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砂糖看起來還對她的那隻黃猿蟲有心理陰影的樣子,根本就不肯去接近它。

「呸!」

「…」

砂糖這隻黃猿蟲是真的不得了啊!

竟然還會發出除了『布魯』和『摳腳』之外的第三個音節!

簡直將嘲諷的技術開發到了極限!說它誤食了猥瑣果實卡贊都信了。

嘭。

貝拉米的肌肉蟲又給黃猿蟲來了一拳,算是給黃猿蟲治的服服帖帖的。

「沒事,你看,如果它不服你,你就把它丟給你貝哥的蟲蟲。」

「它要欺負你,我就捏死它。」

「別浪費,我還想試試蝸牛是什麼味道?」

卡贊話音剛落,貝拉米和莫奈就直接發話了,給黃猿蟲嚇得夠嗆,飛速爬向砂糖露出了一副諂媚的表情來。

「…」

砂糖有些嫌棄這個電話蟲,丑,還暴力。

「好啦~乖,忍忍,孵化了這麼久才孵化出來的呢,等到下個城鎮哥哥再給你買一個崽崽先孵著,在新的電話蟲孵化出來之前,你就先用著它。」

「…噢。」

海書網 劉霸業突然說道:「姜天,我聽說你即將跟太上道,大禪寺等宗門勢力談判,不知道你可有我們做點什麼?」

姜天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收斂了起來,殺意瞬間爆發出來,冷冷的說道:「不用,這對我來說,只是走個形勢罷了,沒有什麼問題,因為這次的結果,雙方都知道,的確太上道,大禪寺,魔門,書院他們底蘊深厚,現在真要大戰,誰勝誰負的確很難預料,之前我跟魔羅一戰,雖然我贏了,但是我卻也沒有把我殺了他。」

說道這裡,姜天臉色微微一變,一臉嚴肅,深吸口氣繼續說道:「所以,我們還需要時間,不管是在大夏,還是域外域外戰場,現在我們這邊的局勢,也就是剛剛好了一點,但是真要對付a組織,對付太上道等傳承數千年的存在依然力有不逮。」

「大戰一起,受苦的還是天下民眾啊,所以說沒有萬全之策,還是不要開戰為好。」

劉霸業感慨萬千的說道:「人王殿主宅心仁厚,我代表大夏民眾感謝你了。」

姜天沒有拒絕,堅定的說道:「不過,我大夏發展迅猛,加上我人王殿的幫助,崛起只是時間問題,我相信,很快就能夠看到不一樣的打下了。」

對於這一點,姜天還是充滿了信心的,只需要在給大夏還有人王殿一些時間。他勢必會徹底的蕩平一切!

什麼a組織。

什麼太上道,大禪寺,都將被他踩在腳下,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死,才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有此子在,何愁大夏不興啊。」

這一刻,劉霸業很是興奮,大夏後繼有人,自己也成為第五階段戰尊,鎮壓一方,可惜不是半聖,要不然多少能夠更加有效的對各大勢力起到威懾作用。

雖然利用國運之力,提升修為,可戰半聖,但是終究不是自己的力量。

不過這一切都在姜天這位人王殿主出現就不一樣了。

劉霸業看著姜天說道:「姜天,我知道你的戰鬥力強悍,實力不凡,但是我還是要鄭重其事的告訴你一句,你要小心,這個世界上,隱藏的強者太多,也同樣是存在著大秘密的。這個世界遠不是表面上的這麼簡單!」

姜天何嘗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越是達到高深莫測的境界,對於這一點深有體會。

他是聖者境界,聖者第四階段,在進一步,才是真正的仙神。

聖者五百歲。

那麼仙神了,長生不老嗎?

既然有超越仙神的存在,那麼這些人都在什麼地方了。

大夏這一片錦繡山河之中流傳著無數傳聞和神話傳說,他可不認為這些都是無辜方式的,一定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存在。

姜天深吸一口氣說道:「武相大人,我想要知道,一個消息,關於我母親的一切,不知道能否告訴我。」

對於自己的母親,姜天的記憶已經很少了,但是不介意讓他知道自己母親當年受到的委屈,知道母親是不是真的死了。

劉霸業深吸一口氣說道:「對於你母親的消息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不妨礙我知道,你的母親是一個不凡的女人,就是太可惜了。」

「如果你母親從小加以培養,你的母親絕對能夠成為一尊年輕的女聖者。」

。 第1053章

十分鐘,十個億!

