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說,熊霸天現在還是副幫主,幾人走過去還是象徵性地拱了拱手,只有溫旭一人站在前面,笑着沒有動。

熊霸天不悅地掃了溫旭一眼,出聲向高大義喝道:“高大義,你們不知道老子今晚叫你們來是幹什麼的嗎?”

“選舉新一輪幫主。”高大義惜墨如金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怎麼把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帶來了?不提他的年齡,單是他非本幫人員這一條,他也沒資格來這裏。來啊,把這個小子帶下去!”熊霸天三言兩句就想把溫旭打發走,其他人豈能幹休。

性格暴戾的張大寶立刻站出來喝道:“你們誰敢放肆,小心老子削壞你們的頭腦。”

打狗還要看主人,熊霸天作爲這裏的主人,聽到張大寶的話,臉色頓時就陰了下來,厲聲喝道:“張大寶,你想造反嗎?”

這個帽子扣得夠大,一句話就把張大寶推向了不利的一方。

眼見張大寶的牛脾氣就要上來,呂迪一面讓魏明宇攔住張大寶,一面對熊霸天說道:“我們不敢造反,只是溫哥已經加入了桃花幫。”

“加入了桃花幫,我怎麼不知道?幫規裏可有一條,本幫有成員加入,必須先請示幫主。”熊霸天冷冷地說道。

“說得不錯,本幫有成員加入,必須先請示幫主,等幫主批准同意後,方爲我幫弟兄。”呂迪點頭同意道。

Ether幻想世界 那他可曾稟報我?”熊霸天冷哼道。

呂迪搖頭道:“未曾!”

“既然如此,那他自然不是我幫弟兄,理應拖出去;張大寶頂撞本幫主,也應該被拖出去;你們未經本幫主允許,擅自吸納人員,是不是也犯了幫會?”熊霸天看着衆人,冷冷地說道。

“你打得好算盤,一下就把我們說成叛徒了。”李秀寧不屑地冷笑道。

熊霸天對李秀寧向來沒有好感,尤其是她夥同溫旭教訓熊子輝之後,熊霸天恨不得教訓一下這個野丫頭,所以聽到李秀寧的話,毫不客氣地喝道:“你一個女人在這裏鬧什麼。來人,把這個瘋女人給老子弄下去。”

“你敢!”李秀寧劍眉一擰,將刀拿在手裏,說動手就要動手。

“秀寧,把武器放下!”李大浩走出來擋在妹妹的前面,向熊霸天說道:“熊副幫主好大的官位,不到一會兒就喊了三次拿人,當我們五虎是什麼!”

熊霸天知道五虎的強悍,一揮手將手下散開,冷冷地朝李大浩質問道:“你們不經我的允許擅自吸納外幫人員,觸犯了幫規。我身爲幫主,自然有權力拿下你們。”

李大浩冷笑道:“誰說溫哥進幫的時候沒有稟報幫主知道!熊副幫主,溫哥可是威幫主欽點入幫的。難道就因爲威幫主現在身陷牢獄,他的話就沒用了嗎?”

熊霸天一時語塞,旁邊的幕僚接着熊霸天的話向李大浩問道:“你口口聲聲說他是威幫主欽點入幫的,可有憑證?”

“我們五虎當時就在場。”李大浩淡淡地說道。

“笑話!你們如何能證明?”熊霸天氣得發笑道。

李大浩接着辯道:“我們五虎行事光明磊落,對威幫主和桃花幫忠心耿耿,如何不能證明?反倒是熊副幫主你口口聲聲指責我們,究竟是何居心!”

好口才啊,以前怎麼就沒有看出來呢,溫旭暗中向李大浩豎起了大拇指,心裏卻對他的話非常鄙視。行事光明磊落?那誰當初用美人計來引誘老子了?若不是老子的意識堅定,恐怕早就上了你們的賊船,成了你們的傀儡了吧?

