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茲德,他可是實力達到古武者的境界,這樣一名強者,在秦穆然手下,居然如此不堪一擊,甚至連一個回合都沒有走下來。

什麼情況?

在他們看來,難道不應該是秦穆然被一拳打死嗎?

這個東方來的小子,到底有多強?

如今,維特普瑞,臉色終於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這種身手,如果他今天真想滅掉維特家族,那在場的恐怕沒人能夠阻止。

想到這裡,維特普瑞臉色瞬間猶如死灰,兩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穆然站在遠處,抬眼冷冷看了一下,並未理會維特家族的人。

反正,他們跑不了!

現在,他想先替自己的小姑,給這個叫庫茲德的黑人清清賬。

秦穆然右手一伸,捏住庫茲德的喉嚨,胳膊輕微用力,庫茲德直接無力反抗,被秦穆然微微舉起,喉嚨發緊,難以呼吸。

「古武境的真正強者,你還有什麼手段嗎?盡量使出來,別讓我殺你太輕鬆,那樣沒意思……」

秦穆然冷聲問道。

聽著秦穆然冰冷的聲音,庫茲德始終想不明白,這個妖孽一般的傢伙,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看他的年齡,年紀輕輕,活的時間,都沒自己練功的時間多,怎麼可能在實力上,已經領先自己這麼多?

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可笑自己剛才居然還敢自詡是什麼古武境的強者?

如果自己是強者,那這個能夠單手輕鬆吊打自己的東方人,又算什麼?

簡直就是神祗一般的神人!

此刻,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庫茲德已經放棄了反抗的念頭,因為他心裡很明白,那樣毫無意義,最終的結果,只是自己死不瞑目罷了。

「庫茲德,你,你要挺住,只要你能殺掉這個東方人,我們維特家族,給你十根,哦不,二十根金條……」

維特克斯驚恐喊道。

聽到維特克斯的話,庫茲德不僅沒有理會,甚至恨不得有機會,反手給維特克斯一巴掌!

特碼的一個紈絝傻X,難道到現在,這寵貨還沒有搞清楚現狀嗎?

現在,是錢的問題嗎?

在秦穆然面前,自己所為古武者的實力,簡直就像個孩子一般。

從秦穆然剛才的話中,他大概已經有了猜測,秦穆然的實力,恐怕已經突破到了化勁強者。

暗勁實力!

化勁實力!

雖然都是古武者的實力,但這兩者之間,有著十萬八千里的鴻溝。

即便同為暗勁,哪怕他只高出自己一個時期,那都是虐殺般的碾壓。

「東方人,我,我輸了,求你放過我,我什麼都說……」

庫茲德無力求饒。

現在這種情況,再不求饒,他恐怕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了。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他一個古武者,他又不傻,沒必要為了一個維特家族或者幾根金條,丟掉自己的性命。

聽到庫茲德的求饒,維特家族的人,徹底絕望了!

他們眼中的古武強者,居然都求饒了,那他們還能做什麼?

「一個問題,很簡單,我小姑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冷聲問道。

「你小姑是誰?」

妃要成仙:霸道妖王求寵愛 庫茲德說道。

「就是這個手鐲的主人。」

庫茲德目光,看了眼秦穆然手腕兒上的金手鐲,立刻仔細回憶。

「是那個女人,我想起來了,她是不是叫秦霜,原來,她是您的小姑?」

庫茲德有些驚訝。

「直接回答我的問題!」

錯吻高冷男神 秦穆然言罷,右手輕微用力,庫茲德的喉嚨脖骨,彷彿就要斷裂,神情露出几絲痛苦。

「我只負責抓住了她,在反抗的過程中,我打傷了她,之後,我就把她交給了維特家族,其他的事情,我就一概不知道了,求求你,放過我,以後,我願意為您效力……」

庫茲德情急哀求道。

現在,他心裡很清楚,自己的生死,就掌握在秦穆然一念之間。

「哼哼……為我效力? 重生包子買一送一 我不需要你這樣的走狗,為了錢,什麼事情都能做,你這種人,甚至連狗都不如。」

秦穆然冷聲笑道。

庫茲德神情一愣,有些驚訝,他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會拒絕自己。

無論是夏國的東皇,又或者是西方的冥王,他秦穆然不缺乏跟隨者,即便是古武者,也有的是,他怎麼可能會看得上庫茲德這麼一條走狗?

