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拂動她的柔發,讓本就出塵的她看起來更有一種天女下凡的感覺。

“素素,我帶你去見我的夥伴們。”唐帝也笑着,只要是和羅素素說話,他就莫名的很開心。

“好的。”羅素素便同意了“他們會不會不接受我啊。”

“怎麼會。”唐帝說“放心,他們不敢。”

“是麼…”

“那是,我可是大哥..”

“吹牛吧。”

“哈哈..”

二人隨意聊着,身影消失在天邊。

——————————分割線

今日就到這了 字少當請假。 抱着羅素素也不可能說飛得太快,她畢竟承受不了極速。唐帝就將黑綾的飛行速度控制在一個比較類似觀光的程度。

往上拔高,大地萬物盡收眼底,羅素素還是第一次在這麼高俯瞰萬物風景。一時間笑顏不斷“看,那邊的山好美啊…”

“是挺美的。”唐帝笑着回道,不過說實話他沒什麼感覺,可能是習慣了這種視角。

這時候唐帝才猛然發現,自己和羅素素頸部搭着的神祕老人送的破黑布條不知何時不見了蹤影…就這麼突然消失掉了,唐帝也不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也沒有給羅素素說。

飛了小半日,唐帝被下方的一條紅色道路所吸引。一路飛來,下方扭曲縱橫的各條道路不是塵土黃色就是青草綠色,怎麼會有紅色的道路。

“素素,下面的路好奇怪啊,我們去看看?”唐帝算是徵求了一下羅素素的意見

她的迴應果然是“好的。”

唐帝笑着降低了高度,沒過多久他便看清了爲何下面會是紅色。因爲道路上全是屍體,所謂紅色道路自然是屍體的血液流出而染紅的。

唐帝連忙遮住羅素素的眼睛,她不能像唐帝一樣可以看清這麼遠的景物,還不知道下方是怎樣的場景。

“素素,這下面的東西你還是別看了。”唐帝這麼說着,遮住她眼睛的手沒有移開。

“爲什麼啊?”可能女的就是心懷好奇,羅素素一下扭頭望了望下方,視線正對上一個死不瞑目的頭顱上的雙眼。

“啊!”羅素素尖叫一聲把頭埋進了唐帝的胸膛,躲了起來。“這裏好怕人啊,我們離開吧..”

“那個…素素,我要調查一下這裏。”唐帝其實是想吸食這些滿地的生命能量,但是又不好直說。“你別睜開眼看啊,躲好。”

“嗯!”羅素素的聲音有些尖銳,隨着他們到達地面,她現在都能夠聞到一股強烈的血腥味。讓她頭皮發麻,心中恐懼。還好唐帝給她莫大的安全感。

這些滿地的屍體盔甲統一,而且唐帝很熟悉。 這就是萊特國城衛的制式盔甲,和城中治安官兵的盔甲相同。

但現在這些盔甲的主人都死相極其慘烈。 斷肢斷頭無一倖免,有的保存頭部的屍體腹部還被剖開,裏面的腸子全都拉了出來,橫撒一地,而死者像是痛苦流血而亡。

他們身上的傷口全都巨大而觸目,不知是被何物所傷。每具屍體上的這些巨大的創口都不止一處,仿若就是爲了讓他們的血液全部流盡。

若非如此,這條道路也不至於被整個染紅。

看着不長不短的這條鮮紅道路,滿布了數百具城衛軍屍體,唐帝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即便是殺人如麻的他,此刻也感覺到了這裏氣氛的極度邪惡。

唐帝不再想,開始吸食這些城衛軍體內蘊含的最後的生命能量。他發現自己現在不用觸碰了,只需要走到屍體旁一步的距離便可開始隔空吞噬這些生命能量。

這個轉變也讓唐帝大爲舒服,沖淡了一些方纔升起的陰影。從今以後他終於不用雙手攥緊別人的屍骨進行吞噬了。

可能是因爲這些全是屍首,所以絲毫沒有反抗能力。唐帝這次生命能量的吸收效率可謂是極高,速度極快。

饒是如此,吸完這幾百具屍體,還是耗費了不短的時間。再沒有興趣從這血肉泥的屍首中搜尋物件。

吞噬完之後唐帝迅速飛開了。

這時候的羅素素才從唐帝懷中擡起頭來,看她的面色極爲不好,似乎是十分難受。

是啊,一個常人在血腥味如此濃的地方待上這麼久,確實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十分愧疚的輕拍羅素素的柔背,唐帝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對不起,素素,讓你受苦了。”

