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仙人看着凌浩,心中惋惜,因爲他知道,眼前的這名少年,的確是難得的修煉之才,但卻是懷着此種修煉的決心,實不可取。

但是凌浩卻並沒有退步,反而更加堅定的說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小子今日如此說來,往後也是如此說道!小子要讓他們明白,犯我者,死不足惜!”

凌浩再一次斬釘截鐵的說來,金仙人看着凌浩目光之中依然殺氣連連,思慮一番,卻是問道:“小子,爲何會出說這樣的話來?”

金仙人如此一問,凌浩的眼神頓時的黯淡下來,他似乎想到研苒,想到了方芸,想到釣老,想到了很多很多的人……

金仙人見凌浩突然轉變了態度,知道自己的這一聲話語,問到了他的心裏,於是又接着問道:“是不是因爲你的身份,乃是金屬性排名第一的幻影屬性?”

凌浩看了看金仙人,嘴角露出看不真切的一笑,微微點了點頭,而後回言道:“實不相瞞,小子乃是五行輪迴之體,是天下之人所追殺的對象!小子誤入此地,也正是因爲被人追殺的緣故,所以才一個機緣巧合,落身於此……”

凌浩話語還沒有說完,金仙人已是瞪大了眼睛,好像突然見到一個怪物一般,失聲問道:“你……你是說你是五行輪迴之體?你……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凌浩看着金仙人的表情,自己都覺得有些可笑了,因爲這樣的表情,凌浩早已經習以爲常了,見怪不怪了。他再次微微點了點頭,回答道:“正是!小子乃是最強的黑石屬性,排名第二的綠冥屬性,最強的火屬性天陽屬性,最強的水屬性隱靈屬性,還有便是你告之小子的,金屬性中排名第一的幻影屬性!”

凌浩語氣平淡而言,因爲其好像對於自己的體性,有了些許的憎恨,因爲就是這些體性的緣故,讓他身邊的衆多人都消失了。也讓他,成爲了天下之人所追殺的對象!

也正是因爲如此,凌浩想要保護好自己身邊的人,所以纔會爆出豪言壯語——殺盡天下負我者! 再次拜師

金仙人看着凌浩,想着其方纔說過的話語,搖了搖頭,一聲長嘆,發自內心,看着眼前的這名少年,心中似乎也感受着他的遭遇。金仙人緩兒的沉默之後,雙眼直視着凌浩,隨即問聲道:“你恨這個世界麼?衆人好似沒有緣由的如此對你,只爲了取你的性命?”

凌浩目光看向了一邊,微揚着頭,冷冷的笑了一聲,回言道:“呵呵……恨!怎麼能不恨呢?但是恨又有何用?所以我必須強大起來,只有如此,成爲一個殺人如麻,令人聞風喪膽之人,他人才迴避而遠之,才能阻止這場好似沒有盡頭的殺戮!”

“五行輪迴之體,千古一人,就是連老夫也在傳聞之中聽過,卻也沒能眼見!今日一瞧,見你心性,器宇軒昂,也終究沒讓老夫白等一場吶!天地不公,卻又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小兄弟,老夫此時終於是能夠理解爲何你會說出那樣的話語了,殺盡天下負我者,好一句殺盡天下負我者啊!”

金仙人看着凌浩,心中泛起波瀾,他開始同情眼前的這名少年了。

但是凌浩卻依然面無表情的模樣,但是卻又發出了一聲冷笑,他對視着金仙人,問其道:“你不能理解,雖然你活了一把年紀,但是你完全不能體會小子的心情!心愛之人的離去,衆多無辜之人,因爲自己體性的原因,死的死,傷的傷!而更多之人,卻是陷入到了一場無止盡的殺伐之中!此種境遇,你沒有經歷,談何身受?”

凌浩一道質問的話語,讓金仙人在一名後後輩面前,居然有些啞口無言,不知如何開口應答。其只能嘆一聲氣,沉默數久,才緩緩而言道:“此等心性,雖說自我,但也迫不得已,也是阻止殺戮的辦法,以殺止殺,何等的霸氣浩然!小子,老夫看好你!是老夫墨守成規,以舊時之規,定今時之局,的確不可取!”

