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不去住了。”凌妃煙還是打算去找家裏面的二老去看看。

其他的地方正在設計當中,比如前面那個湖泊裏面,安裝一些防護設施,或者存放一些的武器裝備什麼的,爲了保密性,這些都是要自己人親自動手建設的。等到了他們明年正式過來居住的時候,照着設計圖搞定就可以了。

凌妃煙發現這裏沒有什麼其他人去居住,可能大家嫌棄偏僻吧。沿海的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水源了,區區一個小胡,不算什麼特色的美景。

上了汽車,凌妃煙先給老媽湯淑儀打了一個電話,正好他們在自己的住處休息呢。兩人就直接趕了過去。

一進別墅大門,凌菲兒這個小機靈鬼也在。沒辦法,學校放假了,她不想一個人呆在臨江市,凌妃煙這麼忙碌,也不可能陪着她瘋玩,凌霄也在南澤市忙着不行,她只好過來陪着二老身邊吃吃喝喝了。

反正南澤市的工程已經差不多了,沒有什麼繁忙的事情,一家子也算有閒工夫聚在一起了。

“姐姐大人,你都好久沒有見到我了……”凌菲兒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一臉委屈。

凌妃煙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了,直接從揹包裏面掏出了一小沓錢,遞了過去。這是她們表達愛意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凌菲兒臉色立馬放晴,高高興興跑走了。

“真是個見錢眼開的小白眼狼!”凌妃煙嘟囔了一句。

保姆開始忙活起來了,這一頓大餐要熱熱鬧鬧的。

凌妃煙坐在了沙發上,開始詢問起來南澤市項目的情況。

“最晚明年四月,工程就能封頂,我打算二月份的時候就開始招商了。之前銷售的都是一些小商鋪,還有很多大面積的好位置沒有動呢,到時候找一些有實力的企業入住進來……”凌震把這邊的情況一一介紹。

“我之前想要在旁邊做的房地產項目你們應該知道了吧?”

“是啊,凌霄常常提起。你覺得怎麼樣呢?”

“普通住宅和出租類型的公寓七比三這種數量安排下去,又能保證休閒購物商貿城周邊有穩定的客源,又可以讓裏面的工作人員有住的地方。我們這次來到這裏就是爲了跟地方部門去談談土地使用的事情。”

“資金是一個大難題,你要自己搞定的,我這邊還真沒什麼存貨了。”

“沒關係的,我想辦法去吧。”

凌妃煙離開了臨江市以後,葉塵就更加的無所事事了,平時他都不怎麼去處理傾城國際的事情,現在都是交給蘇媚兒了。好在大家都不怎麼繁忙。

這一天,葉塵在臨江市呆着的實在是無聊至極,就一個人坐上了船,前往海島基地裏面去了。這段時間皮皮和漢斯也在全力以赴對生產出來的全自動火炮艦艇的樣品進行武器裝載實驗,反正是不太順利。

葉塵下船以後,真好看見兩個人擺弄着艦艇待在岸邊上。

“老大,你來了啊,兩個人揮手打招呼。”

“過來看看你們有沒有在偷懶……哈哈哈……”

“累的要虛脫了,你可說點有良心的話吧,你成天待在傾城國際的辦公室裏面打遊戲,別當我們不知道。”

葉塵臉一紅,還真是如此的,他的空閒生活就是這麼無聊地度過的。

“我那都是勞逸結合,算啦算啦,看看艦艇的事情吧。”


葉塵一邊說一邊往這裏走着,看了看放在沙灘上的艦艇。身長劉米左右,上面是用鋼化玻璃做成的厚厚密封蓋子,透過裏面看去,各種發光的儀表盤都設置好了。去掉載人空間以後,看樣子他們又把尺寸縮小了一些。葉塵記得設計圖上原本的樣子應該是十米左右啊。

艦艇的前段是子彈頭樣子的設計,上面露出了兩個口徑的火炮炮管,並排雙連發。但是炮管的四周因爲要做防水設計,整體能調整的攻擊角度就相當有限了,甚至,葉塵都有些懷疑能不能調整攻擊角度。

“我們兩個又把設計圖修改了一下,增加了靈活性,也降低了成本。反正都是試驗品,不行的話就按照原版生產好了。”皮皮解釋道。

“那這兩個攻擊主炮呢?看樣子角度很有限啊,艦艇的方向就是射擊的方向。”

