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劉封經驗豐富,而且他學者巔峯的修爲,精神力又異常強大,神念鋪開,覆蓋範圍極廣,不久之後就尋找到了一頭銀角巨蟒。

銀角巨蟒,成長三級惡獸,身軀龐大,皮粗肉糙,力量十足。特別頭頂的銀角,堅硬無比,銳利之極,一般的氣兵都無法傷害到它。

這是劉封這段時間來,發現的最爲龐大和強大的惡獸。

換做其他時候,劉封即便發現銀角巨蟒也會避開,因爲這頭惡獸太難纏了,一般的初級行者都不一定能拿下。但是此時附近惡獸正逐步減少,劉封也顧不得多少了。

銀角巨蟒盤旋在大樹之上,猩紅杏子不斷吞吐,雙眼緊閉,極爲享受眼下的舒服環境。

突然之間,巨蟒發現了劉封,身體快速的扭動起來,一隻巨頭高高昂起,雙眼睜開,死死的盯着劉封。。

劉封一隻手在背**緊了一把精鐵匕首,繼續不急不緩的靠近銀角巨蟒,他殺過不少蟒類惡獸,深知銀角巨蟒的弱點,與其鬥爭最不能急,需得以靜制動,後發制人。

銀角巨蟒摸不透劉封底細,不敢輕舉妄動,而劉封只是移動着腳步,密切的注意着它的每一個細微動作,並不做主動出擊。

時間都有些停滯了,終於,銀角巨蟒忍不住,主動出擊。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便是此刻銀角巨蟒出擊的貼切形容,而且那大頭一探,力道勁爆,捲起無數樹葉飛卷。

可惜,它再快,動作卻正合劉封之意。

早已經等候多時的劉封,身形突然變幻,從原地一道殘影掠過,他整個人已經衝到了銀角巨蟒大頭之下。

銀角巨蟒渾身刀槍不入,而且每一片鱗片呈流水型銜接,層層相扣,能卸掉鍊師元氣對其身體的攻擊,這樣強大的防禦,讓它至少能承受四牛以上的力量攻擊。

劉封是學者巔峯,他常年練習那幾個基本動作,又有“破氣決”和血箭術相輔相成,氣血旺盛如同惡獸,元氣充盈遠超同級煉氣師,但是他盡全力也不過堪堪三牛之力,根本無法破掉銀角巨蟒的鱗甲。

唯有大頭下方七寸有一片淡色鱗片,乃是逆鱗,是銀角巨蟒唯一的弱點。

這片逆鱗,平時被隱藏起來,看不真切,只有在銀角巨蟒主動出擊之時,纔會若隱若現。

大喝一聲,手中精鐵匕首手氣刀落,亮光閃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匕首直直插破了那淡色鱗片。

銀角巨蟒身體瘋狂的扭動起來,力量之大直接就打斷了盤旋的巨木,劉封身體隨風擺動,只跟着他身體搖晃,雙手始終握着匕首,大喝一聲,經歷、氣力、念力三力運轉,渾身鍊師元氣瞬間抽空,全部注入到了精鐵匕首之上。

