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此時提示音再次響起:警告!當前靈力值爲兩點,不能發出掌心雷。我登時心徹底的涼了,眼看那兇悍的懾青鬼就要追上了,情急之下我連忙打出了最後的兩道引魂符。

果然那兩道白光閃出,那懾青鬼絲毫沒有理會,只見那兩道引魂符將要接近他的瞬間立即被他身上的煞氣所化,瞬間便成了兩張廢紙。

說話間懾青鬼已經快要飛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了看下面,離剛纔的地方不遠了,於是我連忙對上面的兩位鬼大姐喊道:“他追上來了,快把我放下去。”

話音剛落,我便後悔了,只覺身後拽着我的力量瞬間消失,頓時我便失去了重心往下面掉了下去。

我頓時暗道不好,看來哥們兒這次還沒被鬼乾死,就得先摔死了。

(本章完) 我當時從空中摔下,頓時心中一涼,媽的!這可有十來米那麼高啊?難道哥們就這麼悲催的摔死了?就在此時我的腦子裏又出現了那個詭異的提示音:“情勢危急,驅鬼者每天可有一次突破領悟高等技能的機會,當前可領悟高等技能:破凡訣。”

我此時哪敢在多猶豫,隨即心念一動便朝着地面,大喝一聲:“破——”

這個字喊的戰戰兢兢,但破凡訣依然成功釋放,隨着這個字吐出,一道匹練般的白光從我口中電射而出,見風即漲。轉瞬間化作一道巨大的刀氣,這刀氣特別大。至少五六米,對着地面狠狠的劈了過去!

眼前忽然白光大熾,罡風呼嘯,刺目的光芒在天地間交錯縱橫,眼看我快要掉到地上時,只見一股從下往上的怪力愣是將我向下的衝力減去了大半。

當我睜開眼時,發現我自己已經平安着陸了。我頓時大喜,連忙爬起身,往回看去,又是一驚,只見之前那些惡鬼不知何時居然也從上面飄了下來。

糟糕!他們追來了,我連忙起身看了看周圍,這正是之前和李奇約定的地方啊?眼見那些惡鬼已經逼近,只見那地上還放着一打黃符,卻根本沒有見到李奇這小子的人影,我心中頓時一驚,他大爺的!他不會是跑了吧!!

而這時,我感到身後一股寒氣襲來,媽的!那些惡鬼此時已經逼到了近前,老子現在靈力值耗盡,手中就只剩下銅錢劍一樣有攻擊力的武器,根本就不足以對付那好幾十號的惡鬼啊!

我頓時欲哭無淚啊,不帶這麼玩兒的啊,這不是要我的老命嗎?於是我沒有辦法只得費勁全力往那樹林跑去。

突然我覺得腳下被什麼東西一拌頓時就一個踉蹌鋪倒在地,我顧不得疼痛,連忙往腳下看去,此時我徹底絕望了,只見一個惡鬼正死死的拉住我的雙腿,一雙眼睛正惡毒的看着我,臉上還露出猙獰的笑容,而那些惡鬼此時已經趕了上來,離我的距離不足五米。

又是鬼拉腳!我連忙將手中的銅錢死命的向他的身上抽去,他則發出哇哇的慘叫,但是卻絲毫沒有放鬆。我一看他的鬼魂屬性居然是害人指數70的小氣鬼!

我此時徹底的絕望了,因爲那些惡鬼現在已經殺到了,離我不足半米。正當我已經絕望的時候,樹林的上空忽然傳來了一聲巨喝:“戊戌壬辰兼其中,癸未丁丑一同兇!!臨兵鬥者,皆臨陣前行!!開開開!!!”

這是李奇的聲音!我連忙朝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那樹下的發着淡淡的微光,而四周有八棵樹下出現了一些類似鋼絲的東西,由那八棵樹纏着,饒成了一個類似圓圈的形狀,而我和那羣鬼此時正在那圓圈之中。 我不清楚這是什麼陣法,但是我從他所喊的字句中聽了出來,那是大名鼎鼎的道家九字真言!