熊霸天和溫旭一樣,倒是沒有料到李大浩的口才這麼好,畫虎不成反類犬,不禁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幕僚。

幕僚的反應倒快,見嘴上佔不了任何便宜,急忙轉移話題道:“既然威幫主同意,那自然沒有話說。我們還是來商量選舉新幫主的話題吧。”

熊霸天點了點頭,對溫旭等人說道:“由於威幫主久陷牢獄,無法管理幫中事務,所以我覺得選取一名新幫主,來代理幫中事務。”

“熊副幫主此言甚是,我們也是這麼覺得。”呂迪對熊霸天說道,“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選才能服衆?”

呂迪話裏故意把“服衆”二字說得很重,就是告訴熊霸天,不管怎麼選,如果結果不能讓自己這邊的人服氣,那就白搭。

熊霸天自然清楚呂迪的意思,揮手道:“按老辦法來吧,勝者爲王!”

“好,勝者爲王!”呂迪點頭代表溫旭等人答應道。

熊霸天活動了一下關節,朝溫旭等人問道:“不知道你們這邊派出誰與本幫主一戰?”

“熊副幫主技藝超羣,我們自然不是對手。”李大浩搖了搖頭,轉頭看着溫旭道,“我們這邊只好請溫哥上場。”

熊霸天打量了兩番這個進來後就裝啞巴的少年,眼神中毫不掩飾輕視之色,淡淡地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陪你玩玩吧!”

“希望你能陪我玩到最後。”溫旭淡淡地笑道。

“找死!”熊霸天的眼中閃過一絲凜冽的殺氣,猛然向溫旭出手。

溫旭臨危之下毫無懼色,見熊霸天的鷹爪向自己的雙目襲來,冷靜地將身子向後一彎,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成叉狀,朝熊霸天的虎口叉去。

熊霸天見溫旭的反應如此之快,急忙化爪成拳,變換方向,向溫旭的小肚子打去。無奈,溫旭的速度更快,依樣畫葫蘆,照着熊霸天剛纔的那一爪,直取他的兩隻眼睛。

熊霸天大驚之下,急忙收拳回防,身子向後退去,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在地上。

溫旭得勢不饒人,兩步助跑,使出一記側踢,奔着熊霸天的胸口就是一腳。熊霸天此時躲閃不急,硬生生地被溫旭踢得向後滾去。

第一次較量,溫旭完勝熊霸天。

熊霸天雖然重重地捱了溫旭一腳,但並不致命,很快就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裏吐出一口血水,將上身的衣服一扒,赤着上身,終於拿出了拼命的架勢。

“啊!”一聲長嘯,熊霸天揮手向溫旭擊來。

這記重拳幾乎涵蓋了熊霸天十成的力道,猶如平地一聲驚雷,打出去的時候竟然捲起了一股旋風,空氣瞬間逆行了。

溫旭自然不會硬接,在熊霸天的拳頭要打倒自己身上時,溫旭急忙使出太極拳借力打力,將熊霸天的怒氣化成陣陣細雨,重新打回了他。

熊霸天使出這記重拳之後,身體的機能就已經受到了極大的損失,根本無力阻擋溫旭連綿不絕的進攻,很快就被打倒在了地上。

相比於上次很快就站了起來,熊霸天這次卻掙扎了半天,怎麼也站不起來。

“你以爲你這樣就算贏了嗎?”熊霸天躺在地上望着溫旭道,“門外都是老子的人,只要老子一聲令下,外面的人就會衝進來殺了你們。”

溫旭可憐地看了熊霸天一眼,無奈地搖頭道:“你可以喊一下,看他們進不進來。”

難道……熊霸天是一個多疑的人,聽到溫旭的話,心裏頓時感覺七上八下,連忙朝外面喊道:“來人!給老子來人!他媽的給老子來人!”