精體匕首,是劉封自己用心打造之物,以銳精鐵爲主材料,具有破銳的特效,鍊師元氣注入,能最大限度的集中力量,擴大一點的傷害力,正是專門打造來對付這種皮粗肉糙的惡獸。

頓時,精鐵匕首爆發出了最強的力量,足足有三牛以上的力量集中在一點,狠狠的打入了銀角巨蟒的身體之中。

淡色鱗片,徹底破碎。

劉封抽出精鐵匕首飛退。

逆鱗被穿透,銀角巨蟒也退,然而它一退,劉封立即追上纏鬥。銀角大蟒速度不及劉封,忍着傷痛回頭迎擊,劉封遊鬥三分,立即又退,等銀角大蟒再退,他復又追上。

如此三番五次,銀角大蟒雙眼都充滿血絲,徹底憤怒了,然而它的力量卻在這樣不斷的纏鬥之中,隨着逆鱗傷口的擴大飛快流逝。

劉封知道,此時的銀角大蟒已經是強弩之末,不緊不慢跟隨着,等它最後徹底乏力了,再給予最後致命一擊。

這樣一追一逃,持續了數個時辰,銀角巨蟒終於放棄了抵抗,絕望的被劉封制住。

劉封也是累得不淺,大口的喘着粗氣,這一陣追逐,鍊師元氣和氣血都消耗巨大,頓時就有些供應不上血劍的汲取,感覺到手臂傳來了陣陣痠麻劇痛。

眼看着周圍幽靜,又是黑夜,煉兵峯中再無旁人,劉封也不顧得多少了,立即就運用血箭術,開始吸收巨蟒之力。

銀角巨蟒的鱗片實在太厚,即便是血箭術的血煞之氣,凝聚強大力量也無法直接穿透,不得已,劉封只得利用重物,把鱗片打散了,這纔開始吸收。

其實,銀角巨蟒的鱗片乃是是煉兵寶物,一頭巨蟒的鱗片,可以製作數十件上等的甲衣,只是如果把鱗片剝離,會造成巨蟒氣血大量流失,二者擇一,劉封只能選擇了銀角巨蟒那龐大的氣血。

數十道血箭不斷的在銀角巨蟒體內穿插,一次次的抽離巨蟒的氣血,劉封右手臂很快就恢復如常,往全身每一處充盈氣血。

破氣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運轉着,前所未有的快,飛快的煉化着注入體內的巨蟒血液,每一滴血液都化作了一分元氣,成爲劉封身體的一部分。

氣之力、念之力、精之力,三力恆強,隨着破氣決的運轉,開始慢慢的融合一處,相扣一處,擰合成了一股奇妙的力量,在身體內遊走。

每一處穴竅,都留下了這股力量,劉封心念動,感覺這股力量可以隨時隨意的滲入到身體的沒一個地方,特別是氣海之內,二者之間有着巨大吸引力。

劉封覺得,如果讓這股力量在氣海落下,徹底融入氣海之中,必然能給自己帶來更強大的力量。

然而,冥冥之中,他卻掌控着這股力量,如同洗滌一樣遊遍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每過一處,都留下印記,卻並不逗留。

最終,這股力量往上走,進入到了泥丸宮中,環繞着神念緩慢旋轉着,三種不同的顏色慢慢呈現出來,轉動成環。

一瞬間,這股力量就和神念取得了聯繫,如同融爲了一體,根本不用探查,神念就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股力量的任何細微波動,也可以覺察到身體每一個部位的細緻變化。

這種感覺,就似乎自己整個身體,都只剩下了一抹神念,神奇之極。

終於,突破到了修者境界。劉封心中大喜,忍不住大喝一聲,全力運轉破氣決,頓時身體數百個穴竅同時涌出血箭來,每一道血箭都粗如大拇指,鋒利無比,血煞之氣瀰漫周圍,整個空間都充滿了負面的暴戾、嗜血氣息。

這數百道血箭,沒有絲毫的阻擋,直接就穿透了銀角巨蟒的鱗片,一次就帶走了大半氣息,捲入到了劉封的身體之內。

他得意望行,一下子催動這麼多血箭汲取巨蟒氣血,銀角巨蟒的身體太過龐大,氣血太過充裕,這樣多的氣息一下衝入到自己身體之中,劉封頓時覺得自己的身體像要爆炸了一般,根本無法承受!

劉封暗叫一聲糟糕!血箭術乃是以負面情緒催動,一旦施展,就是不死不休之舉,他即便意識到不對,有心立即停下,然而神念內的偏執執念,卻依舊主導着血箭的凝聚,根本無法停止。