所謂九字真言,最早出自《抱朴子·登涉》。抱朴子曰,入山宜知六甲祕祝,祝曰:‘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凡此九字長念之,無所不避

要說這道家的九字真言可謂是歷史悠久,可是我國道教的原創,以至於在後來被小日本剽竊了過去,猥瑣的將我天朝許多珍貴的科技祕術都偷了過去,回到他們國家後,便以此訓練武士,並且厚顏無恥的稱那些只學過一些粗淺道術的武士爲忍者。

最可悲的是他們連我們的九字訣都搞錯了,那就是現在很多人都熟悉的九字真言: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書歸正傳,我聽到那九字真言想起之後,心中的求生希望頓時又再次燃起,我暗罵道:李奇你個王八蛋,這麼晚纔出手。差點害死老子了!

只見四周的繩子出現的那一霎那,頓時周圍的黃符發着點點的微光,那陣中的惡鬼猛然的捂着腦袋痛苦嚎叫了起來,悽慘的聲音震得我耳朵生疼。那抱着我雙腿的小氣鬼,此時連忙將那小黑碗扣到了他的頭上。

只見烏光一閃,他便便被我收進了小黑碗。只聽撲通一聲,不遠處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樹上掉了下了,我上眼望去,正是李奇,我心想你也太猥瑣了吧,居然跑到樹上去了。

他跳到了雪地上,在那符咒閃爍的微光下表情威嚴,左手握拳平舉到胸口,右手結劍指放於左手之後的詭異造型,對我焦急的喊道:“這符陣對你無效,快動手,直接上小黑碗!”

我聽罷立即將小黑碗對着那幾十號的鬼魂,只見那些惡鬼一個個慘叫連連,表情十分猙獰,就跟發了狂似的想闖出陣外,但是以繩圈爲界,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壁,他們剛一碰到,便被彈了回來。

只見小黑碗發動,頓時一陣烏光閃爍,一會兒功夫,那幾十號惡鬼便盡數進入了那小黑碗中。

就在這時我腦子裏的提示音再次傳來, 恭喜驅鬼者曾道煤達成唯一性隱藏任務:降服惡鬼200只。

當前經驗值永久性增加5%。

升級爲初級拘魂使,靈力值增加10點。

領悟新技能:破凡訣,可進行一次直線範圍內攻擊,破壞力極大,消耗靈力值5點。

我心中頓時大喜,媽的!居然升級了!緊接着又是一排字顯示。

初級拘魂使:曾道煤。

靈力值:30/30。

當前任務:搜捕地獄逃散的鬼魂。

當前任務進度:10%。

隱藏任務:特殊鬼魂搜捕。

隱藏任務進度:0/10。

隱藏任務開啓:雙生怨靈,夢魘,懾青鬼???

臥槽,原來這懾青鬼也是十大boss鬼之一啊?怪不得這麼生猛。值得慶幸的是任務進度提升到了百分之十,看來今晚的收穫着實不小。

就在此時那邊的李奇指着天上對我喊道:“煤子,你快看啊?”

我連忙隨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那半空之中,那雙生怨靈正和那懾青鬼激戰正酣,只見那兩個女鬼一襲白衣飄飄,猶如兩個武林高手,漂浮在半空揮舞着雙袖。凌厲

的攻勢將那懾青鬼束縛在了半空。

再看那懾青鬼更是煞氣沖天,氣勢逼人,只見他身上涌出了無邊的綠氣,如同一個發狂的巨魔般,怒吼一聲,從身邊抓出一團綠氣,雙手一分,竟然就出現了一條丈許長的哭喪棒,那根狼牙棒乃是他身上的煞氣所化,哇呀呀一聲暴叫,掄起這條黑沉沉的狼牙棒,向着那雙生怨靈劈頭蓋臉地砸了下去。

那雙生怨靈此時沒有合體,又加上一個重傷未愈,於是便遁起身形,躲過了這兇猛的一擊。

我見她們此時不敵那懾青鬼,於是便忙對李奇說道:“李奇,你大爺的,還愣着幹什麼啊!快上去幫忙啊!”

