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篷里薩羅剛給一個傷員包紮好,那個傷員就迫不及待的站起來道謝著:「長老真是太感謝您了,我就先走了!」

「怎麼一個兩個的都這麼急躁?」薩羅不禁有些奇怪。

於是雲豹攔住那個傷員問到:「兄弟,你們怎麼這麼急啊!是有什麼事嗎?」

那個傷員笑了一下說:「其實也沒什麼,只不過大哥講故事的時間馬上就到了,去晚了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講故事!你們這麼著急就是為了聽故事?」雲豹一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麼大的人了居然為了聽故事這麼著急。

「沒錯雲豹兄弟!大哥講的故事可精彩了,要不你和我一塊去聽聽吧。」那個傷員說完就要拉著雲豹走,而雲豹雖然有些好奇,可也沒有忘記他的職責,於是扭頭看著薩羅。

但此時薩羅也升起一絲好奇之中,只見他笑了笑說:「講故事嗎?有意思!那我們也去聽聽吧。」

「是,薩羅長老。」

既然薩羅長老也想去聽聽,雲豹也就不耽誤了立刻讓那個傷員帶路,等到了地方之後,只見哪裡已經黑壓壓的圍了一大圈的人。

而李雲在一旁見薩羅長老到來,心中不由得一陣暗喜,本來他還打算親自去呢!沒想到薩羅居然自己來了,不過這下好了觀眾總算是湊齊。

「薩羅長老您來了,本來我還打算親自去請您呢,來,您這邊請!」李雲立刻迎上去歡迎到。

隨後薩羅四處打量了一番說:「李雲沒想到你還會講故事啊?」

「長老說笑了我只是瞎講而已,畢竟山裡生活過於枯燥,我也只是給兄弟們一個放鬆的渠道而已。」李雲有些自謙的回到。

「唉……,你也不必太過自謙趕快開始吧,我倒是想聽聽你要說些什麼?」

「行,那晚輩就先失陪了,這就馬上開始。」既然觀眾都到齊了那李雲也不在耽擱,告罪之後就上台開始,而見李雲上台眾兄弟也都不禁投來期待的目光。

「咳咳……」

上台後李雲故意咳嗽了兩聲吸引住眾人的注意力,然後大聲講到:「各位兄弟我上次講到,諸葛孔明借的東風火燒八十萬曹軍,這次就講關雲長華容道義釋曹操!」

「啪……!」

李雲故意學著電視里的說書人,也做了一個驚堂木,而這個小道具也是非常有用,很能調動觀眾的情緒。

於是一聲驚堂木下李雲隨即開始慢慢講來,「話說曹操在赤壁遭到周瑜火燒連船,八十萬大軍灰飛煙滅,只得帶著數千殘兵逃往南郡!……」

隨後在李雲的講解之下後續劇情逐漸展開,因為有了手機可以查資料,不必在單純的依靠以前的記憶,所以他講的極為細緻,甚至觀摩了單田芳老師的評書,就是想吸引住首次來聽故事的薩羅和雲豹等人。眾人也確實被李雲精彩的講解吸引住了,其中就包括薩羅和雲豹兩人,三國演義又一次展現出了它的魅力。

而見眾人都被吸引住了,李雲不禁講的更加起勁兒了。「話說曹操走到華容道,隨行的兵士已不足三百人,而且還大多有傷在身,但就在這時曹操突然仰天大笑。」

「啊……哈哈……哈哈……!」

程昱見狀甚是不解,曹操先前兩次大笑結果引出了趙雲和張飛,如若不是張郃徐晃拚死相救,早就命喪當場了。

於是程昱向曹操問到:「丞相為何又再次大笑?」

只見曹操滿臉儘是不屑之意笑著說:「哼!我笑諸葛亮無謀周瑜無智!此時我等人困馬乏已無再戰之力,若是在此埋伏下一隊人馬,我等也只有束手就擒了。」

但是話還未說完,只聽得一聲炮響,兩邊突然衝出了五百校刀手一字擺開,為首的大將綠袍赤面手提青龍刀,一催跨下赤兔馬截住了曹操的去路,來人正是關羽關雲長!

