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誰做的?”

孫飄雨認真問道。

“是,是……”

賈思道等人實在說不出口。

“開口啊,啞了嗎?”

“小雨,你放心,我這就讓這廚子滾蛋。”

孫無忌還以爲孫飄雨壞了興致,頓時就惱怒了起來。

“是,是雜人居一個小幫廚。”

“今兒大廚巴山病了,是他的徒弟掌的勺。”

賈思道如實回答。

“叫他過來!”

孫飄雨強忍着味蕾此刻爽到極致的爆炸感,放下筷子,迫不及待道。

她發誓這輩子從未吃到過如此美味的食物,比起上院的李屠子,這人對食材、火候的把握,幾近達到了完美,食材元氣保留至少在九成以上,味道更是渾然天成的能引起味蕾、腸胃共鳴。

這正是她夢寐以求的美味啊!

“還愣着幹嘛,快去叫過來啊。”

賈思道衝甄志平大吼道。

甄志平與張清、陳志坤三人相視一笑,兩人知道秦羿這回是真玩完了,搞不定賈思道也得受到牽連,到時候受益的還是他們。

秦羿等人被押了進來,賈思道大喝道:“聖少當面,還不跪下。”

齊大明等人嚇的趕緊跪下了,唯獨秦羿微笑而立。

“秦羿,你瘋了,見了聖少還不跪下?”

賈思道大吼道。

“羿哥,快,快跪下啊,會要人命的。”

李三拉了拉秦羿的衣袖,不安催促道。

“乾道宗,下跪禮,除了上蒼、三清與宗主,沒聽說過遇到聖少也得下跪吧?”

秦羿那憨厚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平靜道。

“聖少,大小姐,這個就是掌勺的秦羿。”

“你們放心,這人素來狂妄無禮,在下院影響極壞,還請聖少定奪。”

賈思道怕擔責任,直接給秦羿瞎扣了一頂帽子,給丟了出來。

孫無忌心中雖然惱怒,但他的空間法器還在秦羿手上,料想這傢伙是要坐地起價,也就由得他了。

畢竟他能夠跟秦幫做這麼重要的交易,日後指不定很多事還得倚仗他。

“我聽說過你,你與那人有一樣的名字。”

“原本我這次來,是想殺了你的,因爲我覺的你不配叫這個名字。”

“不過現在嘛,我覺的你還是有些用的,至少這菜做的……完美!”

孫飄雨看着秦羿,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難得的嫣然笑意。

冰山美人一笑,傾國傾城,頓時所有人都看傻了。

他們何德何能,居然能見到大小姐如此嫣然一笑,而這一切竟然僅僅只是因爲這個廢物。

“完美?”

“怎麼可能?”

張清與甄志平兩人平素就愛踩秦羿,原本還以爲孫飄雨會要了他的命,誰知道竟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大哥,這是我吃過最完美,最美味的菜餚,你可以嚐嚐。”

孫飄雨對同樣無比驚訝的孫無忌道。

孫無忌知道自己這個妹妹向來挑剔的很,能讓她用完美來形容的菜餚,得是何等極品,趕緊夾了一筷子,頓時,口腔中傳來了從所未有的清香與美味。

那種圓潤到極致的美味,似乎已經超出了人類五味的極限,達到了一種新的高度。 “蒼天,這味道,簡直了……”

下一秒,孫無忌徹底瘋魔了,甩開了腮幫子,全然不顧大少的風範,狼吞虎嚥了起來。

就連冰冷的孫飄雨,也是趁機各種菜都夾了幾筷子,她跟孫無忌不一樣,而是泯着小嘴,一點點的品嚐,充分讓食物的靈氣與味道與身心結合,達到品味美食的極限境界。

“這……這……”

張清等人都看傻了,堂堂聖少與大小姐居然對一個廢物做出來的東西如此大愛,一個個全都驚的瞠目結舌,恨不得挖了自己的雙眼。

“秦羿,跟我去上院,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和小雨的專廚了,讓李屠夫滾蛋!”

孫無忌吃爽了,一抹嘴直接下令道。

“啥,去上院!”

張清等人更覺五雷轟頂。

就炒了這麼幾道菜,就可以去上院了?要知道賈思道等人可是熬了十幾年啊。

太傷人心了,真的太傷人心了!

然而讓他們意外的是,秦羿又開口了:“讓我去上院可以,我得有個條件。”

“條件?”

“我沒聽錯吧,這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傻鳥居然還敢跟聖少談條件!”

賈思道等人恨的差點沒跳起來,只差沒替秦羿答應了。

就連李三等人也是一臉的懵逼,秦羿真的有點過分,有點作了!