李奇聽我這麼一說,先是一愣,然後緩緩的向我走了過來不緊不慢的對我說道:“哎呀,煤子慌什麼?那懾青鬼那麼牛逼,讓他們鬥得兩敗俱傷我們在坐收漁利,豈不快哉!”

“快你大爺!你眼睛秀逗啊?你沒看見那上面其中一個女鬼是劉婷婷啊?還不快想辦法。”我對他罵道。

他這才反應過來,頓時有些着急的對我道:“煤子,你沒騙我把,那上面的真是劉婷婷!媽呀!得想辦法就她呀!”

我鄙視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點了點了頭說道:“真的,不知道她怎麼又被上身了。你還是想想怎麼將那懾青鬼打下來吧!”

只見李奇頓時就變得焦急了起來,只見他在那裏原地打轉,似乎正在想着如何才能對付那懾青鬼的辦法。

忽然他一咬牙對我道:“爲了婷婷我豁出去了,我只有在來一次靈魂出竅了。對了那兩個鬼娘們厲不厲害啊?”

我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就想暈,看來這小子上次在飯局上就和劉婷婷對上眼了,沒少被那娘們兒灌酒。現在又知道她被惡鬼附身。他大爺頓時敵我不分想去幹那雙生怨靈。

我一把拉住他對他道:“奇哥,你別激動,你不能對付那雙生怨靈,她們剛纔救過我,你得幫她們打退懾青鬼!”

李奇聽我這麼說頓時一愣,然後說道:“什麼?她們剛纔救了你?什麼情況啊?”

田園悍媳 我忙對他道:“別廢話,待會兒在跟你解釋,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去打退懾青鬼知道麼?來,給你銅錢劍。”說罷我便把銅錢劍遞給了他。

他接過銅錢劍頓時無語,眼神犀利的看着我,然後對我豎起了一根中指。接着對我說道:“煤子,哥上去之後你把我的身體弄到那陣法中去。”

說罷只見他盤膝而坐,雙手結印大喝道:“天清地明,陰濁陽清,開我冥途,金身不滅,元神出竅。”話音剛落只見他的魂魄緩緩的從身後飄出。

只見他的魂魄御風而行,直接朝着那半空中打成一團的幾個惡鬼飄去。

我則連忙將這小子的身體,移到了剛纔的符陣之中。然後擡頭看着那半空中,只見李奇提着那把銅錢劍,直接飛入了戰圈,只見一道黃光閃動。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一道黃色的劍氣便朝着那懾青鬼砍去……

(本章完) 那天晚上我纔算是真正的瞭解到了李奇這小子的實力,當時的他正處於魂魄狀態,只見他手持一把銅錢劍直接便殺到了戰局之中。

正好趕上了那懾青鬼甩出的狼牙棒,只見那懾青鬼的狼牙棒綠氣環繞,那是屍氣和陰氣的結合體,乃是鬼魂的剋星,他就憑着那狼牙棒就讓那雙生怨靈難以招架。

可是李奇這小子卻跟個沒頭蒼蠅一樣,直接就衝了進去,我頓時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只見那狼牙棒的罡風煞氣直直的便朝着李奇砸來。

只見這小子表情剛毅,大喝一聲,卻不躲閃,只將那把銅錢劍橫着一擋,只聽咣噹一聲脆響,那狼牙棒的威力登時就被化解了。

而那懾青鬼也被那爆炸的餘威,震得往地面飛來。我當時整個人都看傻了,這麼生猛。這還是我那個猥瑣的室友李奇嗎?

就在此時那李奇拉着空中的‘劉婷婷’便往下飛來。那另一個女鬼只好跟着他一起飛了下來。

轉眼間李奇已經拖着那‘劉婷婷’到了地面,只見他惡狠狠的對她說道:“你快點從她的身體裏出來,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我連忙衝了上去,對李奇說道:“奇哥,你別發怒,現在先一致對外,打到那個懾青鬼再說啊!”

