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輕朵突然說道:“那趕快回旅館吧,我懂醫術,我可以幫他看看。”

回到旅館之後輕朵對蘭妮和吉克法特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家祖傳的醫術是要是需要裸體相見的,所以要請你們先回避一下。”

“裸體!?”聽到這兩個字眼蘭妮心裏有種怪怪的感覺,她很不願意讓傑諾和輕朵裸體相見。

輕朵點點頭:“沒錯,我要抓緊時間,你們就在房間外面等着吧。”

輕朵說完便將傑諾扶進了房間,蘭妮雖然心裏千百個不願意,可是事關緊急,她也不好阻攔。進入房間後輕朵先脫下了傑諾身上的所有衣服,再讓傑諾平躺在牀上,然後自己也脫光了所有衣服。接着她整個人趴在傑諾的身上,只見傑諾的身上突然閃出了白光,然後輕朵竟然進入了傑諾的身體。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之後輕朵打開了房間的門,她的樣子顯得很虛弱,吉克法特和蘭妮急忙上前問道:“怎麼樣了?”

輕朵微微露出了點笑容:“已經沒事了,恢復的好的話明天一定會醒過來的。”

“真是辛苦你了。”吉克法特說道。

“不,是他替我擋了這一掌,我爲他做什麼都是應該的。”輕朵則說道。

聽輕朵說這樣的話蘭妮心裏更不是滋味了,在他和傑諾以及阿特的三人世界裏還從來沒有過別的女生介入,她一直覺得她將來不是嫁給傑諾就是會嫁給阿特,而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傑諾或者阿特會和她以外的女人有什麼交集。

“你也很累了吧,那你去休息吧,我和蘭妮來照顧傑諾就行了。”吉克法特對輕朵說道。

輕朵則搖了搖頭:“不,我沒事,我要看着他醒過來。”

“你還是去休息吧,我一個人陪着傑諾就行了,他應該比較希望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人是我。”蘭妮突然說道。

輕朵看了看蘭妮:“哦,這樣的話,那還是讓你陪着他吧,如果他醒了就馬上叫我。”

蘭妮點點頭:“好的。”

“那要不要我和你一起陪傑諾?”吉克法特問道。

“不用了,我一個人陪着他就好。”蘭妮說完一個人走進了房間,進到房間之後她發現輕朵已經將傑諾身上的衣服穿好,傑諾的氣色顯得還好,並不像是受傷,就像是一般睡着的樣子。可即使這樣,蘭妮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他坐在傑諾的牀邊哭着說道:“我真是沒用,學魔法明明就是爲了要在你們受傷的時候能替你們治療,可是關鍵的時候居然救不了你,對不起,對不起。”

“沒關係啦,我不是好好的嘛。”這時傑諾竟然已經醒了過來。


蘭妮嚇了一跳:“啊!輕朵不是說你要到明天才能醒來嗎!?”

傑諾微笑着說道:“輕朵?她那個臭丫頭說的話你也相信嗎?我身體這麼好,哪會到明天才醒啊。”

看着傑諾醒來蘭妮一下子撲進了傑諾懷裏:“都怪你啦,爲什麼那麼衝動,嚇死我了。”

看着蘭妮撲到了自己的懷裏傑諾一下子不知所措,他緊張的說道:“怎麼啦?我這不是沒事嗎,當時我是看輕朵那個臭丫頭很危險所以才救她的,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我看你根本是喜歡她吧!?”蘭妮突然盯着傑諾問道。

被蘭妮這樣盯着傑諾竟然臉紅了,畢竟傑諾和蘭妮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所以傑諾也一直對蘭妮很有好感。傑諾有點害羞的說道:“怎麼可能!那個臭丫頭,我怎麼可能喜歡她。”

“哼,那如果換做是我你會救我嗎?”蘭妮繼續問道。

“當然會!”傑諾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蘭妮露出了可愛的笑容:“恩,這還差不多。”

而與此同時,輕朵和吉克法特也聽到了房間裏的聲音,便一起衝了進來。看見傑諾已經醒來輕朵嚇了一跳:“你醒了?真是太誇張了!居然這麼快就醒了!果然白癡的身體是異於常人的!”