“沒有…”羅素素說“反而我是累贅,影響你調查了…”

“哪裏的話,我已經完全調查完了呢。”唐帝制止了羅素素繼續把包袱攬到自己身上,看着羅素素稍微開始緩過來的神情,唐帝突然說“素素,謝謝你。”

“謝你個大頭鬼啊!”聽了這句,羅素素反而對唐帝一陣敲打

“啊啊啊。。痛痛痛啊”唐帝很配和的叫喊了起來,其實這種力度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兩人嬉笑着繼續上路,剛纔的陰影就被完全化開了。

唐帝也在思考着會是什麼力量這樣屠殺了整個城衛隊,唐帝吞噬生命能量的時候發現屍體中還有二十幾名聖殿騎士,他們的死相和普通城衛軍一般無二。

從這二十名血液幾乎流盡的聖殿騎士身上吸取的生命能量充裕程度來看,他們生前應該都比較強,弱也弱不到哪裏去。

那麼是哪個勢力消亡了整支城衛軍小隊還不留下一具屍體呢,還是說他們自己人的屍體被拖走了,只留下了城衛軍和聖殿騎士的屍體?

現場也沒有發現拖動的痕跡啊….

也許自己順着那條路追蹤下去能夠找到線索,但是當下帶着羅素素,還是不要做那麼危險的事情了。

持續飛行了小半天,唐帝又下降了高度,從一處密林上空竄過的時候目光透過樹木搜尋着。

“?”羅素素也往下面看去,但是處在飛行之中她看見一片花的景物來不及看清。“你在看什麼呢…”

“看它。”唐帝指着前方,突然一句“抱緊!”然後猛地朝林中地面竄了下去。樹木枝椏就在他們的身周,不過並沒能劃傷他們。

“啊,,”突然的加速讓羅素素一陣慌亂,她趕緊把唐帝抱緊了。

“嘿嘿…” 鬼王傳人

“它好可愛..”羅素素感嘆道

不過接下來唐帝手上一陣火焰噴涌,豬仔在火焰中尖叫着被烤熟了。

外面的一層都烤焦黑了,唐帝將焦黑的部分剝開,露出了裏面的一層嫩肉。“..手法原始了點,不過將就吃吧..”唐帝有些不好意思“就吃這幾圈嫩肉就行了,再往裏面就是內臟了,別吃。”


將烤豬仔遞給了羅素素,唐帝知道她一定是餓了,雖然她沒說。

羅素素接過散發着密林香味的烤小豬仔,默默開始吃起來。在原來的山村中她很少吃肉,只有村中獵戶經常吃肉,大家都很難有機會吃的。

“謝謝你..唐帝。”

“謝個鬼啊。 趕緊趁熱吃吧。”唐帝將羅素素摟緊以便她騰出手來吃。他們的飛行並沒終止,也不需要終止。

按着有些開始模糊的記憶,唐帝朝着深山老林,朝着他的第一個土匪窩飛去。走的時候格魯森、張大炮和好幾百人都好好的在那裏呢,不知這次回去是什麼樣子。


也許是看到了剛剛幾百慘死的屍體的緣故,唐帝開始提心吊膽,格魯森他們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你很擔憂啊…”羅素素青蔥般玉指輕拂着唐帝的臉頰,看到他緊鎖的眉頭,羅素素也笑不起來。“在想什麼?”

“沒有…還好吧。”唐帝給自己擠出一個笑容,拍了拍羅素素“沒事的,別擔心。”

“真的麼?”

