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跟著的是大巫后羿,大巫濁九陰,祝融以及共工。

「出來了!快看出來了!是夸父!是大巫夸父!」

隱身在三百米外的山腰間的一個小金仙,頓時大喊起來。

所有人,齊齊看了過去。

每一位洪荒生靈,在這一刻,全都緊張起來。

「出手了!大巫夸父伸出手了!

媽呀!太緊張了!這是要拔劍出手了么?!」

「完了!夸父戰力是祖巫中,排名靠前的大巫,大巫出手,那金龍必完!」

「看!金龍慫了!嚇得連兵器都忘了往出拔!」

此刻。

如果敖金聽到這番話,一定會被氣的吐血。

瑪德!勞資是來修習功法的,誰慫了?!

你他娘的才慫了呢!

周圍的修士,不以為意,緊張到全身神經都跟著跳動起來。

目不轉睛的盯著夸父和他面前的那位金龍。

然而。

令所有生靈和修士,意想不到的是。

就在他們所有人都以為,夸父要對金龍出手的時候。

卻見那夸父,只是很自然的伸出了一隻手。

做了個『請進』的動作。

什麼?!

這一下,直接驚得所有修士滿地的找下巴。

夸父在做什麼?!

他竟然在邀請金龍?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這還沒開戰呢,巫族這是直接投降了么?!」

「夸父怎麼可以如此謙卑?對那金龍竟然這般客套?!

這是幾個意思啊?我怎麼越來越看不懂啊!」

「槽!巫族這麼慫?在龍族面前這麼慫?還沒開打呢,就認輸了?!

我的100洪荒幣啊!」

這一刻。

無數的洪荒修士,無一不是一臉的震驚神色。

原本還以為,有一場惡戰要開始了,甚至已經有修士,已經做好了防護。

免得一會兒打起來的時候,被誤傷。

結果,等了半天,竟然就等了個這?!

就在這幫修士,這邊嘰嘰喳喳的時候、

另一邊。

數萬名金龍戰將,已經在五名大巫的相迎下,向著不周山內巫族的道場走去。

敖金跟著夸父不周山內部走去。

一開始,敖金還有些擔心,他們的金龍戰隊,足足有上萬名戰將,這不周山放得下么?!

結果,當敖金進入不周山裡面才發現。

自己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這不周山內部,大約足足有上萬公里之大。

裡面宮殿無數。

打出都充斥著濃濃的巫族氣運。

就連敖金都不由得內心一驚。

巫族果然是稱霸洪荒大陸的大族。

難怪元龍皇,會命他前來修習巫族術法,。

現在看來,這還真是個天大的好機緣。

若是能夠修習到巫族的術法,到時候,龍族豈不是同時擁有掌控海域的能力,又擁有掌控洪荒大陸的戰力。

元龍皇真乃當之無愧的龍族皇者,光是這番遠見,就不是他們這幫將士能夠比得上的。

別說是他們了,就是那幫龍族大臣,都不會想到這些。

一方面是想不到,另一方面是做不到。

能夠讓巫族大巫出門相迎,並且教授巫族術法。

這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所以當初,元龍皇在說出這個計劃的時候,他們都驚呆了。

甚至一度以為,龍皇是想要和巫族開戰。

敖金不禁心想:如果龍族早些年,就能有這些想法,就不至於淪為洪荒各族,人人都想欺負的對象。

也不至於,淪落到後面,甚至成了人人喊打的賤龍。

敖金不知。

就在他思緒紛飛的時候。

夸父等大巫,同樣被眼前這幫金龍的陣勢,給驚到了。

幾位祖巫沒想到,龍族竟然能誕生出這麼一批,戰力超強的大羅金仙金龍戰將。

幾位大巫相互對視,開始用眼神交流。

「龍族什麼時候出現這麼多大羅金仙?!」

「不知道啊!我剛才大概掃了一眼,大概有上萬之多吧!」

「靠!我們巫族的大羅金仙,都不超過五千!」

「那周元可以啊!」

不多時。

敖金等一眾金龍,已經在幾位大巫的帶領下,來到了預先就準備好的道場當中。

穿過一面玄青色的石牆。

眾人直接來到一個足足有百公里的平地上。

敖金心想:看來,這裡就是巫族專門為他們金龍安排的場地了!

在這場地的四周,有著一座小型的類似於書架一般的東西。

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巫族術法。

敖金直接走了上去。

夸父見狀,立即跟了上去,緩緩道:「這些是我巫族為金龍道友準備的巫族術法。

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會派出我巫族實力最強的大羅金仙,輪流來這裡指點金龍道友。

到時候,金龍道友有任何疑問,儘管提問即可!」

敖金沒有說話,目光放在那些術法上。

掃視一圈后,果然發現,和周元所說的一模一樣。

巫族果然雞賊的很,只是擺出這些沒什麼含量的小術法。

敖金淡笑道:「夸父大巫,實不相瞞,這次敖金前來,是奉龍皇之命,前來修習的術法,龍皇也早有說明。

但夸父準備的這些術法當中,連『金木水火風雨雷電時間空間天氣』中的之一都沒有涉及。」

「夸父大巫,這樣吧!你我同為當差人,沒必要互相難為對方!

你回去和帝江祖巫說明一下。

就說,如果巫族依舊是這般沒有誠意,那我敖金也只好率兵回去,向龍皇如實稟報了!」

夸父聞言,神色大變,心道:這金龍,果然不好忽悠啊! 波加曼當然猜不透人類複雜的心理活動了……

不過有一點和楊誕一樣。

那就是對自己這一場即將到來的精靈對戰初戰想要取勝的態度與信心。

「你好,我是新人訓練家石勇。」

楊誕望着比自己還要年輕不少的新人訓練家陪練,一時間感覺有些智熄。

和楊誕一樣,石勇看到自己今天的對手是「明顯」比自己年紀更大的訓練家,一時間心裏也是有點發慌的。

畢竟在石勇的潛意識裏覺得……

楊誕這個年紀的訓練家,一定不好惹!

這不是欺負他這個新人小朋友嘛!

場面……

似乎有些尬住了。

安靜的似乎只剩下了呼吸聲。

這情況應該反過來才對,石勇更像是來俱樂部找陪練的,而楊誕則是俱樂部的駐場訓練家。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想得美三個字還沒說出來,體委就一口答應下來,然後雙手合住衝程念表道謝意,「程念,大恩大德沒齒難忘,我代表咱班同學謝謝你做出的貢獻。」Next post: 宋紅顏不想要葉飛和宋紅顏鬧不愉快,便是連忙說着。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