“誰是白癡啊!你這個臭丫頭!虧我還救了你,真是太后悔了。”傑諾對輕朵叫道。

輕朵撇了撇嘴:“誰讓你救啦,魔法護層的使用的那麼差勁,居然也跑來救我,笨,以後發生這種事不準再來救我了!自己保住自己的命就行了!”

“你……”傑諾氣的說不出話了。

而輕朵則繼續說道:“好了,好了,不管怎麼說你也替我捱了一掌,爲了不欠你的人情我教你如何使用合成魔法吧。我剛剛替你治療的時候發現你的身體構造與一般人都不一樣,你的肉體比一般人好太多了,而且神經反應速度也異常的快。再加上那個馬仕基說過你體內蘊藏有大量魔力,所以我想你不需要用普通的方法修煉合成魔法。你可以試着召喚出兩種元素,然後用你的力量再加上魔力將兩種元素強行擠壓在一起。”

“用同一隻手召喚出兩種元素嗎?這個方法我知道。”傑諾說道。

輕朵搖了搖頭:“不,用兩隻手分別召喚出兩種元素再將兩種元素擠壓在一起。”

“什麼?不可能吧?這和教我合成魔法的那個人說的不一樣啊。”傑諾感到有點懷疑。

“那是因爲之前教你合成魔法的人並不知道你身體的特殊性,相信我說的吧,不會騙你的。”輕朵說道。

看輕朵好像很嚴肅的樣子傑諾便開始試着用兩隻手分別召喚兩種不同元素,吉克法特連忙對他叫道:“你瘋啦,你現在可是個傷員,等傷好了再修煉也不遲吧。”

吉克法特這麼一叫傑諾纔想起來自己傷還沒全好,於是便停下動作並向吉克法特問道:“哦,對了,你和今天那個馬仕基好像有仇的樣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被問到這個吉克法特沉默了好一會才低聲說道:“既然你們都這樣捨命幫我,我也沒有理由再向你們隱瞞了。事情發生在羅菲利特帝國的南部的一個小城市,25年前我的母親是一名高級咒術師,她很有才華也很漂亮,自然有不少男性魔法師愛慕着她,可我母親眼光很高,愛慕她的男魔法師們她一個也沒看中。直到有一天,一個男咒術師出現了,他的魔力真的很強,人也很瀟灑很有風度,我母親漸漸愛上了他。最後他們墜入了愛河並有了愛的結晶,也就是我。可在我出生沒多久之後那個男咒術師卻突然離開了,甚至沒和我母親說過一句告別的話。他離開之後我母親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這個男人竟然是傳說中的賞金高達一億金幣的通緝犯奧蘭德·馬仕基,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棍!”

“什麼!?這麼說馬仕基是你的父親?”傑諾驚叫道。

吉克法特很不情願的點了點頭:“是的,可是我從來沒有把他當我父親!他離開後我母親日夜思念着他,無心再修煉魔法,也無心工作,很勉強的把我帶到15歲之後她便得病去世了。我母親是因爲馬仕基纔會落得這樣的下場的,所以我從一出生開始就恨着馬仕基!我發誓有一天我要親手殺了他爲母親報仇!我爲此拼命的學習咒術!只是……沒想到和他的差距還是這麼大,我甚至連在他身上造成一絲傷害的能力都沒有。”

看着吉克法特痛苦的樣子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傑諾沒想到吉克法特的命運竟然是如此悲慘。自己的母親在自己還很年輕的時候就去世了,而自己的父親卻是間接害死母親的兇手,這樣的現實是普通人根本無法接受的。吉克法特看沒人說話便自己又開口說道:“我之所以當賞金魔法師就是希望能有機會碰到馬仕基,然後殺了他!可惜我現在還太弱,我一定要想辦法讓自己變的更強!”

“一定可以的,只要拼命修煉,我們一定都能變的更強!”傑諾對吉克法特說道。

一旁的蘭妮用手戳了戳傑諾:“喂,你也不用這麼說吧,你現在是在鼓勵他殺了自己的父親哎。”

“沒關係,我從來就沒把那個十惡不赦的混蛋當作父親!他害那麼多女魔法師因爲他而死掉,這樣的壞人我怎麼可能把他當作我的父親!”吉克法特激動的說道。

這時輕朵感到有點奇怪,她問道:“可是我聽說奧蘭德·馬仕基把他的兒子都帶走了啊,那爲什麼你沒有被帶走?”