“嗯…別擔心。 我們就快要到了,回窩咯。”

——————————————————————————————分割線

今日就到這裏了。老妖還有成噸的文件要背,天啊,想想就可怕。另外祝大家開心愉快 俯瞰大地,萬物蒼茫。時隔多日,故地重遊,心中唏噓不已。回想當年在這裏的日子所做的事,今日彷彿還能看見往日的虛影。

路過了一個無人的村落,從上空就可感受到其荒涼蕭瑟。 整個村子房屋還是很多的,村內四處雜草叢生,田地中作物和雜草混雜。 但是雜草長得更加茂密。

全村頭尾不見一人,不聞一聲,靜得讓人心中不安。

唐帝知道,這正是那個村莊,自己第一次吞噬和屠戮便是在此地。 特別的,他的心中在這裏有一道陰影。

那個陌生女孩,自己當着她的面將其母親吞噬成骨,至今想來還罪惡無比。後來一度想要找到這個女孩,盡力地做些無力的補償給她。 卻是怎麼也沒找到。

她或許是死了,或許去了別的地方。總之唐帝心中愧疚無以減輕,化作陰影。

但是繼續想想彷彿不對勁。

自己殺上山寨以後,分明是釋放了所有被關押的,和之前已經在山寨採石場做奴隸的全部民衆。爲何如今這個村落還是空無一人。

茫茫大山,那數百上千的人們都去了哪裏。

都去了鎮裏?城裏?

唐帝感覺他走後這裏一定還發生了什麼,心中不由得不安了起來。

繼續朝着深山飛行,也就是格魯森張大炮他們所在的那座金礦山。 超級全能學生

上次自己離開的時候大夥一起送行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再次回到當時的山頭,唐帝遠遠的已經看到了那邊的山寨。

心中很是愉悅。

距離再次拉近以後都能看到山寨城牆上來回走動的一個個黑影,唐帝知道,那正是站崗士兵。 看來這裏沒事,唐帝的臉上不知不覺露出了笑容。

“就是那裏嗎?”此時羅素素也猜到了唐帝的目的地。

“嗯。那裏全是自己人。”唐帝笑着迴應,

可突然視線中出現的城衛軍大旗讓唐帝的笑容徹底凝固。

距離再次縮短,唐帝已經看到那山寨之中全是盔甲閃爍的萊特製式配備城衛軍,那熟悉的盔甲一眼便看了出來。

爲什麼這裏會有城衛軍?

答案恐怕只有一個。

唐帝的心顫抖着說不出話來,“素素,到我背上來。”他要騰出雙手了,本想把羅素素放到某地,等解決完這邊再去接她。

但仔細一想羅素素如此脆弱萬一被野獸什麼的所傷..唐帝寧可耗費巨大的能量再凝結護罩保護羅素素,葉不想讓她離開視線範圍了。如今唐帝已經承受不了身邊的人失去的感覺了。

“發生了什麼….”羅素素有些疑問,不過看到唐帝的異常,她沒再多問,乖乖的趴在了唐帝背上,像個八爪魚一樣手腳纏繞把他抱緊。

生命能量外放在後背凝結了能量護罩,護住羅素素。

唐帝胸前夜叉紋章爆紅,殺意至極之下,唐帝催動黑綾便殺將了過去。

崗哨方纔發現一道黑紅影從天邊竄來“看,那是什麼?”大家的目光都注視了過去

片刻之間黑影已到面前,連斃數命。他們看似堅實的盔甲根本起不了丁點防護的作用。

這紅眼黑影從噴涌鮮血的數具軀體中竄出,不作停留,下一刻便衝上最近一個哨塔。

骨爪尖利,將哨卡上巨盾兵的盾牌連同盾牌後的士兵直接穿透,雙手起揮又抹了後面幾個弓手的脖子。

未作停留便竄到了下一羣目標之中,所過之處,人皆身亡。

“不好!”

“敵襲!”附近的崗哨大叫着,連忙敲響了哨位旁的警鐘,這下整個寨子的人都知道有敵人來襲了。


遠處傳來十數道雄渾的暴喝之聲,再看遠處金光大作,唐帝知道,這是有高手來了。一定是某些聖殿騎士,他們總是和城衛軍扯不清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