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哐!

黎曉曉丟了個手榴彈到蛇嘴裏。

Bong!!

眼鏡王蛇被炸懵了。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剛剛吃了什麼?

黎曉曉迅速貼近一鍋子照它腦門上拍過去,立刻將大蛇拍的魂飛魄散。

在黎曉曉合體狀態的蜘蛛視野裏,可以清楚的看到大蛇腦子裏有一團高亮顯示的橄欖形物體。

這東西纔是它的生命核心。

所以黎曉曉又緊接着來了一記摘心手,從大蛇腦殼裏抓出了那東西,看也沒看,直接塞進了褲襠,然後爆退!

而這個時候,黎曉曉內心的緊張情緒已經緩和了幾分。

這隻大蛇比之前遇到了的機器人殺手容易對付的多,對付機械是他的弱項,對付鬼魂是他的強項,而對付眼鏡王蛇這種妖怪……也就正常水平吧!

這是原電影副本,裏面的怪物比1隊的噩夢副本弱的多,只要不被他們羣起而攻之,任何一隻都不可能是黎曉曉的對手。

所以,眼下唯一的問題,就是他的體力和精力夠不夠支持到殺光這些怪物了!

接下來,就是考驗他持久力的時候了!

嘭!大蛇的屍體砸在了地面,隨後一隻呆頭呆腦的巨大吸血蝙蝠掉了下來。

對,是掉下來,不是飛下來。

看來是因爲大蛇身體堵住了門,讓外頭焦急徘徊的呆頭蝙蝠急了眼,撞開大蛇的時候用力過猛,把自己也給撞暈了……

這是蝙蝠的智商絕對是負250。

也不知道喝過多少降智藥水。

等眩暈的對手站起來再公平決鬥可不是黎曉曉的風格,在大蝙蝠掉下來的瞬間他就很果斷的射出一根蛛絲把它拽過來照臉一頓狂拍!

大蝙蝠在黎曉曉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尖叫掙扎了幾秒,就很乾脆的嗝屁了,又給黎曉曉貢獻了一個妖力結晶。

緊接着擠下來的是黎曉曉很熟悉的樹妖,只是這個樹妖的尺寸比起他在噩夢副本里見到的那個小了好幾個尺碼,簡直就是幼童和成年人的區別!

這還有什麼好怕的?!

黎曉曉直接衝了上去,一手將鍋子掄的飛起,啪啪啪的拍開那些刺過來的樹杈,貼近樹幹後一個摘心手就把它給KO了。

這比起噩夢難度,簡直太簡單了。

不過接下來,就不是一對一那麼好對付的了,幾乎是樹妖前腳剛嗝屁,被樹幹堵了一半的門就擠進來幾隻體型嬌小的肢解哥布林,還搭了個女巫。

這種情況也在黎曉曉的意料之中,他雙手齊出刷刷的就在通道里織了一張兩層的蛛網,這速度簡直比冰魄蛛王還專業!

肢解哥布林和女巫行動迅捷,但力氣卻不見長,一頭扎破了第一層蛛網後,被阻在了第二層蛛網上,渾身纏滿黏糊糊的蛛絲,一下子飛不動了。

就好像是,投入了蛛網的飛蛾。

黎曉曉拎着鍋子上前,笑的猙獰。 “44、45、46……”

“你數什麼呢?” 名門星妻 驢哥好奇的問師無一。

“我們任務的完成度。”師無一點了點空氣裏,那個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任務面板。

“有那麼多嗎?”驢哥驚訝了一下,也打開了任務面板,看到此時進度已經變成了48/300。

清冷王爺:郡主請上榻 他疑惑的探頭看了看外面的吳楓。

吳楓正把那隻生命力頑強的狼人按在地上摩擦,除了狼人,其他第一波出來的怪物已經全部死亡,滿地都是血漿、殘肢斷臂和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玩意,看的驢哥胃裏一陣陣翻騰,趕緊的縮回了腦袋。

“只有八個電梯,一次只能出來八組怪物,我們怎麼完成了那麼多?”驢哥壓下噁心感,提出了疑問。

幾個蹲在監控室的人面面相覷。

任天說,“黎哥不在這。”

大家都反應過來了。

白春麗重傷躲在小屋裏恢復,所以肯定不是她在殺怪,王瀟南和柯鴻宇在地面肯定也不是他們,那只有黎曉曉了。

“曉曉很厲害啊!”對黎曉曉實力一無所知的驢哥感嘆,“從開始到現在他殺的比吳楓殺的還多。”

任天郝帥張斐然柯鴻宇都是深以爲然的點點頭,“黎哥(曉曉)的確是很厲害。”

只有師無一嘴角抽了抽,摸了摸心臟。

忽然感覺心口痛,空空的,寥寥的,悵悵的。

明明我的實力不比黎曉曉差啊,爲什麼這種裝逼的機會卻輪不到我……

篤篤篤!