“沒辦法啊,我們也想在上層單獨增加一個旋轉式的炮臺,但是鋼化玻璃承受不了重量,裏面的儀表也不能經受那麼劇烈的攻擊產生的震動。要是把儀表控制系統往前方挪動一段距離的話,以後調整起來就要把前身防護鋼板拆解下來了。”

皮皮和漢斯的這種設計無非就是想方便戰鬥人員能及時對艦艇進行控制。這樣的話,掀開鋼化玻璃防護罩就能對立面的儀表進行操作了。

葉塵向把這些艦艇設計成一次性的樣子,但是根據生產成本來看,這簡直就是擺架子的行爲。而且葉塵的賬面上也沒有這麼多的資金能讓把這些做成一次性的消耗品。 皮皮把成本問題跟從說了一遍,葉塵陷入了沉默。總而言之就是錢的問題,只要資金到位了,所有的設計都能落實出來。凌妃煙去南澤市目的就是爲了那邊的住宅小區的房地產項目,葉塵不能大手大腳的花錢啊,要不然的話,以後這些人都要跟着他去喝西北風了。

“那好吧,就先按照這種方式做吧。在海面上的射擊的精度你們測試過了吧?”

“都是拿電腦模擬計算的,反正到時候是把它們派到目標身邊打近距離的射擊站,遊輪的體積那麼大,不愁打不中的。”

“那破甲效果呢?”

“夠嗆啊,反正普通的破甲彈應該沒有辦法把遊輪的主體鋼板擊穿。在海面上那種顛簸的攻擊環境,不可能對準一個部位連續攻擊的。現在咱們近距離觀察火炮的口徑還不錯,這也就是重機**良版,不能跟坦克主炮媲美的。”

“那怎麼辦?”葉塵聽完就傻眼了,難道把這些東西生產出來是爲了擺在維斯的面前嚇唬嚇唬他的麼?

葉塵又走進了幾步,近距離觀察了一下炮管。就是兩架改良版的大口徑重機槍,射速應該沒有問題,就是威力方面不盡人意的。遊輪的主體鋼板現在連大塊浮冰都能輕易撞碎,沒兩下子真的搞不定他們啊。

“這個事情就交給辰光了,他正在研發呢。還有艦載的深水**,也交給他去研發了。”

皮皮和漢斯只是在艦艇的腹部預留出來了裝載深水**的位置,但是裏面空空如也,就等着辰光那邊的消息了。

辰光也不是神仙,因爲生產設備的限制,好多的東西他只有技術方案但是沒有生產條件,這就很尷尬了。

漢斯掏出了遙控器,啓動了艦艇。在附近的水域行駛了兩圈之後,纔回到沙灘上。動力和靈活性沒有什麼問題,反正裝的都是高密度能源塊。葉塵看完以後,下一步就是去見見辰光的成果了。

上一次把服務器買回來交給他研究,也沒有什麼成果出現啊。希望這一次不要出現空歡喜一場的情況了。

就地支起來了一堆篝火,然後又從海里面撈了幾條魚,簡單對付了一頓午飯。離開大城市的日子還是蠻辛苦的嘛。

“南洋那邊沒有什麼大動作啊……咱們這些海上武器能正常派上用武之地麼?”皮皮問道。

“可能是臨近新年了,維斯那邊的發展也緩慢起來了。但是畢竟查爾曼俱樂部的聚點已經建設好了。這不是鬧着玩的事情,明年是咱們一個非常艱難的一年。要是在海上運輸方面搞不定維斯的話,本傑明和洛美莎那邊一旦給咱們施加壓力的話,整個商業集團就危險了。卡洛奧這邊的支援也指望不上,凌妃煙在南澤市的發展對咱們冰海也沒有直接的支持作用的……”

葉塵這麼一說,大家都覺得未來的困難重重啊。現在的臨江市,已經不是原來的臨江市了,各方勢力都聚集在了這裏,真的是變成了龍潭虎穴了。

維斯在南洋的發展路線有兩條,一個是繼續南下,另一個是北上來圍剿葉塵和凌妃煙的勢力。按照維斯的小心謹慎的性格,他不會第一時間對葉塵發動進攻,畢竟布魯斯的各種產業都在臨江市和

現在還面臨的一個困難就是洛美莎在臨江市建設的這個新能源公司,葉塵沒有幽冥的情報,不知道這是本傑明的意思還是黑龍馬歇爾的意思。要是冰雪集團單純想要發展商業業務那就不足爲懼了。可是時間過了這麼久,依舊沒有交到冰雪集團的商業管理層來跟洛美莎匯合,看來他們並不在乎這裏的事情。

“那我們過完年以後,需要把人手分出來繼續來到南洋監視查爾曼俱樂部的人麼?”

