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小雷和鴿子他們在雲城外?”

“主人……”

小炎看着徐容容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龍十兒順着小炎的眼神看去,直直的看到徐容容高大挺拔的……

龍十兒氣得拿起手中的一根柴火就往小炎身上扔去。

小炎一個閃身,像個哈巴狗似的喘着氣,龍十兒看着它舌頭一縮一縮的,還以爲這小子對自己做鬼臉呢,氣得龍十兒起身就想收拾收拾它。

假裝讓你愛上我 ,對小炎說道。

“你也不用這麼疑惑,老公呢,我們剛到上虎村那天他就穿了這件衣服,然後大家都嘲笑他,於是呢,這件事就被大家惦記着,如今呢,可以作爲呼喚大家的信號,只要大家看見這件衣服,就會想起老公,然後他們就會來找我們了。”

徐容容轉身看向龍十兒。

“我說的對嗎老公?”

疑惑?!意識到是自己誤會小炎,龍十兒不好意思的點頭,隨後繼續升火。 很快,大火已經點燃,不過現在在山上,龍十兒還是得注意一些,否則燒了山那可就不得了了。

山頂濃煙四起,不過龍十兒並不敢百分之百確定大家都在雲城外,只是想證實一下自己的猜測而已。

當然啦,生活呢,還有一件事兒。

找來木棒,將紅薯穿在木棒上,龍十兒和徐容容一遍翻烤着手中的紅薯,一邊聊天。

“老公,你告訴我爲什麼你覺得小雷他們在雲城外呢?”

“這個很簡單,他們一定是被兇手追殺,爲什麼被兇手追殺呢?想想,上虎村……那麼多村民都不放過,他會留下活口嗎?”

又談起上虎村,龍十兒只感覺胸口一陣發悶,一想到上虎村的一幕幕,情緒立馬失落起來。

徐容容看出龍十兒的情緒,轉移話題道。

“嗯,但是他們爲什麼逃到雲城,而不是直接進城呢?”

“之所以逃到雲城,解釋有很多,也許他們做了最壞的打算,雲城是他們的根,他們肯定選擇雲城,而且,如果逃到雲城,他們可以想辦法從城內調出援兵。”

龍十兒將手中的木棒插到地上,站了起來,看着山的對面,兩手背在背後,頗有高人之氣的說道。

“之所以沒進雲城,是因爲他們不想城內的人受到牽連,其實,我更喜歡他們不會出現。”

徐容容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也知道龍十兒爲什麼這麼說。

如果他們進了雲城,那麼說明他們心裏想着的是,只要大家齊心協力,一定可以對付兇手。

那沒進雲城,代表什麼呢?

兇手實力實在太強,恐怕雲城難逢敵手,到時候自己命喪黃泉不止,還帶着許多無辜的人或者親戚朋友配自己下葬。

兩人沒有說話,很快,山頂濃煙四起,龍十兒都可以看到雲城的大街上的黑點不動了。

發生這麼大的火災,大家一定都在看這邊,相信徐懷會很快調人前來,或者直接親自帶人前來。

紅薯烤熟了,火勢很大,焦糊的紅薯看上去不怎麼好看,龍十兒將紅薯掰開,紅薯濃香味進入鼻孔,是那麼的誘人。

不過龍十兒卻不怎麼有胃口,看了一眼冒着霧氣,熟透了的紅薯,隨即將紅薯給了小炎。

小炎結果紅薯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作爲獸族,是很少吃到熟食的。

徐容容看在眼裏,也不說話,小口小口的咬着自己手中的紅薯,看樣子也沒什麼心情吃東西。

這一幕龍十兒看在眼裏,也不去安慰,等過些日子,上虎村慢慢的變成了記憶,興許容容會自己好起來吧!雖然現在已經成爲記憶……

很快,龍十兒靈敏的神識就感覺有好幾道氣息靠近,稍稍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還真不想在這裏看到大家。

不過只是瞬間的功夫,嘴角的上揚了,雖然他沒有刻意去笑,但看他的表情都知道他很高興。

“他們來了……”

徐容容擡頭往龍十兒看的地方看去,果然,在山下不遠的位置,六個身影朝這邊快速趕來。


等了一刻鐘的功夫終於砍去了他們的面目,果然是小雷和鴿子還有四名守衛,不過此時看上去,他們的臉上都掛着同一種表情,不言而喻的失落……

他們也看到了龍十兒和徐容容,至於小炎,對於龍十兒和徐容容來說,它是隱形的,早在龍十兒提醒時,它就躲在了暗處。

甚至於徐懷,目前都還不知道龍十兒身邊,有一個小炎這樣的存在,不過懷疑那是不可避免的。

火早已經被龍十兒和徐容容撲滅,此時不過還泛着絲絲濃煙,龍十兒與小雷、鴿子還有四名守衛對視着,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此刻龍十兒心中更多的卻是自責,自責自己匆匆忙忙的閉了關,沒有安排好就離開了他們。

沉默就是現在大家情緒的最好詮釋,龍十兒在六人身前,低頭。

“對不起……”

“你這說的啥話呢,修行之人晉級閉關那是必須的,我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怪在你的身上,要怪就怪兇手太殘忍……”

鴿子突然說起殘忍兩個字,龍十兒再次又想到在上虎村看到的一幕幕,幾百具屍體放着自己眼前,有白髮蒼蒼的老人,有還未接觸人事的孩子,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夫,有賢惠樸實的 婦人……

低着頭,陷入短暫的失神中,看到龍十兒的神態,六人也紛紛低下頭,恐怕他們看到的那些畫面比自己還要承受更多吧!