吳楓敲了敲玻璃。

操縱控制檯的驢哥會意,立刻操縱着第二次開啓電梯,放出來第二波怪物,然後立刻又縮回下面。

外面的場景看起來實在讓人心裏極度不適。

雖然看電影的時候看到那些血漿狂飆的大場面挺帶感,但若是身臨其境可就沒那麼美妙了。

想要適應,恐怕需要很久的時間。

電梯門開了。

地獄領主走了出來,吳楓立刻上前一步攔住了他。

這傢伙可是個狠角色。

地獄領主是個召喚類英雄,他手裏捧着一個魔方,技能是使用魔方打開地獄之門召喚地獄中的魔鬼。

說起來其實和吳楓差不多。

吳楓自己知道真正的地獄生物有多麼可怕,所以他不會給地獄領主打開地獄之門的機會。

另一邊的門也開了,走出來的卻是三個戴着面具的人,面具殺手。

面具殺手並不是鬼怪,只是普通的殺人狂罷了,或許對基地裏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白大褂來說他們很恐怖,但對於玩家來說,就是三個弱雞。

吳楓瞥了他們一眼,根本沒有出手的打算。

三個面具殺手似乎也知道吳楓不好惹,並沒有招惹他,只是默默的走向門洞大開的監控室。

那裏面,有一羣菜雞呢!

看到三個面具殺手,師無一精神一振!

展現實力(裝逼)的時候到了!

師無一激動的抖開了手中一直緊攥着的絲帛卷軸,露出上面一個個閃爍着金光的梵文字符。

其他人的目光被師無一的動作吸引過來,好奇的看着他手中的卷軸。

這就是師無一的兵器嗎?看起來很高大上的趕腳啊! 煙雨樓 不知道是如何的厲害?

繼承兩萬億 師無一站得筆直,目光冷漠的看着三個面具殺手,右手在空中劃過一個圓,指尖點在了絲帛上其中一個字符上,那字符立刻脫離了絲帛,“粘”在了師無一的指尖上。

師無一緩緩的伸出手指,指向三個面具殺手,正待要念出咒文,忽然!

空間震盪毫無預兆的降臨!

師無一的身影扭曲了一下,就瞬間消失不見了!

大家:……

然後趕緊的動了起來!

任天祭出了飛劍、驢哥舉起了巫器匕首、張斐然摸出了小刀、郝帥……躲在了後面。

郝帥的王冠雖高級,但只是個輔助+防禦裝備,不具備攻擊能力。

任天三人也不是剛剛開始打副本的菜鳥了,經歷了加勒比海盜的冒險和殺戮後,三個人都成長了許多,出手狠辣又果斷,已經很有幾分玩家的樣子。

三下五除二,三個面具殺手就變成了任務列表的三個數字。

驢哥一邊忙着將三個面具殺手的靈魂收進斗篷,一邊說道,“你們發現沒有?能被空間震盪傳送的只有1隊的成員,我們幾個一次都沒有被傳送過。”

郝帥點點頭,猜測道,“發現了,我猜可能是因爲我們的副本難度低?高難度鏡像的玩家可以傳送到低難度,但低難度無法傳送到高難度?”

“還有個原電影副本呢!”張斐然補充道,“也就是說我們的難度比原電影副本還低?”

“有這種可能,畢竟原電影裏是怪物們全面佔據上風,以我們幾個的實力,面對數量衆多實力強大的怪物,根本就沒有一戰之力,所以只能降低難度給我們打。”

驢哥說着,看了看正在戰鬥的吳楓,“1隊副本難度是噩夢,原電影的應該是普通,而我們的是簡單。說實在的,即使是簡單難度,如果沒有他們來幫忙,我們未必不能打,但肯定是殺的十分艱難。”

大家都深以爲然的點點頭。

“比起曉曉,我們的實力太差了,爲了不拖團隊的後腿,我們要加倍努力纔是!”郝帥握了握拳頭說道。

他可不想每個副本都被保護在黎曉曉的羽翼下,他又不是女主。

作爲兄弟,必須得並肩戰鬥才行!

不然他的臉往哪擱?

“別擔心老闆!”任天安慰郝帥,“這次副本結束了,我給你抽個厲害武器出來,你下個副本就能大殺特殺了!”

“好啊好啊!抽到給你再漲工資!”

“嘿嘿嘿……”

地面上,

被丟下的柯鴻宇像個遊魂一樣孤零零的飄蕩在樹林裏……

好吧,他本來就是個遊魂。

“他們都去下面殺怪了,我該怎麼辦呢?”柯鴻宇一邊遊蕩一邊愁眉苦臉的嘀咕着,“我又不會開那個電梯……”

說着說着,柯鴻宇忽然啪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

“柯鴻宇你個大傻逼,你本來就是個幽靈啊!你需要坐哪門子電梯啊?!”