“呵呵……”

凌浩苦笑一聲,有些自嘲,他咬了咬牙,想着也就這麼幾天,五道閣將要斬首研苒,心中卻又忽然的黯淡下來。他看向了金仙人,好像抓住了最後一絲救命稻草,連忙開口求道:“金仙人,小子有一事想要拜託於你,不知你可否助小子一臂之力?”

金仙人接過凌浩的話語,回言道:“不知何事?”

“實不相瞞,小子……小子喜歡的女孩,即將被人斬首!而斬首之人,正是無惡不作的五道閣之人!其之所以如此,無非就是想引出小子,成爲他們的試驗品,研究小子身體的屬性,想要通過此辦法,造出更多的五行輪迴之體,從而霸佔神州大地,成爲一方霸主!”

一說道此時,凌浩心情又是異常的繁雜,卻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瀰漫其身,畢竟實力的不足,一切都是空談,只能被動的選擇,默默的承受。

金仙人聽完凌浩的話語,臉上也是露出了憤怒的神色,握着鐵拳,隨即生氣說道:“什麼?!居然還有這等事情,這五道閣,也的確太過喪心病狂了!老夫當年所存活的時代,並沒有此等事情發生!修煉之人互相交流,金屬性之人,也並非稀少,人們安居樂業,一片祥和。沒想到,過了如此悠久的年歲,一切都變了模樣!難怪你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老夫現在,突然覺得你所說的話語,也是情由所原,殺盡天下負我者,便是求得太平的手段!凌浩小兄弟,怎麼幫,老夫盡力所爲!”

凌浩沒有想到金仙人會答應的如此爽快,心中激動萬分,畢竟有着一位仙人期強者相助,哪怕其只有一縷神識,恐怕也是一枚重磅**,殺力不凡!所以凌浩連忙開口對着金仙人說道:“這幾日,怕是那五道閣將要採取行動了!在靈石城的鬥石廣場落下帷幕之時,五道閣的陰謀卻早已拉開了序幕!五道閣之人已是開始瘋狂的抓人,並且通過傳送之陣,送到了關押之所!而小子已是知道關押之所所在何處,所以若是金仙人肯現身相助,五道閣關押之所,必定蕩然無存!五道閣所捕獲衆多修煉的各路人士,也必定可以從中逃脫,而小子心愛之人,或許也能夠解救出來!”

金仙人聽得凌浩的話語,卻又是長嘆一聲,而後失落的回言凌浩的話語道:“凌浩小兄弟,不是老夫不願現身相助……只是老夫已是已故之人,只是留下了一縷神識殘留於世。並且也只能遊蕩此地,即使是出了密道入口,怕也只會從你的腦海中消失的無影無蹤。所以老夫,恐怖心有餘而力不足,愛莫能助啊!”

凌浩原本還抱有一絲希望,那漸漸燃燒的希望,被金仙人的一段話語,澆得連個火星都不剩。其極其失望的看着金仙人,整個人也是萎靡不振,從希望再一次變得失望,凌浩的心,被折磨的已是七零八落,他太渴望能把研苒解救出來了!

這不僅僅是他出於對於其老師研天的承諾,更是發自凌浩的內心。

研苒,是凌浩進入這個書中世界第一次所結識之人。兩人在萬獸山脈,共度過一段難以忘懷的經歷,那一幕幕,仿似就在昨天,不曾遠去。


可是如今,卻讓她承受着如此莫大的痛苦,只爲了引出自己,這讓凌浩,有怒不知如何發泄,有氣不知如何釋懷。實力面前,此時的凌浩卑微的不值一提,哪怕他是一名傳說中的五行輪迴之體的少年馭獸師!

金仙人看着凌浩如此失望的表情,心中也不好受,看着凌浩,走到他的身邊,輕輕握住他的肩膀,便是說道:“其實老夫的神識,已是堅持不了多久了。老夫也不知道時間已是過去了多久,如今被你觸發,往後怕是永遠的消散在這個世間了!不過老夫之所以如此,讓自己的神識留在這個世間,不願就這樣消散,也是想找到一個真正可以繼承老夫一切傳承的傑出之輩!”