熊霸天一連喊了三個“來人”都不見有人進來,心裏的自信瞬間跌進了谷底。雖然他還在幻想有人進來救他,但他知道若不出現奇蹟,自己就完了。

溫旭見熊子輝絕望的樣子,心裏反倒沒有一絲快感,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第二百零七章 即位

關萌宇從外面走了進來,來到溫旭的身邊說道:“溫哥,事情已經辦好了。”

溫旭點頭,欣慰地拍了拍關萌宇的肩膀,然後走到了最上面,面對下面的人喊道:“根據幫主選舉大會的規矩,我現在就是桃花幫的幫主了。”

溫旭的話猶如一顆石子打進了水裏,頓時激起千層浪。不過,這只是開始,溫旭接下來的話更令在場的幫衆震驚。

“大義,你來宣佈熊霸天的罪行吧!”溫旭朝高大義說道。


“是,幫主!”高大義朝溫旭點了點頭,轉頭向各位幫衆喊道,“熊霸天雖然貴爲副幫主,但卻與菊花社狼狽爲奸,暗中勾結衛神金,先是將我們信息出賣給衛神金,以致我們幫中許多兄弟在行動中遭受伏擊,傷亡二十七人,然後又與衛神金勾結,將威幫主送進監獄,企圖陰謀篡位。幸蒙威幫主慧眼識珠,在獄中將幫中大任交給了溫幫主,桃花幫纔不至於成爲衛神金手裏的玩物。”

“這是熊霸天的罪證,各位兄弟可以看看。”高大義示意李秀寧等人把印有熊霸天勾結衛神金記錄的罪證發放給在場的人,然後在一陣喧譁聲中宣佈道,“經過我們議事堂的商議和威幫主的批准,熊霸天犯叛幫、勾結幫外敵人、陰謀算計幫主等三條大罪。熊霸天本該臨時處死,奈溫幫主念其實幫中老人,所以特准他自盡。”

有些人想要爲熊霸天求情,但無奈鐵證如山,而且溫旭的勢力很大,怕一不小心就惹火上身,所以最終還是張了張嘴,沒敢把話出來。

……

餘下來的兩天,溫旭讓李大浩和魏明宇去沒收熊家父子的財產、消滅熊霸天的殘餘勢力,而自己則和關萌宇、高大義、呂迪商量着進攻菊花社的計劃。

前晚,衛神金從樓上摔下來死了,菊花社此時正屬於羣龍無首的狀態,這顯然是趁機滅掉菊花社的最佳時機。

溫旭看了看三人,朝他們問道:“針對這個問題,你們怎麼看?我們究竟是攻還是不攻?”

高大義首先開口說道:“溫哥剛剛繼承幫主,幫中還有熊霸天的殘餘勢力,並不**定。如果我們貿然進攻菊花社,恐怕會讓那些不安定的因素跳起來。”

溫旭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轉頭向呂迪問道:“你怎麼看?”

呂迪點頭道:“溫哥,我同意大義的意見。現在,我們幫剛剛經歷了一個混亂時期,人心還不齊。如果我們貿然發動菊花社的進攻,可能會給心懷不軌的人以可乘之機。何況,菊花社的實力還在,那邊又有一個虎視眈眈的青龍幫。所以,我建議大義的意見,先等等再看。”

溫旭微微一笑,朝呂迪問道:“等?不知道你要等多久?等着菊花社只滅還是等着青龍幫來滅?”

呂迪聽溫旭這話,心裏不禁咯噠一下,急忙改口道:“溫哥,我不是這意思。”

溫旭笑問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呂迪是個聰明人,知道溫旭這麼問,其實是想自己表態支持,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開口對溫旭說道:“溫哥,我的意思是如果現在的時機合適,現在對菊花社發動進攻也可以。”

溫旭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最終轉頭對關萌宇問道:“萌宇,你是怎麼看的?”

關萌宇不苟言笑地說道:“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說說你的理由。”溫旭繼續問道。

關萌宇表情嚴肅地說道:“三個原因。第一、溫哥剛幫上幫主,需要通過一場勝利來建立自己的威望,鞏固自己的地位;第二、衛神金已死,菊花社羣龍無首,正是我們進攻的好機會;第三、滅掉菊花社增強我們的實力,我們才能與青龍幫抗衡。”

高大義轉頭向關萌宇問道:“你可想到溫哥剛即位不久,幫中人心尚未聚攏?”