柯鴻宇在被黎曉曉吸去戾魂的時候,已經由一隻邪惡屬性的遺魂變成了中正平和的靈體,天地自然,都和他親和,不會排斥他,理論上來說,他可以去任何地方。

而不必遵循普通人的規則。

虛化身體土遁到地下對他來說並不是難事。

“土遁去找他們!”

柯鴻宇興高采烈的虛化了身體,一頭扎進了土壤中…… 師無一出現在另一間監控室裏。

他第一眼就看到監控室的防彈玻璃上破了個大洞,控制檯上噴滿了鮮血。

外面的電梯間裏已經染成了地獄一般的血紅色,所有的電梯已經停止了運行,看樣子是所有的怪物都已經涌入了地下基地。

電梯間裏靜悄悄的,沒有一個活人,只餘下三隻貪食的殭屍,趴在那些死去內部保安的屍體上大快朵頤。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咀嚼的聲音,在這靜默的背景下顯得格外清晰,也格外滲人。

師無一搓了搓胳膊上的雞皮疙瘩,思索了兩秒,得出一個結論:他現在所處的地點乃是原電影副本的監控室。

理由很簡單:

如果這是他們1隊所在的噩夢副本,那麼黎曉曉除非是失心瘋了、纔會自己一個人跑到地下基地來把所有的怪物都放出來。

呆在地面上等着它們一個個送上門去不好嗎?

既然這裏所有的怪物都已經放出來了,那就代表着這一定是原電影副本!

師無一很篤定的走出了監控室。

聽到腳步聲,幾隻殭屍停止了享用美餐,擡頭看向師無一。

師無一一指點向那些殭屍,嘴裏低聲唸叨着晦澀難懂的咒語。

指尖那個金色的字符化作一根箭矢,而後一變三,倏地飛向那三隻殭屍!

三支光箭穿過了三個殭屍的腦袋,他們搖晃了一下身子,撲通伏倒在地!

師無一露出一個雲淡風輕的笑容,捏着卷軸雙手負在身後,昂首挺胸目不斜視的往前面的走廊走過去。

可是,在他經過第一隻殭屍的時候,一隻腐爛枯敗的手掌,抓住了他的腳腕!

!!!!

師無一大吃一驚,低頭看去,剛好和一雙翻白的陰冷殭屍眼對了個正着。

殭屍衝着師無一露出一個熱情的笑容,然後,一口咬住了他的小腿!

臥槽臥槽臥槽!

你怎麼還能咬人?!

你怎麼還會活着?!

這不科學!!

師無一一腳蹬開那殭屍,連連後退,一直退到了牆壁旁。

三隻殭屍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用看美餐的眼神看着師無一,緩慢而堅定的朝他走過來!眼睛裏充滿了對美味食物的無限渴望!

我變弱了?竟然沒能一擊殺死三隻最弱的行屍?

師無一看着手中的絲帛卷軸,飛快的思索着。

弱是不可能變弱的,他又沒有受傷,那麼,就是這些殭屍變強了!

難道……

師無一想到一個可能,立刻渾身毛孔都開始冒涼氣,他又從卷軸上粘出一個金色字符,打向了三隻殭屍。

殭屍倒了,

殭屍又爬起來了。

師無一腦子裏刷過滿屏的MMP,拔腿就跑!

現在他懷疑一件事,這就是他們的噩夢副本!黎曉曉真的失心瘋跑到下面把所有怪物放出來了!他要去找到那個混蛋! 但是相思不相負 然後撬開他的腦殼看看他腦子裏裝的究竟是一坨什麼東西!!

跑了沒幾步,師無一看到牆上有一個大洞。

在從城裏來林中小屋的路上,黎曉曉已經把原電影劇情給他說了一遍,他記得黎曉曉說過,【傻子】馬蒂和【處女】戴娜到地下基地後放出了所有的怪物,一開始他們躲在監控室裏看着外面的屠殺,可是後來卻有一隻呆頭呆腦的吸血蝙蝠撞碎了防彈玻璃衝進監控室逼得他們不得不逃跑。

然後這隻呆頭蝙蝠在追逐他們的時候又一頭把走廊牆壁撞了個大洞,馬蒂和戴娜就鑽了那個洞,誤打誤撞之下一路安全無恙的走到了地下的祭壇。

而師無一眼前的牆壁上,就有一個足夠成年人鑽進去的大洞。

難道他猜錯了?這就是原電影世界?

可是,爲什麼那幾個殭屍會那麼強?!

看到那幾個鍥而不捨追過來的殭屍,想到那些分散在各處的恐怖怪物,師無一頭皮一陣發麻,也顧不得許多了,貓着腰鑽進了大洞,跟着第六感在黑乎乎的通道里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