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衡,是何居心!?

“早說?你沒有想到?早說你會停下來?我想你不會停下來。只會關心黑美玉,到底因爲什麼,又是幫你,又是阻礙你吧?”玉衡淡淡的說道,臉色不變,依然是那一副聖潔仙女的模樣。

我一怔,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還有,你陸寧一一旦出動,有過不殺人的情況?”玉衡十分好笑的看着我。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我沒話說了,不得不說,玉衡對我的性格瞭解實在是太透徹了,還真沒有,我一旦決定了一件事情,幾乎沒人能夠阻止我,十字教堂和巫神會館找過茅山麻煩,而且接二連三的想要動手,自然沒有置之不理的可能。

“既然事情這樣了,你是不是有後續計劃?”我眉頭皺了起來,她玉衡實力再強,都避免不了她是一個華夏人,如果因爲這件事情,華夏高手被大肆消滅,那麼華夏亡國的日子不久了。

結果他媽的,玉衡只說了一句:沒有,車到山前必有路……

日了狗了,你下面用屍體擺成兩個大字,華夏!我真不知道路在哪裏!

不過,這次看到了黑美玉的短信,讓我心裏舒服不少,至少黑美玉肯定是有苦衷的,或者是逼不得已,不管如何,回去我一定要找到她,親自問明白。

“所有人,強行破陣!”我朝着張梓健,劉旭他們大喊了一聲,語氣充滿了着急,沒時間了,必須快速毀滅證據,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這個光之雲城也要不了,麻痹的,這可是好東西啊!

張梓健跟何沐愣住了,這破壞起來容易,修復就難了啊,不過聽我語氣之中的着急,知道事情似乎有有變,已經來不及了,趕忙強行破陣。、

一道道恐怖的劍氣,瘋狂的劈砍在光幕防禦罩上,勢如破竹,足以抵擋五境強者輪番轟擊的防禦光幕,直接迅速被破壞掉,最後的幾百十字軍更是迅速無比的被幹掉,上千的十字軍陣亡,光之雲城上到處都是屍體,鮮血,破牆。

慘烈!

我跟紅伊對視一眼,心意相通,直接衝下去,主要是這尼瑪兩個被屍體擺成的華夏大字給破壞掉啊,不然也太他媽的明顯了。

我衝下去破壞,不惜殺人,張梓健,邵識君等一衆強者已經飛速的衝了下來,看到我跟紅伊瘋狂破壞,他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加入了破壞陣營,不過這些混蛋居然去破壞房屋,我日!

玉衡看到我們這羣瘋狂破壞的人,淡淡一笑。轉過頭,朝大主教伊萬懦夫一招手,伊萬懦夫頓時恢復了行動能力,臉色如常,不過卻沒有再出手的意思,反而恭敬的看着玉衡。

玉衡附耳在伊萬懦夫耳旁說了幾句,伊萬懦夫恭敬的對玉衡說道:“主人,我知道了。”

接着伊萬懦夫直接破空而去。

我日!

我看到這一幕頓時傻眼了,這可是這件事情最關鍵的人物啊,這直接給放走了,這跟擦了屁股穿上褲子再拉屎有什麼區別?

“看什麼看?趕緊忙活你們的事情,半個小時候,三個光之雲城就到了。”玉衡白了了我一眼,特別的風輕雲淡。

我都要哭了,你都將人給放走了,這還破壞個屁啊,再破壞也沒有意義了啊。

我一臉無語的朝張梓健他們招了招手,讓他們別忙活了,瞎忙活沒用了,真他媽不知道玉衡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立刻撤走還是怎麼樣?”重新飛掠到光之雲城上,我他媽真心日了狗了,這玉衡又開始她的強迫症了,身形迅速,到處移動,將四周的屍體都給找了回來,又開始擺起來,並且,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她還拼湊完整。

日了個仙人掌的!

我們清晰的看到,她深情款款的將屍體輕輕擡起來,速度極快卻又小心翼翼,就好像這不是屍體,而是易碎的瓷器。

瘋了,強迫症也就算了,這已經是特殊癖好了啊!