誰不知道孫氏兄妹在乾道宗向來說一是一,從來無人敢反駁,萬一一惱火,這天大的機會可就錯失了。

出乎意料的是,孫無忌沒有絲毫的惱意,痛快就答應了:“說吧,只要本少能滿足的,你儘管提。”

他們哪知道孫無忌此刻是真把秦羿當成了寶,且不說空間法器這事成不成,就這手廚藝,怕是父尊孫天罡在此,也得讚歎不絕。

整個崑崙山上高手多如牛毛,但好廚子卻是萬中無一,秦羿絕對是寶貝級別的。

“我去上院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帶上我的師父巴山還有這幾個弟兄。”秦羿朗聲道。

“這個太簡單了,我回去就讓李屠夫那幫人滾到下院來,給你們騰地方。”

孫無忌爽快道。

離婚遇到愛 “大明,我,我沒聽錯吧,咱們要去上院,給宗主他們做飯了?”

李三激動的熱淚盈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小羿這小子長本事了,師父要知道這個消息,非得樂瘋了不可。”

齊大明此刻恨不得抱住秦羿,狠狠親上一大口才好。

賈思道、張清等人則是毀的腸子都青了,只恨平日裏沒對這個廢物好一點,現在好,人家得道昇仙還帶了一堆雞犬,他們卻還得在下院苦苦熬着,不知道何年何月是個頭哦。

……

孫無忌兄妹是那種辦事很麻利的人,也不急着找秦羿要空間法器了,當晚立即進行調動,讓秦羿漏了一手後,整個乾道宗上院的人都沸騰了,上到孫天罡,下到甲字號弟子,無不是讚不絕口。

李屠子與秦羿一比也是自愧不如,崑崙山的規矩從來都是優勝劣汰,自覺的捲起了鋪蓋灰溜溜的騰出了位。

一直到下半夜,秦羿等人才正式落定。

上院如仙境一般,便是廚子所居之地,也是別有風情,名爲甘羊齋,古人以羊爲食之美,而且到了甘羊齋,幾人除了研究、創新菜譜、做菜。如洗菜、給靈獸扒皮等事都有專人來做,倒是減輕了不少負擔。

秦羿忙活了一晚,還沒來得及躺下,孫飄雨就進來了,以她的修爲來無影去無蹤,外人根本發覺不了。

“跟我走!”

孫飄雨刻意降了身形,在山中穿梭着,秦羿不疾不徐緊隨在一丈開外,兩人到了後山隱蔽處。

“真看不出來,你居然能跟上我?”

孫飄雨頗是驚訝,她雖然只用了平時三成的身法,但至少也得是法氣中期天師高手才勉強能跟上,這可是相當於一個丙級弟子的修爲了,一個廚子能有這份功力算不錯了。

“巴山師父平時會教我一些修煉之法,再加上常年幹苦活,體力算充沛,勉力而爲罷了。”秦羿撓了撓頭,憨笑道。

“你小子藏的挺深啊,上次我找你的時候,你捱打表現出來的本事可沒這麼強。”

“有這手好廚藝,怎麼不早說,今日父親對你讚賞有加,你也算是給我爭了臉。好好幹,以後前途無量,我遲些會傳授你一些內門正統道法,也算是獎賞你了。”

孫無忌從暗處走了出來,朗聲笑道。

“多謝聖少。”秦羿誠惶誠恐道。

“我讓你下山取的東西,拿回來了嗎?”

孫無忌言歸正傳。

說話的時候,他眼中光芒寒意森森,只要秦羿有所隱瞞,又或者敢耍手段,他一定會狠下殺手。

“東西在這,這是使用符文。”

“還沒認主,滴血就可以了。”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葫蘆,獻了過去。

孫無忌一把奪了過去,照着符文看了一眼,對着旁邊的一顆石頭,默唸咒法後大喝道:“收!”

唪!

但見一道白光閃過,石頭化作白光飛入了葫蘆中。

孫無忌大喜之餘又喝了一聲:“現!”

又是一道白光飛出,石頭出現在原地。

“真是空間法器,秦侯不欺我啊。”

“秦羿啊秦羿,你可真是立了大功,說吧,秦侯有什麼要求,大膽說出來。”

孫無忌把玩着空間法器,愛不釋手道。

“他說權當送給聖少的,只希望九月九日天山論武,宗主能夠到場做個見證就行了。”

秦羿淡淡道。

“就這麼簡單。”孫無忌不敢相信的問道。

“大哥,這個你可得收好了,還有半個月就是八月十五的三宗會盟,有了這個玉葫蘆,父親便可給你打煉上等的護身法器,你藏於葫蘆中關鍵時候能用於應變。”