那‘劉婷婷’看了看我,然後嘆了一口氣,幽怨的說道:“我其實也不想害人。”

說罷,只見一道青煙從劉婷婷的體內鑽了出來,那劉婷婷瞬間便昏倒在地,我連忙過去一把扶住了她。

只見一個俏麗的藍衣女鬼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頓時一驚,好傢伙!看來這雙生怨靈還真是雙胞胎,長得都是一模一樣。只是這個藍衣的女鬼眉宇只見少了幾分妖媚和煞氣,多了幾分柔弱。

我對着李奇說道:“奇哥,現在你放心了吧,快集中力量對付那個懾青鬼吧!還有——”

“小心——”只見那藍衣女鬼大喝一聲,向我撲了過來,我頓時覺得腳下生風,頓時整個人和那昏迷的劉婷婷一起都又飄了起來。

幾秒之後,我才緩緩落地,我此時已經離剛纔的地方好幾米遠,我回頭看去不禁倒吸一口寒氣,媽的!這也太猛了吧。

只見剛纔我呆的地方,此時那地面已經出現了一個大坑,而一旁正飄着那滿身陰煞之氣的懾青鬼。

他見一擊未中頓時大怒,氣的哇哇大叫,只見他惡狠狠的看着我,那眼神彷彿就要將我生吞活剝了一番。只見他掄起狼牙棒朝着這邊砸了過來。

就在這時一個白影散出,緊接着一道黃光閃過,只見那煞氣十足的一擊頓時就被化解,我定睛一看,正是李奇。

我頓時大喜,連忙對這李奇喊道:“奇哥,威武!往死裏揍他。”

而我這一聲喊出,李奇和那懾青鬼卻都呆在了原地,宛如兩個武林高手一般,對峙了起來。

怎麼?這兩個傢伙怎麼不打了?我頓時感到納悶,過了片刻,只見那懾青鬼對着李奇冷哼道:“是你!別

以爲仗着你們祖宗的青蚨劍就可以阻止我殺了那小子!”

我聽到這裏頓時一愣,難道他們認識?

只見李奇說道:“懾青鬼,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跟我回地府吧!不然我們李家能收你一次,就能收你第二次。”

“我呸,當初要不是有那謝必安在場,就你們李家那幾個道士能困得住我。當初你們伏羲堂仗着地府的勢力壞我好事,我這次逃脫出來,沒有找你報仇,也算是仁至義盡。你爲何不識好歹,又來捉我鬼卒,破壞我婚禮?”那懾青鬼義正言辭道。

李奇聽他這麼一說頓時冷笑道:“你這懾青鬼,當初爲了逃避地府的處罰,便四處禍害良家婦女,自古正邪不兩立,我爺爺身爲天道派掌門自然不能不管。這才聯合無常將你收服,而這次謝老爺帶你出來本指望你能將功折罪,可沒想到你又越押在逃,現在還不隨我回去。”

我去!他們果然認識啊!貌似還是仇家啊!

此時那懾青鬼冷笑道:“哈哈!小鬼頭,想帶我走?那要看看你道行夠不夠了。”

只見那懾青鬼話音剛落,一個箭步飛身上前,掄起那狼牙棒便朝着李奇打去,那狼牙棒的攻擊非同小可,鋪天席地的朝着李奇打來。

李奇不慌不忙,大喝一聲:“破——”

只見金光一閃,眼看那剛要接觸到李奇的狼牙棒頓時變成了一股黑煙,轉眼間就隨風消散而去,我徹底驚呆了,沒想到李奇就這麼一聲吼,就把那根由煞氣凝成的狼牙棒給打散了。

那個懾青鬼也是一驚,愣在了原地,瞪大了雙眼看着李奇,嘴裏吃驚道:“你——你!”

只見李奇猥瑣一笑道:“你什麼你啊!你就是個愣頭青,你說你蠢不蠢,還沒發現已經進了小爺的陣法之中了嗎?”

都市最強捉妖系統 我聽他這麼一說這才又看了看那邊,這才發現李奇此時的確站着離自己肉身不遠的地方。

那懾青鬼見自己中了李奇的圈套,頓時大怒,氣的哇哇大叫。

“哇呀呀!你們這些臭道士都是一個德行。”說罷手中煞氣頓時又凝成出了一把大戟,劈頭蓋臉的便朝着李奇打去。

李奇身法飄逸,憑藉着手中的銅錢劍連連抵擋。巧妙的將他的攻擊一一化解,我當時看的瞠目結舌啊。媽的!沒想到這李奇還是個武林高手啊!