“等着吧,不是有海牙鏡嗎?隨時可以撤退,等我做完這件重要的事情再說。”玉衡不理會我們,繼續我行我素。

接着慢慢的再次擺出兩個字的輪廓來,我日!還是華夏兩個大字!

下次打死我也不想帶玉衡來了,雖然戰鬥力很高,可是,試想一下,我們在縱情廝殺,她那邊對付的是最強的敵人,結果看到屍體滿地,一個強迫症爆發,直接跑去擺屍體了,然後將敵人扔給我,那哭都沒地方哭的啊。

十來分鐘之後,終於解決拍好了,拍拍手,對我說可以撤退了。

我剛拿出海牙鏡,她又阻止了,帶着我們迅速飛掠,說等一會。

沒等我拒絕,就直接被她拖着我們一羣人跑了,直接出了摸河市,距離摸河市很遠的空中停了下來,依稀能夠看到摸河市的輪廓。

我納悶了,看什麼?

看着周圍趕過來的三個光之雲城趕過來之後,看到了我們,又看到那兩個華夏大字,接着我們拍拍屁股走人,我嘞個去,這他媽的挑釁得太牛逼了啊!

“真慢。”玉衡拿出看了看,忍不住,低聲嘟囔了一句。

什麼情況?什麼東西真慢啊?

“爸爸,你快看,那邊有好多噴火的東西飛過來了!”紅伊忽然發現了什麼,指着我們身後的方向,二十幾道火舌飛快的朝我們的方向衝了過來!

我日!

導彈!

活脫脫的衛星制導啊!

麻痹的,這是要對付我們?

轟轟!

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刺目的白光直接將我們給徹底淹沒,恐怖的氣浪,形成一股狂暴的波動,波及四面八方。 震耳欲聾的轟鳴,耀眼奪目的白光。

轟的一聲。

世界安靜了……

毀了!

全他媽毀了!

足足二十八枚枚洲際導彈,別說其他的,光是這摸河市的所有一切都給毀掉了,光之雲城。還有光之雲城上兩個屍體擺成的大字。

甚至連摸河市都徹底給毀得徹徹底底,並且,按照時間來看,等那三個光之雲城趕來,這一切都已經連渣都不剩下了。

我他媽也是服了,這毀屍滅跡手段也是夠給力的。

不過我就感覺操蛋了,明明知道後面要親手毀掉,玉衡還辛辛苦苦的去擺屍體,強迫症真他媽可怕。

“現在明白了吧,黑美玉有黑美玉的方式,我玉衡,自然有我的方式來處理,所以,小夥子。安啦!”玉衡淡淡一笑,輕鬆的拍拍手,好像做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安啦?我擦,大媽您貴庚啊?

不過玉衡說的話我也清楚,黑美玉的方式則是阻攔我去搗亂,這樣這些傢伙暫時沒有機會插手華夏的事情,但是對方肯定會想法設法找我麻煩。畢竟之前巫神會館和十字教堂的人,的確死了一批在我茅山,對方想要你找茬,管你媽的是不是有道理,只要有個原由就有辦法找你麻煩。

不過玉衡的做法十分有漏洞啊。

異想天開系統 “有漏洞是嗎?那你再看看。”玉衡指了指天際。摸河市往北的天空,二十幾道火舌沖天而起,然後迅速略過我們所在的位置,直接朝天邊消失而去。

“我擦!高科技對戰了?這他媽是要轟哪裏?”我傻眼了,怎麼都動用高科技的玩意了?還有,玉衡不是陰我,那他放走那個伊萬懦夫到底是啥情況啊?

“島國!”玉衡嘿嘿一笑,似乎有點小魔女的潛質慢慢暴露了出來。

嗯?

島國!

這簡直他媽喲西到家了啊!