曹軍見了儘是亡魂喪膽一臉的懼意,而曹操更是大驚失色,「吾命休矣!」

這時程昱立刻在曹操耳邊說到:「丞相莫急,關雲長重情重義他日丞相對他不薄,只要丞相以情動之定能求的一條生路!」

曹操聞言立刻下馬走過去喊到:「來人可是雲長!」

而關羽一捋美髯說:「曹操吾奉軍師之命,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見到關羽曹操並不求饒,而是拱手說到:「雲長能死在你的手中曹某無怨無悔,但是我身後的兵士跟我多年,還請雲長放他們一條生路!」

「丞相!我等願與丞相共生死!」

見曹操求關羽放了他們,剩餘的曹軍盡皆下馬跪地,誓死追隨曹操。

關羽見此情景不禁有些意動,但這時旁邊的關興突然說到:「父親萬萬不可,如果主公與軍師知道了定然會責怪父親的!」

而曹操見關羽有所意動趕緊接著說:「雲長往日我待你不薄啊!你為投靠劉備闖過五關殺我六員大將,但我卻沒有責怪於你還放你離去,這些難道你都忘了嗎?」

說到這裡李雲故意停頓了一下,吊了一下眾人的胃口,並暗中看著台下所有人的反應。只見此時眾人已經完全被精彩的故事吸引住了,包括薩羅和雲豹等人都聚精會神的等著他繼續說,現在所有人心裡和貓抓似的,急於知道關羽最後有沒有放掉曹操。

於是李雲喝了一口水潤了一下喉嚨接著講到:「話說關羽乃是重情重義之人,而曹操雖為漢賊,可是畢竟待他不薄。雖然他和諸葛亮立了軍令狀,可還是有些於心不忍!隨後只見關羽命人讓開一條道路放曹操離去,然後自回營向諸葛亮請罪!」

「啪!」

講完之後李雲故意拍了一下驚堂木,「需知關羽回營之後諸葛亮如何責罰於他,且聽下回分解!」 見白瑾瑜不說話,凈根也不兜圈子,大喊道:「老衲的靠山可是逍遙寺!」

白瑾瑜愣了愣,這逍遙寺聽得似乎有些耳熟。

忽的想到當初在離開坎國時招日道人曾經叫自己不要招惹一群躺胸露乳的和尚,說的就是逍遙寺。

卻沒想到,自己沒在不周山中遇到花和尚,卻在這曹澤縣城裏碰到了逍遙寺的堂口。

「逍遙寺是吧?我找的就是逍遙寺,看打!」

說罷,白瑾瑜揮動着「粉拳」又沖了上去。

經過剛才那一下,銅人們都知道這拳頭的厲害,紛紛避其鋒芒,本就缺了一人的銅人陣眨眼便被白瑾瑜一人衝散。

白瑾瑜抓住一根揮過來的鐵皮棍,沒見怎麼用力一拉。

棍子那頭的和尚便飛上了天。

反手將棍子扔出,將一名逃跑不及的和尚打了個對穿釘在了遠處的牆上。

其餘武僧見狀被嚇得屁股尿流,不敢再斗轉身便跑。

可白瑾瑜哪裏會給他們機會,祭起遁光就追了過去。

武僧們結銅人大陣尚且不是一合之敵,如今四散而逃又怎麼躲得過追殺。

不過數息,便又有七、八名武僧喪命。

剩下的武僧卻不知道逃到哪裏去了。

「施主果然法力精湛,居然能破我銅人大陣!」凈根咬牙切齒道:「但施主居然去追殺武僧,放任我作法實在是太過託大,今日老衲便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姜還是老的辣!攝魂迷魄大法!」