金仙人看着凌浩的眼神,心滿意足的笑了一笑,繼續說道:“老夫覺得,你正是老夫所要尋找之人!所以老夫願意把所有的一切,都傳承於你!若是你願意,那便跪下吧……”

凌浩聽其話語,也是明白其話中之意,但是他已經拜了研天一人爲師,所以對於金仙人的言下之意,倒是猶豫了。緩兒的沉默之後,凌浩卻是對着金仙人拒絕而言道:“金仙人的好意,小子心領了……小子已拜他人爲師,若是再拜前輩爲師,乃是不義不忠之舉,欺師滅祖之罪,小子擔待不起!所以還請金仙人收回好意,小子怕是無緣無分了。”

金仙人完全一愣,他也只是假裝勉強,卻沒想到眼前的這名少年,卻是直接拒絕了!他看着凌浩,不可置信的問道:“凌浩小兄弟,你可知道有多少人願意拜入老夫的門下麼?如今老夫收你爲徒,把一生精華,全都傳承於你,你倒還不樂意了?”

凌浩看着金仙人,微微一笑,回言道:“前輩誤解了,不是小子不願意,而是小子不能!小子生於世間,立於世間,明白忠義之禮,不可變更!否則便是一個無情無義之輩,遭人唾棄!但小子不願揹負這樣的罵名,也只好拒絕前輩的一番好意了!”

金仙人聽得凌浩如此說來,心中那是既愛又恨,擡起手來,指着凌浩,而後氣喘一聲,卻又放下,悶着氣罵道:“你……你真是氣煞老夫了,真是不識好歹!你若不拜老夫爲師,老夫傳承於你,算哪門子事,豈不是不明不白,老夫死也不能瞑目啊!再者說了,老夫都一個已死的人了,你還跟我較什麼勁!廢話少說,趕緊拜吧,拜一個死人爲師,你老師也不會怪罪於你,是不是?”

“前輩,這……這的確不妥,要不如小子……”

凌浩話還沒有說話,金仙人已是按耐不住,一手按在凌浩腦海中的小人肩上,一發力,凌浩便是普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金仙人見此,對着凌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說道:“跪都跪了,也不差最後一個儀式了,磕個頭,叫一聲師傅,就這麼着了。”

凌浩對於金仙人,此時頗爲的無語。金仙人這般態度,倒是讓凌浩不由自主的響起了釣老,釣老和金仙人有着相似之處,那便是和一個老頑童一般,對於世俗的紛紛擾擾,看得頗爲淡化了。

也許,這就是金仙人所說的,修煉之途,修的是心,練的是性,到了他們這一個等級,對於外界約定俗成的東西,已經表現得無所無謂了。

凌浩此時見事已發展成了此種地步,也只能順着金仙人的意思,雙膝跪在地上,對着金仙人連磕三頭,並開口說道:“金仙人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金仙人笑得合不攏嘴的扶起凌浩,連連讚道:“好好好,真是老夫的好徒兒!” 仙人傳承

在金仙人燦爛的笑語聲中,凌浩於他的攙扶之下,緩緩的站起了身子,他看着金仙人,卻有些不好意思。乾笑兩聲,便是說道:“老……老師,你到底叫什麼名字,爲何要把自己的神識,固守在此地呢?”

“你小子,一拜師就沒大沒小的,想挖老夫的底子不成?老夫也不是和你說了,老師乃金仙人是也,留在此地乃是因爲這地方有寶貝!”

“寶貝?什麼寶貝?”