只見李奇一邊打一邊嘴裏還罵罵咧咧的挑釁那懾青鬼:“傻逼,你還打啊!你的黑氣用不完嗎?蠢要承認,捱打站穩!你在我這艮山構棗的符陣之中,陰氣消耗速度是平時的十倍,勸你別在逞能,作困獸之鬥!”

那懾青鬼卻絲毫聽不進去,只見他哇哇大叫,隨即身上的煞氣又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冒。同時手裏飛快地舞動大戟朝着李奇攻去。

奇怪的是那大戟隨着他的舞動居然慢慢的變短,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那是李奇那個陣法的功效,我之後私下請教過這小子,他那個陣法是他根據求叔卜算之術的卦象研發出來的符

陣。

名爲‘艮山構棗’之陣,此陣出自艮卦,艮爲山,代表着五行土,所以要以棗樹樹枝來當佈陣關鍵,艮者至也,止於急而不進也,故有矮巴構棗之象,夫矮巴拘棗者,乃是一矮人,心想吃棗,走在樹下,不了樹高人矮,乾着急拘不到,以此爲意,此陣化成。

說白了就是棗樹下來了個矮子,矮子想吃棗卻吃不到乾着急,這陣型便是如此,只要發動的話,就能將敵人困在裏面,讓其有產生一種心愛之物就在眼前的錯覺,從而大幅度的減低其攻擊力。

李奇這小子將這個陣型結合自己的符咒,這樣不但可以將這個懾青鬼困在陣中,而且還能成倍的消耗他的煞氣。

別說這小子真是個天才,這麼猥瑣的辦法都能想的到。只見那陣中的懾青鬼的攻勢雖然依舊犀利,但是此時他身上的煞氣明顯的減少了許多。

此時李奇逮住機會,只見他一個閃身躲開那懾青鬼的攻擊後,然後將銅錢劍一甩,瞬間那銅錢劍又變成了一根銅錢鎖鏈。

這招記得還是對付雙生魂時用過的呢!但是俗話說的好,招不在新,管用就行!

只見李奇一招使出,那銅錢劍順勢便將那懾青鬼的脖子死死的纏住了,我頓時大喜,連連叫好。

李奇這一招的確厲害,一瞬間便反客爲主將那懾青鬼制住了,只見那懾青鬼被那銅錢鎖鏈鎖住,頓時身上的煞氣全消,之前那副威風凜凜,煞氣騰騰的樣子不復存在。

李奇見已經制住了那傢伙,於是一隻手拿住鎖鏈,一隻手頓時擡起,只見一道黃符出現在手中,照着那懾青鬼的腦門便要拍去。

可就在此時,突然一聲爆炸聲傳來,我們尋聲望去,只見那地上用石頭壓着的符咒瞬間便爆開。只見一個黑影閃動,隨即兩道寒芒朝着李奇飛了過去。

這一切實在發生的太快,我們當時根本就沒有看清楚,但是當我們轉過頭去時,只見那懾青鬼身上已經束縛居然已經解開了,而更加離奇的事,他身上的煞氣居然又漸漸的透了出來。

我向李奇的方向看去,只見李奇的魂魄早已沒有蹤影,而他的肉身居然躺在原地。

“咳咳——”一陣咳嗽聲傳來。

一眼望去,正是李奇。只見他面露難色,斷斷續續的說道:“真是該死,就差一點了,咳咳。”

我連忙跑了過去,將他扶起,對他問道:“奇哥,剛纔怎麼回事?”

李奇皺了皺眉對我道:“是那兩個鐮刀鬼,還有一個神祕人,他們破了我的陣法,你快過去收了那個懾青鬼,不然等他煞氣恢復可就不妙了。”

於是我連忙站起身朝那懾青鬼走去,那懾青鬼由於剛纔的戰鬥已經消耗了許多煞氣,此時雖然身上還是冒着綠氣。但是此時他已是強弩之末,我就不信老子一個破凡訣還劈不死丫的。

於是我緩緩的朝着那遠處的懾青鬼走去,心中惡狠狠的想着:你他媽只要一動,老子就劈死你丫的!

