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寶閣的長老?”張三風心中一驚,他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小小的地仙竟然會驚動了長老,要知道在珍寶閣長老一級的一般都是金仙大帝修爲存在,瞬間張三風感覺自己的壓力非常的大。

“不知長老今天來有什麼事?”張三風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問道。

“小兄弟不必戒備,我只是對小兄弟的身份感到好奇,要知道以小兄弟的年紀能夠達到高級煉丹師的水準絕對非比尋常,這便是當年的丹帝,也沒有小兄弟這般天賦。”灰袍老者定目不轉睛的盯着張三風,想要從張三風的臉上看出一些什麼來。

張三風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不過他的情緒很快的平復下來,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吐露紫陽無極八卦爐的祕密,否則別想活着離開。

“前輩,晚輩只不過是運氣好一點,在一個上古遺蹟之中得到了一份殘缺的煉丹師的傳承。”張三風對着灰袍老者拱了拱手說道。

殘缺的上古煉丹師傳承,可以提高自己在老者面前說話的分量,也不至於讓對方產生窺視的心思,因爲在聖墟界還是有不少的殘缺的丹師傳承。

“原來是這個樣子,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將這份傳承,賣給我們珍寶閣。”灰袍老者直接開口問道。

“不知道前輩可以開出什麼樣的價格?”張三風並沒有直接拒絕,如果用一份殘缺的丹道傳承換取珍寶閣的庇護還是非常合算的。

“那就要看你的這份丹道傳承怎麼樣了?”灰袍老者眯着這眼睛看着張三風說道,其實他只是試探了問一下,並沒有覺得張三會會將丹道傳承賣給他,因爲這份傳承就好像是一隻會生雞蛋的雞。

“一套完整的名爲二龍戲珠的煉丹手法,比起普通的煉丹手法可以提高成丹率三成。”張三風神情不變的說道。

“二龍戲珠,傳說中上古煉丹法中排行第十的煉丹手法,這份傳承確實非常的有價值!我開出五千萬元氣丹如何?”灰袍老者心中暗暗吃驚。

“五千萬萬元氣丹嗎?”張三風心底暗自盤算着。

“五千萬萬確實少了點,不過我能做主的也只有七千萬了。”灰袍老者看張三風有些猶豫,繼續說道。 “成交。”用一份自己用不到的煉丹手法換七千萬的元氣丹張三風覺得還是相當划算的。

張三風哪裏會知道聖墟界的煉丹術雖然比起地球上來好了很多,但是也都是一些殘缺不全的傳承。

隨後灰袍老者又掏出一張金色的卡片遞給張三風:“此乃我真寶哥的黃金會員卡,擁有次卡在我珍寶閣消費可以得到七折優惠。而且憑此卡可以參加我多寶閣舉辦的拍賣會。”

張三風他們正愁如何參加拍賣會,沒有想到灰袍老者竟然送來了會員卡兩人喜出望外。

“如此以來,那就多謝前輩啦。”張三風對着灰袍老者拱了拱手說道。

“這本就應該是你們的,凡是在我多寶閣消費超過五百萬元氣丹的都會被送於黃金會員卡。”灰袍老者解釋道。

“不知拍賣會何時開始?”張三風點了點頭,問道。

“三個時辰之後珍寶閣四樓,我想這次拍賣會小兄弟一定會有很大收穫。”灰袍老者自信的說道。

張三風沒有再說什麼,點了點頭。

趁着拍賣會的時間還沒有到,張三風決定在多寶閣轉一轉,看看能不能有所得。

多寶閣中的東西雖然在其他修士的眼中個個都是精品,不過,在張三風的眼裏卻是並沒有太大的用處。

不過倒是在一個拐角處,讓張三風發現了一顆極爲古怪的石頭,石頭看似普普通通,不過不知爲何張三風總有一種隱隱感覺,這石頭很不簡單。

“這位道友,你是不是看上這塊石頭啦?雖然我不知道這塊石頭究竟是東西,不過他絕對不簡單,因爲這是我和幾個同道一起探索一個上古遺蹟發現的。此物非常堅硬,甚至是皇級神兵都不能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跡。”一位攤主熱切地爲張三風介紹道,“要是你可以探索到他的祕密,絕對可以得到無盡的好處。”

張三風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這些做生意的都會吹噓自己的東西有多好:“那道友不如自己留着,也好,得到無盡的好處不是。”

那攤主被張三風說的卻是一陣無言,若真是自己可以得到這個石頭的祕密,或者真是有無盡的好處,自己如何可能將它擺在這裏往外出售呢。

“你準備賣多少元氣丹?”不過張三風還是開口問呢。

“一萬元氣丹如何?”只見攤主用詢問的語氣問道。

“一萬顆元氣丹,道友似乎太過貪心了吧,一顆鬼知道有沒有作用的石頭,恐怕一百元氣丹都不值。”張三風搖了搖頭,打壓道。

“單憑這石頭是從上古遺蹟中的來的就不止一百元氣丹吧。”攤主也是搖了搖頭說道。

“一百五……”

