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來,陌陌呢?”

他開口,似是不經意的問。

沐雲軒滿臉怒容的走到他身邊,冷冷地問道:“你是不是對陌陌做了什麼?”

沐雲軒併爲說出蘇紫陌一睡不醒的事情來。

慕容邵峯凝眉,鳳絕吟對陌陌並不會造成任何的傷害。

可沐雲軒爲何一臉着急的跑來問他?

而看到慕容邵峯好好的坐在這裏,沐雲軒的心稍微安心了一點,錦程說,如果慕容邵峯立下血誓,三天之內是不可能下冰榻的。

“昨晚是你帶陌陌離開的,朕能對陌陌做什麼事?”

慕容邵峯以爲他是爲了鳳絕吟的事情而來,他起身,來回踱步,同時也是在告訴沐雲軒,他,沒事!沐雲軒會回來看,就是爲了確定他有沒有受傷。 沐雲軒深深的凝視了他一眼,快速的騎上金龍離開。

看着沐雲軒離開,慕容邵峯臉色瞬間從平淡轉爲痛苦,他踉踉蹌蹌的跌坐回椅子上。

“啊……”他一聲痛呼,胸口處如刀割,額頭上瞬間冒着一層薄汗。

“皇上,先進去躺着,聖主已經確認過,不會在回來了。”

慕容邵峯點了點頭,一張俊逸的臉慘白如紙。

他已經坐在這裏等沐雲軒許久了,以沐雲軒的性格,應該一大早就會過來的,他此刻心裏有些不安。

“朱巖,派人回明月山莊一趟,看,看看陌陌是否安好!”

慕容邵峯連說一句完整的話都有些吃力。

“是,皇上。”

朱巖搖了搖頭,不管什麼時候,他心裏只會惦記着蘇紫陌。

“皇上安心回牀榻上休息,朱巖隨後就派人過去看看。”

朱巖小心翼翼的扶着慕容邵峯進屋,他暫時抽不了身,皇上又不喜他人伺候,他現在只能伺候在牀榻前。

沐雲軒回到明月山莊,蘇紫陌依然沒有醒,她呼吸平穩,就像睡着了一樣,卻怎麼也喚不醒。

沐雲軒讓其他人全部出去,又讓青楓封鎖了消息,他不會讓慕容邵峯在靠近陌兒的。

他坐在牀榻邊,握着蘇紫陌的手,深情的看着她美好又寧靜的睡顏。

“陌兒,你這個小懶蟲,你還要睡多久,陌兒,你快點醒過來,你這樣對我不理不睬的,我真的很害怕,很不安!”

沐雲軒字字深情似海,上一次,他不感覺害怕,可是這一次,他心裏的不安很濃,他真的怕她一睡不醒,回到她原來的世界裏去。

沐雲軒神情痛苦,一滴滴深情的淚水順着蘇紫陌白皙的手臂滑落。

“陌兒,你快醒過來。”

吃過飯之後的蘇紫陌被夢魘帶着出門散步。

猛的聽到熟悉的聲音,蘇紫陌猛的回頭。

是雲軒,是雲軒在喊她,他的聲音聽着怎會如此痛苦呢?

“陌陌,你看,這些迷迭之翼都已經快長到我們的家裏了。”

夢魘折下幾株紫色的迷迭之翼編成花環給蘇紫陌帶上。

蘇紫陌抿脣一笑,嬌豔如花。

“夢魘,告訴我,我要怎麼回去?”

她不想打碎他美妙的夢,可他不是她愛的男人。

哪知夢魘低聲笑了笑,黑色玄衣映襯下,他紅脣似血,鮮豔奪目,一雙俊眉宛若青泓,直透人心。

他伸出手指,輕輕的颳了刮她的好看鼻翼,寵溺的說道:“你這個小傻瓜,不會是連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吧!你初來魔獸大陸,總是會迷路,我們在轉一會,也好讓你記住這附近的路,以後就是沒有我陪在你身邊,你也不會迷路的。”

蘇紫陌微張着嘴,完了,完了,夢魘如此執着,她不會被困在這個夢裏一輩子吧!不行,她得快點出去,雲軒會急風的。

蘇紫陌快速的走到夢魘的前邊,伸開雙手擋住夢魘的去路,一臉認真的看着夢魘。

“夢魘,你認真聽我說,你的夢該醒了,你夢中的人,不該是我,我是蘇紫陌,不是簡陌。” “陌陌,你這一次生病,可真是病糊塗了,是不是你,我還能分不清楚嗎!你呀!真是一個小傻瓜。”

寵溺無邊的語氣,讓人聽着感動不已。

可蘇紫陌卻有些聽不下去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夢魘的夢,只有夢魘醒了她才能醒呀!