關萌宇不以爲然道:“正因爲如此,所以溫哥才必須藉機來收付人心。”

“青龍幫尚未動,我們先去碰菊花社,槍打出頭鳥,我們豈非成了衆矢之的?”高大義繼續質問道。

高大義不卑不亢地答道:“如果是長久進攻,那我們自然會成衆矢之的。如果我們能夠在一夜之間吃掉菊花社,青龍幫和警察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一夜之間吃掉菊花社?”聽到關萌宇的話,高大義和呂迪同時吸了一口冷氣。

菊花社的強大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雖說衛神金已經死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桃花幫想要在一夜之間吃掉菊花社,無異於是蛇吞象。除了說關萌宇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他們再也找不到其他話了。

關萌宇對他們的反應並不吃驚,只是從桌下拿出一張繪製好的地圖,打開平放在桌上,然後對大家說道:“根據我得到的消息,菊花社在城區的據點總共有六個,城東兩個、城西一個、城南三個。這樣佈置,勢力範圍看起來貌似打了許多,實際上卻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好機會。只要我們把城東的那個據點圍起來,勢必會引來城南三個據點的救援。而他們一旦傾巢而出,我們埋伏在附近的伏兵就可以趁虛而入,佔領他們在城南的三個據點。”

“然後逼他們回援城南,我們再派人襲擊他們回援的人馬。”呂迪看到關萌宇的排兵佈陣,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關萌宇搖頭道:“不僅如此,我們還可以趁機襲擊城西,將他們的六個據點一網打盡。”

“好!果然是一夜之間,萌宇不愧是我幫的神將,得之我幫之幸啊!”呂迪向來不吝惜讚美之詞,趁機將關萌宇狠狠地誇了一遍。

另一邊,高大義卻陷入了深思當中。

“大義,你有什麼想法儘管說,不要有什麼顧忌。”溫旭對高大義說道。

“是,溫哥!”高大義點了點頭,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衛神金一死,菊花社的內部就已經開始分裂了。他們見城西有失,會冒險去救嗎?”

“會!”關萌宇堅定地說道,“他們都想接替衛神金的位置,自然不會放過這次趁火打劫的機會。另外,我也制定了第二套策略。如果他們都採取觀望策略,那我們就各個擊破,一個個地吃掉他們。”

關萌宇說着,又從桌下拿出一個玩意兒出來。相比地圖這些常規性的東西,他現在拿出來的東西則怪異了許多。

“這是什麼玩意兒?看起來好像打鳥的彈弓啊?”溫旭笑問道。

“溫哥,你沒有說錯,這就是彈弓。”關萌宇頓了頓,又接着說道,“只不過,這些彈弓都經過了改裝,不僅威力比一般的彈弓大了許多,而且準度也更加。只要有足夠的臂力,它能在十步左右保持百分之百的命中率。”

“這麼厲害?那我試試!”溫旭說着,順手拿起關萌宇的彈弓,朝着牆上就是一顆石彈。只聽“砰”的一聲,整個小石子竟然射穿了牆壁,卡在了牆上面,看得高大義和呂迪的臉上都爲之驚訝不已。

關萌宇從溫旭手裏收回彈弓,淡淡地說道:“溫哥天生神力,才能把石子射穿牆壁,一般人的威力絕不會這麼大。”

聽到關萌宇的話,高大義和呂迪的驚訝之色這才微微有所緩解。媽的!如果人人都像剛從那樣,那不等於每人給配了一把手槍嗎?那還得了!估計警察局長立馬會滅了桃花幫。

“除了做這個,我還做了其他一些東西。”關萌宇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來,看得三人不禁變了色,就連溫旭都以爲關萌宇是墨家出生的。

溫旭看了關萌宇的東西,直接讓關萌宇挑出人祕密做這些武器,務必在明晚之前搞定。這回,高大義和呂迪沒有表示任何反對,都表示全力支持關萌宇。

“走吧!我們去看看熊霸天父子爲我們留下多少有錢的東西。”溫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帶着高大義等人朝熊霸天的別墅走去。

雖然溫旭對熊霸天的貪婪有一定的瞭解,但看到滿屋的東西和屋外的豪車,臉上還是忍不住露出了震驚的表情。畢竟,溫旭也是從小生長在一般之家。

“溫哥,這些東西怎麼處置?”李大浩向溫旭請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