“應該要繼續監視吧。只要洛美莎那邊只是進行單純的商業發展,沒有把幽冥基地的人帶過來,那就不需要人手在他們那邊盯着了。我們所有的業務都不涉及能源,現在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們發展了。”

“是在不行的話,我們真的要採取一些極端的手段了。就拿洛美莎;來說吧,她本來就是殺手精英出身,對她發動襲擊的話,應該不用顧慮那麼多吧?”皮皮下決心。

至少在上一次幽冥和查爾曼俱樂部組團來襲擊葉塵的時候,他們是大獲全勝的,一戰就奠定了冰海安保公司在業內的地位和實力。不管對方來多少的人手,只要在臨江市,他們就有主場優勢。在加上秦海山跟陸猛的關係,悄無聲息地處理掉他們沒有問題。


“怎麼可能不用顧慮……洛美莎代表的是黑龍馬歇爾,而黑龍馬歇爾沒有跟咱們的勢力發生過直接性的衝突,他一般都是躲在暗中搗鬼。現在咱們要是明目張膽對洛美莎出手的話,豈不是宣戰了?”

“你害怕黑龍馬歇爾麼?”

“一個一個來的話,我誰都不害怕,現在敵人數量突然增多了,而且都出現在了咱們的地盤上。他們要是合夥起來的話,以後情況更加糟糕了。”

維斯的性格,是不可能讓查爾曼俱樂部被黑龍馬歇爾滲透進來任何勢力的。他不像本傑明那樣孤立無援。但是要進行平等合作的話,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既然查爾曼俱樂部之前能跟幽冥合作,那麼查爾曼俱樂部現在也可以跟黑龍馬歇爾合作。

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這是真理。

葉塵現在的一大難題就是情報網絡非常衰弱,所有的事情必須要自己派人偵查才能得出來消息。

說來說去,發展海上力量還真得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哪怕他們所有的人都聯合起來的話,必須要走海陸才能到達臨江市。國際航班的安檢非常嚴格,所有人物的信息都是聯合查詢的,葉塵不相信他們殺手精英能安全通過檢查,更不用說武器裝備能達到臨江市了。 沙灘海鮮燒烤結束後,他們三個把全自動艦艇固定在了岸邊,然後一起去了火山口裏面的生化實驗艙,看看辰光這邊有沒有什麼進展。

辰光的性格依舊是沉默不語的,打開門以後,任由他們三個在裏面隨意參觀。東西不是很凌亂,葉塵一眼就看見了已經被拆解了一半的那個超級服務器,零碎的部件放在了試驗檯上,有的還跟電腦屏幕連接在了一起。

其他還有好多東西,葉塵憑藉外形已經無法辨認出來到底是做什麼用的了。

“這個東西應該算沒有搞定呢吧?”葉塵指着服務器的零件問道。

辰光搖了搖頭,“現在不行,以後就夠嗆了。”

“那海上的武器產品呢?”

“旁邊那個足球形狀的東西就是它了。”

葉塵三個人順着辰光所指的地方看去,這哪是足球啊,外形更像是一個巨大的圓球形馬蜂窩,上面一個連着一個的小洞,看的人頭皮發麻,幸好他們沒有密集恐懼症。用手拎了一下,重量非常沉,可能已經超過十五公斤了。

“能在水裏面使用麼?”

“一會可以去測試一下,我也只不過是用電腦模擬了一下攻擊的方式而已。裏面的**戰鬥部已經填裝完畢了,現在就能進行實戰。”

葉塵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心裏面一陣後怕。辰光這傢伙是不是太有點藝高人膽大了啊,在自己生活的區域內放置威力巨大的**,他就不怕一個大爆炸把整個火山給引爆了,讓他自己葬身火海。

“你們不用這麼大驚小怪地看着我,反正我是不怕這些的,而且對自己的技術也是有信心的。”說着,辰光就把那個深水**拿在了手中,還向半空中做了幾個拋球的動作,直接把他們嚇得臉色慘白。

“咱們趕緊出去吧,去海邊等着你哈。”葉塵拉着皮皮和漢斯就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辰光的生化實驗艙。這真是要命的傢伙,把深水**耍的跟足球一樣,搞不好大家都成碎片了。沒死在維斯和本傑明的手中,倒是栽在了自己人的身上,這上哪喊冤叫屈去啊。