“等會!剛纔襲擊摸河市的導彈是哪裏發射的?”我猛然間反應過來,這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我一直以爲之前的導彈都是從華夏境內的軍事基地發射出來的,現在看來。情況似乎並非是這樣啊?

“島國太平洋艦隊……”玉衡居然可愛的吐了吐舌頭,接着說道:“兩邊陰,一勞永逸,接下來就沒你啥事了。再說,給島國找點麻煩,也省得他們整天惦記着你。”

我操!

真他媽高明啊!

這比黑美玉的阻攔方式不知道好太多了啊,黑美玉的方式比較保守,跟大多的華夏人差不多,儘量息事寧人,反正能別鬧就別鬧,實在鬧起來了就能忍則忍,大不了談判,各種談判,反正就是不輕易挑起戰爭就是了。

可是玉衡的辦法,真他媽絕了,殺十字教堂的人我是必須要殺的,殺完人之後,直接讓島國的導彈轟擊了這裏,然後對方根據導彈航向和衛星監測,直接鎖定目標,然後進行反擊,麻痹的,就算不是島國乾的,莫名其妙的首都被轟擊了一波導彈,這事情肯定善了不了了。

這樣十字教堂目前也沒有那麼多心思關心我這邊的事情,直接就將槍口對準島國去,島國這些天不是準備着對付我或者華夏其他強者嗎?現在直接招惹了這樣的存在,就算島國那尿性,最後趨利避害不敢招惹十字教堂,這件事情也得需要點時間周折。

禍水東引還能夠拖住島國,太牛逼了!

不過這一般人也做不到,畢竟,你首先得控制島國的導彈發射基地啊,而且就算控制了島國導彈基地,這邊俄聯邦這邊的導彈發射基地也得控制一二,不然怎麼可能在摸河市遭受襲擊不到五分鐘內,那邊直接反應過來,對着島國首都就是一波導彈伺候。

校花之無敵高手 玉衡,除了神祕莫測,實力牛逼之外,我現在再次加上一個,手眼他媽通天!

“這事爽快,比我親自去幹架還爽,就是光之雲城浪費了,哎。”我心裏還是惦記着光之雲城,之前從咖喱國劫走一個天空之城,我當寶貝一樣藏着,現在看到光之雲城之後,真心想回去直接將天空之城直接給砸了,麻痹的,太垃圾了。

“那些破爛,也就你看得上眼,在天空上簡直是活靶子。”玉衡翻了翻白眼,對此很是不屑。他在豐劃。

媽蛋,到了她這樣的級別,什麼東西能夠看得上眼?可我不是這樣的高手啊,我需要啊。

無奈之下,只得將這件事情給擱淺下來,不過我心裏還是打算什麼時候偷襲劫走一座光之雲城去,這玩意是好東西,連張梓健和何沐都是這樣想的,因爲我們三人對視一眼,瞬間秒懂對方的意思啊臥槽!

這次戰鬥還是戰績斐然的,活生生的將摸河市勢力連根拔起,除了跑掉的伊萬懦夫,我問玉衡伊萬懦夫放走了到底是什麼情況,結果,玉衡連鳥都不鳥我,得,問不了就不問了。

我們這邊零損失,只是受到了不少的輕傷,這應該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可我們就是高興不起來,原因是,戰鬥太快,結束得更快,毀滅的更他媽快,什麼戰利品都沒有撈到,甚至連最珍貴的光之雲城都沒有弄走,然後直接被一波導彈直接帶走……

回到茅山休整,剛回去李太白就離開了,似乎在茅山呆着,如坐鍼氈一樣,一分鐘都不願意多呆,這情況讓我暗自抹了一把汗,這李太白越是這樣,我越是感覺人情欠大發了。

不過李太白這麼着急着離開,估計也是因爲武則天。

說曹操曹操就到,我還剛回來還沒來得及休息,武則天就給我打電話來了,說了下週青稚的情況,經過調養,手臂基本差不多恢復了,身體還需要一段時間調養,不過周青稚要求快點回來,但是起碼也是需要五天左右才能夠回來。

並且接下來就是問我,島國東京被一波轟炸,攔截下來了不少,但是還是被轟炸了七八枚下來,死傷慘重,島國已經準備採取行動了。

我以爲接下來她會問我,是不是我搞的鬼。

結果讓我哭笑不得的是,她壓根就不關心這個,而是問我,能不能給她弄一批過去,或者直接搞個軍事基地給她。

我日!

