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這車不錯哦。”田靜笑道。

“還不止呢?”

龍浩宇戲虐一笑,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後面的保時捷,然後提醒田靜繫好安全帶,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瞬間飛馳了出去。

見龍浩宇直接無視自己,還搶了自己的獵物,後面開保時捷的男子別提多憤怒了,直接怒罵道:“靠,尼瑪想跑,沒門。”

隨後開車對着龍浩宇追去,可是論車技,他怎麼可能比得過龍浩宇。只是幾下就被龍浩宇甩的找不到北了,氣的能拍着方向盤,發泄着心裏的不悅。

田靜對龍浩宇的霸道,早就司空見慣了,所以也沒有說什麼,路上她也學龍浩宇買了點禮品。

“小流氓,你說你爸媽會不會不喜歡我啊?”車上,田靜有些緊張道。

“沒事,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嘛,再說了我們靜兒這麼可愛,他們一定喜歡。”感受到她的緊張,龍浩宇抓住她的手,安慰道。

“討厭——。”

田靜溫柔的剜了他一眼,不過經他這麼一說,心裏確實可緊張了點,十幾分鍾後,龍浩宇回到歐陽家別墅。

“這就是你家啊,真漂亮,還有周圍的環境,集萬千靈秀於一體啊!”下車後田靜感嘆道。

“什麼我家,是我們家。”

下車後,龍浩宇爲她糾正道。說完拉着她走了進去。

不等龍浩宇進門,慕容白就迎接了出來。自從龍浩宇走後,她就在門口翹首以待,他們剛進門她就看到了二人,當然更多的目光是在田靜身上。

“媽,你不是在門口等我的吧?”龍浩宇驚訝問。


慕容白聽罷瞪了他一眼,然後看向田靜,笑問道:“這位是?”

“哦,阿姨好,我叫田靜。”不等龍浩宇介紹,田靜甜甜一笑,道:“阿姨,這是我給你買的禮物,不成敬意。”

“好好,田小姐,來,進去再說。”

慕容白對田靜的表現非常滿意,看罷,對着龍浩宇投去讚賞的目光,難怪這小子不讓自己給他介紹,原來他女朋友這麼漂亮。

來到客廳,慕容白直接拉着田靜來到沙發坐下,不時的問東問西,旁敲側擊的問她家裏是哪兒的?她做什麼工作的?

龍浩宇見狀提醒道: “媽,靜兒好容易來一回,你審犯人呢?”

“額——。”

聽到龍浩宇的話,慕容白意識到自己太急了,不由露出尷尬之色。

田靜見狀瞪眼龍浩宇,故作不悅道:“我和阿姨一見如故,有說不完的話,你忍心打斷我們嗎?”

得,自己還裏外不是人了。

龍浩宇無奈一笑,轉身去給田靜弄茶去了,剛轉身就碰到了着急回來的歐陽靜雷。

“爸,你怎麼回來了?”龍浩宇驚訝道。

歐陽靜雷對着慕容白使個眼色,悄悄道:“還不是你媽。”

“哦——。”

龍浩宇聽罷頓時露出煥然大悟之色,然後去泡茶了。

田靜見狀忙起身道:“叔叔好。”

“沒事,坐坐,你們繼續。”歐陽靜雷擺擺手,坐到了沙發上。

等龍浩宇回來的時候,三人已經聊的其樂融融了,田靜也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對於他們的詢問,她如實回答。門當戶對,這讓歐陽靜雷夫妻倆徹底放心下來,也更加對田靜中意。

吃晚飯的時候,慕容白隨口問道:“浩宇啊,既然你和靜兒情投意合,你們這事是不是也該提上日程了?”

聽到慕容白的話,田靜瞬間臉紅起來,偷偷看眼龍浩宇,一句話也沒有多說。

龍浩宇見狀放下碗筷道:“爸媽,靜兒的父母和我說過這事,當時我說想等我找到你們再說,現在既然我們一家團聚了,那就由你們說了算。”

“好,那就儘快見見,將事情趕緊辦了。”歐陽靜雷道。

慕容白在旁白了他一眼,道:“你還沒問靜兒的意見呢?”