大喝一聲,身體同時崩裂了無數道傷口,又有數百道血箭形成,每一道血箭都抽出劉封自身的氣血,一瞬間,他的身體就形容乾屍,再沒了一分血色。

然而,等這些血箭抽取了銀角巨蟒的氣血迴歸,他的身體立即又呈現出來一種暴體的充血狀態。

“不行,必須得想個辦法!”劉封瘋狂惡轉着念頭,他知道,任憑這樣瘋狂的吸收巨蟒氣血,恐怕不要幾次,自己就真的暴體而亡了。

突然間,他的目光落在了右手臂上。

因爲氣血充盈,可以很清楚的看見,盤旋在手臂內的血劍正在貪婪的吸收着氣血,只是它吸收的速度,遠遠跟不上劉封汲取的速度。

“不管了,就拿它作載體了!”劉封心下一橫,在生命危急關頭,哪裏還管得了血劍的承受能力,心念轉動,頓時把所有的氣血都往血劍內強行注入。

一瞬間,血劍就壯大了數倍,似乎只要在注入一絲血氣就會撐爆。

血劍是死物,沒有意識,劉封往其注入氣血,它只能統統都接受了。 請大家支持本書,支持起點正版,求收藏、求推薦,謝謝!

———————————華麗麗的分割線——————————

宏哥的劍本來比較短,打鬥時靠的是速度優勢,雙臂揮起來令敵人疲於奔命,防不勝防!

俗話說:一寸長,一分強;一寸短,一分險。現在的宏哥就是如此,左手劍被打飛,本身速度優勢被削弱了不少。這樣一來,短劍的力量劣勢被放大,情況有些逆轉!

周守天憑藉多年的作戰經驗,再加上悍不畏死的鬥志,短時間竟然牢牢壓制住了宏哥!

實際上只有周守天心中明白,自己這個狀態也撐不了多久。宏哥突然失去一把劍,難免會有些不適應,如果時間一長,遲早會緩過勁來!

雖然表面上看好像周守天壓制住了宏哥,但是周守天並沒有給對方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宏哥守得很穩,正在一點一點地適應對手的攻擊模式!


不僅如此,強盜隊伍中的老五見宏哥落下風,也率領眾強盜殺上來!

老五手中的迴旋鏢可不是蓋的,只見其掄起胳膊,大力朝著逃跑中的幾人甩去!

周守天大驚,要是不管這個使迴旋鏢的人,那估計所有人都走不了!

想到此處,本來大劈大砍的周守天突然變招,提起鋼鐧直戳宏哥面門!

像鋼鐧這種兵器,屬於鈍器一類,周有四棱,鐧端無尖。由於其分量重,殺傷力很大,所以一般招式比較傾向於大開大合。宏哥也是這樣認為的,周守天要想發揮出最大威力,不大可能用「戳」這個動作。

周守天突然打向自己面門,宏哥有些不可思議,這樣做不僅傷不到自己,還有可能會漏出很大的破綻。於是宏哥身體傾向一側,準備在躲開的同時找機會反擊!

然而,原本要打過來的周守天突然調轉方向,直奔老五!宏哥暗道不好,被周守天虛耍一招,騙了過去!

老五這邊,脫手的迴旋鏢速度極快,眨眼間就追上了阿胡。阿胡欠身一躲,堪堪逼開其鋒芒。但是跑在阿胡前面的一個人躲閃不及,迴旋鏢呼得插在了脊背上,慘叫一聲翻身落馬!

老五另外一隻迴旋鏢剛要出手,就見到周守天朝自己衝過來,無奈之下老五連忙提起大刀迎了上去。

老五最厲害的武器是迴旋鏢,用大刀只是權宜之計,再加上實力本身和周守天有不小的差距,正面對戰的結果可想而知!

大刀擋在周守天的鋼鐧上,沒有起絲毫的作用,整個刀背竟然被反作用力插進了老五的肩膀,隨後老五連人帶刀飛了出去!

宏哥被虛晃了一招后反應過來,緊緊跟在周守天身後,在周守天出手的一剎那,宏哥也對著周守天的後背削了下去!

「唰」的一聲,周守天背後被砍出一道三寸長的口子,鮮血直往外飈!

周守天頓時冷汗就滲了出來,深知自己走不掉了,但是就算死也要拉幾個人墊背!

受傷之後,反而更加激起了周守天的血性,不顧背後的傷口,大吼一聲反身沖向宏哥就是一頓亂砸!

宏哥實力比周守天高不錯,然而人都是有恐懼心的,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周守天這種不要命的打法,把連帶宏哥在內的周圍人都給嚇住了!