孫飄雨提醒道,同時對秦侯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孫天罡曾親自向他們兄妹倆講述過天山論武那一場曠世之戰,更是對秦侯推崇備至,是以孫飄雨心中對這位俗世的絕世英豪,也是心存愛慕之心。

她哪知道,這位大人物,就是她面前這個同名同姓的憨廚子。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從明天起,我們就要進入萬獸山中修煉了,秦羿,你跟我們一塊去,也好開開眼界。”

孫飄雨看了秦羿一眼,臉上浮現出些許笑意。

“小雨,這不太好吧,萬獸山太危險了,他要掛了,父尊還不得要我的命啊。”

“再說了,武思源他們不見得會同意。”

孫無忌微微嘆了口氣,顯然對那個武思源似乎也有些忌憚。

秦羿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武思源的有關資料,由於地位低下,他了解的並不多。

武思源是孫天罡乾坤殿的首席甲級大弟子,甲級弟子一共有四名,分別屬於青木、白水、朱火、玄土四位長老的弟子,四人名:武思源、武思成、唐烈、孟無憂。

孫無忌由於是宗主的兒子,有聖少之名,排名在這四人之上。

但實際上要按照修爲來論,武思源纔是這一代中最強之人,修爲達到了神煉中期,一身太乙木術的青木長老真傳,有混元不敗之能,修爲猶在孫無忌之上。

而甲級弟子的次名武思成又是他的親弟弟,如此以來武思源更是如虎添翼,就是孫無忌見了他,也得敬上三分。

這背後還有一層關係,青木長老是乾道宗的大長老,修爲已臨祕境,比起孫天罡也只差了一步,在孫天罡沒有得道之時,乾道宗原本就是青木長老代掌,即便是後來孫天罡得道歸來,青木也曾實際控制乾道宗多年。

孫家與青木長老爲了乾道宗雖然彼此謙讓,但其實對彼此都心懷警惕,尤其是在這種多事之秋,就是孫天罡也不敢與青木長老撕破面皮,以免內鬥損耗讓武神宗的人抓了空子。

“聖少想多了,我的安危絕不會讓你們擔心,而且我這裏有一道食譜對恢復元氣與體力有奇效,有我在最起碼能保證你們的補給是沒有問題的。”

秦羿自信滿滿,那張憨厚的臉怎麼看都有一種穩如泰山的感覺。

一瞬間,孫飄雨都看的出神了。

她是個很有性格的人,同樣也喜歡有性格的人。

一個小小的雜人居,乾道宗最底層的弟子,有這份氣度與沉穩,着實難得。

要知道換了別人,自己與兄長開口了,只怕早已唯唯諾諾聽命了。

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傢伙!

“我說秦羿,你小子下了趟山,廚藝變好了,這膽子也肥了啊。”

“你知道萬獸山有多麼危險嗎?敢在這大言不慚。”

“算了,你還是滾回去做菜吧。”

孫無忌白了秦羿一眼,仍是揮了揮手。

在他看來秦羿就是想跟着去蹭個名頭,畢竟萬獸山不是誰都能進的,那可是甲級弟子纔能有的待遇啊!

“聖少不信我?你嚐嚐這個!”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一個盒子,神祕兮兮道。

“搞什麼鬼。”

孫無忌打開一看,裏面是一方黑色的小糕點,散發着濃郁的清香。

“這是由崑崙山二品血燕麥做成的糕點,加上我的獨門祕方,能在三個呼吸間,瞬間補充丹田之氣,聖少應該明白這代表着,你在遇到危險決戰之時,多了一條性命。”

“你要答應讓我同去,我可以給你提供這種糕點,當然一路上的烤、炸、燉、悶各種滋補美味也是少不了的!”

秦羿仰着頭,無比自信的說道。

“有這麼神?那豈不是比父親煉製的丹藥還牛逼?”

孫無忌騰空而起,猛地對着山體全力連發了十幾掌,幾近打崩了半邊山,待丹田之氣空了下來,抓起糕點道:“小子,你要敢吹牛皮,我撕爛你的嘴。”

說完,一口吞了下去。

糕點入喉,且不說淡淡的甜味與清香之氣,讓人有一種享受原始血燕麥的美味同時,一股灼熱自丹田瞬間涌出,傳遍了奇經八脈,原本乾枯的丹田那種疲乏之感頓消,渾身精神大作,神力大增,剛初始那一擊竟然達到了全力之時的境界,當然那一拳打出去後,丹田就只剩下約莫兩成的氣息。

一個瞬間全力一擊加兩成補氣,這絕對是三品丹藥纔能有的效果,尤其是全力一擊,對他這種級別的高手來說,可是能在關鍵時候形成反殺。

如此一來,秦羿說的多了一條性命,就絕非虛言了。

“大哥,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