吉克法特低下頭說道:“可能是他覺得我的魔法潛力不夠吧,聽說他只帶他認爲有魔法潛力的孩子走,沒有潛力的他就會拋棄。”

“還有這種事情!?那他帶走的那些孩子都在哪呢?”傑諾也好奇起來。

吉克法特搖了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

“他不是80多歲了麼,看上去還真是年輕啊,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使用魔法將自身容貌改變的這麼完美,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蘭妮想起了馬仕基那張年輕的臉龐,不由的驚歎道。

“是啊,這也是他爲什麼那麼難被捉到的原因之一,據說看過他本來面目的人屈指可數。好了,我的事也跟你們說過了,傑諾應該還需要休息,我先回房間了。”吉克法特說道。

“那我也走了。”輕朵跟着說道。

蘭妮看了看他們又看了看傑諾,覺得自己身爲一個女孩子也不好一個人留在這裏便也站起身說道:“好吧,那大家一起走吧,明天再來看你嘍,傑諾。”

“不用啦,明天我就痊癒了,哈哈哈。”傑諾笑着說道。

走出傑諾的房間後輕朵突然向蘭妮問道:“你沒有跟那個白癡說我幫他治療的時候是裸體相見的吧?”

蘭妮點了點頭:“對啊,我沒說。”

輕朵長長的抒了口氣:“那就好,拜託你們以後也不要告訴他,好嗎?”

“好的。”蘭妮和吉克法特一起說道,他們都明白,女生做出這麼害羞的事是不想讓男生知道的。

第二天,蘭妮很早就起牀了,她洗漱好之後便來到傑諾房間。可沒想到傑諾竟然比他起的還早,而且輕朵也在傑諾的房間裏。蘭妮吃驚的問道:“傑諾,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還有輕朵,你也起的好早哦,真是很關心傑諾。”

輕朵尷尬的笑了笑:“不是啦,我只是剛好睡不着。過來之後發現傑諾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便陪他修煉合成魔法。”

“修煉?你的身體已經完全好了嗎?”蘭妮瞪大了眼睛看着傑諾。

傑諾笑着說道“當然啦,我的恢復能力從小時候起就一直很好,這你是知道的。而且,我剛剛按照輕朵教我的方法練習合成魔法,真的有效哎!這樣下去,6天后的高級召喚師考試我就一定能過了!”

輕朵也點了點頭:“是啊,昨天馬仕基給他的一掌將他身體裏那奇怪的魔法封印打開了一半,現在他的魔力非常充足,我想一個禮拜內練成合成魔法應該也是有可能的了。”

“哦,那你繼續修煉吧,我先走了。”蘭妮說完便離開了。而傑諾好像並沒有察覺到蘭妮的那一絲不悅,繼續修煉着他的合成魔法。

6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這一天是考試的日子,傑諾和蘭妮分別去參加高級召喚師和中級淨化師的考試。

雖然對魔法基礎知識的學習一直不怎麼樣,但不得不說傑諾在學習實用魔法這方面是有着一定的才能的,他順利的通過前面的所有考覈,終於來到最後一項有關合成魔法的考覈了。

通過前面所有考覈來到這最後一關的考生總共只有五名,五名考生按照身高一字排開來,傑諾最高自然就排在最後。身爲皇家法師的主考官對他們說道:“關於合成魔法的考覈我們不用弄的太複雜,簡單一點,由我來認定,認定通過就可以了,那麼第一名考生請過來。”

站在最前面的考生立刻來到了主考官面前,主考官直接問道:“你會使用什麼樣的合成魔法?”

“我會雷和火的合成魔法。”第一名考生回答道。

“那還不快施展給我看!?”主考官大聲叫道。

那名考生嚇了一跳趕緊施展起合成魔法來,只見他伸出右手,手上立刻出現了一團火焰,接着慢慢的又開始有電流在火焰中出現。

“不合格,不合格,你走吧。”主考官突然說道。

第一名考生吃了一驚,他詫異的問道:“我的合成魔法還沒完成呢,您爲什麼就說我不合格?”

