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們從哪個人先下手?”

老管家想了想,問。

“南長老。”

左彥將眯起的眸子突然睜開,碧藍色的眼眸裏折射出一抹讓人看了不禁感到心顫的光芒,老管家皺了皺眉,似乎是想說些什麼:“如果是南長老的話,那東西長老怎麼辦?”

“他們幾個現在正在鬧內訌,怎麼可能管那麼多?不過……我在思索的是,如果我們先從南長老下手,東西長老怎樣纔不知道他已經逝世的消息,就算是封鎖……也不見得那麼安全吧?”

左彥食指輕輕摩擦着薄脣,眼眸裏閃爍着明亮的光彩,說。

“嗯,這個我覺得不算難,只要我們找到一處僻靜的地方,一切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嗯!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就好辦多了,夜浩那個人,呵呵,不算有腦子。就算他有狄青的幫忙跟兩位大長老支持,對於我們來說,也不足爲懼。”

左彥的心思極其縝密,他部署的每一個計劃更是讓人感到難以想象,因爲這些計劃對於常人來說就如同難以懂得的圍棋一樣。

稍不留意,就會走錯–粉身碎骨。這便是結局。

“嗯,那我先去安排。”

老管家頷首說。

“好。”

左彥點了點頭,示意同意,老管家說着就要轉身離開,倏地,左彥像是又想到了什麼,開口叫住了他:“等等!”

“嗯?”

“千萬不要讓夏蕾知道……我們在背地裏研究這件事。”

他想了一下,覺得還是要對那個小女人保密比較好。

“是。”

老管家眼眸裏閃過一絲不解,但既然這是左彥的命令,他也只好照辦。

老管家迅速離開,整個房間寂靜的只剩下左彥一個人。

如同適才老管家沒有來的時候一般。

全場靜謐無比,左彥輕輕地呼了一口氣,全身上下都覺得有些疲憊……

看來,他爲了最近的這些大小事情需要好好練功了。

他必須要把身體裏的機能積攢到最大,這樣爆發起來的時候……纔會比較厲害。

呵呵……遊戲,很快就要開始了。

一棟偌大的別墅裏,卻每一個房間的窗簾都是被拉着的,昏暗的房間裏沒有開燈,一切都顯得死氣沉沉。 就在這時,傳出一聲冷冷的聲音–

“南長老!我跟你已經說過了,左彥那個人不可靠,你不能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西長老嘆着氣,對南長老一字一句的說。

南長老挑了挑眉骨,沒說話,只是一意孤行的朝着外面走去,東長老自房間來傳來,見狀,不由得也嘆息一聲:“唉!西長老說的沒錯,那小子真的不是個省油的燈,況且,你也看到了最近探子報給我們的資料,他正在爲一個人類小女人神魂顛倒……這樣的一個狼王,如何靠得住?”

東長老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南長老停下步伐,扭過頭飛快得看了他一眼,卻又馬上移開了眼眸:“我相信,不會的。”

他看上的人,不可能出錯……

雖然,他也聽到了這類的事情,但是他相信,左彥爲了狼王的王位,絕對不會在現在做出任何會傷害到他利益的事情,既然如此,他還有什麼要怕的?

想着,他眯起了眸子

“唉!”

東西長老各自嘆氣一聲,一是因爲南長老對於他們的警告不聽,二是自覺地南長老早已沒救。

兩個人對視一眼,不再說話,任由南長老離去,朝着左彥的那所小房子走去。

“看來,他要吃苦頭了。”

西長老說。

“咳!左彥那小子就是什麼?!一隻狼!一隻隨時隨地都可以會忘恩負義的狼!我們跟這種人打交道,萬一吃虧,那麼一輩子就完了!說不定……南長老就要喪命了啊!”

他的話語說的不無道理,西長老讚歎地點了點頭:“唉!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啊!”

……

左彥正在家裏暗暗研究如何對付那幾個老頭子,突地,只聽得一陣猛烈地敲門聲響起,左彥唰地一下自凳子上站起來,推開門朝着外面走去。

門才被他剛剛打開,站在外面的南長老,不禁讓他有些難以預料。

嗬!

這傢伙怎麼會種地他在這裏?!

纔不過一夜的時間,那麼他的眼線,未免也太厲害了吧?

想到這裏,左彥的眼眸不禁閃過一絲訝異,雖然很快便消失殆盡,但是南長老還是注意到了。

南長老冷哼一聲,自門口走進來,那全身攜帶的凜冽氣息讓人情不自禁地感到一陣顫慄。

“南長老……”

他低低叫出聲,這低沉的男聲在房間裏面顯得有一點的滲人。

南長老打量了一圈房子,又將視線重新落到左彥的身上–

“不錯嘛!很有格調。”

他自知東西長老兩位的話說的不錯,可是根據他對左彥的瞭解,他不相信他只爲了一個女人就會放棄他應該得到的一切,左彥……

他也絕對不應該是這種人。

他,真的讓他有些搞不懂。

想着,南長老眯起眼眸:“聽說你最近跟一個人類小女人走的很近啊?”

左彥早就料到他來找自己也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肯定是有什麼事情,只是……

想着,左彥眼眸眯起來。

他現在絕對不能暴露夏蕾……

不然,一切就完了。

時間,很快就要結束,但,不應該是現在。 所以,目前他只能笑臉相迎。

“呵呵……南長老您是在說笑吧?”

“說笑?”