想想,自己看到的不過是已經成型了的畫面,而他們,卻親眼看到畫面成型的過程……看着無數人在自己眼前慘死,自己卻無能爲力,作爲守衛,作爲人類……

大家都知道,哭了,就是傷心了,可是還有一種比傷心更傷心的表情,痛到流不出眼淚……或許,他們曾經會是這樣的感受吧!

過了好一會兒,徐容容纔開口打破了這短暫的沉默。

“我們當下要做的是,團結一致,收服敵人,才能替無辜死去的人報仇雪恨!”

“對,龍哥,兇手就在雲城外,怕他對雲城不利,你趕緊想辦法抓捕兇手,我們已經盡全力配合你!”

小雷帶頭說道,鴿子和守衛們聽到,連連點頭,眼神中帶着些許期盼的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知道,他們是把信心放在了自己身上,也更清楚,他們這麼說,是婉轉的告訴自己,他們不是兇手的對手,因爲他們是男人,都要面子。點頭,說道。

“嗯,現在兇手還認爲我們是六個人。”走到兩人守衛身邊。“你們倆前去給城主彙報情況,並告訴他,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以免打草驚蛇,這件事情我都有安排,還有不要可以去刻意保護百姓,要是放心不下,暗中留意即可。”

有很多東西需要對徐懷說,想想龍十兒也就停止了繼續訴說,因爲他感覺現在自己輕視了徐懷。

作爲一城之主,走過的路比自己還要多得多,該怎麼做,徐懷肯定會有自己的想法。

兩名守衛點頭抱拳“是!”

說着就要離去,龍十兒又向他們叫了一句“等等。” 兩名守衛回頭,不解的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說道“我們換一下衣服!”

兩名守衛聽完想都沒想,就脫下了自己的鎧甲,不過倒是讓徐容容臉上有些難堪,轉過身去。

龍十兒自然注意到徐容容臉上的變化,輕聲在她耳邊說道。

“容容,要不你帶一名守衛回去吧,這件事情……”

還沒等龍十兒繼續下文,徐容容便堅定的搖了搖頭,有些幽怨的看着龍十兒。

“告訴我我們在乾坤圈說了什麼?”

龍十兒沉默……沉默之後也只能無奈妥協“好吧!”

有些時候,話是那麼說,事情卻不能那麼做,因爲人在感情面前都是自私的,就好比龍十兒,他就很自私的希望,讓自己去身處險境,也不想讓自己的女人吃一點兒事兒。

雖然現在龍十兒都還不懂得真正的愛情,但他卻只知道,從拜堂那一天起,自己的肩上,就多了一根擔子。

龍十兒將兩名守衛的一件鎧甲遞給徐容容,徐容容拿着鎧甲,眼珠轉個不停,突然對龍十兒說道。

“你先去換吧!”

“哦!”

龍十兒不明所以,不過還是走到一棵樹後快速換了起來,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云城的人趕來,得抓緊時間。

換好了鎧甲,將自己的衣服扔給了那名守衛,那名守衛麻利的穿上衣服,兩人便離開了。

至於另一名守衛,徐容容的衣服他又不能穿,就穿一件底衣看上去卻又太引人注目,離開前龍十兒還把那捆在旗子上的破衣服遞給他,還對他嘆了口氣。

“不要謝我!”

引得周圍人紛紛擦着額頭的冷汗。

兩名守衛走後,龍十兒的目光又落到徐容容身上,到現在徐容容都沒有去換衣服,龍十兒疑惑的說道。

“怎麼了?”

龍十兒的話音將小雷和鴿子還有剩下兩名守衛的眼神引了過來,紛紛看着徐容容。

徐容容微微低頭,臉色微微發紅,有些羞澀,拉着龍十兒就往一棵樹後走去。

“你跟我來!”

龍十兒無奈的轉頭對大家投了一個歉意的眼神,跟着徐容容走到大樹後邊,徐容容似乎有些生氣剛纔自己把大家的眼神引過來看着她,淡淡的說道。

“把你穿的這件鎧甲脫下來,我和你換換!”

“爲什麼啊? 娛樂圈bug 。”

龍十兒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徐容容卻當即打斷了徐容容。

“不想浪費時間就趕緊脫!”

坳不過徐容容,龍十兒只得脫下鎧甲,從徐容容手中躲過那件鎧甲,穿了起來。

徐容容也當着龍十兒的面把衣服脫了下來,雖然他裏邊還穿着衣服,不過卻有些緊身。

火辣的身姿,凹凸有致的身形還是讓龍十兒暗暗震撼一把,如果說自己見過最美的女人,恐怕就是自己面前的徐容容了。

修長的大腿,火辣的身材,標準的面貌,白皙的皮膚,靈動的眼睛,細膩的脖頸,滴水的紅脣,彎彎的柳眉,挺巧的鼻子,玲瓏的耳朵,芳香的秀髮全都聚集在一個人的身上,完美無瑕疵,這就是美的境界。

當然,還有一種不可忽略的美,那就是氣質美,徐容容身爲雲城城主的女兒,千金小姐的貴族氣質還是有一些的,不過他身上更多的確實一種刁蠻的美。

要不是現在時間緊迫,龍十兒哪能放棄這樣的機會,將徐容容的衣服收回戒指,看着徐容容換上衣服,龍十兒還是忍不住失神。

“老婆,你真美!”

徐容容擺了龍十兒一眼,不過心裏還是很甜蜜的,心愛的人親口對自己說“你好美!”也是一種滿足和幸福。

徐容容換上鎧甲,臉色變得不自然起來,看着她臉上的變化,龍十兒關心的問道。

“老婆,怎麼了?”

“這個……鎧甲有點兒緊了……”

徐容容難以啓齒,還是委婉的說了出來。

龍十兒何許人也,自然知道她想說什麼,不由自主往她胸口看了看,卻沒發現徐容容臉色更紅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