“夢魘,你仔細看清楚,我真的不是簡陌,你要我說幾遍你纔會相信我說的話?”

面對夢魘的溫情似水,蘇紫陌一律無視。

若是雲軒,她此刻一定會沉溺其中無法自拔了。

夢魘目光怔了怔,隨即又柔柔的笑開來。

“好了,你就是我的陌陌,你不要胡思亂想了,走,我帶着四處看看,你呀!就是淘氣。”

蘇紫陌一聽,一臉無語。

她有淘氣嗎?她有說自己要四處走走嗎。

蘇紫陌凝眉,對了,蘇紫陌快速的釋放玄氣,卻猛然發現,她體內根本凝聚不了玄氣。

怎麼回事?怎麼用不了了。

蘇紫陌又快速的釋放迷迭之翼。

沒有,她身邊什麼都沒有出現。

靠,這是什麼夢,怎麼什麼都用不了。

“陌陌,你忘記了,你呀!去山裏迷路被魔獸傷了,現在用不了玄氣。”

啊!!!

蘇紫陌瞪大眼眸,這到底夢還是現實,她真的是分不清楚了。

“走吧!傻丫頭,等過幾天你的修爲就能恢復了。”

夢魘拉過蘇紫陌,往另一邊的山上走去。

景色非常的好,可蘇紫陌的心情卻非常的不好。

手無縛雞之力的她,現在能怎麼辦呢?

“陌陌。”看着蘇紫陌還站着。

夢魘又折了回來,清冽的氣息噴在她臉上,蘇紫陌瞬間面紅耳赤,她快速的退後了幾步。

“夢魘,我累了。”

蘇紫陌現在可沒有心思去轉一轉。

“陌陌,累了,我們就回去吧!”

夢魘轉身,依然一臉柔情的看着她。

蘇紫陌快速的轉身往回走,心裏無數個想法在冒泡。

明月谷裏,白傾君和莫雲天站在水晶球旁,看着沐雲軒神情痛苦的坐着。

“雲天,這是怎麼回事?”白傾君不解的問道。

“傾君,你照顧一下馨兒,我去一趟明月山莊,順便把去看看子蘇。”

莫雲天表情嚴肅,照理說,鳳絕吟不會對陌陌造成傷害,可陌兒爲什麼會陷入沉睡呢?

“你快去吧!救那丫頭要緊。”

白傾君催促着他,柔和的目光裏,滿是擔憂之色!

“嗯!”莫雲天迅速的化作一股白光注入水晶球裏,人也隨之消失在原地。

莫雲天一身白衣,一行一動,光華瀲灩之間仙風道骨的。

沐雲軒看到白影,猛的擡頭看去。

“岳父,你可是來救陌陌的?”沐雲軒激動的看着莫雲天,滿眼希冀。

“嗯,你不必驚慌,陌兒只是在夢裏醒不過來而已。”

“在夢裏醒不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沐雲軒驚訝!陌兒的夢裏,是有什麼很值得留戀的事情嗎?

“這事說來話長,把你的手指劃破,給我一滴血,讓後我會讓你的神識進入夢魘的夢裏,把陌兒拉回來。”

“好!”沐雲軒快速的逼出一滴血給莫雲天。

莫雲天把血合着一道白光注入蘇紫陌的眉間。 沐雲軒緊張的看着蘇紫陌,可眼前一黑,他自己也暈了過去。

夢裏,夢魘正在爲蘇紫陌整理牀榻讓蘇紫陌休息。

蘇紫陌急得走來走去,這裏只有一張牀,這夢魘不會讓她和他同吃同住吧!

“陌陌,累了就過來休息吧!”

“呵呵……!”

蘇紫陌不自然的笑了笑,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夢魘,你,你先出去吧!”

看着夢魘坐到牀榻上,蘇紫陌臉色慘白。

“陌陌,我們是夫妻,你這是要趕爲夫出去嗎?”

夢魘起身,高大的聲音瞬間籠罩着蘇紫陌。

蘇紫陌苦着臉往後退,一雙絕美的鳳目裏,滿是驚慌。

她現在就是一個只拿得起一個凳子的人,哪有力氣和夢魘鬥。

雲軒,快點,快救我出去啊!蘇紫陌在心底吶喊!