凌浩一聽,又是來了精神,想了一想,隨即繼續說道:“難不成就是在那青光屏障之內麼?好像挺神祕的樣子,老師,你快和徒兒說說,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哈哈,想知道,那就多叫幾聲師傅,叫舒服了,老師便告知與你……”

“額……”

凌浩頓時有些無語,這金仙人,和釣老真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老不正經。不過凌浩爲了早些知道里頭的祕密,畢竟五道閣斬首研苒之期,已是越來越近,所以凌浩也不願多浪費時間,對着金仙人一聲聲嬌甜的喊了幾聲,讓金仙人笑得那是合不攏嘴,拍着凌浩的腦袋,爽笑連連。

“哈哈哈……好……好……真是老夫的好徒兒啊!既然你這麼想知道,老夫便告訴你吧!其實這青光屏障,乃是老師所佈下的結界!而結界裏頭,卻是一個……你猜?”

天地決 ,卻又捋了捋舌頭,換了一道話語。

凌浩又頓時無語,不過卻配合着金仙人的舉止,倒是猜測起來,說道:“難不成,這結界之內,和石壁上的青龍有關係麼?”

金仙人又是一笑,摸着凌浩的腦袋,回言道:“哈哈,真是老夫的好徒兒,居然這麼聰明,連這個都能猜測到!”

“額……”

凌浩此時更加的無語,這石壁上是如此的明顯,不用猜也能明白一二。 重生1998 :“老師,這裏頭難不成真的關着一隻青龍麼?那怎麼沒有一點動靜吶?”

“嘿!這裏頭哪有什麼青龍,你聽誰說的?”

金仙人搖了搖頭,一臉神祕的回答道。

“可老師你剛纔不是說,這裏頭的東西,和青龍有關係麼?爲何不是一隻青龍呢?那到底是爲何物,搞得如此神祕,真是讓人費解!哎……”

凌浩見金仙人又是賣起了關子,不肯多說,只能嘆着氣,看着金仙人。

金仙人緩了一緩,把嘴湊到凌浩的耳邊輕聲說道:“老師告訴你,你可千萬不能告訴他人吶!其實這裏頭,有着一顆靈石!靈石你懂麼?”

“靈石?”

凌浩頓時瞪大了眼睛,因爲從鬥石廣場的火熱程度上看來,一顆好的靈石,那得羨慕死多少人吶!所以凌浩閹了咽口水,再次猜測而道:“這裏頭的靈石,莫非是青龍靈石不成?”

“正是!”

金仙人點了點頭,一臉的驕傲。

緩兒,金仙人又是一臉激動的接着說道:“這青龍靈石,也不知道存活了多少歲月了,想不到其卻是如此的難以出世,哎……這東西,讓老夫白白浪費了一生的光陰,不知道餵了它多少靈石源呢!可是沒想到,等老夫死了,這個臭東西還是沒有一點要出世的意思……”

凌浩聽得金仙人說起這顆青龍靈石,居然存活了如此之久遙遠的歲月,忍不住的驚歎連連,面露詫異的說道:“想不到這顆靈石,居然存活如此之長的歲月,你都去世了,它都還沒有出世……天地靈物,果然非同一般吶!”

金仙人說起這顆青龍靈石,卻是一肚子的遺憾,幾千幾萬年都過去了,想不到這顆青龍靈石卻只是長大了些許。所以這也是金仙人固守此地的原因,內心實在是不甘,費了一生時間,卻落得一個空,到頭來還得便宜他人。

他緩緩一嘆,而後說道:“哎……這顆靈石若是落到了他人之手,老夫死也不能瞑目啊!不過,既然如今,你已是老夫的乖徒兒了,那這顆青龍靈石, 捧殺 !不過,老夫可是先告訴你了,莫不要重蹈覆轍,步了老夫的後路!只要你能找到靈石源,可得不顧一切的弄到手。要不然等你死後,這青龍靈石,又是不知花落誰家了。”

凌浩見金仙人把這等寶貝都拱手相讓了,心中那個激動啊,連忙對着金仙人說道:“老師,趕緊打開結界,讓小子進入其中!小子想看看那個青龍靈石,到底長什麼模樣,有何厲害之處!”

