了電話。

我找了一圈,店內沒有葉倩倩,真想打電話給她,聽見門口傳來吵鬧聲。

“你別纏着我了,我和你是不可能的。肖一山,你對我做的那些事,還指望我原諒你麼?”

“倩倩,那些都過去了,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好麼?我會好好對你的。不然難道你想跟陳驍在一起?陳驍哪點比我好?”

“他比你誠實,也比你善良!你放手,我和你沒可能了!”

“誠實善良有什麼用?能填飽肚子麼?你跟了陳驍那傻逼只會吃苦!被所有人恥笑!葉倩倩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和他好,我一定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這裏,我衝了上去,肖一山真抓着葉倩倩的手腕,她的手腕都被抓紅了。

“你鬆手!倩倩不准你糾纏着她,聽不懂人話麼?!”

我直接推開肖一山,肖一山橫慣了,要跟我來硬的,我當然不怕他,直接捏起了拳頭,讓他一下子想起被我打斷了鼻樑骨的痛苦,臉色瞬間慘白,縮了回去。

“陳驍,你算個什麼東西?管我和葉倩倩怎麼樣?!你別以爲我不知道,那天齊周幫你找警察,只是想趁機爲難我肖家罷了。你還真當齊周是爲了幫你?我呸,下賤玩意,打你都髒老子的手。對了葉倩倩,別忘了,你弟弟欠我十幾萬呢!”

他不敢和我動手,只敢這樣放了兩句狠話,然後去了包間裏。

他走後,我才注意到,原來一直抓着葉倩倩的手。她紅着臉,輕輕鬆開了我的手。

“剛纔……”

“剛纔……”

我倆同時開口,葉倩倩讓我先說。

“剛纔我和周舒,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其實那只是……”

我的話還沒說完,葉倩倩就捂着嘴笑了。

“我知道啊。”

“你知道?”

“對啊,你和舒舒看着就不配。你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你不好。你很善良很真誠,可你是那種腳踏實地的人,舒舒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所以,介紹你倆相親的人,一定是哪裏搞錯了。”

我一時語塞,很難受,別人怎麼看不起我都不要緊,可偏偏她這麼說,令我心裏很不是滋味。

“我剛纔看你不高興,還以爲……”我哽咽了,是我自作多情,還以爲她生氣了。

“我雖然知道你倆不可能,但往自己身上想,如果有個你這樣真誠善良的男朋友該多幸福。只可惜,我沒這麼好的命。”

她長嘆了一口氣,可我的心裏卻要樂開了花!我沒聽錯吧!

葉倩倩說她喜歡我這個類型的!

我衝動極了,想立刻告訴她我喜歡她……

“倩倩,你躲在那裏幹嘛啊?快點兒進來,大家都等着你呢。”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從包間裏衝了出來,搖手招呼我們。

葉倩倩對我笑了笑,說先回去吧,我心裏遺憾得要死,但是也只能先跟她進包間了,以後找機會再告白。

我們前腳進包間,後腳周舒也跟了上來。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她臉色很難看,一直在看我,好像是想找機會跟我說話。

一見我倆進來,肖一山就冷笑了一聲:“臥槽,你們誰這麼有毛病,把這死窮鬼請來了?今天不是給我們周舒小公主回國接風洗塵的麼?請這麼個傢伙過來,不怕觸黴頭啊?”

大家鬨堂大笑,他們還和高中時一樣,刻薄,無禮,幼稚。

肖一山來勁了,又說:“你滾,聽見沒有?周舒和我都不想看見你!”

他狠狠瞪着我,充滿了挑釁。

“今天你請客麼?”我冷哼道,“不是的話,你憑什麼讓我走。還是說,你是看場子的狗?”

“你!今天是周舒請客,周舒,你讓他滾!”肖一山指着我大罵。

“不,陳驍,你留下來,大家畢業這麼久了,難得一起聚聚。再說了,咱倆不是要相親麼,正好認識認識。”

肖一山目瞪口呆,我也當場傻眼了,周舒竟然幫着我說話,沒搭理肖一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她的樣子,並不是要嘲諷我,或者爲難我,倒像是真心的。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八成是齊周已經拿這次相親失敗做藉口,拒絕了她爸的借款! 肖一山都懵了,張着嘴,說不出話來。

葉倩倩也低聲問我:“怎麼回事?”

他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恐怕還以爲周舒撞邪了呢。

剛纔親口說,哪怕是嫁不出去也不會嫁給我,親口說罵我的周舒,這個時候竟然對我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本來還在嘲笑着我的同學們,這個時候也說不出話來了,眼睛都盯在周舒的身上。

周舒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可她也沒辦法!如果不討好我,後果就是她家借不到錢,公司會倒閉!

我搖了搖頭:“抱歉,我對你沒興趣,我倆也不用相親了。這裏還有狗一直在叫,我聽得心煩,先走了。”

雖然看周舒難堪讓我很爽,可當着葉倩倩的面,我不想讓她有誤會。

聽到我這麼說,周舒的眼睛通紅,眼淚瞬間在眼眶裏打轉,其他人連大氣都不敢喘,捂着嘴,都看傻了。

他們的想法只怕和葉倩倩差不多,都覺得我根本配不上週舒。

我只是一個樸實無華的司機,而周舒則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可現在,這個高貴的公主,卻被我這從高中起,就被全班欺負的不起眼的傢伙給狠狠拒絕了!

現場還有不少人一直暗戀着周舒,這讓他們怎麼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