主考官伸出手,手上瞬間就出現了一個充滿閃電的火球。接着主考官不耐煩的說道:“你的合成魔法太不熟練,速度太慢,實戰中怎麼可能讓你有這麼長時間慢慢去完成你的合成魔法!所以當然不合格!你還是等練熟練了再來吧,下一位。”

看到第一位考生被罵的狗血噴頭,第二位考生戰戰兢兢的走上前去。主考官看了看他:“你緊張什麼!?快點,施展你的合成魔法!”

“是!”第二位考生趕緊伸出手,他顯然比第一位好多了,很快的就製造出了一個雷和水的合成魔法。

而這時主考官突然抓住了第二位考生的手,第二位考生製造出的合成魔法一下子就消散掉了。主考官搖了搖頭:“穩定度還不夠,下一位。”

就這樣,很快的連續兩位考生被淘汰了,後面的人不由的都緊張起來,第三名考生怕又被罵,於是走到主考官面前什麼都沒說就直接施展出他的合成魔法。 主考官一樣抓住了第三位考生的手,不過這位考生的合成魔法很穩定並沒有因爲這樣而消散。於是主考官伸出一隻手:“合成魔法,鐵巖。”

“這……”看着主考官召喚出鐵巖第三位考生不知是何用意。

“真是夠笨的。”主考官嘆了口氣說道:“關於合成魔法完成速度以及穩定性的測驗你都合格了,下面是對你合成魔法破壞力的考覈,如果你的合成魔法能打碎這鐵巖就能通過考試成爲高級召喚師,應該不難吧。”

“好!我試試!”第三位考生隨即將他的合成魔法丟向了鐵巖。

“轟”的一聲,鐵巖被炸開了一道裂縫。主考官向着第三位考生揮了揮手:“不合格,我說的是打碎鐵巖,你還需要再練習。”

第三位考生一臉的沮喪,默默離開了。第三位考生纔剛一走,第四位考生突然自己衝了出來:“合成魔法!冰火雙襲!”

第四位考生直接將他的合成魔法轟向主考官召喚出的鐵巖,一陣爆炸之後鐵巖碎開了。主考官看了看第四位考生:“你動作倒是很快,你很急嗎?”

第四位考生笑了笑:“我不急,我只是覺得主考官大人時間寶貴,不能浪費你的時間,所以就直接用魔法打那塊鐵巖了。”

“你叫什麼名字?”主考官向第四位考生問道。

“我叫安卓,主考官大人。”這位叫安卓的年輕人回答道。

主考官點了點頭:“好的,我宣佈,安卓是通過這次高級召喚師考試的第一人。”

“太好了!謝謝你主考官!”安卓高興的叫道。

“不用謝我,是你自己有這個實力。好了,第五位過來。”主考官衝傑諾喊道。

“是!”傑諾自信滿滿的走了過去。

主考官看着傑諾說道:“你的樣子好像很有信心,那前面的步驟我就省略了,直接讓你試試能不能打碎鐵巖,應該可以吧?”

“我昨天剛練成合成魔法,還沒在實戰中使用過,不過我有信心能打碎你的鐵巖!”傑諾說道。

“你爲什麼這麼有信心呢?”主考官頗有興致的問道。

傑諾突然伸出手指向主考官:“當然有信心,因爲我要像你一樣成爲一個皇家法師!”

“哈哈哈哈……”主考官笑的很開心。

傑諾生氣的問道:“你笑什麼!?”

主考官笑的停不下來:“哈哈哈,傻小子,你以爲成爲皇家法師是那麼簡單的事嗎,哈哈哈。羅菲利特帝國的皇家法師總共有一萬名左右,那你知道羅菲利特的總人口是多少嗎?”

傑諾搖了搖頭,主考官便繼續說道:“5億,是5億啊!按比例來說就是5萬人當中只有1個人可以成爲皇家法師,你認爲是那麼簡單的事嗎!”

“可是這5億人當中也不全都是魔法師啊!”傑諾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