對方知道沐沐是大秦集團的總裁。

也知道,沐沐為大秦集團,到底帶來了多少的利益。

十個億,對秦歌來說,是個小數字。

「我手機,我手機……」秦歌一向以來很冷靜,可這一刻聽到這個事,臉色上全都是慌張。

她失去了理智,拿過來手機,直接給大秦集團的財務打過去:「立馬給我划轉十個億,到這個號上去。」

財務當場愣住:「秦總,您要做什麼?」

秦歌都沒給他解釋,說:「不要問,趕緊轉!五分鐘內,這十個億一分都不能少。」

財務聽到秦歌這焦急的聲音,也知道出事了。

她立馬拿出來公司的U盾,給這個賬戶轉了過去。

記住網址et

轉賬的過程需要時間。

而這段時間裏,孟氏一直在盯着陳天選。

她看得咬牙切齒,說道:「這個廢物東西,都是因為你!」

「要不是因為你,我女兒怎麼會攤上這種事。」

秦歌讓財務轉完錢,這才看急忙看着孟氏,說道:「媽,你怎麼能怪陳天選。當時你們不在,你不知道那情況!如果不是陳天選在,我可能就已經被……」

孟氏回頭過來,絲毫不客氣,對秦歌冷冷說道:「你可能已經被什麼了?你是大秦集團的總裁,你是秦家的女兒,出什麼事,自然是應該先為秦家考慮。」

「別說章隕龍沒對你做什麼,就算對你做什麼,這也正常。」

「多少人在金融圈裏,不一樣是靠裙帶關係才能混上去的。」

秦歌當場愣住了。

她有一種感覺,面前的孟氏是魔鬼,她像是不是自己的母親。

孟氏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壓低了聲音,小聲說:「好了,也不是怪你。就是這個陳天選。怎麼跟個牛皮糖一樣,黏在你身上似的。女兒,你是大總裁,又是秦家的接班人,我希望你認清楚,什麼可以結交什麼人不可以。」

秦歌異常冷靜,點頭說:「我能認清楚,陳天選可以。」

孟氏氣得臉都是紅的:「他給你捅出來這麼大個簍子,還叫可以?」

語畢,孟氏又拿出來手機。

不愧是她,在陳天選還沒來秦家之前,孟氏就已經對他做了足夠的調查。

別人查不到,孟氏利用秦家的關係,能查得到。

「你看看,你看看,方糖已經和他離婚了。離婚的男人,能有什麼好的。」

「而且,我聽說方糖拋棄他的原因,是因為方糖已經找到一個大家族,至於是什麼大家族,我還沒查到。」

「秦歌,你好好想想,方糖這種女人都能想清楚的事,你怎麼就想不清楚。」

秦歌生氣了,臉色都是青的。

本來她回來,是想讓秦家幫忙。

但眼前,孟氏的話,讓她在秦家一秒都不能呆。

秦歌當場拉着陳天選的手,說:「我們走吧。」

語畢。

秦歌直接拽著陳天選就離開秦家。

出秦家大門,秦歌直接在門口蹲下。

眼淚忍不住就落了下來。

陳天選也看蒙了,他印象里的秦歌是很堅強的一個女人。

這樣的豪門大家庭里的女人,竟然也有哭的時候。

「別擔心,你媽說的可能是對的。」陳天選在這時候,悠悠的對秦歌說到。

秦歌翻了一個白眼,根本不想理他。

此時。

秦家裏。

秦長城氣呼呼的看着孟氏,拍拍桌子道:「你怎麼回事,女兒回來你這樣的態度。」 出現在莫里森腦海里的同時還有一個聲音,那個工匠之神的聲音又出現了。

其實莫里森也想不到工匠之神竟然會三番五次的找上他。

他雖然知道他現在服用了這一瓶通靈藥劑,是工匠親自製作的,並且有一定的靈性在裡頭。但是無論如何,莫里森都不會想到這個工匠竟然能靠那些殘餘的靈性三番五次的出現在莫里森的腦海里。

莫里森真的不敢相信,工匠之神殘餘的靈就會有這樣強大的力量。

但是他又想到工匠之神是一位神,一位真真正正的神,又有這些力量,這也並不算是很奇怪,反倒是他三番五次找上自己,這才奇怪。

莫里森很平靜,因為他知道他自己就是一個不入流的小人物,他只是一階通靈者而已,其實並不值得工匠之神的關心,但是現在工匠之神如此關心他,這讓他感到有些受寵若驚了。

一位神靈如果能夠一個凡人一個普通人這樣的話,那麼這個普通人一定是非常有潛力的,或者是得到了神靈的恩賜,亦或者是在某一個方面幫助了神靈。

一個神靈相對來說它是俯視世間萬物的存在,並不會像是一個平常人跟你聊閑天的。

當然了,工匠之神雖然不是傳說的那幾位神,一般但也是靠自己的努力成為神的,有一點點人性並不算得上很奇怪。

但是工匠之神現在殘存的人性可真是太多了。

三番五次就找上莫里森來,這讓莫里森感到奇怪的同時又有些害怕,因為工匠之神們輕易的了解到他在做些什麼,因為他能夠探測到莫里森的意識,海當中一位神對於這點事情如果都做不好,那又是怎麼成為神的呢?

一個人要成為神,一個很大部分就是要脫離自己的人性,逐漸讓人性變為神性。

而工匠之神似乎還殘留著很多的人性神性,並不算得上的很多,但是工匠之神卻又是一位實實在在的神,這是讓莫里森百思不得其解的。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具有領導氣質的江白分配好了接下來十天的任務。Next post: [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最新章節、[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琲世、[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全文閱讀、[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txt下載、[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免費閱讀、[主刀劍亂舞]夭折了,我變成短刀了琲世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