蘇紫陌看着夢魘越來越近,內心深處的恐懼越來越深。

別在過來了,別在過來了,蘇紫陌心底吶喊着,人也快速的往後退。

夢魘看着她驚恐的眼眸笑了笑。

“陌陌,你莫要淘氣了,你不是累了嗎?快點過來休息。”

夢魘的聲音很溫柔,似能迷惑心絃,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蘇紫陌。

“夢魘,你幹什麼?你不要過來。”

夢魘一聽,微微蹙眉,“陌陌,你認爲我想做什麼?你這個樣子讓我很傷心,你說過的,要一生一世的陪着我的。”

他靜靜的凝視着她,低柔的嗓音很是誘人。

蘇紫陌退到門外,突然,手臂一緊,被拉入熟悉的懷抱,一抹藍光也隨即消失。

蘇紫陌額間的白光消失,她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了幾下。

“呼!”

蘇紫陌猛的坐起身子。

看到熟悉的房間,蘇紫陌莫名的興奮。

“終於回來了。”

同一時間,沐雲軒也睜開眼睛。

沐雲軒急急的緊握着她的雙肩,深情的注視着她。

“陌兒,你終於醒了。”

蘇紫陌微微一笑,握住他的雙手,安撫着他的不安。

“雲軒,讓你擔心了吧!”

“只要你醒過來就好。”沐雲軒激動不已,瞬間笑意絕絕的,目光始終柔柔的注視着他。

蘇紫陌擡眸,看到莫雲天,微微驚訝!

“爹爹,你怎麼會來?”

“爹爹要是在不來,只怕你真的要和夢魘在夢裏過一輩子了,他對你用情至深,又怎麼會讓你回來。”

“可上次去魔獸大陸時,他看到我時,已經知道我回來了,這次又是爲何?”

蘇紫陌不解,不過她心裏知曉一點,這個世界的人比神仙還厲害。

莫雲天看了一眼沐雲軒,“他僅存的半靈,被打散了,如今已經回到雲軒的身體裏,希望他能放過自己,也能放過陌兒你。”

“什麼?”

蘇紫陌神情一怔,只覺得心底瞬間空空的,他魂飛魄散,只爲了能讓簡陌重生,這樣的愛,真的很偉大。

他撐過一個個孤立無援的日子,就是爲了等簡陌回來,她有簡陌的記憶,卻沒有簡陌的愛,這又是怎麼回事,是因爲她愛上了雲軒嗎?

“陌兒,覺得心裏很難受是不是?”

莫雲天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上一世爲簡陌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也讓魔獸大陸變成了他夢魘這一輩子最痛恨的地方,黑暗籠罩魔獸大陸一百年,他也孤獨了一百年,那頓飯,是他欠你的,現在他心事已了,並且和雲軒融爲一體,只要你們的感情不被旁人左右,你便不會在進入夢魘的夢境了。”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他們在最美的年紀裏,辜負了最好的自己。真的是挺可惜的。”

“你這丫頭,明明是你自己的事情,怎麼說得是別人一樣的。”

莫雲天搖頭失笑,陌兒在感情方面就是少根筋的。

“爹爹,你確定,我真的是簡陌重生?”

好吧!她這次一定要問清楚。

沐雲軒也認真的看着莫雲天。

“爹爹的話,你還不相信嗎?夢魘當時已經超神獸期的修爲,可他被龍譽下了毒,修爲大減,所以纔會讓你的靈魂一分爲二,纔會有了爹爹去魔都的事情,若是當時你的魂魄沒有被打散,你早已經回到爲父身邊了。”

莫雲天知道她心裏有疑慮,既然陌兒想知道,告訴她也無妨。

“那龍譽和簡陌的婚約又是怎麼回事?”

蘇紫陌又問道!她想還是一次問清楚了好。

“那就要追溯到你外婆那一輩去了,你的外婆就是魔獸大陸龍家的化形魔獸嫁入木塔族,在她看來,人類和魔獸結合,可以讓自己的孩子青春永駐,修煉不死神體,所以纔會有了那次婚約,庚樂羽不知道這其中的緣由,用計將你引入魔獸大陸,你纔會遇到黑暗魔獸之王夢魘,纔會讓你命喪魔獸大陸的,陌兒,可還有什麼要問的?”

莫雲天目光柔和的看着她。

這丫頭現在迷糊得緊,這也怪他,當時若不是他中了庚樂羽的調虎離山之際,也不會讓陌兒早早的離開他。

妍兒失去陌兒時,那撕心例肺的哭聲和無盡的悔恨的淚水,讓他心裏下了決心,無論用什麼辦法,他都要找回陌兒,他們鬼氏族人的特長就是能窺探天機,掌控輪迴的。

“沒有了,爹爹,陌兒只是怨自己,讓爹爹爲了女兒逆天而行。”

蘇紫陌下了牀榻,撲進莫雲天的懷裏,事情都清楚了,可她心裏爲什麼這麼痛,爹爹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這些她都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