幾招之後,宏哥一隻手被震得發抖,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急得向周圍大喊:「快來幫忙!」

宏哥這麼一喊,強盜們紛紛反應過來,迅速圍在周守天身邊,提起大刀就是一頓砍!

周守天對周圍砍過來的大刀不管不顧,一直追著宏哥不放!

宏哥被周守天突然爆發出的氣勢和力量嚇得不輕,手都快握不穩了,眨眼間另外一支短劍也被打飛了出去!

周守天此時已身中數刀,傷口深處白骨森森,血流如注!見宏哥兵器脫手,周守天拉起鋼鐧就朝宏哥腦袋上砸去!

此時的宏哥已然被嚇尿,躲都沒躲,下意識得抬起雙手護在頭上,閉上雙眼,聽天由命了!

想象中腦漿迸裂的畫面並沒有出現,周守天高舉的手停在半空,怒目圓睜,渾身冒血,場面異常血腥!

只見周守天頸后插著一把明晃晃的迴旋鏢,頸椎估計都快被切斷了,手臂緩緩下垂,武器也掉在了地上!

宏哥一看,急忙搶過旁邊小弟的刀對著已經死去的周守天就是一頓亂砍,從馬上砍倒在地還不停手,血濺起來把宏哥的衣服染地一片鮮紅!

直到周守天身中數十刀,面目全非,宏哥才累得喘著粗氣停下來。完后宏哥還不解氣,揮刀砍下周守天的頭顱!

「卧槽,卧槽,嚇死老子了!」宏哥氣喘如牛,心中后怕不已,今天怎麼這麼點兒背,碰到個如此不要命的貨色!

強盜小弟們本來就被周守天嚇得不輕,看到宏哥的舉動后心中更加瘮的慌,連連倒退躲開宏哥!

宏哥連砍了周守天幾十刀后,扭頭髮現周圍人都像看瘋子一樣看著自己,於是面色猙獰地對小弟們大吼:「看什麼看?看什麼看?tm沒見過殺人?」

隨即宏哥將手中的刀甩向一個小弟,將其砍倒在地!眾強盜大驚,四散而逃!

此情此景,宏哥越是覺得心中不爽,撿起附近的大刀再次朝小弟們甩去!

而後,突然躥出一人擋在宏哥面前,沉聲道:「宏哥,夠了!」

宏哥抬頭一看,是老五這個大胖,肩上還插著一把刀,刀鋒向外,好是滑稽,於是嘲笑道:「你個死胖子,看你那慫樣,就憑你還敢攔我,tm找死!」

「老大派你來是解決問題的,不是讓你來殺自己人的!你要是不分青紅,小心老大回去收拾你!」老五厲聲道。

宏哥一聽,提起大刀架在老五脖子上,輕蔑道:「你tm威脅我?」


「有種你把在場的弟兄們都殺了,要是留下一個,你tm就是一慫逼!」老五不退,挺身說道。

「我艹……!」宏哥氣得胸口不停起伏,愣是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別人怎麼樣都可以不管,但是獨眼老大卻是不能不管,因為他的背後是肖家,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劉封可不想血劍就此爆掉,他還需要血劍幫自己承載更多的血氣,危機時刻,意念轉動之際,他突然運轉“造意法”,凝聚出一抹假念,讓這抹假念脫出泥丸而去,融合氣血之中,直接注入到了血劍之內。

這抹假念就是一個信息,一個必須挺住將定不移的信念,假念一進入血劍,血劍頓時如同擁有了意志一般,在這將暴未暴之際,竟然頂住了。

而且,它吸收氣血的速度,突然變化,劉封感覺到,在血劍內部,似乎有些結構悄然發生了改變。

一人一劍,完全承載了銀角巨蟒的氣血,銀角巨蟒的肉身,慢慢乾枯了下去。

終於,負面情緒壓制,血箭術運行完畢,劉封長長的吁了口氣,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突破到行者之後,血箭術的威力驚人瞬間增大了那麼多,汲取氣血的速度比之前足足快了好幾倍,要不是自己靈機一動,藉助了血劍幫忙分化氣血,恐怕此刻自己已經被硬生生的撐死,爆體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