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麗看著周鶴鳴離去,臉上寫滿了擔心。

汽車緩緩地行駛在街道上,李夢潔坐在車裡,眼前不斷想著鄭子航對她冷漠的樣子,她的心情顯得十分煩悶。

她決定先去找自己的閨蜜去傾訴一下自己的苦悶。

李夢潔抬頭對司機:「先不要送我回家了,我要去找文鶯。」

司機答應著:「是,太太。」

汽車轉向另一個方向。

文鶯家閨房。

一雙手麻利地給嬰兒換著尿布,嬰兒露出了歡快的笑容。

李夢潔一臉羨慕地看著文鶯熟練地伺候著孩子。

文鶯一邊收拾著孩子,一邊對身邊的李夢潔:「怎麼了,跟子航吵架了。」

李夢潔掩飾著:「沒有,我們兩個好得很。」

文鶯不滿地:「裝,接著裝。子航要是對你有好臉,你還能跑來看我,你是那講究人嗎?」

李夢潔委屈地:「我怎麼不講究了,我那是有生意得照顧,我現在不就來找你了嗎。」

文鶯擺手:「行了,跟我面前還裝啥?趕緊說吧,又鬧啥彆扭了?!」

李夢潔有些不好意思地:「其實也沒啥,就是我公公著急讓我懷上孩子。」

文鶯點頭:「說的是呀,你們倆結婚比我可早,我們家元寶都快周歲了,你怎麼還沒動靜啊,你該不是……」

李夢潔生氣地:「胡說什麼呢?我是找你來散心,不是讓你拿我開心。」

文鶯趕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說吧,到底需要我怎麼幫你。」

李夢潔無奈地:「子航總是不肯跟我圓房,你說我怎麼可能懷上孩子呀?!」

文鶯撇著嘴:「這還不簡單。你呀,肯定是靦腆不好意思,我跟你說吧,這男女之間可不一定都是男人主動,你多主動一點兒,多學會跟子航撒撒嬌,你還怕他不跟你同房?!」

李夢潔有些不好意思地:「那行嗎?我要是主動,子航會不會覺得我輕薄不穩重啊?!」

文鶯著急地:「你可拉倒吧。就我家那個,平時總是扯犢子,裝出自己多清高,多矜持的樣子。只要我稍微主動一點,立刻就不是他了。那床上的功夫……」

李夢潔趕忙打斷:「行了,你別刺激我了啊。我就是怕,我主動,子航要是不接受,我多尷尬呀……」

文鶯無奈地:「我的傻夢潔,你就不會刻意營造點氣氛嘛?先一起喝點小酒,等到子航半暈了,你再施展點魅力,還怕他鄭子航不意亂情迷?!」

李夢潔遲疑,有了主意。

李夢潔急切地:「好了,你照顧孩子吧,我回去了。」

李夢潔說完就往外走。

文鶯看著離去的李夢潔嘀咕著:「瞧這猴急的樣兒,也是想瘋了……」

鄭子航家卧室。

鄭子航疲憊地推門進屋,卻發現屋裡一片漆黑,他正要抹黑去點燈,李夢潔點燃了床頭的紅色燭台,發出淡紅色的光,極為誘惑。

鄭子航借著昏暗的燈光看著李夢潔愣在原地。

李夢潔穿著絲質睡衣,抹著艷麗的口紅,眼神曖昧地躺在床上,嫵媚地看著鄭子航笑著!

鄭子航吸溜下鼻子,發現屋內還點著熏香爐,發出誘人的香氣。

鄭子航一臉詫異地看著李夢潔。

李夢潔嫵媚地:「好看嗎?走近一點來看呀……」

鄭子航審視地看著李夢潔,沒有動。

李夢潔翻身下床,來到鄭子航身邊,嫵媚地看著她笑著。

鄭子航冷眼看著李夢潔,李夢潔主動地抬起頭要親向鄭子航……

鄭子航突然伸手,攔腰將李夢潔一把抱了起來。

李夢潔受寵若驚,惶恐地看著近在咫尺的鄭子航,感受著他的呼吸,她的眼前浮現出了幻覺:

鄭子航抱著她走向床鋪,將她溫柔地放在床上,然後開始了親吻,兩人深情地擁吻在一起。

李夢潔幻想著,不好意思地閉上了眼睛……

突然,李夢潔只感覺頭頂一涼,猛地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竟然被鄭子航抱到浴室中,直接放在了浴缸中,他手裡正拿著花灑向她頭上澆著水。

李夢潔惶恐地站起,甩著頭髮上的水,一臉委屈和嬌怒地:「你幹什麼?」

鄭子航冷冷地看著面前的李夢潔:「你上火了,我讓你清醒下。」

說完,鄭子航不再搭理李夢潔,轉身走向卧室的方向。

李夢潔狼狽地爬出浴缸,渾身往下淌著水,懊惱地看著卧室的方向,狠狠地跺著腳……

次日清晨,鄭子航穿戴整齊從大門內走出,汽車已經等候在門前。

鄭子航剛剛坐上車,就見李夢潔穿戴整齊從大門內跑出:「子航,等等我。」

李夢潔拉開車門坐在了鄭子航的身邊。

鄭子航冷冷地看著她:「你幹嘛?」

李夢潔笑著:「跟你去工作呀!」

鄭子航不快地:「你都說了,我是去工作,你跟著我幹嘛?」

李夢潔委屈地:「我是怕你一個人辛苦,想陪你嘛。」

鄭子航冷冷地:「不用,下車。」

李夢潔撒嬌地:「子航,你就讓我去吧,我一個人在家很無聊……」

鄭子航不再說話,直接拉開車門下車,大步向前走去。

李夢潔著急地:「哎,子航……」

鄭子航卻根本不理他,大步走到路口拐了出去。

李夢潔無奈地拉開車門下車,返回住處。

鄭子航拐上大街,繼續往前走著,回身看著身後,準備招呼過往的計程車。

就在鄭子航準備招呼一輛計程車時,一個妙齡女子快步走到了鄭子航的身邊,靠在了他的身上。

鄭子航意外地想要躲閃,女子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低聲地:「先生,有壞人跟蹤我,請你保護我走一段路好嗎?!」