再一次來到了海邊,辰光好一會纔出現在大家面前,拿着一些不知名的東西,看樣子都是他的研究成果。

他自己把東西堆在了沙灘上,然後拿着那個足球一樣的東西走了過來。這是他的主打產品,威力巨大。

振臂一呼,手中的深水**就被遠遠丟入到了海洋之中。真的是遠遠,一點都不誇張。辰光這個軀體的力量是非常強勁的。

打開了筆記本電腦,上面顯示出了海水中的畫面,不斷下沉,光線也開始不斷變暗。

“所有的蜂窩狀孔洞都是小型的推進器,可以讓**前進或者改變方向。”辰光一邊介紹,一邊給大家演示起來了。操作的工具就是一副遊戲機上的控制手柄。

設備是有些山寨,但是效果還是不錯的啊,大家根據攝像頭傳回來的視頻,發展深水**的動作軌跡還是非常靈活的。

“信號能傳遞多遠的範圍啊?”

“極限就是三公里,一般在二點五公里以後就非常的延遲了。”

“這個武器需要一對一的控制麼?”

“在全自動艦艇上把鎖定後的目標信息發到**接收器裏面,然後再把它們丟進水中,就可以了。”


這麼簡單的控制方式,真的比較簡單啊。大家又在眼瞅着的時候,辰光把**引爆了。遠處的水中掀起了巨大的浪花。對於爆炸這種直觀的視覺,大家沒有辦法辨別威力,不可能拿葉塵自己的遊輪去當靶子進行試驗。

“**的戰鬥部跟維持行動的能源塊是鑲嵌在一起的,實際沒有多少**在裏面。”

“是啊,看體積也能明白了。”

“要想達到什麼威力,就要相應擴大體積,到時候擴大一點就行了。”辰光說的十分輕鬆。

擴大體積引起的深水**行動力的問題、前進速度的問題、能源塊消耗問題,都是一系列連鎖問題,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威力更加巨大的**,似乎都是軍事管制產品了。葉塵沒有辦法弄到手裏來的。

葉塵相信,維斯現在也在進行海上武器的研發工作,爲了確保從東瀛羣島到南洋的運輸線路是一個暢通無阻的狀態,他們也需要強有力的戰鬥力量來維護的。

“從察德樂研究所弄出來的資料,有這方面的技術麼?”

“有啊……技術水平應該比咱們強一點吧,畢竟人家在深山老林裏面還有配套的武器生產線呢。只要工業條件允許,生產設計圖紙都是很簡單的事情……”

辰光去過東瀛羣島裏面的察德樂研究所,也去布魯斯的總部查探過,那邊確實有很大的工業園區,裏面能夠生產加工的工業產品太多了。這些武器都不是問題的。

沙灘上堆着的其他零碎,辰光也都展示了一下。花樣很多,但是威力有限。看來看去,葉塵沒有什麼滿意的東西。

分道揚鑣,辰光繼續回到了自己的生化試驗艙裏面,而葉塵、皮皮和漢斯,去了旁邊的農產品種植區海島上面,好久沒有關注過那邊的生產情況了,趁着距離這麼近,就順便看一眼吧。

因爲這裏已經被卡洛奧帶來的農業專家和支援過來的資金給升級改造過了,全自動的生產看護模式,不用費心費力的就能讓農作物順利成長出來。但是FF分公司那邊,沒有什麼進展,阿非利加洲南部的購買力真的上不去啊,就連口糧都不行。

現在能保證穩定出貨的地方,就是傾城國際的電子商務網站了。他們的網上銷量都是很一般,但有持久性。十公斤一袋真空包裝的稻米,一天能出貨一百袋左右的數量,其他產品七七八八也有一些。

“李銘海和姚曼糧食賣的很困難啊,他們想轉行白酒釀造業……你們怎麼看?”葉塵問皮皮。 面對商品糧慘淡的銷量,之前這兩個FF分公司的管理層已經把產品轉行計劃發動到凌妃煙的電子郵箱裏面了,葉塵自然知道。

“白酒,對於那邊的懶惰傢伙,只要能喝醉,口乾什麼的就不是特別在意吧?”皮皮想了想阿非利加洲那邊的經濟情況,認爲還是可行的。

“釀酒設備投資不是太高,而且咱們有現成的廠房和加工廠,沒什麼問題的。”

“行吧,那就讓他們去試試。”純粹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