(本章完) 經過這一夜的苦戰,看來一切都即將劃上句號,我看着那邊的懾青鬼,只見他頭上冒着青光,正用怨毒的眼神,惡狠狠的瞪着我,身上還隱隱的透着一絲煞氣。

看着他的樣子我也不禁感到後背一涼,看來這傢伙是恨死我了。今晚本是他小登科這時,要不是我半路殺出此時他說不定已經和那藍衣女鬼到棺材裏面玩墳震去了。

我看着他頭上的青光,不禁明白了這娶不成媳婦的怨氣竟然如此之大。還好現在這傢伙已經被李奇將身上的煞氣耗的七七八八,我纔有機會可以撿這個便宜。

我走到了那懾青鬼的面前,擡手便要打出一道引魂符,可就在此時,身後傳來一聲驚呼:“小心!”

那聲音好像是那個藍衣女鬼發出的,我隨即一愣,只見正前方,出現兩道寒芒,我定睛一看,正是那兩個鐮刀鬼。

眼見那兩道刀光已經劈到近前,我根本就沒法避的開啊,看來這回老子是死定了,我隨即便閉上了雙眼,可是過了兩秒我卻發現身旁兩道陰風掠過。

我連忙睜開眼睛,只見眼前出現三個身影,兩鬼一人。那兩個鬼正是鐮刀鬼,那個人卻是很神祕。只見他帶着一頂小禮帽,穿着一身風衣,中等身材,最主要是圍着一條圍巾,直接擋住了自己的半張臉。

我見他出現便對他喝道:“你是誰?來這裏幹嘛!”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一旁的鐮刀鬼對我說道:“你這小子不知死活,敢傷我們老大,信不信我們將你千刀萬剮。”

我頓時往後面退了兩步,這時那個神祕人緩緩的開口了,聽他的聲音他似乎是個中年男人,只見他用着沉穩的聲音說道:“你這小輩,這件事情不該你管,你也管不了,還是讓我把他們帶走吧!”

“破——”我大喝一聲,隨即一道破凡訣擊出,只見一道白色的刀光筆直的朝着那個傢伙劈出,只見白光閃動,宛如晴天霹靂。

可是那個中年人卻絲毫沒有躲避,只見他站在原地,只是微微一跺腳,那記破凡訣便徹底的消失,而他則是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裏。

我徹底驚呆了,沒想到還有人能這麼輕易的就將我這威力十足的一擊化解。我登時愣在了原地。

那中年人似乎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裏,只見他聳了聳肩,從身上拿出了一個小葫蘆,然後轉身便將那懾青鬼收到了葫蘆裏。

然後看了看我語氣輕蔑的道:“小夥子,剛纔你偷襲我就不計較了,他們我就帶走了!”

說罷直接轉身離去,我正想追上去,卻被後面的李奇叫住了。

只見眨眼間那老頭已經走出數米遠,那兩個鐮刀鬼跟在他的後面。

我回身對李奇抱怨道:“奇哥,你幹嘛放他們走啊!”

李奇此時正坐在地上,他白了我一眼反問道:“你有把握打贏那傢伙,還有那兩個鐮刀鬼?”

我被他問的啞口無言徹底愣住了,我的確沒

把握。

李奇見我這樣便說道:“老弟啊,這沒把握的仗我們可不能打啊?”

一旁的那個白衣女鬼看着那個人離開的方向說道:“那個人很不簡單,我就是被他打傷的。他還用勾魂鎖鏈封了我的鬼脈。”

李奇聽到這裏不禁也皺了皺眉,只見他看了看那兩個女鬼嘆了一口氣道:“你們走吧!我現在沒有能力抓你們。”

那藍衣女鬼卻看了我一眼,然後有看了看她姐姐,最後對我說道:“我們願意跟你們回地府,你收我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