而且,他說的很清楚,秦霜,就是被他打傷的。

自己小姑落在維特家族手中,庫茲德是直接幫凶,如果不是他,或許自己小姑能有幸逃脫。

就憑這一個理由,秦穆然就絕不可能放過庫茲德。

秦穆然右手用力,庫茲德感到喉嚨越來越緊,他拚死掙扎著,但是一切的掙扎,在秦穆然的絕對實力碾壓下,顯得蒼白無力。

「你,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

庫茲德胸口窒息,一張黑臉,兩眼直勾勾盯著秦穆然。

他知道,自己今天落在這樣一名強者手中,如果他想弄死自己,自己絕對沒有活下去的可能。

但是,他想自己,自己到底死在了一個什麼樣的人手中。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笑意。

「你沒資格知道。」

秦穆然輕聲笑道。

咔嚓!

一聲脖骨斷裂的聲音,清脆響起,庫茲的兩腿一蹬,倒在地上,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庫茲德,維特家族最強實力者,死!

秦穆然目光,終於放到了維特父子身上,此刻,他們已經徹底崩潰。

一百家族高手,一名古武強者,這種實力,都沒有能夠擋住秦穆然,而他們,不過是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有什麼底氣反抗呢?

現在,他們應該清楚,跪地求饒,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維特普瑞神情冰冷,不禁兩腿一軟,直接跪倒在秦穆然面前。

「有話好說,別傷我們!」

維特普瑞求饒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笑意。

「我還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還是挺聰明的,知道提前跪下求饒。」

秦穆然笑道,隨後蹲下身子,目光冷冷看向維特普瑞。

「你要找的人,只有我知道在哪兒,如果你殺了我們,你永遠找不到她。」

維特普瑞說道。

顯然,他現在已經知道了狀況,秦穆然是來找秦霜的,而秦霜的下落,現在確實只有他知道,這就是他和秦穆然談判的資本。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變冷。

「你是在威脅我嗎?」

「不,是交易,你放過我們,我幫你把那個女人找回來,如何?」

「什麼時候我能見到人?」

秦穆然問罷,維特普瑞沉默考慮片刻后,語氣肯定回道。

「三天,到時候你來維特莊園,我保證你見到你想要見的人,而且我拿全家性命,保證她的安全、」

維特說道。

秦穆然沉默片刻,陡然起身,對他而言,現在保證自己小姑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報仇,不急於一時。

「好,算我給你們維特家族一次機會,希望你們可以好好把握,否則,他就是下場。」

秦穆然言罷,目光看向躺在地上,身體已經冰冷的庫茲德。

死狀慘烈,死不瞑目! “怎麼會是我?”趙小川眼神怔怔地看着陌雨辰,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地表情。

陌雨辰邪笑道:“你還記得麼?我剛纔說過輪迴者一共出現了九次,而九龍印在之前也出現過九次,而非常有趣的是每當有新的輪迴者出現後,也相對應的又新的九龍印出現。”

“這千百年來,九龍印的分散在各地,或還沒有被人找到,或被人得到後藏了起來,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不過一個傳說在二十年前出現,有輪迴者的地方必定會有九龍印的出現,九龍印爲了輪迴者而生,所以常伴輪迴者左右。”

“甚至還有種說法是,輪迴者其實是蚩尤的一縷殘魂轉世,當他功德圓滿,經過輪迴轉世後,將會再次出現在世間,到時候輪迴再起,神鬼世界將會再次降臨。”

陌雨辰的臉在燈光的照射下明滅不定,趙小川感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不由打了個寒蟬。

不過很快他便反應過來,伸手向着陌雨辰推去。

“呵呵!”陌雨辰輕笑一聲,側身閃過趙小川的手掌,然後笑道:“當然,這個傳說我自然是不相信的。”

總裁的億萬小小妻 趙小川皺眉道:“你爲什麼不相信?還有你不相信爲什麼要告訴我?”

“我只是想看看你聽到後自己成爲世界公敵後的表情是怎麼樣的?呵呵,不錯,很可愛!”陌雨辰惡趣味的說道。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怒火,對方明明是在耍自己。

然而還沒在趙小川發火之前,陌雨辰忽然說道:“你難道不想知道爲什麼我不相信這個傳說麼?”

趙小川冷哼一聲,將頭轉過去。

他算是明白了,對方絕對是在耍他,就像胡籽一樣。

陌雨辰也不介意,笑了笑,隨即臉色一肅,因爲很簡單:“二十年前我聽到這個傳說時,當時正是第九世出世時,而發出這個消息的人正是第九世!”

