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你小子敢打我!媽了個逼的!你行!你牛逼!你等着,我叫人!”

陳術民深知自己不是沈義的對手,連忙掏出了電話。

沈義呵呵一笑,直接便是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嗚哇~!

陳術民直接狂吐一聲,白色的液體直接流了滿地。

譁。

見到那一地白色的東西,全場頓時一片譁然。

圍觀的人當中也有剛剛結過婚的“小護士”。

事先說明一件事,這個人的母乳和奶粉以及各種動物的奶都是不一樣的。

不僅外表上母乳會如米粥一般清淡,就連那味道都散發着一股子獨特的清甜。


此刻,陳術民吐出來的正是母乳。

“這,這不是母乳嗎?”

一個小護士拿鼻子嗅了嗅。

這話一出,全場頓時朝着陳術民投去了一個怪異的眼光!

這個陳術民都是一個近三十的人了!

居然還特麼的喝母乳!

所有人內心都是一個大大的我曹。

見過變態,沒見過這麼變態的變態。


“我曹,真特麼的噁心人!這個傢伙不會喝母乳長大的吧?”

“日!我覺得不能!八成這個禽獸今天早上在跟一個少婦春宵舊夢,把人家給嘬了。”

“我曹!好變態!這個人真是個禽獸啊!連剛生完孩子的孕婦都睡!”

“呵呵,他的名聲最近聽說更臭了!他現在糟踐的不僅僅是處女了。”

“對對對!聽說他早就玩膩了處女了,現在專門朝着剛生完孩子的少婦下手!”

“我靠!原來他就是爲了喝母乳啊!變態啊!”

“還有更變態的呢!我聽說,他一個月前還把一個八十歲的老太太摁倒了!第二天那個老太太直接就被送到了醫院!”

“尼瑪!這個死變態,好重口味啊!”

周圍一片討罵聲起。

聽着這些雜七雜八的聲音,陳術民的臉都紅了。

這羣傢伙居然這麼會猜!

也不知道從哪裏得來的小道消息,他們說的居然句句都是實話。

絕色美女的貼身高手

不管怎麼樣,陳術民喝母乳這件事兒是壓不住了。

陳術民直接被氣瘋了。

他大吼一聲嚇住了衆人,然後便是目光森森的看向了沈義。

他把這一切都歸咎於了沈義。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陳術民咬牙切齒,發出了一聲恐怖的幽怨。 陳術民這一嗓子嚎叫,頓時嚇住了周圍的人。

然而沈義卻是巍然不動。

夏靜竹整個人也是處於在了一種驚恐當中。

她太害怕了。

大反派魔王 ,或是有錢,或是有自己的勢力,或是有自己的閃耀職業。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

面對江南境地最恐怖的“陳家”之子所散發出來的恐怖怒意時,她怎麼能不怕?

而此刻,沈義卻是將夏靜竹護在了身後,如一座山一般擋在了她的面前。

這一刻夏靜竹感受到了無比的安心。

但是想到對方是陳家的人,她的心就冷了下來。

她幾次想去求陳術民,但是都被沈義給摁下了。

“小子!你死定了!我敢肯定!你死定了!”

陳術民站在病房門口,指着沈義嗷嗷大叫。

爲什麼站在門口?

因爲他已經打電話叫人了。

他怕沈義跑了。

然而,沈義卻是呵呵一笑。

這個人沒有解決掉,自己怎麼可能會主動離開?

顯然陳術民是想多了。

沒多時,走廊那邊便是轟隆隆的衝來了五個人。

那些都是陳術民最得意的保鏢。

其中每一個人都是僱傭兵退役,都是一個能打四五個成年男人的高手。

陳術民這些年之所以能在江南橫行霸道,一方面是因爲他是陳家少爺。

另一方面,則就是仰仗着這五個人。

有他們在,再瘋狂,再頑強抵抗的平民都會被不費吹灰之力的橫掃。

“小子!你看到了嗎?這些都是我最得意的打手!你特麼的還不趕緊束手就擒?”

陳術民舔了一口嘴角的白色液體,一臉猙獰的朝沈義說道。

沈義呵呵一笑,將夏靜竹護到了身後,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出了病房。

“靜竹,把門鎖上,不要驚擾到阿姨。”

這是沈義出門前的最後一句話。

夏靜竹聽到這話,頓時整個人都驚了。

沈義的這話在她耳朵裏,竟然有了一絲訣別的味道!

“不!!!”

夏靜竹瘋狂嘶吼,想要撞開病房門衝出來,然而被沈義死死地擋住了。

順便的,便是跟旁邊護士要來了鑰匙,將那實木的木門給鎖了上。

咔擦。

聲音清脆。

一時間,走廊裏全都安靜了。

所有人都一臉不可思議的望着沈義。

有人在驚訝沈義的魯莽。

有人在震驚沈義的不知死活。

有人在暗笑沈義在故意逞強裝英雄。

甚至還有人在暗暗崇拜沈義,覺得此刻的沈義十分的帥氣,有一個作爲男人的那種擔當責任感。

但是不管周圍人是報以什麼樣的目光,此刻的沈義都沒有去在意。

現在,他只想保護好病房內的那對母女。

關上門,是爲了不讓這羣人有機會傷到她們。

陳術民見到這一幕頓時冷哼一聲笑了, 道:“呵呵,小子!你是在逞英雄嗎?還是故意關上門,不讓他們看到你接下來的慘樣?”

說着,陳術民的表情逐漸猙獰恐怖起來,道:“小子,你今天打了我,你是不可能活着走出這家醫院的!我讓你死!”

沈義呵呵一笑,轉了轉手腕和脖子,道:“不怕死你就來吧!今天,我就替那些被你糟蹋過得女孩,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雜碎。”

“你說什麼?!”

陳術民聽到這話頓時就怒了。

這一秒,周圍人羣瞬間四散開來。

直接給當場留下了一個寬敞的地界。

陳術民怒意沖天道:“媽了個逼的!老子忍你很久了!給我上,打死他!”

陳術民一聲令下,無名保鏢直接出動。

沈義掃了他們一眼,就可以輕易地分辨出,他們是經過特殊訓練的。

一般人根本近不了他們的身。

可惜,他們的對手是沈義。

沈義有一件事其實一直隱藏在心中。

他在前世,爲了不被仇家暗殺,就已經在練習“內家拳”了。

當世武學分爲“外家拳”和“內家拳”。

外家拳便是世人所經常能看到的。

比如“散打”、“拳擊”、“跆拳道”、“空手道”“摔跤”等等一系列的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