茅山最多就是用機關槍,這樣的層次,還是經過改裝的,可是……到了導彈這個層次,我還真他媽沒有接觸過,這玩意簡直是要大範圍轟炸才行的啊,不然對付稍微厲害點的高手都能夠提前跑路,用出不大,不過一旦被轟中,六鏡七鏡強者都夠嗆能活下來。

武則天老早就想弄這些玩意了,比如航天飛機啊,宇宙飛船什麼的,畢竟古代人,忽然出現在現代世界,什麼東西都是好奇得不得了的,但是島國將巡洋艦隊,航空母艦,甚至所有軍事基地都撤走了,她想劫持也劫持不了啊。

現在武則天在德川跟島國的關係也是很是微妙,武則天自然不能在這種關鍵時刻做得太出格,因此就直接找上我了。

但是我拒絕了,媽蛋,我有那能力,我肯定將茅山直接搞十個八個軍事基地的,麻痹的,哪個敢亂來?直接一波帶過去,不定點,不定時全方位無差別轟擊,你他媽招惹我試試?

不過這些想想就行了,真成了那樣子,那就直接是科技大戰了,畢竟這些玩意你有別人也有。

這件事過後,十字教堂,巫神會館,甚至是島國方面,都沒有什麼時間找我麻煩了,昨天,也就是我們襲擊摸河市兩天後,俄聯邦跟島國談判使團正式會晤了。

讓我很是驚奇的是,這次俄聯邦談判使團的領導人,居然他媽是伊萬懦夫!

我日!

竟然是他! 目前島國跟俄聯邦一直在談判,不過這種談判,簡直就是扯淡大會,無非是誰想從誰身上弄得更多好處,這種事情,連續吵個十天半個月都不是稀奇事。

我沒心思去管那些,動用了所有能夠動用的力量,開始尋找三人組,說實話,以前我還挺不願意碰到他們的,一個個變態得跟牛皮糖一樣,弄不死拍不掉,黏死人。碰上準有麻煩事。

虐世妃舞 現在卻不得不積極的去找他們,恨不得他們直接跳出來,拿着黑金巫蠱王大罵:陸寧一出來受死!

我他媽肯定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擼死他們!

我曾經嘗試過聯繫鶴前輩和鹿婆婆,以前感覺這兩個老人還是非常好說話的,但是得到的結果是。

現在黑美玉是區域巡查使執事,一切由她調遣,目前華夏境內。黑美玉簡直就是人王之下最大權利的存在了。

又是黑美玉!

我頭疼不已,自從摸河市回來之後,一直嘗試過聯繫黑美玉,但是無一不是電話打不通,短信不回覆。

問玉衡有沒有辦法幫忙尋找黑金巫蠱王。玉衡一言不發,直接回房間,砰的將門關上。

麻痹的,能不能幫直接一句話,耍什麼脾氣嘛?

我其實知道,她能幫,但是不幫!

“九華山,帝孤峯。”

我剛準備離開,玉衡的聲音忽然從房間裏面傳出來,我一愣,九華山。帝孤峯?

花了個花擦!

那不是白骨的地盤嗎?

這麼久都沒有感覺到過白骨的行蹤了,甚至再也沒有管我,還有紅伊。

“是黑美玉在帝孤峯,還是讓我去帝孤峯找白骨?”我疑惑的問了一句。如果黑美玉在帝孤峯,那這件事情就有些耐人尋味了,黑美玉啥時候跟白骨又搞到一起去了?她不是跟人王之一的唐小雷一起的嗎?