“九千……”

“一百五……”

“八千……”

“一百五……”

……

“道友,你就不能加一點嗎?”攤主此刻已經被張三風磨得有些沒脾氣了。

“一千。”

“成交!”似乎是害怕張三風反悔一般,攤主卻是一錘定音。

“老大,你怎麼買了如此沒用的東西?”葉心忍不住抱怨道。

“有用沒用誰有說得準,萬一這是什麼不得了的寶物呢?”張三風面帶微笑說道。

“怎麼可能,就這種扔了都沒人會去撿的石頭。”葉心明顯不相信張三風的話。

張三風微微搖了搖頭,並沒有去解釋什麼。

“老大,你逛了這麼久,除了買一破石頭,怎麼沒用見你再買任何東西。”葉心跟在張三風的身後忍不住問道。

“這裏的東西雖然不錯,不過卻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什麼?”葉心好奇問道。

“我想要一些特殊的輔助仙器,武器我有斬邪劍暫時已經夠用了,煉丹爐我也有,唯獨缺少一些限制敵人的仙器。”張三風解釋道。

“我去,老大你早點說呀,要知道珍寶閣的東西一般都是分門別類的,剛剛我們去的只是普通專區,那些輔助仙器卻是在珍寶閣的二樓,邊緣位置,因爲這種仙器其實很少會有人去購買。”葉心道。


張三風一邊跟着葉心向着賣輔助仙器的位置走去,一邊問道:“爲什麼?”

“輔助仙器,本就屬於偏門,一般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再加上一件仙器本身就價值不菲,哪有這麼多閒錢購置,甚至如果不是煉器師本身實力影響的原因,根本就不會有人會選擇煉製輔助仙器。”葉心解釋道。

“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講究。”不過張三風卻是不同意葉心所說的,以前在地球混跡網絡遊戲的時候,一些輔助武器,絕對能在關鍵時刻起到難以預料的作用。

不多時,張三風便跟着葉心來到了售賣輔助仙器的地方,這地方卻是人不多,攤位兒不多,每一個攤位都冷冷清清。

張三風在這些攤位上走了一圈,發現這些攤位上所擺放的輔助仙器也是不多,甚至可以說十分的單一。

“這位道友,不知你想要些什麼?”一位攤主隨口問道,似乎並不覺得張三風會買東西一般。

“你只有這些輔助仙器嗎?”張三風皺着眉問道。

“怎麼,道友對於輔助仙器感興趣?”這個攤主一聽張三風的話,卻是開口反問道。

“怎麼,到這邊來,不是爲了買輔助仙器還能是幹什麼的?”張三風不解問道。

“道友有所不知,輔助仙器並不像其他仙器熱門,很少有人來這兒也不是想要買仙器,而是爲了看熱鬧來的。”只聽攤主苦澀一笑說道。

張三風來的時候還有些不相信葉心對自己說的話,現在看來這賣輔助仙器的豈止冷門,簡直是荒涼呀。

“你這裏,有沒有可以用來提純血脈的仙器?”張三風卻是直接開口問道。

“提純血脈?”攤主聽到張三風的話明顯一愣,“這種仙器可是輔助仙器中最爲冷門存在,我這兒還真是沒有,恐怕這種輔助仙器,也只有珍寶閣所開的店鋪可以買到。”

“嗯?莫非你們這兒不是珍寶閣的嗎?”張三風神情一動道。

“我們哪有這個資格,不過是借珍寶閣的地方,擺個攤位罷了。”攤主搖頭苦笑道。 “咦老闆,這是什麼?”就在張三風非常失望的時候,他的餘光不經意間掃視了一眼攤位,發現在攤位中不明顯的位置擺着一顆奇怪的珠子。

這個珠子氣息非常的隱祕好似並不是什麼仙家的法寶,不過越是這樣,張三風就越覺得這顆珠子有問題。

“道友可是把我問到了,這顆珠子究竟是什麼?其實我並不是很清楚。這可珠子是我從一位修士手中收購來的,本以爲是一個了不得的法寶,但後來才發現這珠子除了裝些東西以外,並沒有什麼奇異的地方。”攤着苦澀一笑說道。

不知爲何,張山風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因爲他從這珠子上感受到了和那怪異的石頭相同的韻味。

“這究竟是什麼呢?”張三風喃喃自語的。

“主人,這是定海神珠。”就在張三風百思不解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張三風的心底響起。

“你是小珠?這麼多天不見你吭聲,我還以爲你已經消失了呢。”張三風心底道。

“前段時間在隧道中,我將自身所蘊含的神力和靈力幾乎消耗殆盡,所以陷入了沉睡之中,這段時間得到主人靈力的滋養,纔將我從昏睡中喚醒過來。”小珠解釋道。

“原來是這個樣子,那小珠我還要多多謝謝你,如果不是有你,我恐怕早就死了。”張三風在心裏真誠的說的。

“主人,你不必如此,你本來便是我的主人,即便小珠消失世間,也不會讓你死的。”小珠說道。

張三風的心裏隱隱有一種暖流涌現。

“對了,小珠你說這是定海神珠,不過我記得在神話傳說中,定海神珠不是趙公明的法寶嗎,後來被燃燈古佛度走,煉成了二十四諸天?”