“我都行,聽伯父伯母的。”田靜低着腦袋,紅着臉應了一句。

龍浩宇和田靜的事就這樣被定下了,晚上休息的時候,田靜給她父母打去了電話,問他們的意見,田博早就等着這天呢,滿口答應下來,並說三日後親自來w市。 第二天一早。

當學生們來到餐廳吃早飯的時候。

大家這才發現,東餐廳的奶茶店居然又搞活動了!

而且這才的活動力度,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大!

一杯最普通的原味奶茶,東餐廳居然敢賣1塊錢!

“瘋了!”

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

但是下一刻,大家就如同餓狼一般地衝向了東餐廳中!

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憑啥大家放着1塊錢的奶茶不喝,去喝3塊的不是?

至於昨天那兩塊錢的奶茶大家爲什麼不買,1塊錢就買了。

笑話,尊嚴這種東西能夠當飯吃嗎?

一時間,整個西餐廳的奶茶店可謂是門口羅雀。

除了來買酸奶的同學外,大家都跑着去東餐廳買奶茶了!

當劉洋知道劉強一行人居然敢這麼玩的時候。

劉洋整個人是臉都綠了!

劉強的這招惡性競爭,直接讓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過了!

基本上,劉強這就等於是不賺錢的買賣了。

別看一杯奶茶的成本貌似沒有多少。

但是別忘了房租和水電費也要算進去的!

劉強也就是佔着店鋪是蘇明川承包的纔敢這麼搞。

要是他自己租房敢這麼玩的話,早晚褲衩就被賠乾淨!

但是面對劉強這麼瘋狂的舉動,劉洋愣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由的,劉洋又想到了鄒小北。

他是二話不說,就將東餐廳搞活動的事情告訴給了鄒小北聽。

………………………………

“這麼說,劉強這次真捨得下血本了?居然連一塊錢的酸奶都敢賣!”

“可不是嘛北哥,如今我們餐廳都沒有人來喝奶茶!全靠酸奶撐着!

你說這劉強是不是有病!他這樣做,除了心裏能快活點外,別的他還圖個啥?!”

懊惱地看着對面的東餐廳,劉洋恨不得拔其股食其肉!

劉強做得事,實在是太不地道了!

這也就是如今開奶茶店的人少。

要是縣裏開奶茶店的人再多點,你一看劉強敢不敢這麼玩?

他要是真敢這麼開奶茶店的話,同行們非得讓他石沉大海不可!

再次朝着東餐廳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劉洋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厲色。

鄒小北可是讓他來當店長了,如今業績不好,丟得可是劉洋他的臉面!

萬一在鄒小北面前落下了一個辦事不利的形象,他以後還咱混?

所以對於劉強一行人,劉洋現在是深惡痛絕!

而鄒小北,好似看出了劉洋心中的擔心。

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後,鄒小北這才微微一笑說道。

“沒事,早就猜到對方狗急跳牆了會來陰的,我這邊山人自有妙計啊!

洋仔!把握上次買來的剩下的東西拿來!我給你們變個戲法!”

聽到鄒小北的吩咐,劉洋瞬間就是一個激靈。

崇拜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一眼後,劉洋立馬跑到了儲蓄倉中。

翻箱倒櫃了許久後,他這才發現了上次鄒小北在掏寶買的東西。

拎一拎發現太挺重。

等到這邊他帶着東西來鄒小北面前的時候,此時的鄒小北已經來到了食堂裏面。

穿着一身圍裙,看樣子活像是位大師!

身後,一幫小弟們正五體投地地說着恭維的話語。

一直到劉強來了,鄒小北這才放下自己的架勢。

拆開自己的快遞,拿出了裏面的商品。

裏面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上一次鄒小北在掏寶上買的雙皮奶粉。

這種東西吧,做出來的口感就像是果凍,只是稍稍有一些奶味。

上一世的時候,鄒小北就十分的喜歡吃雙皮奶。

無論是工業粉泡的還是手工製作的,鄒小北都是吃得樂此不疲。

試問哪個小孩,小時候不喜歡吃果凍?


哇哈哈、喜之狼、親親,那是吃了又吃!

當然,最讓鄒小北深惡痛絕的,還是那些學校門口的雙皮奶店了。

有一些不良商家,發現自己買的雙皮奶粉就算不按照說明書上1:4的沖泡,居然也能做出雙皮奶後。

他們就徹底的放飛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