鄭子航看著女子,微微遲疑了下,然後點頭,任由女子靠著自己,一起向前走去。

女子見鄭子航配合,將整體身體靠在了鄭子航的身上,兩人的樣子看上去十分親密,一起向前走著。

鄭子航向前走著,感受著女子的身體靠著自己,輕微的呼吸就在胸前,感到微微有些悸動,趕忙鎮定下來,努力剋制著,繼續和女子一起往前走。

鄭子航和女子一起來到岔路口。

女子低聲地:「好了,就到這裡吧,我到家了,先生。」

鄭子航停下了腳步。

女子感激地:「謝謝你,先生。」

女子說完,不等鄭子航說話,快步向前而去。

鄭子航看著離去的女人,回味著並肩而行的感覺,反而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目送女子消失在視線中,才轉身離去……

幾天過後,鄭子航在辦公室里工作著,他面前的電話響起,他接起電話:「您好,我是鄭子航。」

電話里傳出了女人的聲音:「鄭先生,您好……」

鄭子航疑惑地判斷著對方的聲音:「你是?」

女人提醒著:「鄭先生真是貴人多忘事,前幾天蒙你相助,我是專程向你道謝的。」

鄭子航的眼前閃現出了在路上倚靠他,需要他幫助的那個女子。

鄭子航恍然地:小姐,是你呀?那天不過是小事,不需要你特意打電話來道謝的。

女人解釋著:「鄭先生,其實我今天打電話,除了道謝,還有一件事,想請你幫您幫忙的,你方便出來嗎?」

鄭子航遲疑了一下:「好,你說地方吧……」 傅時墨拿出眼鏡盒裡的布,噴上護液慢條斯理的擦拭鏡片。

他把金絲框眼鏡重新戴上,狹長的眼眸里漾起几絲肅然,認真叮囑,「帕金森藥物出世的消息可能會通過各種渠道走漏,你最近注意安全。」

盯上這種藥物資料的人不但會有一些製藥公司,可能還有一些其他國家派來的間諜。

那些人一向無孔不入,觀察細微,不排除調查出阿許和他的關係,把她列為目標的可能。

顏知許揉了揉脖頸,「其實我還挺期待跟國際間諜交手的,不知道他們的身手如何,經不經打。」

一語話落,成功的接收到傅時墨冷颼颼蘊含著暗澤的眸光。

她聳聳肩膀,「咳咳,知道了,我會注意安全的。」

「嗯。」

傅時墨收回視線。

他打開面前的電腦,手指在鍵盤上敲打,鍵盤材質上好沒發出一絲細微的聲響。

兩人共處一室。

哪怕各干各的事,但偶爾抬頭時默契的四目相對,令辦公室里流淌著溫馨的氣息。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便到了中午,盛縉雲特意打了兩份食堂的飯菜端來給他們。

九安作為海市最大的私立醫院,醫療設施完善,人才濟濟,經濟實力方面也很雄厚。

食堂的飯菜是三菜一湯,胡蘿蔔炒肉片、紅燒雞肉、麻婆豆腐,鯽魚豆腐湯。

飯菜色香味俱全,特別是那道湯,顏色鮮**白,看了不禁讓人的胃口大開。

吃完飯又在辦公室里待了一會。

坐了許久困意上來,昏昏欲睡,躺在黑色的沙發上睡著了。

「……」

傅時墨從座位上起身。

他將人輕輕的抱起來,按動按鈕,出現一道隔間。

顏知許重新戴回口罩,與傅時墨告別,乘坐電梯離開。

將人放在休息室的大床上,細心的為她蓋上被子,調整空調的溫度。

「師尊……」

他剛準備轉身出去,身後響起她低低的呢喃聲。

傅時墨喉間溢出一道喟嘆,凝視著進入睡夢裡的人,彎下腰,伸出手輕撫著她肌膚細膩的臉龐。

「傻丫頭,睡吧。」

他的手上移來到她微蹙的眉間,撫平她的眉頭。

指尖流露出一縷光亮,她不安的情緒退散,安詳入睡。

——

顏知許醒來,已經下午兩點。

她掀開被子下床,打量一圈休息室的布置后出去。

傅時墨坐在辦公椅上,手裡拿著一隻筆在紙上書,她一時間突然想到他贈送給自己的那隻鋼筆。

「阿墨,我先回去了啊,你今天別加班到太晚。」

一直加班,高度緊張的生活對身體並不好。

「好。」

傅時墨放下手中的圓珠筆。

他拿出一個還未拆封的口罩,走到她的面前撕開包裝,親自為她戴上。

「到家給我發信息。」

「嗯。」

顏知許揮手告別。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車門打開。Next post: 他低着眉眼,七月站在他身旁,能感受到他的難過。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