“是啊!我最瞧不起的便是人類……怎麼可能,跟一個人類小女人發生些什麼? 厚婚祕愛:總裁老公超給力 這,都是造謠而已。”

他一字一句,說的極其嚴肅,南長老打量了他一眼,冷笑一聲,環顧四周:“那這裏……”

“這裏只是一個小窩而已,況且……男人嘛!南長老您應該也懂得的,就算我現在有了嵐雅,還是需要正常的發泄嘛。”

南長老並沒有對於左彥的話表示相信之類的,他自然也有自己的判斷,絕對不可能聽信左彥的一面之詞。

“那你跟嵐雅的婚期定了麼?”

終於,他問出這句話,左彥的眼眸,冷下幾分。

該死的老傢伙!現在還想着這件事

他真的把他當成傻子了嗎!?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嗬!真*可笑!

說着,左彥不禁心底裏暗自咒罵起來,可是臉上必須還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一臉誠然:“這幾天我跟嵐雅也在商量這件事。”

“嗯?什麼結果?”

“呵呵,我們都覺得現在吧就結婚啊太早了。”

“我說的是訂婚。”

他的語氣,極其堅決。

左彥的拳頭,暗地裏握緊。

嗬!

這個該死的老傢伙!竟然現在已經開始威脅他了!

左彥越想,現在恨不得就直接做掉他!

……可是,他明白,現在還不是機會,等到真正機會成熟的時候,纔可以做掉這個老傢伙!

“現在狼族被不少人盯着,我怕……”

“呵呵,左彥也開始怕了?”

驀然,南長老轉過身,眼眸直逼他的眸子,那眼眸之中不斷流轉的犀利,讓他感到有些語塞。

他從來沒有想過,其實南長老也並不好對付。

他的心計以及城府,也是很深很深的。

表面上的那些,全都是僞裝而已。

左彥抿了抿脣,此刻靜謐無語,忽然,南長老笑了起來,這一陣陣的笑聲在偌大的房間裏面迴響着,令人不禁感覺到有些恐怖。

“哈哈!還是說……巖,你已經有心上人了?嗯?”

說着,南長老就邁腿朝着樓上走,左彥心一涼,連忙跑過去,攔住了南長老前進的步伐:“訂婚的日期很簡單! 逼婚成寵:傅少,請剋制! 我回頭跟嵐雅去說……一週之後……”

“三天!”

他咄咄逼人,左彥恨不得現在一拳直接打上去,終於,他還是忍住了,硬生生的從嘴巴里面吐出幾個字:“還要通知……五天。”

“好!”

南長老頷首:“到時候……大喜的日子千萬別忘記了我啊!”

他拍了拍左彥的肩膀,看似一臉親密,但是隻有左彥知道,這傢伙現在這麼着急催促他與嵐雅訂婚,一定是聽到了什麼風聲……

既然如此,他也要加快行動的步伐。

南長老頷首離開。

門咚的一聲被關上,左彥卻早也無法忍受的直接轉過身,朝着地板就狠狠的打過去一掌,頓時,紅木地板出現一個極其大的窟窿,左彥望了一眼,怒氣都許久未曾消除。

媽的! 真*混蛋!

這個南長老一再再而三的觸犯他的底線。

本來,他以爲這傢伙肯定在這個時刻絕對不會找他的麻煩……

誰知道,愈以爲不會發生的事情,其實也就越容易發生!

他真的是太單純了!

左彥氣憤難當,可是他現在還要怎麼樣?!

五天……

五天……

可是這五天,他要如何跟夏蕾說?!

這要是那個小女人知道了……不一定又要怎麼樣了。

她跟他好不容易纔恢復的關係,甚至比以前大有進展,他不願意再一次的破裂……

他真的不想,而且也捨不得。

瑤有情期 可是,夏蕾要怎麼樣才能不知道這件事呢?!

除非……

想着,左彥頓時睜開適才眯起的眼眸,拿出手機,打通了嵐雅的電話。

只是很久之後,對方纔接通,傳來一陣微帶着睡意的**女聲:“喂……”

“你在哪?我要馬上見到你,就在狼堡。”

說着,左彥扣掉了電話,不給對方一絲再講話的機會。

對,這就是他,左彥。

諸葛大力撒個嬌 唯吾獨尊,不允許任何人說一絲反駁的話……只有,她是例外的。

想到夏蕾,男人的心不禁又開始活躍起來。

五天……

五天,這五天對於他來說是有多麼的漫長呢?

漫長到,他現在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他現在又怕又擔心

擔心是因爲怕夏蕾會知道他現在所做的一切事情,怕是怕萬一南長老真的發現了她的蹤跡,開始朝着她下手怎麼辦?

他現在,如果要離開她,那麼必須要派大量的人來保護她……

那麼,晚上他應該怎麼跟這個小女人說呢?

天……他真的是得需要想個好點的藉口纔可以……

不然……一切就都白費了……

對……得想個好點的藉口……好點的藉口……

夜晚,天空顯得有些陰沉沉的,然而,房屋內,顯得更加沉悶。

“你說……你要回狼堡處理事情?”

夏蕾詫異的挑着眉骨望着站在她跟前的男人。

“嗯。”

左彥點了點不頭,眼眸裏閃爍過一抹掩飾,但是夏蕾並未看到,因爲他隱藏的十分完好。

“可是……你的身體……”

夏蕾比較發愁的是這個。

他處理不處理事情她管不着,她最怕的是他的身體啊!

萬一他的身體又出了什麼事,那誰來負責?!

況且,他回狼堡的這五天還不准她去看他!

他要是出事了,那麼她該怎麼辦啊!

夏蕾越想,心裏的就憋悶。

這個男人他未免也太……

哎喲!怎麼說呢!

她真的是鬱悶死了!

“左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