“行,誰讓你是老夫的乖徒兒,咱倆又這麼有緣。不過,老師話可說在了前頭,青龍靈石的祕密,任何人可是都不能告之!否則,你定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金仙人慾要待凌浩進入其中的時候,對着凌浩一聲囑咐,念念碎而道。

不過凌浩聽得其這番囑咐,卻是苦笑一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便是說道:“老師,你多慮了,即使小子不告訴他人小子有這麼一顆青龍靈石在身,他們也會追殺小子的!難道老師忘了,小子乃是五行輪迴之體,是天下之人,所要追殺的對象!?”

聽得凌浩如此說來,金仙人也纔想起,而後又是一聲長嘆,輕輕摟住凌浩的肩膀,安慰說道:“徒兒,沒事沒事,古有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泛其身,行佛亂其所爲,方纔能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所以眼下的一切災難,都是上天對你的考驗,抗得過,你終究超越任何一人,天下唯尊!”

“恩,老師的一番教誨,小子謹記於心!”

“恩,老夫相信你!有朝一日,定要讓老夫泉下有知,老夫也不枉苦等你的現身!讓老夫,含笑九泉吶!”

被金仙人如此一說,凌浩倒有些傷感了,看着金仙人,那個遙遠年代的老者,雖說其人已死,卻依然能把養育了一生的靈石,花費了無數心血的青龍靈石,拱手相讓,這等心胸,不可謂寬廣和深厚。

凌浩此人,既然已經拜了金仙人爲師,所以也定然不會逢場作戲,這不是他的個性。所以凌浩對於金仙人,內心充滿了感激之情,他見金仙人對自己滿懷着期待,自然也不想讓他失望,狠狠一點頭,握了握拳,應承而道:“老師請放心,小子定然不是輕易折服!面對曲折的人生,只會是昂首挺胸,不屈面對!天下負我者沒亡,小子便有着不死之身!”

“好!好徒兒,此等心性,老夫甚是愛不釋手!今日,老夫便把一生的傳承交予你,希望你能發揚光大,勿要毀了幻影屬性的名聲!跪下!”

凌浩在金仙人的道喝一聲中,緩緩的跪下了身子,目光中透露堅定,一種不屈,讓金仙人內心也是激起一番豪情。他伸出一指,輕輕的按在了凌浩的頭上,突然之間,一道金光渙散,讓凌浩的腦袋,猶如天上驕陽,散發着刺眼的光芒。

凌浩腦海中的小人,跪在金仙人的面前,隱隱顫抖,忍受着龐大通透文識灌輸腦海所帶來的疼痛之感。全身上下,忽而也是流淌着一道道金光,在筋脈之中,緩緩流動!

此時的凌浩,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金人,散發着一道道刺眼的光芒,讓凌浩的腦海,頓時就像一個金碧輝煌卻無盡空虛的虛無世界。那些大道文識,在其腦海中漸漸的匯聚,而後融成了一個小點,懸掛於腦海上空,金光渙散,引人注目。

待到此時,凌浩身體之內筋脈中的金光,也漸漸的消散。他緩緩的睜開眼睛,卻見自己的身上,好似鍍上了一層金子,散着淡淡的金光,不過卻也在漸漸的變淡,直到凌浩的肌膚,恢復到了常色。

金仙人此時才把手從凌浩的額頭上離開,他看着凌浩全身仿似得到了洗禮,變了個人一般,心中好像頓時釋懷了,臉上的笑意,是那麼真切,那麼的祥和。而金仙人的身影,在凌浩的腦海中,也漸漸的變得模糊,他看着自己的繼承者,心滿意足的笑了笑,說道:“好徒兒,雖說老夫把一切都傳承給你了,但是終究還是需要你自己的努力!老夫也僅僅是改善了你身體的體質,讓你修煉之時,可以少受一些痛苦,加快修煉的速度!因爲老師,也想早日看到你屹立在高山之巔,一聲嘆,也可以讓負你者,俯首跪拜!”