罵了隔壁,這到底幾個情況?白骨曖昧不明的幫助我,黑美玉也差不多,要說幫助吧,關鍵時刻來一下,但是大多時候都在給我唱反調。

不過,不管我怎麼詢問,玉衡沒有再理會我,我反身走了出來,揉着生疼的太陽穴,太亂了,這些人到底毛關係?

麻痹!去九華山帝孤峯!

老早從白骨口中得知這個地方,還他媽從來沒有去過,直接去一趟,找上門去問個明白就是了!

我召集大家商量了一下,衆人沒有什麼反對,但是表示願意一同前往。

我日!這是去找人不是去打架的,再說了,就算是打架,這些人去了頂個毛用,遇上白骨全送人頭。

“莫言劍,你們幾兄弟也是九華山來的,這麼久了,要不要回去看看?”莫言劍六兄弟來這裏時間也有些長了,從青川陸家村一直跟隨到茅山,再也沒有說過離開了的事情了。

“算了。”

我沒想到莫言劍六兄弟想都沒有就拒絕了,至於原因,我也不好意思多問,這次除了紅伊之外,誰都不帶,讓紅綾蒼鷹帶着,迅速朝安省的九華山飛掠而去。

用的時間很短,來到安省的九華山,繞了大半天,更是在九華山附近問了不少人,愣是沒有人知道帝孤峯在哪裏。

九華山容易找,帝孤峯愣是連個影子都沒有看到,我甚至在想,他媽的白骨不會是坑我吧?

可是玉衡也是說九華山帝孤峯啊!

九華山風景還是非常不錯的,山高林密,古建築到處都是,還沒有太被現代化所侵襲。

從紅綾蒼鷹上下來,站在九華山頂峯上,讓紅綾蒼鷹四處找找。

最頂端了,周圍再也沒有比九華山更高的山了,九華山,帝孤峯,單從帝孤峯這個名字可以看出,如同君王一樣,君臨天下,孤,應該是獨有一峯,而且是最高的。

可他媽我現在就是在最高峯上啊,毛都沒有看到一根,從空中也愣是沒有看到任何山峯比這個高的。

來都來了,不找到我是不罷休的,掏出電話打給玉衡,問她給點詳細的信息,結果打電話直接給我關機了臥槽,這擺明了早就料到我要打電話了啊。

臨近傍晚,夕陽西下,血色殘陽,通紅一片,看起來有種蕭瑟意味。

“爸爸,你看那是什麼?”紅伊好似想起了什麼,忽然拉着我指了指我們頭頂的被血色殘陽映紅的雲彩。

“我記得以前在白骨叔叔哪裏,每天的太陽都是血紅色的。”紅伊認真的說道。

我擡起頭,頭頂血色雲彩上,一座通天高峯,如同擎天柱,看不到盡頭,山腳直接懸浮在血色雲彩中!

每天看到的都是血色太陽?日,那不是日落的時候這個地方纔會在雲彩中曇花一現?

“走!”就是這裏了,不管是見黑美玉也好,白骨也行,總之來了不能白來一趟。

直接沖天而起,怒火從腳下噴涌而出,像是發生火箭一樣,直接衝了上去。

嗡!他史妖血。

砰!

我擦!

我衝的速度太快,血色雲彩周圍有防禦罩,嗡的一聲發出一層血色光幕,直接將我給彈了下來,狠狠的砸在了九華山山頂上。

嗷!

手握龍魂劍,頓時發出一陣輕快的龍吟聲。

“何人膽敢擅闖帝孤峯!”

就在我準備一劍將血色光幕給砍掉的時候,一聲怒喝轟隆而至,四道散發着濃重死氣,身穿鎧甲,手持長槍的白骨武士懸浮虛空,空洞的眼眶內兩朵幽芒死死的盯着我。

沒跑了!白骨肯定在這裏!

“茅山大陰司陸寧一,找白骨前輩,或者黑美玉。”我客氣的打着招呼,這四人氣勢威猛,全部是六境達府初期層次,大手筆啊,這樣的強者用來當守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