凈根大師如今雙臂高舉,面如瘋癲,身上的袈裟在身後亂舞,魔性畢露,哪裏還有一點得道高僧的模樣。

隨着法術發動,這庭院中泛起迷霧,眨眼便阻攔了視線。

白瑾瑜微微皺眉卻並不慌亂。

她能明顯感覺到老和尚的這一招是某種幻術。

但不管是浩然正氣還是伏魔珠都是幻術的剋星。

額頭上的伏魔珠也在第一時間散發金光將白瑾瑜的靈台護住,白瑾瑜雖然陷入了幻術,卻沒有失去意識。

正要驅動額頭上的伏魔珠驅散霧氣,眼前的景色卻發生了變化。

迷霧自行散去,眼前居然出現了一片桃花林。

林間有一金塌,金塌周圍的桌上擺滿了各種吃食。

有燒雞、鹵牛肉、蒸熊掌、烤鴨……桌子的中間還擺着一壺酒,隔着老遠便能聞到酒壺中散發出的濃郁酒香味,似乎有些像桃花醉仙,但卻又不盡相同。

反正全都是白瑾瑜愛吃的。

這倒讓白瑾瑜來了些許興緻。

走上前去夾起一個鴨腿放在眼皮底下仔細查看。

酥脆的表皮,多汁的脂肪,還有烤的攪黃的腿骨,幾乎足以以假亂真。

就連明知道是假的白瑾瑜也不禁有一種咬一口的想法。

「幻術可真是個好東西,完全就是一個擁有無限創造力的世界,就是不知道這些幻想是自主形成的還是受施法者控制。」說完,白瑾瑜開始觀察起其他東西。

這邊的白瑾瑜還在幻想中暢遊,那邊的凈根老和尚卻滿頭大汗。

這攝魂迷魄大法消耗頗大,他根本無法長時間施展,可幻象中的女子似乎並沒有收到迷惑,反而頗有興趣的研究起幻術中的細節,這讓凈根和尚更是倍感壓力。

為了不被識破,他只能加大靈力輸出,不斷優化各種細節之處。

這便是幻術的弊端,只要被施法者沒有自己步入陷阱,那麼幻術的殺傷力幾乎為零。

凈根大師所設下的殺招在金塌和食物中,可直到現在白瑾瑜也沒有要去坐金塌,吃美食的想法。

眼看就要堅持不下去了,凈根大師逐漸心生了退意,轉頭一看卻發現有兩個逃跑的武僧居然又摸了回來。

心中大喜,用眼神示意兩名武僧出手。

二人對視了一眼,臉上劃過一絲狠色。

操起鐵皮棍就沖了過去。

正在研究如何從金塌上口下金塊的白瑾瑜突然抬頭,目光直視着兩名武僧。

武僧被嚇了一跳,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凈根大急:「快上呀,她已經被我的幻術迷住了,看不到你們的。」

二人一咬牙,嚎叫一聲齊齊躍起,一棍砸向幻術中的女子。

白瑾瑜嘆了口氣,原本還打算再研究一會兒的,看來是不行了。

不過這幻術確實厲害,眼前的景象幾乎可以以假亂真,再配合影響心智的術法,要不是伏魔珠護住了自己的靈台,不至於被幻術影響了心智,不然還真有可能中招。

已經躍至空中的兩名武僧暗叫不好,但開工沒有回頭箭,棍子已經砸出去了又如何能收回來,只能咬牙繼續。

卻見白瑾瑜伸出雙手,一手抓住一根棍頭,向上一揚,隨後重重砸在了地上。

兩名武僧鬆手不及,竟然被自己的棍子敲在胸口活活打死。

而此時,凈根和尚的幻術也終於維持不住,慢慢消退。

白瑾瑜的眼前重新出現了現實中的模樣。

幻術消失,白瑾瑜卻沒有急着取老和尚狗命,而是笑道:「老禿驢還有什麼招嗎?」

凈根一臉的絕望,他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十八銅人被破,攝魂迷魄大法也沒用,可謂是底牌都被打完了,卻一點都拿眼前的姑娘沒辦法。

至於讓他親自上,他可不敢。

天可見,他連銅人陣都打不過,又哪裏敢與白瑾瑜扳手腕。

「今日之事確實是老衲錯了,卻不知到底如何才能放了老衲?」

白瑾瑜展顏一笑:「很簡單,你將攝魂迷魄大法給我,然後自廢修為我便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凈根臉色更加難看。

交出攝魂迷魄大法算不上什麼大事,畢竟這功法本就不是他的,而是逍遙寺的秘法。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寧雪合上筆記本,細細品味著「電球·變式」的性質。Next post: 竟敢在這葯域得罪許家公子,要知道,在這葯域,此時的許家就如同皇親國戚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