“主人,你有所不知,全套的定海神珠並非二十四顆!”

“不是二十四顆,那是幾顆?”張三風忍不住問道。

“一共有三十六顆,二十四顆的定海神珠便擁有了頂級先天靈寶的威勢,而若是湊夠三十六顆,則可以發揮出混沌靈寶的威力,然而,從開天之後,天道之下是不允許這種靈寶的出現,而這其餘十二顆定海神珠,便被天道所棄,所以纔有這般模樣。”小珠的聲音在張三風的心裏響起。

“這麼說來這另外的十二顆定海神珠並沒有什麼作用?”張三風有些沮喪,要知道這是定海神珠單顆也是先天靈寶,而如今被封印卻成了無用之物。

“主人,這東西對於別人來說或許無用,不過,在主人的手中也絕對是一個大殺器。因爲主人你擁有世界之樹,便擁有了世界之力,雖然這股世界之力的力量還非常的弱小,不過確實可以抵消天道之力的東西。”小珠解釋道,“其實上次我耗盡所有的靈力也是一件好事,如果不是這樣,我根本不會知道我也被天道設下了封印。那虛無之力雖然耗盡了我所有的靈力,不過同時也磨滅了天道留下的封印。”

“天道爲何要封印你。”張三風心中隱隱有一個感覺,這天道似乎也是一種生靈,他似乎懼怕了什麼。

“因爲當年主人你已經觸摸到了天道的本質聖人的本質,對天道造成了威脅。”小珠的話讓張三風感覺一股寒意涌上心頭。

“天道的本質,聖人的本質又是什麼?”張三風隱隱覺得自己不該問這個問題,一旦知道了這個答案,自己將會有很大的麻煩,不過他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問了出來。

“主人,你確定自己想要知道答案嗎?要知道你一旦知道了答案,你就沒有了回頭路!”

“天道的本質便是混沌中的一隻生靈,而聖人的本質便是天道的傀儡,可以藉助天道的力量,但卻永遠無法超脫天道。”小珠的話讓張三風感覺全身冰冷,他自嘲一笑,想不到所有修士修煉的目標竟然只是做天道的傀儡,怪不得有人說聖人之下皆螻蟻,天道之下,聖人爲螻蟻。

“其實當年主人便已經得到了鴻蒙紫氣,想要成聖只是一個念頭罷了,但當主人得知真相之後便果然斷的放棄了。主人也因此被天道所棄,降下天罰。理論上說,只要是混沌生物便擁有成就天道的機會,所以不能夠成爲他的傀儡,便只能被毀滅,最重要的是主人當年已經發現了超越天道的辦法!”

“什麼辦法?” 重生之總裁千金

“開闢自己的世界,成就混元大羅金仙無極道!”

“混元大羅金仙無極道?!”

“其實當年的天罰,根本就不足以殺死主人,不過主人爲了躲避天道的監視,而自主選擇進入輪迴之中……主人,我今天告訴你這些是要提醒你,你體內的世界之樹孕育的世界之力,已經有了大千世界的雛形,在你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能不用盡量少用,否則一旦被天道發現,你便危險了……”

聽到這話,張三風忍不住再次冷汗直流。

“老闆,這顆珠子多少元氣丹?”張三風開口問道。

“嗯?道友莫非對這顆珠子感興趣?”攤主的臉上出現了一絲不可思議的神情,竟然還有人收這種沒有絲毫作用的珠子,莫非是哪個大佬家的孩子有什麼收藏奇異法寶的怪癖?

說實在的,若不是珍寶閣有規定,要明買明賣,他纔不會將這些東西講出來的。

“想做個收藏罷了。”張三風可不會傻乎乎的把珠子來歷講出來。

“說實在的,這顆珠子我收的時候花了三千元氣丹,我賣你也三千元氣丹如何?”攤主的口氣明顯不確定。

“我的天,道友,你這是在搶劫嗎?這東西值三千元氣丹,你這也太黑了吧。”葉心鄙視的看着攤主道。

葉心哪裏知道,這個攤主當時確實花了三千元氣丹收的。當時攤主一買下來,便後悔了,想要去退貨,誰料想那賣家早早就跑路了。

似乎是覺得自己確實有點貪心了,攤主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不自然的尷尬笑容:“那你們說能給多少吧?” “就三千元氣丹吧!”張三風打斷了葉心的話,用三千元氣丹買一件先天靈寶,這件買賣怎麼看已經怎麼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