“他說九爲極數,所以這一切將會在他這一世終結,還說自己這一世的主人之類的話,但實際上當這個消息傳的沸沸揚揚時,九龍印出現後,他立刻沒有蹤跡。”

“而且之後便傳出了六道輪迴奔潰,鬼道橫行的事情,之後的御鬼盟成立,華夏貴族學校建立,世界發生了很大格局的變化,所以說他的話是不可信的。”

趙小川繃大了眼睛看着陌雨辰。

第九世是什麼人?他不就是牧童麼?

如果二十年前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那爲什麼牧童一句話都不說呢?難道牧童對他有所隱瞞麼?

一時間,趙小川腦中想到了很多種可能,隱隱發現從一開始自己和牧童的交往中,牧童雖然會幫助自己,但是卻彷彿有什麼事情都在竭力隱瞞着自己。

例如他的身份,例如他爲什麼會到埋骨峯,例如他爲什麼要不承認黃皮子是他的徒弟,直到後來才說出真相……

陌雨辰看着趙小川不說話,搖搖頭,心中暗道:“這一世的輪迴者當真不經嚇,想當年和他交手的第九世那種心機、手段,現在讓他想想都覺得可怕,甚至與到最後全世界都不清楚第九世的真實身份是什麼。”

正當兩人心懷鬼胎,各自想着對方事情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兩人立刻收起紛亂的思緒,向着門口望去。

“吱呀~”

門被打開,蘇雨晴滿臉焦急的走了進來。

當她看到趙小川從牀上醒來時,微微一愣,隨即驚喜道:“趙小川,你終於醒過來了!”

趙小川點點頭,抱拳道:“多謝你的相救。”

蘇雨晴看着客氣的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失落,但很快收拾心情,看向陌雨辰,道:“前輩,不好了,現在外面擠進來很多的御鬼師,要求我們交出趙小川。現在我父親正在前面擋着,請前輩帶着趙小川快點離開吧!”

“恩? 我渣了蕭總後跑路了 讓蘇成阻擋的人?莫非是軒轅無敵?”陌雨辰神色有些驚慌。

“不,不是軒轅家,而是御鬼盟新人盟主和妖了兩人,聽說穆皇后一方和軒轅家也派出了人馬正在向着趕來。”蘇雨晴焦急道。

“居然這麼快?”陌雨辰自語道,然後皺眉打量着蘇雨晴,道:“我真的很奇怪,你父親就這麼放心讓我把他帶走?”

他,自然是指趙小川!

“父親沒有多說,只讓我給前輩帶一句話說,如果前輩還念當年舊情,就必定不會辜負我們蘇家!”蘇雨晴沉聲道。

一向自信滿滿的蘇雨辰身體微微一顫,神情變得落寞了許多。

但很快,他又從懷中掏出一個破舊的口袋放在桌子上。

“別傻愣着了,快點把人皮面具帶上,我們一會兒就離開這裏!”

陌雨辰轉頭對着牀邊發呆的趙小川說道。

…….

“呼~終於出來了!”

一個劍眉星目、長相俊秀的男子轉頭看着身後人山人海的御鬼師,長長的鬆了口氣。

旁邊陌雨辰說道:“好了,現在把人皮面具還給我吧!”

男子道:“再等等,等我們走遠一些在說吧!”

陌雨辰微微皺眉,餘光掃了一眼不遠處擁擠的人羣,點了點頭。

男子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龐,感慨道:“有時候真的不能不佩服御鬼師,這種神鬼莫測的手段當真不可思議。”

陌雨辰嗤笑一聲,道:“趙小川,這些不過是小把戲而已,要知道真正的輪迴者還是應該以提高自己的實力,超脫輪迴爲主,等你有一天老去後,會發現無論小把戲在厲害,也還是抵擋不住輪迴的侵襲。”

趙小川搖搖頭,剛想說些什麼。

然而就在這是一個淡淡的聲影傳來,道:“說的沒錯,趙小川,你還是和我回去吧!我一定會幫你變得強大的。”

趙小川和陌雨辰臉色一變,向前方望去,不由一驚,發現穆皇后正在不遠處冷冷地看着他們。

穆皇后見趙小川望來,冷笑一聲,道:“趙小川啊趙小川,我倒是沒想到你會跑,但是你不論在再怎麼跑,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秦穆然離開后,維特父子,終於舒了一口氣,剛才,他們彷彿和死神擦肩而過。

他們絕對不敢相信,一個年紀輕輕的東方人,居然會有如此強悍的實力。

看著秦穆然離開的背影,維特普瑞不禁擦拭了一把額頭的汗水。

「父親,我們就這樣輸給了一個東方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