凌浩睜開眼睛,卻是看到金仙人在自己的眼前已是越來的越模糊了,情急之中,連忙對着金仙人喊聲道:“老師……老師,你這是怎麼了?不要離開徒兒,徒兒還需要你……”

金仙人見着凌浩如此,心中已是無憾,臉上的笑意更甚,淡淡而言道:“徒兒,老夫已經把一生的修爲,凝結成了一顆金丹,你慢慢參悟吧。金丹之內,還有老夫對於修煉的感悟,必定能加快你修煉的速度!你的體性,只能強迫着你,無時無刻的變強!你終究要一人獨自闖蕩,獨自面對,任何的依賴,都是你的牽絆!”

金仙人說到此處,緩緩一嘆,其實不忍離去,但是這一切卻不是他能選擇的。他看了一眼凌浩,語重心長,卻好像已經釋懷的說道:“如今老夫等待了千萬年之久,終於可以安心的瞑目了!老夫已把最後的一縷神識耗盡,只爲了交予你傳承,所以你千萬莫要讓老夫失望吶!加油吧……老夫的好徒兒!”

金仙人說道此處,更加的模糊,如水中虛影,被一顆石子驚起一片波瀾,他的身子,便是這般搖曳。

凌浩見金仙人快要消失了,忙把頭磕在地上,心中苦痛對着金仙人哽咽說道:“老師,小子定然不會辜負您的期望!有朝一日,必定問鼎高峯,不負重望!老師,一路走好,請再受徒兒一拜!”

凌浩把頭深深的埋在地上,而金仙人,看着凌浩,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臉上洋溢着滿滿的笑容,漸漸的消失……永遠永遠的離去…… 青龍靈石

凌浩心中,久久不能平靜,一聲老師,一生老師,卻短短時間,已再無相逢之日。

密道之中的身影,跪倒在地上,對於金仙人的離去,心中泛起千般滋味,讓凌浩的身子,隱隱顫抖。因爲此種恩情,連報答的機會都沒有,陰陽相隔,時日相差,這份恩情,凌浩也只能謹記於心,藏於心底。用自己的行動,超越金仙人的高度,以慰藉他苦等千年的企盼。

緩兒,凌浩慢慢的站起了身子,一抹眼角,心中念道:“金仙人,小子今日的一場造化,拜你傳承,小子定然不會讓老師苦等的希望,落一場空!小子一定會把幻影屬性,發揚光大,繼承你修爲的同時,繼承你的精神!”

凌浩心中說完,再一次的來到了青龍壁畫的面前,他看着羽羽如生的青龍壁畫,好像又一次的看見了金仙人的身影。他把手按在青龍壁畫的右眼上,緩緩旋轉的同時,一雙眼睛,便是直視着它的左眼。

只不過此次,凌浩預想般的情況並沒有出現,一個龐然大物突然闖進其腦海的感覺,並沒有如期的發生。凌浩輕輕撫摸着青龍壁畫,就像是摸着金仙人的身子一般,心中久久不能釋懷。

“老師,有朝一日,小子還會回來的!那時候,小子定然會讓你刮目相看!”

凌浩說完,咬了咬牙,緊握着自己的拳頭,而後一轉頭,便是朝着密道的裏頭而去。

來到之前那青光屏障的位置之時,凌浩試着用手輕輕觸碰,一圈青光,隨即慢慢的盪漾而開。不過凌浩的手指,卻是穿過了青光屏障,伸到了裏面。雖然凌浩並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爲何,也只是心中猜想道:“也許已經得到了金仙人的傳承,而這結界也是他所佈下的,所以這結界對於此時的我,並沒有抗拒。”


凌浩見手掌已經進入其中,也就緩緩的向前邁了一個步子,半邊身子,順時進入其中,而後整個身子,也是漸漸隱入其內。

進入青光屏障之後,依然是一條狹小的通道,和之前那段密道,並沒有任何的差異,這青光屏障,也只是起到一個隔絕的作用,防止能夠進入此地之人,貿然的帶走金仙人守護瞭如此之久的青龍靈石。

凌浩舉着三顆獸魚內丹,緩緩前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刻,凌浩看見密道前方,有着微弱的白光出現。

因爲這密道漆黑的緣故,所以一丁點的亮光,也是能夠看得一清二楚。凌浩見到亮光之後,便是加快了腳步,朝着那道亮光而去。